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一十九章 鏖战津京(十一)

第七百一十九章 鏖战津京(十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旗舰‘镇江’号甲板上,陈洪明面无表情的眺望着前方的庙岛海峡,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已经明白对方的意图,对方不是一般的谨慎,出其不意重创对方舰队的目的显然是无法得逞了,他心里有几分失望,也有几分期待和兴奋。

    庙岛海峡两岸,他没有部署炮台,他压根没想到对方会选择这条航线,从渤海内出发到渤海外的四条航线中,这条航线是最不可能的,对方偏偏选择通过这条航线进行试探。

    四面里环顾了一下,见的已经有七八个小队围过来,陈洪明登时放下心来,正所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战情瞬息万变,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调集七八个小队上前围堵,无非是担心出现意外情况。

    “驾!驾!”一队二百人左右的骑兵快马加鞭,风驰电掣一般冲入登州府府城,从冷冷清清的大街上急驰而过,径直奔向北门,马上骑士清一色都是蓝色新式军装,城内稍有点眼力劲的士绅商贾船民一看就认出这是北洋水师的兵马。

    来的这支骑兵确实是北洋水师的官兵,确切的说,是以北洋水师提督载钊为首的中高级军官,他们急着赶来登州,原本是打算登上庙岛现场观摩这一场难得一见的大规模海战,同时也想亲眼看看,南洋海军舰队是不是有封锁渤海口的能力。

    他们从天津坐火车到济南,再从济南赶一路过来,紧赶慢赶却是刚刚好赶上,闻报联军舰队集结庙岛海峡,载钊心急如焚,也顾不上其他,纵马穿城而过,出了城门,径直来到老北山。

    赶到老北山居高临下一看,见的还没开打,载钊等一众军官都不由的长松了口气,也不枉了他们一路急驰,好歹算是赶上了。

    庙岛海峡东端,三级舰‘厦门’号上,舰长宋之恒神情冷淡望着前方满帆穿越海峡向他们直冲而来的战舰,沉声下令,“各舰后膛炮准备!”

    庙岛海峡的流速并不比老铁山水道慢多少,落潮时潮流也高达三节以上,对方二十艘战舰,分为四个编队全速前进,速度达到十节左右,转眼之间就已经进入火炮射程。

    “报告——,各舰回报,已准备就绪。”

    “报告——,敌舰已进入火炮射程。”

    “报告——,敌舰距离一千二百码。”

    “报告——,敌舰距离一千码。”

    宋之恒紧紧的盯着对面越来越近的战舰,他很清楚英法舰队的战舰开炮距离一般是在四百码左右,尤其是英国海军,四百码之外不准开炮,而他们的后膛炮开炮距离一般则是一千码,这个距离能够保证较高的命中率。

    他一直忍着没下令开炮,是因为他清楚,对方一旦发现他们装备了新式火炮,必然会逃跑,他可不想只留下对方五艘战舰,怎么说,也得留下十艘不是。

    “报告——,敌舰距离九百码!”通讯官的声音已经有点发颤,毕竟敌舰的速度很快,双方战舰离的越近,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

    “报告——,敌舰距离八百码!”

    宋之恒扬起的手果断一挥,高声下令,“开炮!自由炮击!”

    “轰轰轰轰!”一连串沉闷的炮声打破了海面上的平静,‘厦门’号和另外三艘四级舰上的二十门后膛炮几乎是同时开炮,最前面五艘齐头并进的敌舰无一例外全部被击中,运气好的只被击中一发,运气最不好的那艘中了三发炮弹,甲板上水手船员炮手死伤一片,吃满风的风帆也成了破布,速度登时一慢,落空的炮弹落进海里腾起老高的水柱,一轮炮击的连番爆炸声势惊人。

    联军旗舰“鸻鸟”号甲板上,沙内举着望远镜的手哆嗦了一下,**百码的距离开炮,这火炮射程,这命中率,这绝对是线膛炮,只有线膛炮才能在如此远的距离有如此高的命中率,他脸色有些苍白,清军战舰果然是有依仗,不过,让他稍稍放心的是,开炮的只有四艘战舰,看来,清军海军也没能普及这种新式火炮。

