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零二章 无从下手

第七百零二章 无从下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印度声势浩大轰轰烈烈的大起义就象是夏日的暴雨一般,虽是风狂雨骤,声势惊人,但却来的快,去的也快,英军不费吹灰之力收复加尔各答之后,迅速兵分三路围剿各地义军,不过几个月时间,就攻克了德里,莫卧尔皇帝巴哈杜尔沙二世被俘。 x更新最快

    密拉特、占西、勒克瑙、坎普尔、阿拉巴哈德等地起义军也相继遭受沉重打击,不得不退出城镇,化整为零,转入农村与英军周旋。

    原本就瞻前顾后,三心二意的印度各大土邦王公唯恐英军秋后算账,危及自身现有的利益,一个个迅速转**度,或是勾结英军,或是明哲保身,轰轰烈烈的大起义迅速由明转暗,陷入低潮。

    驻印总督查尔斯坎宁深悉各大土邦王公的心态,在军事打击的同时,加大政治攻势,拉拢多数,打击少数,在以雷霆之势剿灭了几个为首作乱的王公之后,印度土邦王公彻底和义军划清了界线,转战农村的义军越发的式微。

    眼见的平定印度这场声势浩大的叛乱已只是时间问题,全权代表额尔金率领舰队从加尔各答返回科伦坡,召集从广州上海被驱逐的外加官员详细了解清国的情况。

    科伦坡位于锡兰岛西南岸,濒临印度洋,素有“东方十字路口”之称,从中世纪起,这里就是世界上重要的商港之一,在世界上享有盛誉,英国东印度舰队常年派驻支舰队驻扎科伦坡,为的就是维护远东航线的安全。

    锡兰原本是荷兰的殖民地,英国人取而代之之后,荷兰人在科伦坡建立的科伦坡城堡也被改称为科伦坡王宫成为英国驻锡兰总督的官邸,驻华公使、香港总督包令以及广州上海的领事巴夏礼等都下榻于此。

    额尔金抵达科伦坡就接到外相克拉兰敦的电令,法兰西、西班牙、荷兰三国舰队预计在十月初或是十月中旬抵达科伦坡,着其尽快拟定一个完美的作战计划。

    科伦坡王宫,会议室内,额尔金扫了在座众人一眼,缓声道:“法兰西三国舰队再有二十天就会抵达,伦敦需要一份堪称完美的作战计划。”

    “先生们。”包令率先开口道:“我想,我有必要反复的提醒一下,从清军攻占廓尔喀,驱逐太平军入缅,就开始有针对性的进行兵力部署,在‘大特号事件’‘炮击虎门事件’发生之后,清军的反应极为迅速,一切迹象表明,清军早就已经做好了与我们开战的准备......。”

    “据我所知,元奇是一个割据势力,与清国朝廷关系很糟糕。”额尔金径直问道:“我想确定一下,我们的对手究竟是清国朝廷?还是元奇?”

    “是整个清国。”包令毫不迟疑的道:“元奇可以是一个势力庞大的割据势力,但元奇的统帅易知足,是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清国所有的对外战争,几乎都是元奇发动的......。”

    额尔金打断他话头道:“我的意思是,清国朝廷会不会介入这场战争?”

    “当然。”包令想都没想就笃定的道:“是清国的皇帝发布谕旨,公然向我大英帝国等四国宣战。”到这里,他已是反应过来,“阁下是打算避重就轻,先打清国朝廷?或者是,先打清国都城?”

    额尔金这段时间可没少收集有关清国的资料,对清廷对元奇的情况了解的也不少,闻言微微颌首道:“就军事实力而言,元奇的陆海军远远超过清国朝廷,而且,易知足有着极为强烈的抵抗意识,我们若是先打元奇,战争势必旷日持久。”

    “天津北京在北方,再有一个多月时间,天津海面就会封冻。”包令缓声道:“阁下不会是打算明年春天再出兵吧?”

