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八十章 皇长子

第六百八十章 皇长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一事,在下琢磨良久,也一直不甚明白。”赵文烈斟酌着道:“中亚一带甚是荒芜,堪称蛮荒之地,人口稀少不说,距离也太过遥远,大掌柜何以不惜代价的向中亚扩张?”

    “无利不起早。”魏源笑道:“能值得爵爷如此大动干戈,必然有着巨大的利益,爵爷以前不是说过,波斯湾有黑金?”

    “方才大掌柜也说了,西北扩张动静不宜太大,否则会引起欧洲各国不安,须的见好就收。”赵文烈试探着道:“大掌柜可是打算分几步走?”

    “一口吞下中亚,目前来说确实不现实。”易知足缓声道:“咱们目前没有这个实力,吃的太快,会被噎着,所以,必须分几步走,西北军分两路,一路向西南进入布鲁特(吉尔吉斯)一带的富饶之地,一路向西,进入大玉兹(哈萨克东部地区)。

    在解决了来自英法的威胁之后,咱们再继续向西南向西扩张,逐步掌控中亚,实则,中亚各国,本就是属于我大清的藩属国,正确的说,咱们不叫扩张,而应该叫收复。”

    顿了顿,他接着道:“中亚不仅是资源丰富,更是战略要地——世界级的战略要地,曾经有人将中亚比喻为世界的心脏,谁控制了中亚,谁就能控制世界。

    当然这话稍稍夸大了一点,中亚的战略地位还没重要到如此地步,如今已不是陆权时代,而是海权时代,中亚的重要性已经大幅降低。

    从地理位置来看,中亚是欧亚大陆的连接地带,是欧亚大陆的结合部,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自古以来,中亚就是周边各个大国竞相争夺的猎物,匈奴、突厥、中国、阿拉伯、沙俄都先后控制过中亚。”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海权时代也终有向陆权时代回归的时候,如今正向海权时代过渡,没人重视陆权时代的战略要地,俄国也正处于衰弱阶段,咱们正好捡个便宜。”

    略微沉吟,魏源才道:“这便宜怕是不好捡,中亚既是战略要地,俄国一旦缓过劲来,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俄国是咱们最大的敌人,现在是,将来也是!”易知足沉声道:“咱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削弱俄国的机会,不要怕打仗,这根本就是无法避免的,在我看来,隔三差五的打一打,有利于保证军队的战力,也利于刺激军事工业的发展,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嘛。”

    话才落音,林美莲进来禀报道:“大掌柜,吴军门来了。”

    易知足看了看表,站起身道:“二位先生先去忙罢,我得去宝山。”

    院门外,身着军装的江苏提督吴云栋军姿笔挺的等候着,江苏提督是朝廷应易知足所请特意增设的,吴云栋从吴淞总兵迁升为江苏提督,干脆就将提督署衙设在了上海新城,距离总理衙门并不远,

    见的易知足出来,他连忙敬礼道:“大掌柜。”

    “走罢,别误了点。”易知足脚步不停的道,对于吴云栋他没什么客气的,一众行商子弟中,吴云栋算是他的心腹之一,这些年一直负责上海的防务,很得他器重和信任。

    两人出了门径直上了四轮马车赶往火车站,他们此行是前往宝山,易知足做火车自然不会是坐普通车厢,他有自己的私人专用车厢,登上车厢,落座之后,吴云栋才试探着道:“新式火炮能否赶在战争爆发之前列装?”