    “轰轰轰。”第二轮炮击很快响起,沙内心里一惊,炮击速度那么快?是后装线膛炮!“撤退!全部撤退!”他连忙高声下令,即便清楚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全部撤退,但他依然毫不迟疑的下令,能退回来一艘是一艘,对方火炮打的又快又准,不等他们有还手的机会就会被打沉,而且,他们的火炮威力似乎也大得多。

    隆隆的炮声和剧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爆炸声似乎一直没有间断,整整一个小队十艘战舰在对方不算密集的炮击中很快就开始倾斜沉没,西端海峡口的联军战舰官兵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一幕,不少官兵脸上都流露出惊恐的神情,这哪里是海战,他们的战舰根本就是一艘艘靶舰。

    老北山北洋水师一众军官看的也是目瞪口呆,待的炮声停歇,才有人惊叹道:“难怪南洋海军舰队敢封锁渤海口,原来是装备了新式火炮......!”

    “军门可知这是什么火炮?打的又快又准,也忒厉害了!西夷舰队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后装线膛火炮,还有铜壳整装炮弹。”载钊缓声道:“西夷舰队完了,绝对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这一场试探性的小规模海战——庙岛海峡之战一刻钟时间都不到即告结束,伤亡算不上大但也不算小——联军舰队被击沉十艘四、五级战舰,伤亡千余名官兵,不过这一战的影响却着实不小,经过这一战,没人再敢质疑南洋海军舰队封锁渤海口的能力!

    乾清宫,西暖阁。

    将几封从登州府发来的电报简单的对比了一番,咸丰忍不住暗叹了一声,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南洋海军舰队装备了大量的新式后装线膛炮,在海战中占据绝对的优势,完全有实力封锁渤海口。

    如今这局势,西夷海军舰队已是瓮中之鳖,香河的四万余陆军同样是处境堪忧——进退两难,只要他愿意,与四国联军这一战,大清
玄黄补天录笔趣阁
完全可以大获全胜,这种情况下,与英法的私下谈判,还有没有必要?

    “来人,宣彭蕴章觐见。”咸丰吩咐了一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到目前为止,西夷联军虽然说败局已定,但实际上兵力损耗并不大,真要逼的走投无路,还是有实力拼个鱼死网破,从这方面来讲,通过和谈结束战争,应该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对于朝廷来说,与英法私下和谈,甚至于与英法结盟,即便不打元奇,也能遏制元奇,发展壮大朝廷的实力......。

    “微臣恭请圣安。”彭蕴章进门便叩请圣安,咸丰瞥了他一眼,抬手道:“免礼,赐坐。”待其谢恩落座,他便径直道:“与西夷四国一战,大清已是稳操胜券,对英法应采取何种态度?”

    “英法急于和谈,是预料到败局已定,微臣窃以为,不应该拒绝与英法和谈。”彭蕴章说着瞥了咸丰一眼,斟酌着道:“英法等西洋各国,乃商人秉性,见势不妙,便通过谈判斡旋,若是朝廷拒绝,他们必然会考虑与元奇和谈。”

    咸丰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这倒是说到点子上了,眼见的兵败在即,英法必然着急,朝廷若是拒绝,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与元奇展开谈判,到那个时候,朝廷就等于是被扔在一边了。

    略微沉吟,他才轻声问道:“目前这种局势,元奇会是什么态度?是坚持打?还是会接受谈判?”

    “元奇本身就是商帮......。”彭蕴章轻声道:“再则,英法两国本是西洋强国,整体实力远非我大清所能比,若是战争扩大,不论是朝廷还是元奇,都难以支撑。易知足眼界开阔,虑事长远,微臣窃以为,他必然会见好就收,乐于谈判。”

    也就是说,朝廷要想攫取好处,必须抢在元奇之前与英法谈判。咸丰沉吟了一阵,已是拿定主意,转而问道:“朝廷能从英法两国得到什么益处?”

