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一十八章 鏖战津京(十)

第七百一十八章 鏖战津京(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香河城北门,联军指挥部,后院。

    蒙托邦叼着烟斗,独自在院子里来回的踱步,闻报六千前锋在张家湾全军覆没,他就果断下令收缩兵力,在香河构筑阵地,等待后续部队。

    元奇新军能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全歼他四个团,其中一个还是骑兵团,说明对方不仅战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还拥有庞大的骑兵部队,这让他不得不谨慎,集结兵力,否则,有被各个击破的危险。

    随后的情报也证实了这一点,对方至少拥有六七千骑兵,而且在张家湾之战后,居然快速向香河进逼,对方是什么意图?逼迫他们退兵?还是想消灭他们这支孤军深入的部队?

    他这个时候深深感觉到,越过天津打北京,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一旦进攻受挫,他们就陷入了十分危险的境地,即便是想坚守待援也不行,对方若是诚心要吃掉他们,根本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

    如今,他们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对方拥有数量庞大的骑兵,拥有强大的战力,继续向前攻打北京,明显是不可能的,必然被对方围追堵截,即便最终能够打到北京城下,五万大军怕是也所剩无几。

    向后撤退,也同样面临着被围追堵截的处境,对方不可能会轻易放过他们。固守香河呢?凭借着庞大的兵力,即便香河无险可守,他们也能够坚持不短的时间,但在没有救援的情况下,哪怕是坚守一个月两个月,也毫无意义!

    转悠了半晌,蒙托邦不由的暗叹了一声,如今只能先将兵力集中起来,固守香河,弄清楚对方的意图,他倒不担心对方强攻,虽然香河不是什么坚城,但这地方适合构筑阵地!

    次日上午,大军抵达香河城外,从望远镜里看到联军构筑的阵地,燕扬天半晌没有吭声,冯仁轩也是默不吭声,骑兵不擅攻城也最怕这种防御阵地,况且,米尼枪的射程已经大幅压制了骑兵的战斗力。

    “对方正在加紧构筑阵地......。”僧格林沁缓声道:“再等个一两天,怕是更难打。”

    缓缓扫过战壕后的火炮阵地,燕扬天缓声道:“就算现在强攻,也会付出极大的伤亡。”

    僧格林沁讪笑了一下,不接这话头,他虽然带来了四个旅,但有三个旅是新兵,其中两个旅连枪都没装备,纯粹是来壮声威,来抢战利品的,当然还能顺带练练兵,让那些个新兵长长见识,真要是弄出大的伤亡,他可没法交差。

    略微沉吟他才道:“如今已是攻守易势,没必要发动强攻,伤亡太大,得不偿失。”

    燕扬天压根没指望八旗新军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当即沉声下令,“就地扎营,收集情报,寻找战机。”说完一拨马头,双腿一夹,扬鞭而去。

    军粮城,指挥部。

    “轻敌!这是严重的轻敌!”额尔金一脸的恼怒,“明知两万元奇新军前往通州拦截,竟然还以六千兵力为前锋攻打通州!”

    葛罗阴沉着脸没吭声,蒙托邦是法兰西的陆军少将,张家湾被歼的六千人绝大部分是法军,这家伙如此作态,无非是推卸责任,将这一败仗的责任推到蒙托邦身上,不过,分兵攻打北京,他当初是同意了的,而且还建议增兵攻打北京,却也不好开口指责对方,这场败仗,总得有人负责。

    “报告——,辽河来电......。”

    “念——。”额尔金沉声道。

    “张家湾一战,法军仅发动一波进攻,时间不足二十分钟,即被击溃,死伤过半,又遭遇六千骑兵截断退路,怀疑元奇新军大量装备新式后装枪炮和新式金属壳整装子弹。普提雅廷。”

    听闻普提雅廷发来的这份电报,额尔金、葛罗大眼瞪小眼,半晌说不出话来,两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二十分钟,一波进攻,六千人就死伤过半,这是什么概念?元奇新军的后装枪炮究竟有多厉害?

