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鏖战津京(六)

第七百一十四章 鏖战津京(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京师,东城区,东江米巷,俄国斯馆。 x更新最快

    俄罗斯馆是中俄《恰克图条约》条约签订之后,由南会同馆改建而来,供商人、神父和学生居住的会馆,实则也就是俄国正教会驻北京使团的使馆。

    后院一个房间里,俄国公使普提雅廷正不厌其烦的仔细翻阅着一份份才送来的情报,正教会驻北京使团实际上并不以传教为目的,也很少发展教徒,主要任务是搜集清国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的情报资料,对上层王公施加亲俄影响,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向俄国译介中国典籍。

    英法四国联军向清国宣战,直接在天津登陆,分兵攻打北京,这对于俄国来毫无疑问是头等大事,俄国使团这段时间可谓是不遗余力的收集一切能够收集到的情报。

    普提雅廷原本住在上海,获知四国联军北上攻打天津,便迫不及待的赶来京师,对于这一战,他不仅关心战争结果,更想通过这一战详细的了解元奇新军的实力,是以对于送来的情报,他不愿意假手他人,而是自己筛选分析,当然,这缺不了使团的汉学家、中国通。

    “阁下。”扎哈罗夫一脸惊喜的快步进来,轻声道:“有尊贵的客人前来拜访。”

    尊贵的客人?普提雅廷抬起头来,有些迷茫的看向他,“谁?”话才落音,就见一个胡须有些花白穿着长袍马褂,约莫五十左右的中国人缓步迈进了房间,脸上挂着矜持的笑容,“公使阁下,久仰大名......。”

    不等扎哈罗夫翻译,普提雅廷就意识到对方必然是清国的朝廷大员,听的翻译,他连忙起身,那人从身后一个厮手里接过一张名贴递了过来。

    普提雅廷不认识汉字,接过名贴假意看了一眼,身旁的扎哈罗夫连忙轻声道:“这位大人是礼部右侍郎,索绰络宝。”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曾任总理衙门大臣。”

    礼部右侍郎?还曾经担任过总理衙门大臣?普提雅廷连忙热情的伸出手,“原来是索大人......。”

    宝在总理衙门呆过几年与西洋人打交道的时间也不短,熟悉西洋礼仪,也知道西洋人习惯,握手寒暄落座之后,他便径直道:“本官今日前来有要是与阁下相商......。”

    听完翻译,普提雅廷伸手示意将房间门关上,却未开口,静候下文,宝略微一顿,接着道:“我国皇帝陛下希望能与英法两国建立外交渠道。”

    沉吟了片刻,普提雅廷才开口道:“很荣幸能有机会为贵国皇帝陛下效劳,我们会尽快与英法两国接洽。”顿了顿,他接着道:“冒昧的问一句,贵国皇帝陛下是何意图?是休战?还是结盟?”

    宝听的一笑,“军国大事,岂是在下区区一个礼部侍郎所能妄自揣摩?”

    普提雅廷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目前这情形,估计得四五日才能有消息。”

    “有消息之后,遣人持名贴前往我府上。”宝含笑道,对方的态度让他很是满意,前来之时,他心里还很是担心,担心因为东北和西北之事,俄国人不肯帮忙。

    送走宝,折返回房间,普提雅廷便径直看向扎哈罗夫道:“清国朝廷为什么要与英法接触?”

    扎哈罗夫是个中国通,不仅会汉语还会满语,与京师好些个王公大臣都保持着来往,听的这话,他轻笑道:“阁下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清国皇帝既然不急于与英法接触,就明并不担心联军攻打北京,不是休战,自然就是结盟了。”

    如果清国朝廷与英法联军结盟,那元奇的处境怕是有危险!普提雅廷缓缓的掏出烟斗含在嘴里,清国是远东的霸主,站在俄国的立场,俄国不希望清国与英法太亲密,实际上,俄国更希望元奇能够统治远东。

    相比于清国朝廷,俄国与元奇的关系更亲密,虽然元奇强行购买了阿拉斯加和勘察加半岛,在中亚也是咄咄逼人,但一条横贯欧亚的中俄铁路,将给俄国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这是清国朝廷无非给予的!

