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鏖战津京(十四)

第七百二十二章 鏖战津京(十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津,老龙头火车站。

    一辆从京师开来的列车缓缓的开进站,车一停稳,直隶总督桂良就带领天津一众官员迎上前去,车厢门打开,身着亲王朝服的怡亲王载垣缓步踏上站台,紧随其后的是军机大臣肃顺,柏葰。

    “奴才桂良谨率天津文武官员恭请圣安。”桂良一行连忙恭谨的跪下三跪九叩叩请圣安。

    “圣躬安。”载垣沉着一张脸代天受礼毕,脸色才稍稍和缓,待的桂良一行起身,他连客套话都没一句,径直就问道:“元奇与法兰西特使谈判可有进展?”

    “回王爷,进展不大......。”桂良连忙回道,这两日的谈判他一直是全程参与,闻报载垣等三位钦差前来,他才匆匆赶来恭迎。

    肃顺则是一脸微笑的道:“镇海公可是在海防公所?”

    “听闻是去了城南马家口视察军务,不知回来没有。”桂良讪笑的道,易知足压根就没没出门,而是不来迎接钦差,这话他可不好明说,毕竟还有那么多天津官员,朝廷的脸面还是要维护的。

    “呜——。”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响起,又是一列火车缓缓开进站来,一看就是从南方来的,桂良知道火车站有多忙碌,知道这里不是寒暄的地方,连忙伸手礼让,“下官已经在城内备下酒宴,为王爷等接风洗尘......。”

    载垣哪有心思赴宴,径直道:“去海防公所。”

    海防公所,指挥部。

    林美莲快步走到门口禀报道:“大掌柜,怡亲王载垣、军机大臣肃顺、柏葰,直隶总督桂良在外求见。”

    “不见。”正在看地图的易知足头也不抬,甚是干脆的说道。

    不见?林美莲一楞,心里有些犯难,难不成就这么回复几位钦差?当即求助的看向赵文烈,见的她瞅向自己,赵文烈一笑,“大掌柜是想晾晾他们,带他们去厢房候着,就说大掌柜军务繁忙,腾出时间再见他们。”

    林美莲抿嘴一笑,转身退下,到的院子门口,原话复述了一遍。

    军务繁忙,让他们候着?载垣四人脸上神情一个比一个精彩,他们四人,一个亲王,两个军机大臣,一个直隶总督,而且还是钦差的身份,易知足居然让他们候着,这可不是骄横跋扈,这是目无君上,难不成元奇真个打算造反?

    见的几人脸上神情变幻,肃顺却是吞的一笑,“看来,朝廷私下与英法谈判一事,惹的镇海公不高兴了。”

    朝廷私下与英法谈判?桂良心里一惊,那也难怪易知足不高兴甩脸子,这事朝廷做的也忒不地道,元奇与法国特使谈判还专门邀请他这个直隶总督参加,当然,他也不好帮着易知足说话,连忙斡旋道:“镇海公军务确实繁忙,商议军情之时,也最忌讳被人打搅,王爷不妨先喝杯茶。”

    载垣心里不满也不敢说什么,自是就坡下驴,这次前来,他们可是要求着元奇的,况且,如今元奇隐隐有与朝廷分庭抗礼之势,易知足地位超然,他这个钦差,亲王的身份怕是还真不放在人家的眼里。

    这一等,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林美莲才过来领了四人进了指挥部所在院子,一进院子,甚至军装的易知足就缓步迎了上来,拱手笑道:“军务繁忙,怠慢了诸位钦差大人,还望多多海涵。”

    见这情形,载垣等人都暗自松了口气,他们身为钦差,一个个身份又尊贵,心里都担心易知足摆架子,那他们可真就下不了台,载垣当即便拱手还礼,满面笑容的道:“军情如火,瞬息万变,津京数十万大军鏖战,军务乃重中之重,咱们稍候无妨。”

    易知足听的一笑,随即与肃顺、柏葰、桂良一一见礼,将四人迎进大厅落座,他便径直道:“与法兰西特使谈判,桂大人全程参与,应该是一日一报罢,诸位匆匆赶来天津,不知所为何事?”

