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股市动荡

第六百八十八章 股市动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随着咸丰对英国宣战的明发谕旨在邸报在各大报纸上刊载,随着南洋海军舰队包围香港岛,逼迫三千驻港英军投降,战争的乌云再次开始笼罩在东南沿海各省府县的上空。 x更新最快

    十余年前的那场因为禁烟为引发的战争,东南沿海各省府县的官绅士商平民百姓至今都还记忆犹新,英国海军舰队在东南沿海纵横无敌,肆意攻打掠夺洗劫沿海府县的情形还历历在目,隆隆的炮声似乎还萦绕在耳边,这仿佛是噩梦一般的场景又将再次重演,整个东南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这些年,元奇的各大报纸对于西方各国的介绍可谓是连绵不绝,前两年还连续不断的跟踪报道发生在奥斯曼土耳其的那场克里米亚战争,对于那场战争的主角英法联军,大清的百姓并不陌生,不过,谁也没想到,突然之间,大清会向英国宣战!

    朝野上下一片沸腾,举国热议,各大报纸纷纷刊载出最能吸引人眼球的标题:

    南洋海军是否还能续写战无不胜的神话?

    大清海军的生死存亡之战!

    国虽大,好战必亡!

    每一个世界强国的崛起,都必然经历战争的洗礼!

    纵横世界海洋两百年的英国海军。

    大清会否步俄国后尘?

    大敌当前,当摒弃前嫌,联手抗英!

    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严世宽拿着一叠报纸走进房间,瞥了一眼正伏案疾书的易知足,将报纸往茶几上一放,苦笑着道:“大掌柜,报纸上怎么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文章,您也不管管,元奇银行沿海各府县分行已经开始出现挤兑了!广州上海两地的证券交易所内的所有股票都已开始大幅下跌。”

    “新闻自由。”易知足头也不抬的道。

    “新闻自由也不能丝毫没有约束。”严世宽闷声道:“如今的舆论几乎都不看好元奇!真要爆发大规模的挤兑,那可是大麻烦!”

    “能有多大的麻烦?元奇从创办之日起,经历的挤兑风潮还少了?”易知足着搁笔起身,拿过烟盒丢了支烟过去,自个也了一支,踱到他身旁落座,瞥了一眼茶几上的那叠报纸随手翻了翻。

    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严世宽迟疑了下,道:“大掌柜该不会又憋着什么坏主意罢?”

    “什么叫坏主意?”易知足翻了他一眼,“元奇银行就是在一次次的挤兑下一步步壮大起来的,每一次挤兑,都会让人们增强对元奇的信心,这次元奇又是与朝廷闹翻,又是爆发战争,报纸上已经吵翻了天,但挤兑的规模却并不大,这应该值得庆祝,而不是担心!”

    “目前挤兑的规模不大,那是因为还没有正式开战。”严世宽道:“纸钞毕竟不是真金白银,一旦开战,肯定会出现大规模挤兑情况的。”

    “你错了,不是开战,而是战败。”易知足道:“唯有在战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大规模挤兑情况,若是捷报连连,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退一步,就算出现大规模的挤兑,元奇也能应对!”

    “又打算抛黄金?”严世宽不客气的道:“黄金抛出去容易,想要收回来可不容易。”

    八年前,易知足回籍丁忧,遭遇弹劾,引发大规模的挤兑,元奇在紧要关头做出用库存黄金来应对挤兑的决定,见他揭老底,易知丝毫不以为意,笑道:“用不着抛黄金来应付挤兑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更何况是七八年时间,你还在用老眼光看待元奇。”

    顿了顿,他接着道:“知道现在广州上海两地的证券交易所的融资规模有多大吗?”着,他伸出三个指头。

    严世宽咋舌道:“三个亿?”