    “微臣窃以为,结束了与西夷四国的战争,接下来,朝廷就必须面对来自元奇的威胁。”彭蕴章不急不缓的道:“所以,当务之急是需要火器和战舰,其次,让英法帮助朝廷筹建军工厂,自行制造火器和弹药,再就是大额借贷。

    不过......,英法并非易与之辈,朝廷可能要适当做出让步,诸如开放北方沿海港口,允许西夷各国使臣在京师开设使馆,允许传教等......。”

    略微沉吟,咸丰才道:“谁适合与西夷谈判?”

    “微臣举荐宝鋆。”彭蕴章不假思索的道:“宝鋆既是礼部侍郎,也曾担任南洋总理大臣,熟悉西洋礼仪,也有丰富的外交经验。”

    宝鋆?这人倒是适合,咸丰微微点了点头,“宣宝鋆觐见。”

    东城区,东江米巷,俄国斯馆。

    听的扎哈罗夫念完从登州发来的电报,普提雅廷身子往后微微一仰,靠在宽大的太师椅背后,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元奇海军舰队有实力有能力封锁渤海口,这场战争已经没有任何悬念......,清国的崛起,或许应该说元奇的崛起,已无可阻挡。”

    放下电报,扎哈罗夫缓声道:“清国朝廷已同意与英法私下谈判,这场战争怕是还有可能出现变数,要不,咱们拖延几天?”

    “没有必要。”普提雅廷摆了摆手,“我们必须维持与清国朝廷的良好关系,至于元奇那边,我们只要及时的提供情报就行。”

    顿了顿,他接着道:“元奇海军能够封锁渤海口,等于是掐住了英法的脖子,英法不敢铤而走险!”说着,他站起身来,语气轻松的道:“将清国朝廷已同意与英法私下谈判的情报发给天津。”

    天津,海防公所,指挥部。

    易知足看过电报后随手转给了赵文烈,叼着烟嘴缓步踱到窗户边瞧着窗外的景色沉吟不语,扫了一眼电报内容,赵文烈衬衣了一阵,道:“朝廷这是想攫取好处?还是想勾结英法对付元奇?”

    易知足转过身来依靠在窗边,道:“你说呢?”

    “就算八旗新军、北洋水师与西夷四国联军结盟,联手对付元奇新军,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更何况,南洋海军有足够的实力封锁渤海口,英法四国怎么着,也不至于铤而走险,与朝廷结盟。”赵文烈斟酌着道:“除非......除非大掌柜想赶尽杀绝。”

    易知足似笑非笑的道:“我还真打算赶尽杀绝。”

    赵文烈一楞,连忙道:“大掌柜三思,英法是当世强国,真要对联军赶尽杀绝,英法只怕咽不下这口气,必然会扩大战争......。”

    “扩大战争?”易知足冷笑道:“等到明年,英法敢扩大战争,海军就能直接灭了他们!”

    赵文烈缓缓点了点头,倒真是忘了这茬,等到明年,南洋海军舰队几乎已全部换装新式后装线膛炮,英法联合舰队怕是连南洋都进不了!他当即话头一转,“大掌柜想赶尽杀绝,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是单纯针对朝廷。”易知足缓声道:“争夺孟加拉、东南亚、马六甲海峡,咱们与英法没有缓和的余地,只能打,这次若是轻易放过他们,明后年怕是又得开打,若是这次打痛他们,或许他们以后不敢轻易开战。”

    顿了顿,他沉声道:“再一个,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大举入侵了,没理由轻易放过他们!真当咱们好欺负,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上门来!”

    略微迟疑了下,赵文烈才担忧的道:“西夷四国联军海陆军都可说是主力犹存,真要被逼到绝路,必然是破釜沉舟,即便元奇新军火器占据莫大的优势,可能也会造成巨大的伤亡......。”

    这一点也正是易知足担心的,要想赶尽杀绝十余万联军,元奇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伤亡,虽说慈不掌兵,但这毕竟是可以避免的伤亡,若是因此逼迫的朝廷与英法结盟,情况则会更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