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清除隐患

第六百七十三章 清除隐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咸丰六年,春,正月初五。

    吕宋,马尼拉,新年刚过,整个马尼拉张灯结彩仍然沉浸在春节的欢庆之中,官绅士商平头百姓都忙着走亲访友四处拜年,就连本地原本信奉天主教的土著也渐渐习惯了过春节。

    不习惯不行,虽然吕宋推行的是各族平等,尊重各族的语言文化信仰风俗服饰等习俗,但毕竟吕宋已经并入了大清,官员士绅商贾大都是汉人,而且随着这些年不间断的移民,整个吕宋包括马尼拉在内,汉人已经占据了多数,再加上教育的普及,汉文化以及汉族习俗已经成为主流。

    甭说是习俗,许多吕宋土著连信仰都改变了,摒弃了天主教,转为佛教道教,这几年佛教道教开始大举向南洋两省发展,马尼拉已经有两座规模不小的寺庙和一座道馆,当然城隍庙也是必不可少的,春节期间,马尼拉的庙会也是热闹异常。

    马拉卡南宫同样是张灯结彩,但却甚是安静,虽然前来拜年的官员士绅商贾不少,但一个个都不敢大声喧哗,易知足不收礼,也极少宴客,虽然如此,但大过年的却没人会空手登门,都会带一些喜庆的礼品,离开之时,马拉卡南宫都会回馈礼品,只多不少,另外还会发送红包。

    初四到初八这几日来客是最多的,易知足也最忙碌,连着轴的接见来客,有的是单独接见,有的是一拔一拔接见,从上午到下午,几乎没有空闲的时候,刚打发走一个道员,他看了看表,见时间还早,便翻了下名帖正准备叫下一个。

    曹根生却是快步进来,道:“大掌柜,葛罗巴来电。”见的易知足点头,他打开文件夹念道:“十二月八日,英法联军发起猛攻,攻占马拉科夫要塞,俄军破坏了全部工事并撤出了塞瓦斯波托尔。”

    塞瓦斯波托尔是俄国黑海舰队的母港,英法土三国联军对塞瓦斯波托尔的围攻长达一年零两个月,是克里米亚战争的主战场,俄军撤出塞瓦斯波托尔,也就意味着克里米亚战争离结束不远了,后续应该没有什么大的战事了。

    终于还是结束了!易知足暗叹了一声,他指望克里米亚战争持续的时间能够更长一点的愿望终究没能实现,这让他心里有些失落。

    林美莲这时在门口探了一下头,易知足一眼瞥见,吩咐道:“转告还在等候的客人,说我身子不适,着他们改日再来。”

    说完,他掏出翡翠烟斗点了一支烟,沉思了一阵,他才吩咐道:“给伊犁发电,提交作战计划,开春之后出兵。”

    “给塔尔巴哈台发电,内容同上。”

    顿了顿,待的曹根生停笔,他接着道:“给鸿基发电,着燕扬天催促杨秀清尽快结束安南战事。”

    “给云南车里发报,着尹有才转告洪秀全、石达开,克里米亚战争在二三个月内就会结束。”

    “给汤灶生发报,即可率部回葛罗巴。”

    “将来电转发给肃顺,告知其,克里米亚战争临近尾声,督促朝廷出访欧洲各国使团尽快南下,争取入夏启程。”

    待的曹根生一一记录,他看了看,见记录无误之后签了字,道:“让马仪清来一趟。”

    曹根生才转身离开,马仪清、赵文烈两人就进来见礼,易知足一笑,“正让人去请你,那么巧?”