    “三个亿是股票发行时的本金。”易知足悠然道:“随着股票的价格上涨和扩股,证券交易所圈的银子远不止这个数。所以,压根无须担心挤兑。”

    严世宽心里暗松了口气,难怪对方一不着急,如此巨额的白银被圈在证券交易所,还需要担心什么?就是全国范围内爆发大规模的挤兑,元奇也丝毫不惧!不过,一转念,他就担心的道:“股票价格大幅下跌......。”

    “那怕是跌破发行价,圈进来的本金也出不去,担心什么?”易知足老神在在的道。

    严世宽听的心里一沉,他今天前来就是想试探一下易知足的口风,因为他手中握着不少股票,银行、铁路、电报、钢铁、造船、机械、生丝、橡胶等行业的股票他都买了不少,真要跌破发行价,他怕是连哭都找不到地儿,他结结巴巴的道:“不会真跌破发行价吧?”

    易知足斜了他一眼,一脸的鄙夷,“你不知道这一年来,元奇都在为战争做准备?股票都没卖?”

    “您也没叫我卖啊?”严世宽可怜兮兮的道:“一大家子人等着我养呢。”

    “没事讨那么多房妾做什么?你应付的过来吗?”易知足揶揄了他一句,才道:“没卖就捏在手里,砸不了,无非是少赚钱。”

    严世宽眼珠子转了转,“报纸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文章,不会是您有意纵容的罢?”

    “什么有意纵容?”易知足压根就不认账,“舆论引导,也是需要讲究策略的。”

    从镇海公府出来,严世宽登上四轮马车就吩咐道:“去交易所。”听易知足的语气,这股票肯定还要涨的,他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

    交易所在广东路的一座十分气派的大宅子里,前后五进,占地广阔,此时,交易大厅里已是人满为患,两边的回廊和宽阔的院子里都挤满了神情焦急的人群。

    这些年,陆续有不少工厂、公司、商号、船队、商队在交易所挂牌上市,因为生意兴隆,几乎所有的股票都牛气冲天,股价一个劲的往上涨,很多股票的价格一年之内都翻了一番
鉴宝大宗师无弹窗
,投资股票的收益远比买地合算。

    元奇名下的职员工人在之前的元奇股票的危机中都尝到了甜头,对于购买股票十分踊跃,起到了极大的带动作用,再加上商业报和证券报的宣传,电报开通之后,元奇银行又及时开通了异地股票交易业务,极大的方便了异地股票交易,交易所也推出了经纪人业务。

    这些种种便利的措施和证券市场令人眼热的高额回报,使的股票交易很快就风靡大清,迅速形成了一股热潮,不少地方的士绅商贾和地主都将家中的积蓄和埋在地下的银子都投入了交易所。

    这些拥挤在交易大厅和院子里的人群大都是因为股价下跌闻风而来的股民,院子一角的几颗大树的树荫下是一大群红头发黄头发蓝眼珠绿眼珠高鼻子的洋人,他们大多是长期居住在上海的商人和各个工厂里的技术员或者是技工,相比于大清百姓,他们更热衷于投资股票。

    清国向英国宣战,所有的西洋人几乎是一面倒的认为清国必败,没人看好元奇,在他们看来,作为世界霸主海洋霸主的英国压根就不是清国能够挑衅的,被称为‘欧洲宪兵’的俄国尚且被英国打的满地找牙,更何况是清国?

    不少洋人都打算抛售手中的股票回国,以躲避这场战争,他们很清楚,一旦战争爆发,作为清国工业基础的广州、上海必然会成为英军的攻击目标。

    原本战争对于股市的负面影响就十分巨大,众多洋人争先恐后的抛售就引发了股市大跌,报纸上充斥的悲观情绪无疑是加剧了恐慌,不少后知后觉的股民纷纷涌来争相抛售手里的股票以套现,结果就是股票大面积跌停!

    严世宽赶到交易所,见的里面人潮汹涌,径直就转到后门,从后门进了交易所,他手中的股票不少,但却没有雇请经纪人,因为心疼佣金,再了,什么经纪人能够比得上易知足?却没想到这次股市波动,易知足居然一声不吭!