    而且,这场战争之后,元奇对于英法两国的态度肯定会有所冷谈,毕竟英国在东南亚,在西藏南麓还与元奇有着不的冲突。

    见他不吭声,扎哈罗夫试探着道:“是否需要派人去与英法接洽?”

    慢条斯理的划了根火柴将烟燃,普提雅廷才缓声道:“当然,尽快派人去接洽下,试探下英法的态度。”

    迟疑了下,扎哈罗夫才道:“咱们不应该阻止吗?”

    “我们无法阻止这事。”普提雅廷缓声道:“不过,我们可以给元奇卖个人情。”

    天津,海防公所,指挥部。

    曹根生脚步轻快的走进来禀报道:“京师,僧王来电,皇上已经允准出兵通州。”

    听的这话,燕扬天登时一脸热切的望了过来,易知足笑了笑,掏出表来看了看,见已过了五,便道:“特意让人置办了一桌席面,叫上冯仁轩一块过来。”

    “学生遵命!”燕扬天欣喜的道。

    “回电,大军明日一早开拔。”易知足着又补充了一句,“有急电送我院子。”

    易知足下榻的院子距离指挥部不远,不过一箭之地,院子不大,但却甚是幽雅,林美莲正指挥着几个厮在客厅里忙碌着张罗酒席,赵文烈则在院子里散步赏花,见的易知足进来,他满面笑容的迎上去,道:“京师回电了?”

    “不同意还能咋的?总不能让八旗新军独自抵挡罢。”易知足笑道:“刚收到僧王回电。”

    赵文烈扫了四周一眼,低声道:“当今是否离京?”

    “僧王没有提及,京师也没有情报。”易知足沉吟着道:“不过,联军兵临城下,按理,他应该会前往热河避暑。”

    林美莲这时迎了出来,“大掌柜回来了,宴席已经备好。”

    “嗯。”易知足了头,“打盆水来。”

    待的易知足洗漱出来,燕扬天、冯仁轩两人赶
九尾美狐赖上我sodu
到在院子跟赵文烈闲侃,今天这桌酒宴没请别人,就请了燕扬天和冯仁轩两人,赵文烈算是作陪,四人入席,易知足虽是殷勤招呼,燕扬天两人还是有些拘谨。

    撤了席面,上茶之后,易知足才开始进入正题,“一直以来,元奇都致力于研发改良武器,如今元奇新军的武器装备也确实稍稍领先英法等四国联军,但是,也仅仅是稍稍领先而已。

    与十余年前的那场鸦.片战争相比,双方武器的差距不是拉大,而是缩了,这一,相信你们很清楚,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我一直强调,武器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在双方武器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很多,后勤保障,战地救护,军队素质,战场环境、战场通讯等等等等,但最关键,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军队素质!而军队素质中最重要的一就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听到这里,燕扬天是一脸兴奋,冯仁轩则有些疑惑,不过,他反应很快,立即起身敬礼朗声道:“请大掌柜放心,西北军数万官兵,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见他如此,燕扬天也不敢坐着,连忙有样学样,易知足伸手虚按了下,示意两人落座,这才接着道:“通州拦截,只调派二万兵力,非是我托大,而是朝廷对咱们不放心,兵力派遣多了,朝廷不允许!”

    赵文烈这时插话道:“学生不明白,既然朝廷不放心,为何咱们还非得派兵去通州拦截?数万八旗新军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英法联军攻破京师罢。”

    这就是个托!易知足没回答,却是看了燕扬天和冯仁轩一眼,道:“你们怎么看?”