    “正有事要禀报大掌柜。”马仪清道:“暹罗、高棉、安南三国使臣抵达马尼拉,希望大掌柜能够接见。”

    暹罗、高棉、安南三国使臣同时抵达?显然不是巧合,这是结盟了?易知足略微沉吟便道:“不见,南洋总理衙门只负责西洋各国外交事宜,藩属国归属礼部和理藩院管,让他们找礼部和理藩院去。”

    见他如此干脆,赵文烈犹豫了下,才道:“是不是见见暹罗的使臣,稍加安抚。”

    为什么?易知足沉吟了下,才抬手道:“无须拘礼,都坐。”

    谢礼落座之后,赵文烈接着道:“安南覆灭在即,高棉开战在即,两国使臣不见也罢,但暹罗情况不同,估摸着得缓几年才能用兵,不妨安抚一下.......。”

    “分析的不错,对于暹罗用兵肯定是要缓几年的。”易知足缓声道:“不过,太平军盘踞清迈,足以震慑暹罗,再说了,安抚?如何安抚?太平军左打安南,右打缅甸,暹罗岂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让他们跟朝廷去扯皮。”

    顿了顿,他接着道:“克里米亚战争今年很快就会结束,英法极有可能会在亚洲挑起战端,不排除西班牙和荷兰跟随而来收复吕宋和爪哇......。”

    听的这话,马仪清不由一呆,真要是英法西荷四国联合前来,元奇能扛得住?虽然对易知足的判断极为信服,他还是忍不住道:“英法在克里米亚打了三年,还有余力与大清开战?”

    赵文烈对于这个判断也很是怀疑,“大掌柜,上次鸦.片战争,英国人可没讨到好.....。”

    易知足道:“英法联手,或者是英法西荷四国联手,又另当别论。”

    “英法不是冤家对头?百年世仇?”赵文烈道:“克里米亚战争,英法联手,那是为了抵制俄国人向欧洲扩张,侵害英法在欧洲的利益,难不成还会联手向大清开战?”

    “西方有句名言——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国与国之间,尤其如此。”易知足磕磕了烟斗,重新点了支香烟,“英法两国能够为了欧洲的利益联手打俄国,也能为了亚洲的利益联手打咱们大清,没什么好奇怪的。

    至于说,英法有没有接连发动战争的能力,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英法的底蕴,远不是大清能比的,而且他们也不愿意看见大清强势崛起,因此,我认为这场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很大。”

    赵文烈迟疑了下,才道:“既是如此,大掌柜何不暂缓出兵西北?俄国人在克里米亚战争中遭受重创,也不是一两年就能缓过劲来的。”

    “暂缓出兵西北,我不是没考虑过.....。”易知足斟酌着道:“一则,英法是否
异火志txt下载
会挑起战争,尚且不能肯定,再则,西北出兵的机会也是稍纵即逝,等的俄国反应过来,必然会在西北囤积重兵。另外,若是与英法等国爆发战争,战场在缅甸、安南、南洋两省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历史上虽然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爆发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但因为元奇的横空出世,局势早已经面目全非,英法究竟是否会在远东继续挑起战争,就连易知足也难以判断。

    不过,他觉的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大清在东南亚以及西藏南麓的扩张,已经严重危及到英国在亚洲的势力扩张,而且,法国也必然会将扩张的矛头指向远东。

    一旦英法挑起战端,不甘心丢失在亚洲殖民地,不甘心被排挤出东西方贸易的西班牙和荷兰两国,必然会跟随出兵,说不定,就连一心想在远东寻找一个落脚点的美利坚也会掺和进来!

    听的这番话,马仪清心里一沉,若是南洋两省成为主战场,马尼拉必然是首当其冲!他不无担心的道:“若是爆发战争,咱们这几年的辛苦都将毁于一旦。”

    易知足轻笑道:“害怕了?”

    “哪有不怕之理?”马仪清毫不讳言的道:“这些年元奇在吕宋爪哇投的银子可不少.....。”

    “怕也没用,该来的还是要来。”易知足说着给两人递了支烟,缓声道:“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强国的崛起,都必须通过战争的洗礼,大清也不例外!目前还无法断定战争是否会爆发,不过,咱们必须做好战争的准备。

    咱们海军建军晚,舰队规模,海军兵力、作战经验等等综合实力都无法与英法两国相提并论,不过,真要爆发战争,咱们的赢面更大。

    西洋各国跨洋远征,后勤补给线太长,出兵规模不会太大,不可能象克里米亚战争那般动辄数十万规模,撑破大天,也就十万的规模。

    咱们海军是差了些,但陆军并不差,武器装备方面甚至还要略胜一筹,南洋两省海域复杂,面积广阔,有着极大的回旋余地,咱们又是在主场作战,只要战略战术没有大的错误,咱们必然能笑到最后。”

