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零七章 进口袋了

第七百零七章 进口袋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二月二,龙抬头。 x更新最快

    进入二月,春回大地,渤海海面千里冰封看不见一海水的壮观景象开始发生变化,覆盖在海面的冰层开始破碎消融,涌动的海浪带动着大量的流冰和冰块形成冰流,天津卫休闲了一个冬季的船家和渔民也开始忙碌起来。

    虽然大清已向英法四国宣战,四国联军也正在攻打广州,但天津城内却没有一战争爆发的紧张气氛和迹象,繁华如故,太平依旧,不仅是寻常百姓没有感受到战争的迫近,就连北洋水师、驻守天津的八旗绿营官兵跟太平日子一样,该训练的训练,该轮休的轮休,该进酒楼的进酒楼,该逛戏园子的也是照逛不误,丝毫不受南方战争的影响。

    或许对于天津的百姓来,广州太遥远了,远到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而对于驻守天津的朝廷官兵来,这压根就是一场与他们无关的战争,这完全是东南各省的元奇与英法四国的战争。

    要唯一有紧张气氛的,当数海河北岸的海防公所了,新建的原本作为北洋海军军官的活动场所,如今却是警备森严,进进出出的尽皆是身着新式海军军装的北洋水师军官,只有极少几个地方文武大员知道,蒙古郡王僧格林沁、新任的直隶总督桂良,新任的盛京将军奕增,北洋水师提督载钊都住在这里。

    临时签押房里,载钊将双手插在宽大的军裤口袋里,面无表情的站在窗口望着院子里几株正抽发新芽的石榴,渤海已经开始解冻,他估摸着四国联合舰队差不多也应该北上天津了。

    “笃笃笃”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有节奏的响起,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来的是奕增,果然,随后就传来奕增的浑厚的声音,“那么悠闲?”

    “心急了?”载钊转过身来。

    将门掩上,奕增踱到书桌边取了一盒香烟叼了一支上,长长的吐出一股烟雾,才道:“眼见的渤海一天天解冻,别跟我你不着急。”

    载钊回到座位上坐下,也了支香烟,却是不吭声,四国联合舰队进犯天津,北洋水师可谓是首当其冲,但到目前为止,却是一安排都没有,身为北洋水师提督,要他不着急,那纯粹是扯淡。

    “我一直琢磨不透,为何一定要选择津京作为主战场。”奕增缓声道:“四国联军在广州滞留了几个月,难道没有战机?”

    载钊知道他这是对元奇新军在广州与四国联军对峙却一直不交战有意见,他对此也是琢磨不透,广州若是能打上几仗,消耗英法四国的弹药削弱对方的实力,那无疑会极大的减轻津京战场的压力,但广州对峙几个月,却连一次像样的战斗都没爆发。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广州不开打,应该是从全局考虑罢。”

    奕增轻声道:“应该是为了保存实力。”

    载钊是易知足的大舅哥,听的这话,自然不喜,翻了他一眼,道:“你该不会是怀疑易国城居心叵测吧?”

    “想哪里去了?”奕增轻笑道:“校长若是居心叵测还用等到今天?”

    载钊冷声道:“那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话何须挑明?以校长目前的处境,岂能不留存些实力?”奕增道:“要想凭借津京一战逼迫四国退兵,绝对是一场大战......。”

    话没完,外面就传来响亮的声音,“报告!”

    “进来。”

    一个通讯官推门进来朗声道:“报告,广州来电!”

    “念。”

    “今日一早,联军尽数撤离虎门,舰队出海北上!广东水师提督麦廷章。”

    这么快?载钊连忙道:“请僧王,桂制台前往会议室。”

    会议室是临时布置出来的,是会议室实则是指挥部,屋子里挂着几幅地图,中间摆放着一个庞大的地理沙盘,这是应易知足的要求制作出来的,囊括渤海湾附近各省地形。

    两人前脚进门,僧格林沁和桂良后脚就跟了进来,一进门僧格林沁便问道:“有动静了?”