    “清国北方海域,黄海渤海一般在三月就完全解冻。”额尔金不急不缓的道:“法兰西三国舰队抵达科伦坡,也需要进行修整和补给,最快也要到十一月才能出发,多修整两个月,等待季风,也没什么不妥。”

    “我觉得,应该先收复香港,然后攻打广州或者是上海。”包令沉声道:“广州和上海是清国也是元奇最大的两个工业基地和最为繁华的城市,攻占这两个城市,就彻底的摧毁了清国的工业基础.......。”

    “你考虑过没有,攻打这两座城市,我们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额尔金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头,“这两座城市如此重要,元奇岂能不重兵把守?虎门炮台、吴淞炮台,要多少战舰和人命去填?”

    见的两人各执一词,谁也没有让步的意思,四十多岁,相貌英俊的海军少将贺布适时开口道:“我想,我们首先需要的是一个补给港口。”

    听的这话,额尔金、包令都看了过来,贺布接着道:“自打清国驱逐了各国外交官员,我们也就断绝了清国的情报来源,目前为止,已经有整整一年时间。”

    顿了顿,他提高声音道:“先生们,一年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清国足以将西北的兵力抽调到东南沿海,也能新造二三十艘战舰,训练十万以上的新兵......,不论是打广州上海还是打天津,我们都必须先弄清楚情况,我们不能总呆在科伦坡,我们急切需要的是一个靠近清国沿海,能够集结兵力,又能提供补给的港口。”

    参加过第一次鸦片战争,对元奇团练的战力有着深刻认识的陆军少将格兰特也头附和道:“我赞成,目前已知的,元奇就拥有十多万精锐陆军,如果正面对抗,我们将会承受巨大的伤亡,我想,这不会是诸位愿意看见的结果。”

    包令皱了皱眉头,不是贺布提醒,他几乎已经忘记,他们确实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没有任何有关清国的情报了,而一年的时间,也确实足够改变很多事情,如此来,他们现在首要任务是摸清楚清国的情况,毕竟现在的清国不是他们可以随意**的,略微沉吟,他才道:“贺布将军中意哪个地方?马尼拉?
隐婚是门技术活无弹窗
厦门?还是定海?”

    “马尼拉稍微远了,定海无疑是最合适的。”贺布缓声道:“定海适合发挥我们舰队的优势,距离宁波和上海都近,容易获取情报。”

    “就算舰队驻扎定海,又能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额尔金扫了众人一眼,道:“我还是坚持打天津,相比起广州上海,天津的兵力无疑最为薄弱!”

    这话听的众人都是一楞,格兰特愕然道:“为什么?天津是清国都城的门户,兵力怎会最薄弱?”

    额尔金沉声道:“因为清国的皇帝,不可能允许元奇大规模驻兵在天津或者是北京,天津只有清廷的军队!”

    这一,众人都反应过来了,确实,元奇是属于地方割据势力,而且兵力比清国朝廷还要强盛,清国皇帝怎么可能会允许元奇的军队进驻天津北京一带?

    回过神来,包令连忙道:“阁下不会是忘了,上海至北京已经开通了火车,我敢肯定,上海必然驻扎了重兵,一旦闻知我们舰队北上,上海必然向天津增兵。”

    贺布道:“我们若是摆出架势攻打广州,能不能吸引元奇向广州增兵?”

    “广州到上海没有铁路,而且相隔一千多公里,不可能支援。”巴夏礼道:“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元奇的兵力应该是重部署在广州,毕竟上海和北京有铁路,可以互为支援。”

    额尔金微微了头,道:“分析的不错,这个可能非常大,广州部署的兵力应该是与上海和天津两地的总兵力不相上下,大家不妨仔细分析一下,广州、上海、天津,咱们打哪一个地方,遇到的阻力可能最?”

    格兰特道:“为什么非要打这三个有重兵防守的地方?”

