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肃顺入值

第六百七十一章 肃顺入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清军一战破城,来不及撤离的七千精兵尽数被歼,迪尔苏姆谢尔阵亡,清军正从济咙向热索瓦快速挺进,闻报这一消息,廓尔喀首相钟巴哈杜尔不由的大惊失色,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此番廓尔喀侵藏,实实在在的是倾国之战,不仅是压上了所有的兵力,还倾尽财力从巴特拉、加尔各答向英国人采购了大量的武器弹药,一战就死了七千,几乎是伤亡过半,不仅是他承受不了,廓尔喀也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损失!

    不消,清军肯定是直奔都阳布而来的,钟巴哈杜尔一阵慌乱,很明显,清军的战力远高于廓尔喀军,否则不至于遭受如此大的惨败,这仗不能再打下去,必须尽快乞和,让清军退兵。 更新最快

    热索瓦是廓尔喀军重设防的据,也是一个天险,山高河深,水流湍急,廓军在热索河上架设铁索桥,沿河两岸构筑碉楼,自乾隆年间,福康安率大军攻入廓尔喀之后,廓军在热索瓦增修了三座碉楼,加固了防御,南北两岸的碉楼达到了八个。

    作为前锋的龚得树率兵抵达热索瓦,随即就组织炮兵对北岸的碉楼发起攻击,济咙一战,部队伤亡不,知道廓尔喀军勇猛,他也学乖了不少,学会充分发挥火炮和米尼枪的优势,在三百米外发起远攻。

    在强大的火力优势下,半个时辰不到,北岸的三个碉楼就在火炮的轰击下坍塌,廓军无法忍受光挨打不还手的痛苦,丢下了百多具尸体,慌乱的撤向南岸,不过,他们在撤离之时抽调了铁索桥上的木板。

    又是这一招,龚得树轻蔑了看了一眼狭窄的晃晃悠悠的铁索桥,一脸戏谑的神情,乾隆时福康安率大军入藏攻入廓尔喀,攻打热索瓦时,廓军就是用得这一招,当初福康安是派藏兵从上游绕道过河,两面夹击,才得以渡过这铁索桥,现在嘛,简单多了,火炮齐轰就是。

    “榴弹炮准备,防备敌人破坏铁索。”龚得树沉声道:“另外,抓紧时间平整地面,构筑火炮阵地。”

    待的僧格林沁率领大部抵达热索瓦,一门门陆战炮在马匹的拖拽下相继进入准备好的炮位,不等开炮,龟缩在对面碉楼里的廓军就开始全面溃逃。

    大军渡过热索铁索桥,沿途一路追击,犹如无人之境,追击百六十里至协布鲁,廓尔喀的使节紧赶慢赶终于是赶到了。

    僧格林沁不懂藏语,况且压根就没有罢兵的意思,索性懒的见廓尔喀使节,打发赫特贺接见,不多时,赫特贺就赶到中军大帐回禀,“廓尔喀请求归诚,保证永不再犯,廓王、首相愿意进京朝觐,赔偿五百万卢比,乞求大将军退兵。”

    “五百万卢比?二百万两白银都不到就想让咱们退兵?”僧格林沁哂笑道:“钟巴哈杜尔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一万大军进藏,人吃马嚼,弹药消耗,兵员伤亡,二百万银子就想打发了?”略微一顿,他才沉声道:“赶出去!”

    清军拒绝和谈,早在钟巴哈杜尔的预料之中,当年福康安率领大军侵入廓尔喀时也同样是拒绝谈和,他也是故伎重演,抽调兵力在清军进攻的路线上层层设防,他没敢奢望能翻盘,之希望能够拖延时间,因为冬季很快就要到来了,只要能拖住清军,就能保住都阳布!

    福康安当年功亏一篑,止步纳瓦科特,距廓尔喀国都阳布仅一日路程,最终僵持不下,见好就收,接受廓尔喀归降。

    这个错误,僧格林沁自然不会再犯,不过,他也没有改变进军路线,依然遵循福康安当年的进军路线挺进,他很清楚,要吞并廓尔喀,必须彻底打残廓尔喀军,对于他来,最怕的是廓尔喀军逃跑,那才是后患无穷!廓军沿途拦截,却是正中他下怀!

