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四国宣战

第六百九十六章 四国宣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英军逃跑了?方为盛一楞,这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怎么也想不到英军会弃守城而逃,加尔各答怎么也是英国人在印度的首府,况且还有两万守军,他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前来报讯的年轻人。 x更新最快

    “在下胡中天,情报局加尔各答分站副站长。”胡中天着取出一块银元递了过去,“加尔各答有不少汉人,大军入城,还望能稍加照顾。”

    银元缺了三个分布对称的口子,这是约定的信物,方为盛见到银元,心里再无怀疑,随即沉声下令,“所有蒸汽炮舰放弃拖拽的战舰,全速进行,阻拦英军撤退。陆战队,就地登陆,快速挺进加尔各答。”

    听的命令,胡中天连忙道:“我可以做向导带路。”

    “不用,水陆向导都有。”方为盛着随口问道:“加尔各答怎会有不少汉人?”

    “早在七八十年前,就有汉人开始移居加尔各答。”胡中天随口道:“现在的加尔各答有一千多汉人,大多是广东人,以茶工、木工为主,还有些商人,另外就是走私阿片的。”

    难怪元奇对加尔各答的情况如此了解,原来有那么多汉人,方为盛心下释然,道:“你同我一道乘蒸汽炮舰前行,顺带详细介绍一下加尔各答的情况。”

    下午,方为盛率领着十几艘蒸汽炮舰姗姗赶到加尔各答,英军早已全部撤离,整个加尔各答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虽然后继大军未到,方为盛还是毫不迟疑的率兵登岸,汇合陆战队之后,迅速的控制住了城中的政府大厦、银行、电信局、火车站、交通要道以及各大工厂,并宣布全城戒严,全面掌控了整个加尔各答。

    远在上海的易知足到第二天才收到来自加尔各答的电报,对于英军弃城而逃,他也是大为意外,他原本还打算以加尔各答为诱饵,最大限度的消灭驻守印度的英军,岂料英军根本就不上当,直接就放弃了作为印度首府的加尔各答,这让他颇有些郁闷,就好比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虽然没打空,但也没效果!

    魏源瞥了他一眼,道:“兵不血刃占领加尔各答,爵爷似乎并不满意?”

    赵文烈接着话头道:“已经攻占加尔各答,大掌柜如今能否出兵加尔各答的真实意图?”

    看了两人一眼,易知足慢条斯理的了支香烟,缓声道:“出兵加尔各答,目的很多,简单,一是想火中取栗,占领孟加拉一带,既能巩固西藏,也能阻止英国人向东南亚扩张。

    再一个,就是阿萨姆的茶园,大清对外贸易,茶叶是最大宗商品,元奇不能容忍英国人在阿萨姆开辟茶园,抢占茶叶市场份额。

    还有,也算是给太平军寻找一个落脚,让太平军占据孟加拉一带,可以作为大清和英国之间的缓冲地带。

    而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争取时间,尽量延缓战争的爆发时间,之前,是希望通过使节团出使欧洲以拖延时间,但英国人动作太快,只能在印度打主意.......。”

    听的这话,赵文烈迟疑着道:“英国人大举出兵,绕道加尔各答,似乎也耽搁不了什么时间。”

    “不是加尔各答,是印度。”易知足缓声道:“印度若是爆发大规模大范围的起义,必然能够极大的拖延英军的脚步,印度作为英国海外最大重要的殖民地,英国人不会放任印度内乱。”

    出兵加尔各答,是为了促使印度发生内乱?魏源、赵文烈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是极为震撼,大掌柜行事,果然是高深莫测,谁会想到出兵加尔各答会是这个目的?

    略微沉吟,赵文烈才道:“大掌柜是想消灭加尔各答的英军,削弱英军在印度的实力,从而引发印度内乱,英军弃城而逃,岂非是出师无功?”