    听他如此说,马仪清稍稍松了口气,自组建元奇团练以来,大大小小不知道打了多少仗,从来就没打过败仗,对于易知足的判断,他从来不质疑。

    “南洋两省孤悬海外,英法舰队战力又远胜南洋海军,一旦开战,南洋两省不仅会成为主战场,而且还会是孤立的战场。”易知足缓声道:“为了避免英法避实就虚,元奇不可能在南洋两省部署过多的兵力。

    这就需要将南洋两省的百姓发动起来,我担心的是土著,这两省归附的时间不长,地方土著对大清还没有归属感......。”

    “大掌柜多虑了。”马仪清自信满满的道:“咱们统治吕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一系列的举措却是深得人心,绝大部分土著对咱们都是积极拥戴的,之前西班牙扶持起来的地方大族基本都被消灭殆尽。”

    “这么有信心?”易知足颇有些意外,“从这几年禀报的情况来看,吕宋、爪哇的土著排外情绪似乎很严重。”

    马仪清点了点头道:“确实有不少地方土著有着强烈的排外情绪,不过,先后都被安抚了。”

    “一旦有机可乘,他们只怕还会蠢蠢欲动。”易知足冷声道:“近期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清理整顿运动,对于有严重排外情绪的,不要手软,血腥手段镇压!也借此机会,积极训练民团。”

    听的这话,马仪清犹豫了一阵,才道:“大掌柜,如此一来,将会造成汉族与土著的对立......。”

    这一点,易知足当然清楚,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若是没有战争,或是说再给他十年二十年,这些土著绝对能够完全的融合进来,但在战争的威胁下,他只能采取极端的高压手段,消除潜在的威胁!两害相权只能是取其轻!

    不等易知足开口,赵文烈就道:“对立以后可以慢慢消除,当务之急,首要的问题的先保住吕宋爪哇,若是这两省被割占了,对立不对立,还有何意义?”

    马仪清神情有些黯然,他很清楚,元奇在南洋两省投入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绝对不会容忍失去南洋两省,而一旦战争爆发,地方土著也确实会成为不安定的因素,绝对不会象两省的移民一样与军队同心同德,生死与共。

    虽然说不确定战争一定就会爆发,但谁也冒不起这个风险,暗叹了一声,他才缓缓的点了点头,道:“行,开年之后就开始。”

    易知足道:“先将声势造起来,等燕扬天率部回来,再进行清洗。”

    伊犁,将军府。

    已是初春,伊犁依然是冰天雪地,一派隆冬景象,冯仁轩窝在书房里对比着地图研究着沙俄在西北的锡尔河防线和伊犁河楚河防线,这两条防线就象一巨大的锁链,对伊犁、塔尔巴哈台形成巨大的包围,西北出兵,首先就要摧毁这两条防线。

    自从去年断绝与俄国人的贸易开始,冯仁轩就预感到西北出兵已为时不远,在他看来,出兵西北,未必就一定要等到克里米亚战争结束,眼下的沙俄已经将大部分兵力抽调往克里米亚,西北一带兵力已经空虚,今年春季,特定是出兵的大好机会!

    “季容兄——。”常坤宁、汤秉灿两人笑嘻嘻的进来,两人手里一人提着几节马肠子,一人提着一坛子酒,汤秉灿腋下还夹着一盒子鹿茸,

    冯仁轩瞥了两人一眼,笑道:“怎么着,又想一醉方休?”

    “乘着还没解冻,好好喝几顿。”常坤宁笑道:“哈萨克牧民的马肠子算得上是美味了.......。”

    话还没落音,就听的门外朗声禀报道:“大人,马尼拉电报。”

    一听是马尼拉来的电报,冯仁轩连忙道:“念——。”

    “提交作战计划,开春之后出兵。易知足。”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