    “是,四国联合舰队已经离开广州沿海北上。”载钊着将电报递了过去。

    略微瞟了一眼,僧格林沁便径直问道:“易国城在什么地方?”

    载钊干脆的道:“不清楚。”

    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这节骨眼上不知所踪?僧格林沁不由的皱了下眉头,桂良沉吟一阵,道:“西夷舰队从广州北上,半个月就能抵达天津,是不是应该开始着手布防?”

    “布防?”僧格林沁瞥了他一眼,“在什么地方布防?大沽口?天津?北塘?通州还是京师?”

    “自然是大沽口和天津。”桂良道,他是直隶总督,天津沦陷,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管是谁的责任,他都无法推卸责任,顿了顿,他加重语气道:“不论如何,总不能让洋夷攻占了天津。”

    奕增暗自好笑,道:“天津是水陆要津,天津若是沦陷,这仗也无须打了。”

    “的是。”僧格林沁颌首道:“就算要布防,也不急于这一日半日,且等等,易国城必会来电。”

    话才落音,就有通讯官在外禀报,“徐州来电。”

    易知足在徐州?载钊念头一转就吩咐道:“念。”

    “情况并不明朗,切毋轻举妄动,功亏一篑。易知足。”

    桂良皱着眉头道:“西夷舰队都已经从广州北上,还不明朗,如何才明朗?况且舰队在海上,也无法获得情报......。”

    “西夷舰队北上,攻击目标既可能是天津,也可能是上海。”载钊沉声道:“天津龙蛇混杂,一旦有所举动,就能迅速传递到东南沿海各府县,目前南洋舰队主力隐藏不出,海面上并无战舰巡防,洋人舰队随时能够从海上获得情报......。”

    略微沉吟,僧格林沁才看向桂良,道:“一反应没有,也是不妥,北洋水师折腾紧张气氛出来,大沽口炮台加强兵力......如何?”

    在座四人,僧格林沁不仅爵位最高,与易知足也是多次联手,是咸丰属意的主持津京之战的
漫威心灵传输者sodu
钦差,桂良、奕增、载钊对此都是心知肚明,况且他的也不无道理,三人当下都无异议。

    载钊起身跨出大门,就朗声道:“传令,北洋水师所有官兵,一律取消休假,进入一级战备。”

    桂良看了看奕增,又看了载钊背影一眼,北洋水师似乎是继承了南洋海军的传统,官兵上下都极为好战,不过,这次津京一战,北洋水师怕是没有机会参战,作为防守天津不可或缺的力量,朝廷不会允许北洋水师出现过大的伤亡,八旗新军也是如此。

    略微沉吟,他才看向僧格林沁,道:“王爷,北洋水师创建不易,可不能出现重大伤亡......。”

    僧格林沁微微了头,咸丰也叮嘱过他,着他无论如何要保全北洋水师,一见这情形,奕增连忙道:“北洋水师不能避战,这是难得的磨砺部队的机会,也是难得的分润功劳的机会,更是北洋水师战舰更新换代的机会,可千万不能错过......。”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顿时来了精神,道:“更新换代的机会?”

    “易国城精心策划津京会战,必然是信心十足。”奕增道:“北洋水师若是避战,所有的缴获,咱们就只能干瞪眼,如今咱们可是连一艘三级战列舰都没有......。”

    战利品?僧格林沁心里一动,北洋水师需要战舰,八旗新军何尝不需要武器?英法四国联军应该都是米尼枪,他当即便道:“的好,实力要保存,战功也要分润,上份折子罢。”

    徐州,南郊大营。

    曹根生快步走进易知足的房间,禀报道:“大掌柜,联合舰队离开高雄港后,在东海海面分做两路,一路由四十艘战舰和二十艘补给船组成的分舰队前往长江入海口,主力舰队继续北上。”

    胆子不,舰队居然敢分兵,看来对方是打算牵制上海的兵力,不过,区区四十艘战舰就足以牵制上海的兵力?也太自不量力了。

    缓缓了支香烟,他才开口道:“电令太原冯仁轩部,即刻进驻石家庄,切断所有对外民用电报。”