    他也不找别人,进了门径直前往交易所的大掌柜霍启正的办公室,闻报严世宽来了,霍启正连忙迎了出来,一见面就笑道:“严掌柜今日有暇前来交易所?”

    “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严世宽道:“来交易所还能干什么?自然是卖股票。”

    卖股票?霍启正楞了一下,才道:“严掌柜手里有多少股票?”

    “林林总总加起来有二三万股。”严世宽大大咧咧的道:“都是这些年易大掌柜号召咱们买的。”

    听的只有二三万股,霍启正暗松了口气,将他让进了办公室,落座上茶之后,他才道:“正逢股市大跌,严掌柜若不是急用钱,还是先别卖。”

    “这话倒跟易掌柜的一样。”严世宽笑道:“我倒不是急着用钱,而是急着赚钱。”

    赚钱?霍启正摇了摇头,“眼下这股市行情,可不是赚钱的时候。”着,他话头一转,“在下冒昧问一句,易大掌柜去年就已经将手头股票尽数抛售一尽,可为什么没提醒您?”

    严世宽缓缓了支香烟,也不吭声,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霍启正也不卖关子,直接道:“一直以来,交易所都在千方百计的培养市场人气,易大掌柜为此甚至是放弃了唾手可得的上千万元的利润。”

    严世宽忍不住道:“那他去年抛售股票又是为什么?去年的股价可接近最高了。”

    霍启正道:“抛售手头的股票,是为了筹措资金托底,这次可能是大清第一场大规模的股灾,没有巨额资金托底,后果难以想象。”

    听的这话,严世宽登时熄了在股市赚钱的念头,也明白易知足为什么不提醒他了,因为易知足根本就不希望他在股市赚钱,想想也是,跟着易知足,多的是赚钱的门路,何必还来股市搅合,这模样也太难看了,他当即起身拱手道:“别跟易大掌柜我来过。”

    霍启正连忙起身拱手道:“严掌柜手中的股票不妨长期持有,收益必然十分可观。”

    股市出现大面积跌停的情况很快就报送到镇海公府,易知足早有心理准备,对此并不意外,这两年随着炒股热潮的掀起,随着元奇与朝廷联手平定捻乱,驱逐太平军入缅,股市一片火爆,众多股价虚高,降降温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证券市场的人气好不容易才培养起来,伤筋动骨也不是好事!

    看来,应该将攻占英国人在马六甲海峡的三个港口的事情公开一下,适当的提振一下人们的信心,以免股市出现断崖似的下跌,那种情况对证券市场的人气足以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他正准备提笔写份电令,赵文烈和曹根生快步走了进来,一进房间,曹根生就语气沉重的道:“大掌柜,安徽泾县来电,安吴先生于昨日在家中过逝。”

    包世臣提出要回原籍,易知足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听的这消息,心里依然有种莫名的悲痛,愣愣的半晌没有吭声,十余年朝夕相处的一幕幕情景就象是电影一般在脑海中回放。

    见他神情呆愣愣的,赵文烈知道两人情分深厚,怕他悲伤过度,连忙拱手道:“大掌柜节哀,安吴先生未经受折磨,走的很安详。”

    人生在世,谁也逃不过这一劫,伍秉鉴走了、王鼎走了、邓廷桢也走了,现在连包世臣也走了,半晌,易知足才开口道:“给安徽巡抚骆秉章去电,着他代我前往泾县吊唁,安吴先生一生清廉,着给奠仪一万元,从我私人账户里开支,另问询一下先生可有留下遗愿。”

    让一省巡抚代为前往吊唁,给奠仪一万银元,曹根生暗暗心惊,赶紧记录下来,赵文烈却轻声道:“大掌柜,良图公想亲赴泾县吊唁。”

    魏源亲去吊唁?易知足缓缓摇了摇头,道:“魏先生已经六十多,身子素来也不硬朗,往返奔波,身心俱疲,惠甫好生劝劝他,再了,现在的局势,也离不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