    “那也未必。”易知足语气笃定的道:“加尔各答是英国人在印度的首府,是英国人在印度的统治中心,英军不战而逃,也必然会极大的动摇英国人在印度的统治,另外,太平军入缅也抽调了大批的驻印英军。

    应该,印度内乱必然是指日可待,不过,没能大量消灭驻印英军,印度内乱的范围和规模可能会不如人意。”

    易知足敢于言之凿凿,是因为他记得,印度民族大起义就是因为用猪油和牛油做为润滑剂涂抹在子弹的包装纸上而引发的雇佣兵起义就发生在这两年,他出兵加尔各答,就是希望提早引发这次起义。

    在英军大规模出兵远东之前,在英国在远东和印度兵力最为薄弱之际,引发印度大起义,无疑会给起义军争取更多的时间,对于看热闹的他来自然是不嫌事大,印度起义的声势越大越能拖延英军主力。

    在他语气如此笃定,魏源、赵文烈都有些将信将疑,要在大清境内,元奇有能力挑起和控制地方内乱,两人是深信不疑的,但在印度挑起大规模的内乱,元奇有这能力?

    “大掌柜。”去而复返的曹根生脚步匆匆的进来,禀报道:“英吉利、法兰西、西班牙、荷兰相继向我国递交宣战国书。”

    “意料中的事。”易知足波澜不惊的道:“转发给军机处,人家既然对咱们宣战了,也没什么好客气的,直接宣战。”

    顿了顿,他接着道:“驱逐英法两国领事馆的所有外交官员、传教士,封闭两国领事馆以及教堂。”

    略微迟疑,曹根生才道:“两国的商人、学者、技工......。”

    沉默了一阵,易知足才沉声道:“战争与平民无关,之前就了,即便两国宣战,也保护该国公民在通商口岸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两国交战,不可避免的会造成两国公民的敌对情绪,鼓励他们自行关闭在通商口岸开办的银行、工厂、学校、商号店铺等,也鼓励他们离境,当然,执意留下来的,元奇会遵守承诺,给予应当的保护。”

    待的曹根生离开,魏源轻叹了一声,道:“法兰西何苦这浑水?”
天龙至尊无弹窗


    “利益所趋。”易知足轻轻磕了磕烟灰,“法兰西也想在亚洲扩张势力,在拿破仑三世看来,跟着英国出兵,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和机会。

    另外,马神甫事件,也是法兰西出兵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法兰西替代葡萄牙获得了天主教的海外保护权,而天主教不满足在通商口岸传教,希望通过战争进行宗教扩张.......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听的这番解释,赵文烈笑道:“难怪大掌柜一早就判断法兰西会与英吉利联合出兵,原来根子还在马神甫事件。”

    “法兰西是传统的天主教国家,国内的宗教势力不容轻忽。”易知足缓声道:“在分析法兰西情况的时候,不能忽视宗教的影响力。”

    赵文烈微微欠身道:“学生受教。”

    魏源却道:“英法四国宣战一事,是否勒令所有报纸不得刊载,以免造成恐慌。”

    “这事封锁不了。”易知足道:“那么大的动静,如何封锁?况且,外文报会报道,官场也会议论,不妨让他们如实报道,恐慌是迟早的事情。”

    赵文烈道:“那是否进行舆论引导?”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暂时不必要,且看看朝野上下的反应。”

    魏源道:“那将攻占加尔各答的消息公开吧,也激励下人心。”

    “确实需要激励下人心,否则怕是一片讨伐之声,银行的挤兑也会更严重。”易知足微微颌首:“将这段时间南洋海军的战绩都公开。”

    “号外,号外!英法西荷四国同时向大清宣战!”

    “号外,号外!朝廷驱逐英法外交人员和传教士!”

    “号外,号外!南洋海军攻占马六甲海峡。”

    “号外,号外!南洋海军在马六甲全歼英夷东印度舰队二十五艘战舰!”

    “号外,号外!南洋海军,西藏藏兵,南北夹击,兵不血刃占领加尔各答!”