    清军万余大军一路快速挺进,七战七捷,半月时间就兵临廓尔喀国都阳布城下!实际掌控廓尔喀军政大权的首相钟巴哈杜尔在绝望中自杀,作为傀儡的廓尔喀王苏伦德拉打开城门,恭迎清军入城。

    上海,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曹根生一脸兴奋的快步走进房间,笑道:“大掌柜,魏先生,西藏报捷,僧王攻占廓尔喀国都阳布,首相钟巴哈杜尔自杀,廓尔喀王苏伦德拉上表归顺。”着,他赶紧将电报递了过去。

    “好!好!”易知足满脸笑容的连了两声好,拿下了廓尔喀,攻占了阳布,就等于在藏南钉下了一个钉子!获得了一个桥头堡!廓尔喀阳布的气候可是西藏要强的太多了,海拔也只有一千多米,远比拉萨、扎什伦布海拔低,比起西藏方便驻军远了。

    等到明年开春,再吞并锡金和不丹,不仅足以确保西藏的安全,而且距离阿萨姆也近得多,利于收复阿萨姆这个英国人在亚洲的茶叶基地!

    阿萨姆原本就是属于缅甸的领土,被英国人割占,不过,要想名正言顺的收复阿萨姆,还的最终解决缅甸的问题。

    见他一脸的笑容,魏源迟疑了下,才提醒道:“僧王占领廓尔喀,太平军又搅乱缅甸局势,爵爷就不担心英国人找麻烦?”

    英国人找麻烦?易知足听的一笑,“廓尔喀是大清的藩属国,廓尔喀出兵侵入西藏,朝廷出兵平定,其性质是国内平定叛乱,属于大清内政,干英国人何事?

    缅甸也是大清的藩属国,太平军本身就是叛军,同样是属于内政,英国人即便担心危及英国在缅甸的利益,也不会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只会也只能诉诸武力!”

    到这里,他看向曹根生,吩咐道:“给军机处去电,为确保西藏安全,为避免英国人掌控廓尔喀,必须将廓尔喀纳入大清版图,建议,封廓尔喀王为郡王,入京为质,或者,直接杀掉,彻底覆灭廓尔喀沙阿王朝,我倾向于前者。”

    顿了顿,他接着道:“另外
重生之国术无双吧
,西藏有线电报的铺设进度要加快,川藏、青藏两条补给线不能因为大捷而懈怠,尤其是青藏线,必须要确保随时向西藏大量运送补给物质。”

    待的曹根生离开,魏源才道:“由四川、青海向西藏运送补给补给消耗大,而且时间长,从地图上看,廓尔喀离海也不远.......。”

    “廓尔喀离海是不远,加尔各答也是个好港口......。”易知足着微微摇了摇头,“不过,那片地方是英国人占领的,要想夺过来,不是一件容易事。”

    京师,紫禁城,乾清宫,西暖阁。

    咸丰盘坐在炕上,将几份电报在桌子一并摊开对比着细看,几份电报都是来自西藏僧格林沁、驻藏办事大臣满庆,喇嘛--珠嘉措,帮办大臣赫特贺。

    西藏大捷,歼灭廓尔喀军一万三千余人,攻占廓尔喀国都阳布,这是连乾隆也没做到的,连达喇嘛珠嘉措都发电报恭贺,咸丰自然是格外高兴,况且,这次领兵入藏的是僧格林沁,还有三千八旗新军,可是实实在在的朝廷的功绩!

    不过,僧格林沁、满庆、赫特贺都提到大幅增加番兵定额之事,让他心里有些不踏实,很不踏实!两个旅,一万五千人,原本有三千定额,扩充一万二定额,仿照八旗新军编制,训练,所有番兵武器弹药由元奇供给,统属不变。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银子,天大的好事,但咸丰心里却一不踏实,米尼枪是好东西,陆战炮、榴弹炮都是好东西,可这些好东西没了弹药就成了废物,西藏大举扩编新军,仅仅只是为了吞并西藏周边的几个藩属国?还是,易知足想染指西藏?

    思忖良久,他依然难以决断,瞥了一眼跪在下面的彭蕴章,道:“西藏番兵增额一事,你是何看法?”

