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二十四章 鏖战津京(十六)

第七百二十四章 鏖战津京(十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军粮城海河河段,密密麻麻停满了悬挂着英法国旗的战舰,一队接着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正有序的登陆集结,城墙上,法国海军少将沙内脸色阴沉的望着对岸,默然半晌,他一声不吭的快步下了城墙,他必须去阻止这一疯狂的举动,一旦这些海军有个什么意外,那才叫彻底完蛋了!

    指挥部里,额尔金阴沉之后脸叼着烟斗不吭声,清国朝廷拒绝结盟,天津谈判破裂,等于是将四国联军逼到了绝境,驻守在马家口一带的牵制天津元奇新军的那一万多陆军如今的处境极为危险,他必须派兵接应,让他们撤回来。

    “报告——,天津来电,元奇新军已向我军阵地发起攻击。”

    “命令格兰特坚守待援,告诉他,两万援兵已在路上,明天上午就能赶到。”额尔金沉声道,谈判破裂,元奇新军发起攻击,这早在他预料之中,不过,他相信,即便被元奇军围攻,格兰特部也能依仗着防御工事坚守两三天,援兵抵达,一定能够让他们脱困。

    “阁下,不能这么冒险。”沙内大步走了进来,毫无顾忌的道:“我们根本就不清楚元奇新军的战力,两万海军前去营救,万一有什么差错,舰队连自保的能力都将丧失!”

    “你以为舰队现在有自保的能力?”额尔金冷声道:“不能突破渤海口封锁,舰队呆在渤海同样是死路一条!”顿了顿,他沉声道:“天津这一万多陆军必须救,否则元奇连谈判的机会都不会给我们!”说着,他一挥手,“快马传令!命令各部,明天一早务必抵达马家口!”

    天津,海防公所,指挥部。

    曹根生朗声禀报道:“马家口来电,进攻顺利,已突入外围阵地。吴云栋。”

    抬腕看了看表,见的从开战到现在也不过四十多分钟,易知足满意的点了点头,“回电,全歼!不要俘虏!”

    “是!”曹根生答应的响亮,心里却是有些狐疑,赶紧写下电令,递了过去。

    不要俘虏,这是不允许英军投降!赵文烈迟疑了下,终是忍不住道:“困兽犹斗之势,必然惨烈,大掌柜......。”

    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之前局势不明,要防着朝廷勾结英法,所以尽力避免伤亡,如今已无须顾忌,再则,全歼格兰特部,足以震慑香河的蒙托邦部,也能彻底粉碎额尔金等人的幻想,利于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马家口英军阵地。

    枪炮声爆炸声响成一片,格兰特一脸绝望的观察着战场情况,清军的火力太猛,而且层次分明,远程陆战炮,中程迫击炮,近战还是有手榴弹,步枪的火力密集程度也是他们数倍,更令他感到寒心的是,就连拼刺刀的机会都没有,手榴弹在战壕里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将军,该下决心了!”夏洛特沉声道。

    格兰特回头看了一眼南方,撤退,他压根就没想过,清军发动如此猛烈的攻击,不会只是为了击退他们,天津谈判破裂,对方明摆着是要给联军一个下马威,哪会让他们轻易撤退。

    这才一个多小时,外围阵地就已经全部失守,以这个速度,根本就守不到天黑!长叹了一声,他一脸无奈的道:“投降吧,升白旗投降!”

    看到英军阵地升起了白旗,阵地上登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不过,吴云栋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易知足的电令是全歼,不要俘虏!但听着阵地上雷鸣般的欢呼声,看着阵地上来回挥舞的战旗,欢欣雀跃的官兵,他是真不忍心。

    “传令各部,原地待命!”吴云栋表无表情的下令。

    听的这命令,熊长生心里一惊,“军门要抗令不成?”

    吴云栋不理会他,沉声道:“电报——,英军投降,各部官兵欢欣鼓舞,请指示。”

    听的这话,熊长生暗叹了一声,补充道:“再加一句,我部伤亡不大。”他很清楚,这虽说是请示,却是有抗令之嫌,也就吴云栋敢,元奇新军所有高级将领怕是没人敢如此做,毕竟元奇新军历来贯彻的就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不过盏茶时间,易知足的回电就送了过来,“执行前令!”