    一连串的消息轰动了整个上海,大清的官绅士商民百姓既震惊英法四国的同时宣战,也震惊于这段时间南洋海军取得的一连串惊人战绩,对此是又惊又喜,却也担心不已,面对四国联军,元奇能打的赢?

    在沪的外国人则是震惊于清军竟然敢主动出击,句拿下了马六甲海峡、全歼了东印度舰队,还直接出兵印度,攻占了英国人在印度的首府加尔各答,这完全是不死不休的节奏!

    毕竟英法两国的外交人员、传教士纷纷开始着手准备安排撤离事宜,两国所有的公民也纷纷准备撤离,就算有元奇的承诺,也没人愿意继续留在上海,就是瞎子也看的出来,这绝对是一场长时间的大规模战争,天知道元奇的承诺会不会长期有效,赚钱重要,性命更重要!

    一时间,英法等国在上海的商号、店铺、码头、工厂、学校纷纷关闭,全部挂出了甩卖的牌子,在各个学校、工厂、银行、商号任职的学者、技工也都纷纷辞职。

    整个上海一片风声鹤唳,兵荒马乱的景象,不过,也有人高兴,停留在上海的俄国使团上上下下一片欢欣,对于俄国来,清国与英法打的越厉害,他们越高兴,最终不论是什么结果,对于俄国来,都是好事!当初克里米亚战争,是清国坐山观虎斗,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他们坐山观虎斗了!

    最高兴的不是俄国人,而是美国人,俄国人穷的叮当响,面对英法两国的跳楼大甩卖,只能是在旁边幸灾乐祸,却无力分享这场盛宴,美国人却是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态,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落井下石。

    当然,这场盛宴少不了大清商人,杭州、苏州、江宁一带的商贾听闻消息后纷纷乘坐火车赶来上海,元奇自然也坐不住,派人前往收购有巨大的潜力的工厂。

    美国驻华公使伯驾暗自庆幸不已,还好美国保持中立,置身事外,否则,这损失可就太大了,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去镇海公府一趟,元奇与英国铁路公司合作修建的铁路应该也终止了吧?

    “阁下。”一个文员进来禀报道:“纽约来电,元奇近段时间一直在大量抛售股票,造成股市动荡.......。”

    什么意思?伯驾一楞,元奇是为了筹措银子,还是有其他目的?他登时坐不住了,连忙起身匆匆赶往镇海公府。

    对于伯驾的到来,易知足并不意外,他便笑道:“是为纽约股票而来?”

    见他如此直接,伯驾也不掩饰,道:“元奇该不会缺那银子吧?”

    “一千多万元,可不是数。”易知足笑道:“元奇现在必须全力收缩资金以应对这场战争。”

    话是那么,其实元奇卖股票,不是为了战争军费,而是为了购买阿拉斯加和勘察加,抛售纽约的股票证券,加上欧洲元奇分号撤离的资金,足以向俄国支付购地款,当然,这事他暂时不好透露。

    听他如此,伯驾已是放下心来,他是真没料到元奇在纽约的股市竟然投入了如此大额的资金,难怪要急于抛售,进入书房落座,他才微笑道:“元奇大额抛售股票,引起了不的震动。”

    “不必担心,已经抛完了。”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实则早在与普提雅廷接触之时,他就已经下令抛售,这几年美国经济一片繁荣,股市也是节节攀高,元奇在纽约股市的投资获得了不菲的回报,乘着买阿拉斯加的机会,他也是见好就收,将手中的股票全部抛售一空。

    对于股市,伯驾并不关心,当即话头一转,径直问道:“徐州至西安的铁路,有没有麻烦?”

    徐州至西安的铁路是由英国铁路公司承建的,易知足一听这话便明白对方的意思,笑了笑,才道:“贵国的机车、铁轨、生铁,大都是从英国进口的罢,让贵国铁路公司接手,这费用我们可承受不起,我打算先搁着,当然,贵国铁路公司的报价如果出入不大,我们非常欢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