    易知足点了支烟,才道:“没问题,从这个月起,就可以陆续更换新式火炮。”

    听这话,吴云栋不由的大为兴奋,新式火炮的威力他在连云港见识过,当即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若是一色的新式火炮,管他几国联军,定然让他们有来无回。”

    “别高兴的太早。”易知足道:“我可不希望战火蔓延到吴淞口,毕竟宝山一带全是工厂,此番整改吴淞炮台,更换新式火炮,重在威慑......。”

    吴云栋登时有些泄气,嘀咕着道:“又没戏?这么安逸下去,那帮兔崽子可算是废了。”

    “那能让他们废了。”易知足笑道:“抽调一半兵力去马尼拉,那里急需炮兵。”

    一听这话,吴云栋急了,合着是给别人训练?他连忙道:“大掌柜,吴淞炮台可是上海最为坚固的屏障......若让敌人趁虚而入,后果不堪设想。”

    “空缺的兵额,你抽调各地精锐补充,招募新兵也行。”易知足道:“连云港的火炮训练基地已经扩大规模,老带新,有一年多时间足够了。”

    “一年多时间?”吴云栋道:“大掌柜不是说今年就有可能爆发战争?”

    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战争爆发之后,也得有个过程,大举入侵,至少要到明年。”

    吴淞炮台布局如今已经大变,由原先分散式的炮台改成了三大炮台群——东炮台、西炮台、狮子林炮台,依然是以杨家嘴口的西炮台为主炮台。

    易知足一行下车之后就径直来到西炮台,自去年宝山水泥厂正式投产以来,吴淞炮台就开始全面进行大规模的改建,所有的炮台都用钢筋水泥构筑成全封闭或者半封闭式炮台,指挥部、弹药总库、小库,装配弹药房、兵房、堑壕、掩体等设施全部都是用钢筋水泥或者是巨石、青砖等修筑,就连路面也用水泥全部硬化。

    用钢筋水泥构筑成全封闭或者半封闭式炮台有着超强的防御力,即便是遭遇六十四磅重炮轰击,也不会坍塌,除非是被重炮连续轰击十多炮,但这种情况基本是不可能!

    陪同随行的工程师一边走一边对各种设施进行详细介绍,上上下下转悠了一圈,仔细检查了一番下来,易知足心里很是满意,略微沉吟,他才道:“工程队修整两日,然后分为两队,一队前往虎门,一队前往马尼拉。”

    吴云栋则是叮嘱道:“炮台改建,更换火炮,都要注意保密,这
三国我当皇帝无弹窗
段时间,西洋各国必然会大量收集情报和刺探军情......。”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宝山洋人众多,各国商船往来频繁,如此大的动静,还有什么秘密可保,虎门估摸着也没法保密,真正能保密的是马尼拉。

    就在易知足忙着做着战前的准备之时,京师紫禁城却是一派欢庆,懿嫔——叶赫那拉·杏贞生下了皇长子——载淳。

    咸丰虽然广纳妃嫔,而且也一直很努力,但所出甚少,直到去年丽妃才生了个女儿,载淳是第一个儿子——皇长子,平常百姓尚且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别说是一国之君了,对于咸丰来说,子嗣之重要,是排在首位的。

    道光二十七年大婚,整整八年时间,才得一子,不说咸丰欣喜万分,满朝文武也尽皆欢颜,京师阖城上下一片喜庆。

    易知足接到电报,却是良久无语,咸丰一生子嗣稀薄,也就三个儿女,后面那个儿子不足一岁就夭折了,这个载淳是咸丰唯一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同治帝,但却是个短命鬼,不到二十岁就死了。

    载淳的出生,实际上也就意味着咸丰帝时日无多了,同治帝是六岁登基,也就是说,六年之后,大清的实际掌权者,就是同治帝的生母叶赫那拉——慈禧太后。

    要是这个载淳也夭折了,会是什么情况?易知足含着翡翠烟嘴愣愣出神,咸丰若是无嗣驾崩,大清会不会乱?奕訢在元奇的支持下会不会登上皇位?或许,奕訢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老七奕譞呢?老八奕詥呢?还有老九奕譓。

    扶持一个傀儡,总比让慈禧掌权好吧?想到这里,他颇有些心动,后宫里争**手段众多,要让一个刚出生的皇子夭折,不会是什么难事吧?不过,这事他可没本事,他手再长,也伸不到后宫去。

    这法子不行,退而求其次,如何?易知足默然半晌,才对外吩咐道:“来人,去将惠亲王请来。”

    惠亲王绵愉就住在镇海路,却是好半晌才晃悠悠的过来,一进门,他就笑呵呵的道:“闲着没事,微服逛街去了,没什么急事罢。”

    “不是急事。”易知足笑着起身见礼,随即伸手礼让,落座之后,他才道:“最近看一些闲书,说是和珅临绝作诗——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他时水泛含龙日,认取香烟是后身。这首临终诗,似偈似谣,不甚可解,王爷有何高见?”