    “电令天津,僧格林沁,载钊,着北洋水师分做两支舰队,一支退守天津,一支开赴营子大辽河,开战前避免与联军舰队接战。”

    “电令南昌燕扬天部,加快速度向徐州汇集。”

    “电令朝鲜浦项陈洪明部,敌军主力舰队北上,注意舰队隐蔽,做好准备。”

    “电令旅顺肖明亮部,主力先行撤离,遭遇攻击,佯败弃守。”

    “电令山东沿海府县,密切关注海面情况,发现联军舰队,随时禀报。”

    待的曹根生退下,赵文烈才忍不住道:“大掌柜为何不着部队进驻天津?不怕来不及?”

    易知足听的一笑,“布置好了陷阱,还必须得有耐心,猎物在陷阱边缘转悠的时候,尤其不能心急。”

    赵文烈道:“大掌柜担心对方舰队不会直接前往天津海面?”

    易知足了头,道:“十余万大军,哪会如此草率?除非他们获得极为准确的情报,我估计,他们会在大连停泊.......。”

    赵文烈对此颇不以为然,对方既然决定攻打天津,肯定是获得了准确的情报,正所谓兵贵神速,岂会拖拖拉拉在大连停留?略微沉吟,他才道:“对方若是直接进攻天津,或者是在海河附近登陆......?”

    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真要如此,也无须担心,北洋水师会极力阻止对方舰队沿海河进犯天津,不拖延三五日,能拖延一天半天就足够援兵赶到了。”

    易知足的判断几天后就再次得到验证,英法四国联合主力舰队在攻占旅顺大连之后,兵分两路,一路驻大连一路驻山东登州府福山县的芝罘。

    收到电报,易知足当即便吩咐道:“电令大连以及登州府福山县,无须反抗,鼓动当地百姓与对方军队商贸。”

    听的这道电令,赵文烈已是反应过来,联军舰队这是在大连和芝罘设立补给基地,易知足也是为了稳住对方,让对方安心的进攻天津,想想也是,如此庞大的舰队和兵力,岂能不设立补给基地?

    英法四国联合舰队数百艘战舰,十余万大军出现在渤海门口,随时都能向天津发起攻击,消息传开,天津立时就陷入了一片恐慌,不只是有钱的士绅富户忙着离开天津躲避战祸,就连平头百姓也扶老携幼成群结队的逃往乡下,数日前还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转眼就变成了一副兵荒马乱情景。

    最着急的还是天津的一干军政大员,天津的恐慌已经蔓延到京师,无数百姓开始涌向京师,咸丰帝更是一日间七八封电旨,频频催问天津情况,偏偏作为津京会战主力的元奇新军这个时候依然是不见一兵一卒,就连僧格林沁这个时候也沉不住气了。

    “发电报问问,易国城究竟是什么打算?”桂良沉声道:“这都火烧眉毛了,还不见一兵一卒,实在不行,咱们跟对方谈判!”

    “桂中堂千万别动摇军心的话。”载钊沉声道:“如今联军舰队依然没有进抵天津,元奇新军不见一兵一卒,也在情理之中,我敢肯定,那些洋人如今正在千方百计的打探天津的情况......。”

    “分析的不错。”随着话音,一身微服的易知足跨进房间,冲着四人拱手笑道:“来迟两日,没让诸位受惊罢?”

    陡然见的易知足进来,四人不由的又惊又喜,奕增心里清楚,易知足既然到了,元奇新军大部也应该到了,他连忙道:“敌人还没进口袋,校长不虑打草惊蛇?”

    “已经进口袋了。”易知足笑道:“今日一早,敌人主力舰队就已经向天津开拔,他们也担心夜长梦多,希望能够速战速决。”

    僧格林沁急切的道:“南洋海军舰队在什么地方?”

    “朝鲜浦项。”易知足道:“已经全速赶来天津。”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