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调整部署

第六百七十六章 调整部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于惇郡王奕誴,易知足并不陌生,他在京师呆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短,与对方打过交道,奕誴排行第五,人称其为‘小五爷’,原本他还不明白,五爷就是五爷,干嘛加个‘小’,后面才知道这是指其有乾隆朝的荒唐王爷弘昼之遗风,弘昼也是排行第五,当年的五爷可是名满四九城。

    不过,易知足却是清楚,不论是弘昼还是奕誴,都是看似荒唐,实则都极为精明,毕竟大清的皇子教育是出了名的严厉,可没几个草包。

    听的对方称赞短发精神,他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元奇一直倡导西学,也倡导西方的自由主义,这也是西洋各国的主流思想,涵盖了西洋各国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等各个方面,诸位此番出使西洋,须的好好研究一下。

    个人自由是自由主义的核心与精髓,一切合理的自由诸如服饰自由,发型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信仰自由等等都是最基本的自由。”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接着道:“百姓对国家的认同,重在民族的认同,文化的认同,而至于发型的认同,服饰的认同和习俗的认同,只是细枝末节,没有必要强求,而应该给予充分的自由和尊重。”

    奕誴、奕訢都没料到对方会随口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来,不过,自由主义显然很合奕誴的胃口,他轻笑道:“此番出使西洋,本王还真的好好琢磨一下这自由主义。”说着,他伸手礼让道:“国城请——。”

    进屋落座,易知足也不客气,径直道:“此番出使西洋各国,朝廷甚为重视,使团出使的目的、任务以及注意事项,相关纪律,都很完善,不过,有一条,我得郑重的提醒,狎妓!

    不论是沿途停靠港口还是西洋各国城市,所有使团成员都不得**,为什么特别申明这一条?因为此番出洋,时间很长,有可能是二三年时间,男人嘛,有生理需求很正常,但是,非洲和欧洲是花柳病的重灾区,尤其是法国、荷兰等国堪称泛滥。

    西洋的花柳病——梅毒,是会致命的!而且目前还没有彻底根治的办法,是不治之症!染上梅毒,也就意味着离死不远!

    这次克里米亚战争中,英法联军进驻君士坦丁堡,因为当地的酒和女人便宜,大量的士兵染上梅毒,战争结束,士兵回国,英法两国必然会出现梅毒泛滥的情形,这方面,使团必须三令五申,严加督管!”

    听的这话,奕訢斜了奕誴一眼,道:“国城放心,本王一定会严加督促!”

    奕誴却是担心的道:“会不会有其他疫病?”

    “不会!”易知足笃定的道:“大清此番出访,西洋各国都极为重视,使团的安全绝对无须担心。”

    说着,他话头一转,“如今,克里米亚战争即将,英法两国从克里米亚撤军,极有可能将矛头对准我大清,此番出使西洋,二位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任务,能消弭这场有可能爆发的战争最好,若是不能,也要尽量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奕誴心里一沉,“国城的意思,是战争爆发的可能性极大?”

    “不错!或许可以说,这场战争无法避免!”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掏出翡翠烟斗点了支香烟,因为没有过滤嘴,他如今已经习惯用烟斗抽香烟。

    无法避免?奕訢心里一惊,担忧的道:“若是战争无法避免,咱们这个时候出使西洋,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被扣押?”

    吐出一股烟雾,易知足才不急不缓的道:“六爷无须担心,扣押使团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各国在大清也驻有外交官员,再说了,即便爆发战争也不会如此之快,使团先出访英法等国,然后前往花旗国,相关行程,元奇会妥善安排。”

    放下心来,奕訢才道:“如何消弭或者是拖延时间?”

    “虚与委蛇!”易知足道:“英法两国这些年来与大清贸易一直都是逆差——也就是进口的金额大于出口的金额,两国希望将大清变成他们的商品倾销市场,一直希望大清能够扩大通商口岸,能够深入内陆各省。

    西班牙、荷兰则会提出退还南洋两省,二位虚与委蛇便是,如此至少能拖延一年以上时间.....。”

    奕誴不解的道:“英法两国联手入侵,拖延一年时间,能济什么事?”