    包令缓声道:“因为只有打这三个地方,才能逼迫清国与我们决战,打其他地方,都是浪费时间,清国压根不会理会。”

    格兰特道:“打定海,进而攻占宁波,进攻杭州呢?”

    这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的老套路,不等包令开口,巴夏礼就摇头道:“杭州到上海、天津都已经开通铁路。”

    “攻占爪哇和吕宋呢?”

    “估计占个三五年,清国都不会理会咱们。”

    贺布却道:“那还不如寻找机会与清国海军主力决战,歼灭他们的海军主力舰队......。”

    “这个可能更。”包令道:“清国沿海岛屿几乎都铺设了有线电报,咱们舰队一进马六甲海峡,就随时处于对方的监视之下,不可能有这机会,除非对方主动找咱们决战,否则应该连他们舰队的影子都看不见。”

    见将话题绕远了,额尔金赶紧又扯了回来,“我觉的打天津的阻力是最的,清国朝廷的八旗新军只有一半左右配备了米尼枪,而且,清国皇帝有可能不会放心让元奇军队大规模增援天津。”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清国不是印度,就算是天津的八旗新军和北洋水师,那也是装备了数万枝米尼枪的,真要打天津,这一场战争甚至可能比克里米亚战争更为残酷,伤亡更大。

    上海,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易知足叼着烟嘴站在大幅的地图前一动不动,他同样在琢磨着四国联军首先会攻击什么地方?虽然目前还无法估计联军的兵力和舰队规模,但他心里清楚,有可能是空前的,甚至会超过克里米亚战争,毕竟元奇这次是将英国往死里得罪的,目前从英军在科伦坡的舰队规模就可见一斑。

    赵文烈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两张报纸看完见他仍然站在那里,忍不住道:“大掌柜,咱们需要防守的无非就是广州和上海,其他地方大可不必理会,因为经济危机的缘故,他们也不可能打持久战。

    京沪铁路调兵方便,联军若是进攻上海,天津还可以大力增援,所以,将兵力侧重于广州便可,何必如此费神?”

    “这是中规中矩的打法。”易知足闷声道:“如此部署兵力,对于咱们双方来,都可能是一场罕见的恶战!这一仗打完,元奇也该元气大伤......。”

    这是准备冒险?赵文烈一个激灵,连忙起身踱了过去,道:“大掌柜该不会是想拿广州冒险吧,这可损失不起。”

    “这不是在考虑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易知足着转过身来,“英法才经历克里米亚战争,官兵战斗素养,战场指挥,后勤补给,战地医疗救护等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咱们却一直缺乏大规模作战的经验,如今两方的武器装备差距也不大,若是兵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咱们未必有稳操胜券的把握,这一战,咱们可输不起!”

    赵文烈迟疑着道:“大掌柜判断,四国联军的兵力会超过十万?”

    “绝对不止十万。”易知足沉声道:“科伦坡的英军舰队就有四万兵力,这还只是海军.....。”

    “大掌柜。”曹根生在门口略微一驻足就走了进来,禀报道:“槟城来电,对外有线电报已被截断。”

    “战争快开始了。”易知足轻声道,略微沉吟,他才吩咐道:“电令,南洋所有电报观测全部进入隐蔽状态。”完,他又问道:“走白令海峡铺设的有线电报已经铺设到什么位置?”

    “回大掌柜。”曹根生连忙道:“已经铺设到勘察加半岛,预计再有一年时间,就能铺设到美国西海岸。”

    易知足了头,这事也急不来,勘察加至阿拉斯加一带这个时候应该快封冻了,明年能够开通就已经算不错了,“派人将这事知会伯驾一声。”

    待的曹根生离开,赵文烈才问道:“大掌柜可有想出两全其美的法子?”

    易知足笑了笑,道:“自己去琢磨,看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

    “还真有?”赵文烈心里一喜,连忙起身前去看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