    吴云栋仿佛是从这四个字里看到易知足冰冷的表情和凌厉的目光,哪里还敢迟疑,当即沉声道:“命令各部,不接受投降,继续进攻,全歼敌人!”

    枪炮声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才停歇下来,整个马家口阵地尸横遍野,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不少前来打扫战场的新兵、医务兵见这情形都呕吐不止。

    “马家口一战,击毙包括英军少将格兰特在内一万二千三百六十八人,全部就地歼灭,无一漏网。职部伤亡三千二百四十六人,其中阵亡八百二十人,重伤七百六十八人,余者轻伤。”

    “轻重伤员,要积极抢救,妥善救护,阵亡官兵,详细登记造册,就地火化,保存骨灰。”易知足语气有些沉重,这个伤亡数字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足见这一战最后打的极为惨烈。

    顿了顿,他接着道:“给军粮城额尔金、葛罗发电,驻守天津马家口格兰特部,全军阵亡,对于誓死不降,战斗到最后一息的格兰特将军,元奇全体官兵谨致以崇高的敬意。”

    军粮城的有线电报是在葛罗来天津谈判时恢复的,易知足索性也没让人切断,因为已经没有切断的必要,曹根生飞快的将电文写好,心里却是有些莫名其妙,这电文是什么意思?

    待的曹根生离开,赵文烈忍不住道:“学生不明白,大掌柜为什么不允许英军投降?只是为了震慑?”

    “对,就是为了震慑!”易知足颌首道:“我能全歼格兰特部,也能全歼蒙托邦部,相信额尔金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陆军装备我瞧不上眼,但联军的舰队,却正是我们目前急需的。

    铁甲舰的建造,不是三五年能够鼓捣出来的,海军训练,需要大量的风帆战舰,但我不想浪费人力物力和财力去造已经面临淘汰的风帆战舰.......,我不希望马六
重生潇洒帖吧
甲东印度舰队集体自沉的一幕再上演。”

    军粮城,指挥部。

    看着手里的电报,额尔金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格兰特部一万多人已经全军覆没?这才多长时间,大半天的功夫,一万多人就没了?

    葛罗一脸狐疑的道:“这不是野战,格兰特部构筑有完善的防御工事,就算天津城内的元奇新军倾巢而出,也不可能大半天时间全歼格兰特部!再说了,一万多大军,总不可能......。”

    说到这里,他心里一惊,最后一拨报信的还是上午的时候到的,如今几个小时过去,音信全无,本身就极为不正常。

    额尔金早就察觉这一点了,否则也不会心惊肉跳,反应过来,他连忙道:“传令,快马传令,所有增援马家口的部队全部撤退,连夜撤回军粮城!”

    “报告——。”一个通讯官快步走到门口大声禀报道:“科林诺将军急报,在双港附近遭遇一万左右清军阻击,清军火力凶猛,无法前进!”

    “撤!让他们撤退!连夜撤退!”额尔金丝毫不敢犹豫,他很清楚,格兰特部不管是否已经被全歼,都已经无法救援,海军毕竟不善陆战,再将海军搭进去,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了!

    屋子里气氛压抑沉闷,没人开口,额尔金叼着烟斗走到窗户边,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自打确定清国海军舰队有能力封锁渤海口,他就意识到攻打津京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元奇早就在这里给他们挖下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陷进,目的就是要将他们十几万四国联军一网打尽!

    沉默了好一阵子,葛罗才开口道:“易知足发这封电报,是什么意思?”

    “威胁!”额尔金缓缓转过身来,“元奇新军有实力全歼格兰特部,也就有实力全歼香河的蒙托邦部!”

    葛罗缓缓点了点头,消灭了格兰特部,元奇在天津的兵力不再受牵制,可以径直前往香河,蒙托邦纵有四万兵力,怕是也难逃覆灭的命运!略微沉吟,他才道:“元奇这是逼迫我们投降?”