    “拖延一年时间,西北、西南、西藏和黑龙江的战事基本就会结束。”易知足缓声道:“朝廷和元奇就能腾出手来全力抗击英法入侵,不说胜,至少能立于不败之地。”

    奕訢看了他一眼,道:“若真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英法两国怕是不会让咱们拖延时间......。”

    确实有这可能,英法两国不笨,不会放弃这个大好的出兵机会!易知足沉吟了一下,才道:“尽力而为罢。”

    从荣园回到镇海公府,易知足刚进门,门房总管就迎上来禀报,伍长青在长乐书屋候着,说是有要事禀报。

    伍长青会有什么事?关于使节团的事情?易知足没多想,一路径直前往书屋,才进的院子,就见伍长青背着双手在院子里转悠,他轻咳了一声,“这么冷的天气,在院子里瞎转悠啥?”

    “大掌柜回来了。”伍长青迎上来拱了拱手,算是见礼,随即便道:“广西西林县死了一个法国传教士,法国公使布尔布隆对此提出强烈抗议......。”

    死了个法国传教士?易知足皱了下眉头,“传教士只能在通商口岸传教,怎的去了西林县?”

    “那传教士名叫马奥斯多,又名马赖,是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的神甫,原本在广州传教,但为扩展教会势力,发展教徒,曾多次潜入贵州和广西传教......。”

    “进屋说。”易知足心里一沉,马奥斯多,神甫?马神甫事件?引发第二次鸦.片战争的马神甫事件?这么早就发生了?

    进屋落座,伍长青接着道:“广西是太平军拜上帝教的发源地
镇香令全文阅读
,如今太平军虽被驱入东南亚,但广西地方官府对于拜上帝教甚是警惕,马赖在西林传教,被新教徒举报,新任知县张鸣凤随即下火签捕拿。

    在尧山的马赖和当地一些教徒总计二十六人被捕,马赖先遭重刑审讯,又被罚以站笼,禁不住折磨死了,最后还被斩首示众,另有两名不法教徒也被斩首示众,其余分别论罪处罚。”

    顿了顿,他接着道:“马赖违法越境,深入广西内地西林,聚众传教,但罪不至死,这是颇为棘手的地方,法国公使布尔布隆也是抠住这点不放。”

    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易知足一阵无语,习惯性的点了支香烟,不得不说,这西林知县张鸣凤还真是无知无畏,这可是涉外案件,居然毫无顾忌的对外国传教士动用大刑,还罚以站笼,不知道站笼容易死人?那什捞子站笼压根就是酷刑!

    见他不吭声,伍长青犹豫着道:“是不是将西林知县张鸣凤暂行革职,敷衍一下法国人.....。”

    就算是将西林知县张鸣凤革职拿问,也无济于事,不得不说,目前大清的官员脑子里压根就没有涉外案件这根弦,这也怪不得,毕竟内陆省份的地方官员压根就接触不到外国人。

    沉吟了一阵,易知足才道:“知县本是亲民官,这张鸣凤草菅人命,着实算不的好官,不过,暂且也别革职,通知两广,严厉斥责,并着其收集马赖的犯死罪的证据,做成铁案!至于法国人的外交抗议,先拖着。”

    他很清楚,对于法兰西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难得的出兵借口,这个案子不管他们处理的如何妥善,最终都毫无意义!不过,外交方面,至少在表面上要能够糊弄的过去。

    待的伍长青离开,易知足暗叹了一声,该来的总该要来,他拖延时间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俄国人也真是太不争气了,哪怕是多拖个半年也是好的,枉费他一番苦心,交易了大批的军火和粮食。

    看来,得催促一下黑龙江、西藏的战事,必须速战速决尽快结束战事,至少今年内必须结束战事,思忖半晌,他才对外吩咐道:“美莲——。”

    林美莲进来道:“爵爷有何吩咐?”