    “此番前来,是为谈判一事。”载垣也不兜圈子,斟酌着道:“前两日,英法派使臣微服潜入京师,递交照会,恳请休战和谈,皇上特意遣本王前来天津征询镇海公的意思。”

    英法派使臣微服潜入京师?易知足听的暗自好笑,真以为通州谈判他不知道?他也懒的戳穿这谎言,慢条斯理的点了支香烟,这才缓缓开口,“我也并非是好战之人,要休战和谈也自无不可,但必须满足我们提出的条件,否则免谈。”

    元奇提出的条件,载垣自然是清楚,当即就苦笑着道:“元奇提出的条件也太苛刻了些......。”

    “苛刻?”易知足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如果是我们战败,英法四国提出的条件会更苛刻!”说着,他看向肃顺,“英法给了朝廷什么好处?”

    肃顺一楞,连忙道:“与英法谈判,在下没有参加,着实不清楚。”

    “皇上是担忧战火蔓延,毁掉京畿首辅之地。”载垣连忙解释道:“再则,英法毕竟是当世强国,战争持续下去,胜负难料,不如见好就收。”

    这理由倒是冠冕堂皇,易知足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显然是不相信,“这一点,朝廷无须担心,元奇既然敢打,就有绝对的把握赢得这场战争,如今西洋各国正爆发规模空前的经济危机,不可能跟咱们打一场旷日持久战。况且,就算英法敢增兵,元奇也有足够的底气让他们有来无回!

    至于说祸乱京畿,如今已经是祸害了,既然已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又岂能半途而废?不全歼西夷四国联军,那才是愧对遭受战祸的京畿百姓。”

    这根本就没法谈了,载垣一阵无语,见的有些冷场,肃顺缓声道:“与法国特使葛罗的谈判还没结束,我们能不能参与谈判?”

    这是想正式与英法展开谈判?难怪阵容庞大,易知足扫了几人一眼,这个要求他没理由拒绝,略微沉吟,他才道:“当然可以,不过,为防西夷联军借谈判之机拖延时间,最多只能给予三天的谈判时间。”

    
无限之英雄战场无弹窗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军务繁忙,我就不多留诸位了,明日着桂大人安排谈判事宜。”

    竟然下逐客令了,载垣登时有点哭笑不得,等了一个时辰,却只说了几句话,想到对方只给了三天的谈判时间,他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黄昏之时,肃顺独自一人进了海防公所,径直来到易知足住的院子,正在院子里散步的易知足闻报,不假思索的道:“请他进来。”他还真没想到,肃顺竟然会独自前来见他。

    进的院子,肃顺一眼就看见负手而立一脸微笑望着他的易知足,连忙快步迎上前拱手笑道:“国城兄可是算准在下会来?”

    易知足微笑道:“雨亭兄今日前来,可是交心?”说着,他伸手道:“走走罢。”

    “还真被国城兄说中了。”肃顺说着与他并排而行,“此番元奇真个要坚持分个输赢?”

    “必须的。”易知足颌首道:“这一战既然打了,就必须打到底!目前的局势,我们不仅掌握主动,而且占据绝对的优势,岂能轻易罢手?这一战,咱们至少要打出数十年的太平,要打出一个稳固的边疆,要打出咱们大清的声威!”

    略微沉吟,肃顺才闷声道:“国城兄可曾站在朝廷的立场考虑过?”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朝廷担心元奇在歼灭了西夷联军之后攻打京师?”

    “不是没有这个担心。”肃顺苦笑着道:“元奇在津京集结的海陆军总兵力将近十万,京师满朝文武,不担心的还真没几个,这还是近忧。

    另外,从长远来看,不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朝廷都无法追赶上元奇,双方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更何况,如今朝廷新军所需的的一切军需都被元奇所控制,朝廷目前的处境,可说是危如累卵。”

    易知足冷笑道:“所以朝廷就想借此机会勾结英法,打压元奇?”