    “元奇开出的条件,我们没法接受!”额尔金沉声道,他有些心灰意冷,目前这个情形,他们已经是陷入了绝境。

    葛罗轻叹了一声,道:“接下来,元奇是不是要打香河?”

    “不知道元奇的伤亡情况如何?”额尔金轻声道:“若是元奇新军伤亡惨重,他们未必敢打香河。”

    天近黄昏时,接连两份电报送到指挥部,一份是清国钦差大臣怡亲王载垣发来,一份是俄国特使普提雅廷发来的,载垣的电报证实了马家口英军全军覆没,普提雅廷的电报则更为详实,直言格兰特升白旗投降,清军不允,直接歼灭,为此,清军付出了三千多伤亡。

    额尔金、葛罗不由的面面相觑,心头发寒,很显然,普提雅廷的情报应该是真实的,在明知无法坚守到天黑的情况下,格兰特绝对会升白旗投降,放弃无谓的抵抗,这才是合乎情理的,元奇新军这得有多狠,连升白旗投降都不允许!

    更令两人心寒的是,作为强攻的一方,元奇新军的伤亡居然只有三千多,这战力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怖!

    “截止目前,我们已经损失了两万多兵力,而且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葛罗长叹了一声,“这一战该结束了。”

    额尔金没吭声,端起杯子一口口呡着苦涩的咖啡,张家湾一战,六千前锋被全歼,马家口一战,格兰特部一万二千多人全军覆没,所幸双港一战,伤亡不算大,只损失了四千人,最终主力得以乘夜撤回,总计已经损失二万二千多人,但联军主力仍在,就此投降,他着实是不甘心。

    但若不投降,香河四万多兵力也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舰队从渤海口突围也不知道会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只伤亡一半,这个代价也不是他们承受得起的!

    半晌,他才开口道:“香河的蒙托邦部可以投降,但舰队不能投降!”

    葛罗看了他一眼,道:“阁下认为,元奇会将海陆军分开对待?舰队不投降,他们绝对会歼灭香河的蒙托邦部。”

    “全部投降,咱们两国就会任由元奇宰割!”额尔金沉声道:“咱们两国在远东的利益也将化为泡影!”

    “阁下对远东还抱有幻想?”葛罗讥讽道:“一旦清国海军列装新式后装线膛炮,再庞大的舰队都过不了马六甲海峡!再说了,舰队不投降,能有多少战舰从渤海口突围?三成还是四成?值得吗?”

    “值得!”额尔金道:“至少能重创清国海军舰队,若是投降,清国海军实力将大幅增长!从长远考虑,这无疑的值得的!”

    疯子!葛罗暗骂了一声,道:“我想咱们还是恳请元奇开通与欧洲的有线电报......。”

    “不错的主意!”额尔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一旦开通与欧洲的有线电报,他们就无须头痛了,“不过,元奇会同意这个请求?”

    葛罗瞥了他一眼,“不试试怎么知道?”

    天津,海防公所。

    “恳请开通与欧洲的有线电报?”易知足摸着下巴硬茬茬的胡须,琢磨着有没有这个必要。

    “大掌柜,”赵文烈缓声道:“额尔金、葛罗显然是在犹豫是否投降,因为事情太大,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才会恳请开通与欧洲的有线电报,以请示国内,学生窃以为,既然他们已经开动摇,就没有必要冒此风险。”

    易知足缓声道:“惠甫是担心他们输不起,恼羞成怒,将战争持续下去?”

    “英法两国的军事实力毕竟不是咱们现在能抗衡的。”赵文烈斟酌着道:“先逼迫他们投降,谈判之时再开通亦不迟。”

    “他们不是犹豫,应该是有了分歧。”易知足缓声道:“英国在亚洲有既得利益,与咱们在马六甲、缅甸、孟加拉有领土利益冲突,但法国没有,咱们轻而易举就能拆散英法之间的同盟,没有必要担心,同意他们请求,开通与欧洲的有线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