    良久,额尔金才反应过来,一脸惊恐的道:“清国海军战舰是不是也装备了后装火炮?”

    听的这话,葛罗的脸色登时一片苍白,如果清国海军战舰真的装备了后装火炮,那前往渤海口的联合舰队会是什么下场?如果真被清国海军封锁渤海口,又会是什么结果?四国联军海陆军十余万之众都将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

    回过神来,他连忙道:“是不是通知蒙托邦,固守香河,尽量避战,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额尔金知道他的意思,如果清国海军战舰大量装备了后装火炮,有足够的实力封锁渤海口,这一战,他们就彻底输了,没必要再增加伤亡。

    他摸出烟斗点燃了一锅烟,默默的抽了半晌才开口道:“我赞成你的看法,快马通知蒙托邦,固守香河,尽量避免伤亡。”

    见他同意,葛罗连忙起身,吩咐道:“来人......。”

    额尔金接着吩咐道:“给俄国使馆回电,我们希望尽快安排与清国朝廷大员晤见和谈。”

    迟疑了下,葛罗才道:“目前只是猜测......。”

    额尔金在电报上签了字,这才缓声道:“清国朝廷的办事效率慢的惊人,预先安排无妨。”话是那么说,实则他心里很肯定,清国海军战舰肯定是装备了后装火炮,否则,那会公然出现在渤海口?

    顿了顿,他才轻声道:“如果.....如果海军战败.....,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海军战败,渤海口被封锁,他们舰队就会被堵在渤海湾里,等待他们的结果是什么,战败投降!还能怎么办?葛罗瞥了他一眼,道:“通过谈判结束战争?”

    “那将是我们无法接受,充满耻辱的条约。”额尔金语声音低沉的道:“不过,我们应该还有翻盘的机会。”

    “还有翻盘的机会?”葛罗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满脸的狐疑。

    “倾尽全部兵力攻打北京!”额
茅山捉鬼笔记笔趣阁
尔金沉声道:“我知道这很冒险,也有可能造成巨大的伤亡,但我想我们应该试一试,清国皇帝应该也害怕元奇新军兵临城下.......。”

    这无疑是一个很疯狂的决定,葛罗愣愣的半晌说不出话来,额尔金这是想利用清国朝廷与元奇的矛盾,但这无异于是在玩火,万一出了差错,他们将额外付出巨大的甚至是难以想象的伤亡。

    半晌,他才轻叹了一声,道:“这事待的局势明朗之后再商议吧。”

    渤海口,老铁山水道西端。

    密密麻麻的战舰排列在海面上,旗舰“鸻鸟”号甲板上,海军少将沙内站在船舷边,轻轻的有节奏的拍打着船舷,天气很好,晴空万里,也没什么风,很适合进行海战的天气,不过,这地方却是最不适合海战的,尤其是大规模的海战。

    这条水道水流涌急,情况复杂,不仅长而且宽,足有二十多海里宽,但适合通航的宽度却只有五点五海里,其他都是危险水域,历来就是海难事故多发区域,是有名的危险海域,舰队正常经过之时,尚且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这片海域进行海战,危险性不是一般的大。

    舰长拉色昂缓步过来禀报道:“将军,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开始退潮。”

    沙内望了水道对面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传令,“所有小队做好战前准备。”

    老铁山水道东端,北城隍岛南侧海湾,旗舰‘镇江’号官厅里,陈洪明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缓步踱到甲板上,望向对面,今天这一战,对南洋海军来说很关键,必须乘着对方不清楚他们底细的时候,最大限度的重创对方。

    旅顺口的海面上,一大片战舰静静的停泊在海面上,东海舰队旗舰‘上海’号官厅里,肖明亮扫了一眼各舰舰长,朗声道:“这一仗都给我眼睛放亮点,咱们东海舰队想鸟枪换炮,就看这一仗了!都明白不?”

    “明白!”众舰长轰然应道。

    肖明亮颌首道:“好,马上要退潮了,都赶往指定海域。”

    待的一众舰长离开,‘上海’号舰长赵长柱才凑上来,道:“司令,咱们元奇又不是不能建造三级战列舰,为什么.......?”