    见燕扬天没吭声,冯仁轩犹豫了下,才道:“大掌柜可是担心朝廷私下与英法等国签订休战协议?”

    了支香烟,易知足才缓声道:“八旗新军创建不易,能有今日的规模更是不容易,朝廷将八旗新军视为最后的依仗,舍不得让八旗新军正面抗衡四国联军,怕打残了,咱们若是不出兵通州拦截,朝廷为了保存实力,为了保住京师,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私下签订休战协议,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四国联军不会同意,就算八旗新军退出战场,四国联军也挽回不了所处的劣势,所以,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朝廷勾结四国联军,反过来打咱们!”

    燕扬天心里一紧,冯仁轩却是楞住了,他着实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推断,他压根就没想过朝廷会勾结四国联军反过来打元奇!不过,细细琢磨,这个可能还真是有,不仅有,而且还很大!毕竟朝廷一直视元奇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果联手四国联军能够打败元奇,朝廷极有可能会冒险一试。

    见的两人不吭声,易知足沉声道:“此番出兵通州拦截,只许胜,不许败!否则,朝廷难免会生出其他想法!”

    顿了顿,他接着道:“一直以来,元奇都没有推翻朝廷之心,但若朝廷勾结四国联军,临阵倒戈,出卖国家利益,不管是为了元奇自身安危着想,还是为了中华民族长远利益着想,我都会毫不迟疑的举兵推翻朝廷!”

    这是易知足第一次公然出举兵推翻朝廷,虽然有条件,却也振奋人心,燕扬天腾的一下站起身敬礼道:“坚决服从校长命令,听从校长指挥!”

    冯仁轩也没敢迟疑,起身敬礼道:“坚决服从大掌柜命令,听从大掌柜指挥!”

    “我不希望元奇与朝廷闹到兵戎相见的地步。”易知足放缓了语气道:“通州阻击战,给我好好打,要学会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学会在运动中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学生遵命。”

    “属下遵命!”

    “下去准备吧。”易知足轻声道:“明天一早开拔。”

    燕扬天、冯仁轩两人才出的院子,曹根生就匆匆走了进来,道:“大掌柜,京师,俄国公使普提雅廷来电,礼部右侍郎宝私下晤见,着俄国使团居中牵线,联络英法公使。”

    接过电报瞥了一眼,易知足轻声吩咐道:“回电,随时回报进展。”

    待的曹根生离开,赵文烈才哂笑道:“还离着京师老远呢,这就按捺不住了。”

    易知足磕了磕烟灰,语气淡然的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军粮城,指挥部。

    整整比天津的情报迟了两天,南洋海军主力舰队出现在大连的消息才传到军粮城指挥部,听闻禀报,额尔金、葛罗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要知道四国海军联合舰队自进入南洋就一直在寻找清国这支海军舰队,以期望能够一战消灭其海军主力,不成想,对方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清国海军想做什么?”额尔金下意识的咕哝了一句,如果只是为了消灭大连和芝罘这两个补给基地,犯不着出动主力舰队,毕竟联军在大连和芝罘留驻的兵力和战舰都少的可怜。

    葛罗轻声道:“会不会是引诱咱们舰队出海,从而减轻天津的压力。”

    “通往天津的河道被沉船堵塞,没有三四天时间根本清理不出来,而且对方还有可能继续堵塞。”额尔金斟酌着道:“海军舰队对天津实际上根本没有构成多大的压力,这事透着古怪。”

    好半晌,额尔金才道:“派快船去大连和芝罘查探下情况。”顿了顿,他接着道:“天津北洋水师舰队有一部分进入北面的大辽河,密切注视其动静。”

    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实在是清国这支海军主力舰队突然出现在大连太不合常理了,按道理,这支舰队最正常的反应是去上海围剿那支牵制上海兵力的分舰队,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他们联合舰队所在的渤海附近,清国海军究竟想做什么?总不会不自量力,前来寻他们主力舰队决战吧?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