    巴巴的叫他过来,说这破事?绵愉满头雾水一脸的迷糊,和珅他知道,但和珅临终之时有没有这首临终诗,他却不知道,况且,就算是有,也不会有人敢传播不是?

    再则,易知足跟他提这首诗,是什么意思?这家伙是什么人?不可能闲的无聊去看什么闲书,再说了,就算这家伙好奇心强,也不能找他这个宗室亲王来打听这事,也就是易知足,换了别人,他直接就让人送官了!

    见他不吭声,易知足含笑道:“水泛含龙,究竟是什么意思,王爷可知道?”

    绵愉摇了摇头,“本王没听说过这首什么临终诗。”

    “水泛含龙应该是出自夏后龙嫠的典故,龙嫠指女子祸国,水泛含龙日,应该就是龙嫠出世的日子。”易知足缓声道:“直白的解释,就是大水泛滥成灾,我想这一句,应该是包含了两层意思。”

    绵愉听的眉头一跳,听到这里,他哪里还能不明白?这是冲着才生下皇长子的懿嫔去的,这种事情他哪里敢掺和,当即苦笑着道:“和珅死前哪会留下什么临终诗,他是被赐自尽的,就算能留下什么临终诗,也不可能传得出来不是?办差的太监有谁敢嚼这舌头?多半是以讹传讹,或者干脆就是捏造的。”

    听他如此说,易知足慢悠悠的道:“或许可以查一查,是不是大水泛滥之年出生的。”

    绵愉陪着笑脸道:“如今四处开战,国城还有闲心理这些闲事?况且,这些闲事,咱们也管不了不是。”

    “这可不是什么闲事。”易知足道:“事关大清国运,也关系元奇的气运,我今儿将话撂在这里,王爷不妨仔细琢磨琢磨。”

    绵愉满脑子迷糊的出了镇海公府,和珅临终前有没有临终诗?他觉的以易知足的秉性,真要有什么话,不可能还遮遮掩掩的,拿什么和珅的临终诗来做由头,这家伙根本就不屑!

    难不成还真有那么回事?和珅的传说倒是挺多的,和珅男生女相,英俊非凡,耳后有胎记系乾隆亡妃转世,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疑惑,转而就发了封电报,着人调查和珅临终之时收复留下临终诗,又着人查询懿嫔的出身之年。

    懿嫔的生辰八字,他没敢问,没人敢细说,但出身哪一年却是不违碍的,很快,京师就有了回讯,懿嫔生于道光十五年,至于和珅的临终诗,时间太久远,一时半会不可能查的明白。

    接到回讯,绵愉又打算发报查道光十五年有无水灾,不过,犹豫了下,他没有发报,大清从南到北那么宽的疆域,哪一年没有水灾?从道光到咸丰,没几年太平的!

    他这时也冷静下来,不管有没有和珅临终诗这回事,易知足的这番话是绝对不能轻视的,偏偏是在皇长子载淳出生不久之后,易知足说出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这家伙不可能跟懿嫔有仇,也不可能跟父亲惠徵有仇,以他如今的地位,要弹劾个官员,完全是小意思。

    水泛含龙,这个他查阅了,确实是出自夏后龙嫠的典故,意思也很明白,是暗指懿嫔祸国,可问题是咸丰虽然**,但是大清有祖制,后妃不得干政!咸丰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懿嫔干政!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脑子里猛然冒出一个念头,难不成咸丰的龙体......?这事更不能说,连想他都不敢多想!不过,对于懿嫔的情况,应该要好好调查一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