    “为什么?”肖明亮笑道:“因为不值得,大掌柜说了,风帆战列舰已经是淘汰货色,没有必要大规模建造,之所以造一两艘,是为了积累造大船的经验,培育自己的船舶制造技术人员。”

    赵长柱听的眼睛一亮,“咱们也在造大型铁甲舰?”

    “军事机密,不要乱打听。”肖明亮板着脸训斥道,心里却是暗叹,不要说大型铁甲舰,就是蒸汽铁甲炮舰现在也还没见着一艘。

    终于开始退潮了,海面上的风浪也开始大了起来,南洋舰队各个小队纷纷进入战前指定好的水域静静的等候着。

    战前的等待是最难熬的,陈洪明点了支香烟,他很清楚,时间还早,老铁山水道长,虽然海水流速快,但要传过水道至少要一个多小时,而且对方未必会一退潮就进入水道。

    “砰!”一声沉闷的炮声传入耳中,陈洪明一楞,海面上空荡荡的,根本没有敌情,这是战前紧张,走火了?

    “报告——,北城隍岛炮台报警。”

    北城隍岛炮台?陈洪明转过身来,难道对方不走老铁山水道?很快,通讯官又上前禀报,“北城隍岛炮台发来旗语,敌人主力舰队径直向南急行!”

    向南急行?庙岛海峡?陈洪明一楞,对方难道是打算从庙岛海峡冲出来?庙岛海峡宽约四海里,而且也不深,浅处水深只有十米,并不影响风帆战舰通航,问题是这个宽度,四海里不到的宽度,数百艘战舰通航,那得多长时间?对方脑袋只要不是被驴踢了,就绝对不可能选择从庙岛海峡通过!

    略微考虑,陈洪明就断定对方应该是声东击西,是想让他调动舰队去庙岛海峡围堵,从而打乱他的布局,毕竟老铁山水道的流速快,对方要掉头也容易,不过,也不得不防备对方真的控制庙岛海峡,稍稍权衡,他就下令,抽调两支小队前往堵截。

    然而,出乎他的预料,敌方主力舰队居然没有回头,径直向南,前往庙岛海峡,陈洪明脸色登时有些难看,对方难不成真打算从那个小海峡冲出来?

    联军旗舰“鸻鸟”号甲板上,沙内得意洋洋的望向东方海面,清国海军此时应该乱了阵脚吧?他压根就没打算从老铁山水道冲出去,在不清楚对方战力的情况下,主力舰队直接从老铁山水道往外冲,那完全是不负责的做法!

    实际上这一战,他们很是被动,老铁山西角,北城隍岛都被对方占领并构建炮台和防御阵地,因为海流情况复杂,舰队无法登陆攻占,他们无法知道敌人舰队的部署情况,象是瞎子一样,这种情况下,他哪肯随意开战?

    更何况,清国海军舰队主动送上门来,并摆出封锁渤海口的架势,本就透着古怪,由不得他不小心!

    舰队在庙岛海峡西端停了下来,沙内从望远镜内仔细观察了一下堵在海峡对面的几艘战舰,一艘三级舰,三艘四级舰,其他还有五艘辅助舰,看来,对方确实没有反应过来。

    先行抵达并且沿着海峡两岸侦查了一番的几艘快船迅速发出旗语,“报告——,两岸没有架设炮台,约有四十艘敌舰正向这里赶来。”

    沙内放下望远镜,沉声下令,“零三、零五两支小队前去试探一下!”

    他并没打算从庙岛海峡冲出去,他今天只是打算侦查一下,清国海军舰队是不是真的打算封锁渤海口,有没有封锁渤海口的能力,又有那些缺口?不摸清楚情况,他不想或者是不敢冒冒失失的冲出去。

    眼见的两支小队脱离编队向海峡对面驶去,沙内一指左侧的岛屿,道:“派人登陆,详细观察敌人舰队的情况,顺带再抓一些岛上的渔民村民回来进行盘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