    肃顺摇了摇头,道:“朝廷如今唯一的优势就是大义名分,岂肯勾结英法,授人以柄?”

    听的这话,易知足不由一笑,“什么大义名分皆是虚的,实力才能决定一切,朝廷勾结英法若能横扫元奇,朝廷会毫不犹豫。”

    肃顺停下脚步,盯着他道:“元奇早就具备实力,难道不是在等待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或者是借口?”

    “造反还需要什么名正言顺的机会和借口?”易知足很是不屑的道:“历史上哪个造反的还要等待名正言顺的机会?又何须什么借口?元奇若要造反,打出‘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就能牢牢占据大义。”

    “元奇真不打算造反?”肃顺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国城兄能不能给朝廷一个放任元奇发展的理由?”

    “朝廷现在还有能力遏制元奇的发展?”易知足斜了他一眼,“就算朝廷与英法勾结,也无法遏制元奇。”

    肃顺苦笑着道:“朝廷总不能坐以待毙罢?”

    “不是派遣使团出访西洋了?”易知足说着摸出翡翠烟嘴来点了支香烟。

    肃顺心里一跳,“国城兄的意思是让朝廷变法革新?”

    易知足漫步向前,缓声道:“变法自救自强,是朝廷唯一的选择,别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元奇要造反,不会等到今天,更不会打着朝廷的名义四处扩张。”

    这是承诺给予朝廷变法革新自救自强的机会?肃顺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不过,想到派遣大规模的使团出访西洋确实是易知足一手促成的,他心里已是相信了几分,况且,对方说的也是实话,以元奇新军的实力,真要造反,何须等到今天。

    见他没吭声,易知足随口问道:“英法许了朝廷什么好处?”

    “也没什么......。”.肃顺迟疑了下,朝廷与英法私议的事情已经说开了,就没必要藏着掖着,况且,这事迟早是瞒不住的,“也就是赠送一批战舰和火器,允许朝廷不限量的采购武器弹药,帮着筹建军工厂,提供五千万两白银的低息贷款等。”顿了顿,他接着道:“皇上对此很是动心,想私下与英法签订停战协议。”

    手笔还真是不小,不怪咸丰动心,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咸丰若是明发谕旨,宣布停战,这事确实还有点麻烦,元奇新军毕竟在名义上还是大清的经制之师,当然,反过来想,咸丰怕明发谕旨之后,元奇不卖账,那不只是朝廷威信扫地,咸丰这个大清皇帝也会颜面扫地。

    肃顺轻声道:“在下可是一点没有隐瞒,竹筒倒豆子——干干净净。”

    沉吟了一阵,易知足才缓声道:“英法美等西洋各国正爆发规模超前的经济危机,如此规模的经济危机一般都会持续三年以上,西洋各国的国内资金如今都在寻找出路,别说五千万两白银,就是一亿,都没问题。

    另外,元奇新装备的后装线膛枪,你应该见过了罢,向英法购买淘汰的米尼枪,朝廷是银子多的没地方花了?至于赠送战舰,火器,皇上不会认为元奇会独吞所有的战利品吧?

    再有,筹建军工厂,朝廷变法革新,发展工业,开放北方沿海港口,还怕无法筹建军工厂?”

    略微沉吟,肃顺才道:“一千万两黄金的战争军费赔款,英法不可能同意吧?”

    “别说黄金,白银都不可能。”易知足道:“这一场战争,西洋各国都在密切关注,咱大清赢得漂亮,需要大额低息借贷,只要有抵押,放出风声去,各国资金会蜂拥而来。”

    听的这番话,肃顺不由的喜笑颜开,“如此说来,英法开出的这些条件,朝廷压根就没必要理睬。”

    “也就能骗你们!”易知足讥讽道。

    肃顺兴高采烈,丝毫也不在意他的讥讽,“能否接国城兄书房一用,在下马上具折上奏。”

    借他书房,显然是想整理方才两人的谈话,担心有遗漏的地方,易知足笑了笑,道:“恁个心急,左右也要明日一早才能送进宫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