    彭蕴章跪的两只脚都有些发麻,听的这话,才知咸丰是在为这事纠结,当即回道:“皇上,微臣窃以为,番兵增额,是为了吞并藏南几个藩属国,西藏不仅有番兵,还有土兵和僧兵。”

    这话一针见血,咸丰恍然醒悟过来,若是不允番兵增额,元奇必然会转身扶持、班禅的僧兵和土兵,那才是更大的麻烦!等于是,他压根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皇上。”一个太监在门口禀报道:“穆荫递牌子求见,是有上海电报。”

    上海来电,咸丰是特意吩咐,随到随呈,当即便颌首道:“让他进来。”

    见是空儿,彭蕴章轻轻磕了个头道:“皇上,电报迅捷,又值多事之秋,军情繁重,微臣恳祈军机值房增加些人手......。”

    听的这话,咸丰才察觉到,军机处还真的该增加新人了,奕罢值,穆章阿病休,林则徐去了河南治河,瑞麟改授西安将军,如今军机处就剩下彭蕴章、穆荫、杜翰、文庆四个军机,文庆还是新进的。

    如今黑龙江用兵,西藏用兵,西南多事,西北事情也不少,山东赈灾,河南治河,事情繁杂,而且还要快速处理,四个人确实有些忙不过来,他暗自琢磨着,户部尚书柏是个合适的人选,还有肃顺.......,肃顺熟悉了解易知足,又在南洋海军呆了几年,让肃顺入值军机,也算是一个信号一个与元奇缓和关系的信号。

    略微思虑,他才开口道:“拟旨,着户部尚书柏入值军机,户部侍郎肃顺学习入值。”

    “微臣遵旨。”彭蕴章心里暗暗吃惊,恭亲王奕入值军机,打破了皇子不得干政的祖制,奕才罢值,又让肃顺入值军机,这又打破了宗室子弟不得干政的祖制,他也不敢多嘴,毕竟奕都能入值军机,肃顺为什么不能?

    再则,户部尚书柏,肃顺,都是赞成朝廷使团出使西洋的,看来,咸丰这是借这机会表明态度。

    穆荫进来见礼后,随即呈上易知足从上海发来的电报,咸丰看过之后,没多想就道:“回电,允准。另转发给僧格林沁。”

    对于吞并藩属国,咸丰并不太抵触,大清不吞并,英国人、俄国人也会吞并,不过,大清藩属国众多,吃相不能太难看,不能引起其他藩属国恐慌。

    见咸丰如此随意,穆荫连忙道:“皇上,如此一来,京师会多出一些异姓郡王......。”

    “你是想,有悖于异姓不封王的祖制?”咸丰看了他一眼,语气淡然的道:“藩王本就是郡王,总不能降为公爵罢,再了,违背祖制的还少了?”

    柏,肃顺入值军机的谕旨在京师官场引起了不的轰动,京师官场最不缺乏的就是人精,咸丰这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朝中大员,他赞成出使西洋,柏就无须了,本就是户部尚书,又是支持出使西洋的,入值军机没什么多的。

    令人诧异的是肃顺入值军机,虽然大清有宗室子弟不得干预政务的祖制,但也有皇子不得干预政务的祖制,恭亲王奕都能打破祖制入值军机,肃顺这个宗室子弟入值军机也就没什么好大惊怪的了。

    问题在于肃顺这些年基本都是闲职,也没办什么正经差事,更谈不上政绩功绩,咸丰为什么打破宗室子弟不得干预政务的祖制,让肃顺入值军机?

    最振奋的还要数京师一众宗室子弟,宗室子弟不得干预政务的祖制被打破之后,是不是意味着宗室子弟的春天来临了?

    作为当事人的肃顺在欣喜之后冷静下来,仔细琢磨了一番,他便微服出了府邸前往京师的电报局,给易知足发了一封密信,既是报喜,也是探询。

    别人不清楚他为什么能入值军机,他自己却是清楚的很,咸丰之所以破格让他入值军机,是因为他与易知足的关系,他能不能在军机处立住脚跟,完全取决于朝廷与元奇的关系,取决于易知足对他支持的力度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