    “让曹根生......。”话还没说完,曹根生已是快步进来,一脸的笑容,“大掌柜,安南来电......。”顿了顿,他才接着道:“鸿基来电,杨秀清部已攻占安南都城顺化,安南国王阮福时南逃。”

    终于攻占了顺化,即便阮福时没死,基本上也可以宣布安南阮朝的灭亡!易知足暗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安南向法国求援,如今已经灭国,求援也没用了,沉吟了下,他才道:“回电,着令杨秀清乘胜追击,在最短时间内吞并安南全境,元奇会在嘉定港为其进行补给。”

    “电令榆林港,尽起兵力攻占安南嘉定港,拦截并歼灭安南水师以及顺化的溃兵。”

    “电令燕扬天率本部返回马尼拉,安南各部着卫文武统领,令其率部进驻顺化!”

    曹根生快速的将一条条电令记录下来,随即将文件夹递了过去,易知足摆了摆手,接着道:“给军机处去电,黑龙江战事,务必速战速决,力年内结束战事,兵力尽快返回天津、京师。”

    “给西藏去电,电告僧王,哲猛雄、布鲁克巴两藩属国,最好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若要动兵,务必速战速决,今年之内吞并两国。另外,藏兵的招募尽快展开、新兵调往廓尔喀郭国都阳布进行训练,务必抓紧,尽快形成战力。”

    “给西宁去电,着张乐行部在解冻之后留下一旅驻守西宁,余部移驻徐州。”

    “这道电令,转发伊犁。”

    “给旅顺、大连去电,加快港口的修建进度。”

    “另外,催促一下葛罗巴,尽快收集克里米亚战争的双方伤亡情况。”

    京师,紫禁城,乾清宫,西暖阁。

    翻看着手中的一叠电报,咸丰紧锁着一双眉头,他手中的电报分别来自上海的奕訢、奕誴、易知足、新疆巩宁城的扎拉芬泰、塔尔巴哈台的左宗棠。

    很明显,西宁的兵力调动削减了西北的出兵规模,黑龙江战事的速战速决,奕訢整理的谈话纪要,都指向了一点,英法极有可能在今明两年挑起战争,这或许已不是可能,而是肯定,否则,易知足不会如此慎重!

    他不由的忧心忡忡,英法联军能在克里米亚打败兵力高达百万的俄军,又岂是元奇那点兵力所能抗衡,更何况元奇的兵力分散在西北、西藏、云南等地,大战一起,东南糜烂,元奇元气大伤,朝廷的日子也只会更难过,更何况,面对英法入侵,朝廷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暗叹了一声,这还真是没完没了,御极登基以来,内忧外患,战事不断,几乎就没太平过,好不容易元奇出手,平定了内乱,清扫了外患,眼看着要太平了,英法又来添乱,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见他半晌不吭声,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文庆沉声道:“皇上,奴才恳祈扩充八旗新军,若英法挑起边衅,可令新兵南下协助。”

    咸丰瞥了他一眼,暗忖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派新兵南下,可谓是一举两得,名利双收,既得名又得利,元奇总兵至于让新兵空手作战,这等若是让元奇为朝廷训练和装备八旗新兵。

    当然,这话没有必要挑明,略微沉吟,咸丰才道:“英法会接连挑起战端?”

    “对于西洋各国的了解,奴才自忖不如易知足。”文庆沉声道:“奴才窃以为,西北扩张,元奇筹划数年之久,在临出兵之际,易知足大幅削减兵力,必然是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奴才恳祈皇上下旨忙着易知足详细回奏。”

    下旨?易知足会否遵旨?若是不理不睬,他可下不来台,不妨着肃顺或者是绵愉,嗯,绵愉就在上海,着绵愉去探问更为合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