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二十五章 鏖战津京(十七)

第七百二十五章 鏖战津京(十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开通与欧洲的有线电报的第二天下午,额尔金就发来电报,恳请重开谈判。

    “这次应该是诚心谈判了罢?”赵文烈笑道:“看来全歼格兰特一万二千人,着实是将他们吓坏了。”

    “英法可不是吓大的。”易知足缓声道:“这场战争是结束还是持续,还得看谈判的结果。”

    “大掌柜的意思是......。”赵文烈斟酌着道:“不能太过分?”

    “若是想结束这场战争,自然不能太过分。”易知足微微颌首道:“英法两国的战争底蕴和军事实力是不容置疑的,该有的体面还是要给的,否则,战争就会持续下去。”顿了顿,他接着道:“这次谈判,惠甫代表元奇跟他们谈。”

    赵文烈一楞,随即反应过来,这不是不重视,而是高度重视,所以才会让他先谈,以留下回旋的余地,他也不推诿,当即便道:“该修改的条款,还请大掌柜明示。”

    “你记一下罢。”易知足说着掏翡翠烟嘴点了支香烟,带的赵文烈做好记录准备,他才缓声道:“渤海湾里以及津京地面上的所有军队必须投降,所有战俘,可以无条件的遣返。”

    赵文烈飞快的记录下来,他全程参与葛罗的天津谈判,自然清楚,这一条的区别在于,将游弋于东海海面的那支英国分舰队排除在投降的范围之外,战俘可以遣返,潜在的意思是武器装备和战舰都得留下来。

    “战争军费赔款,可以适当的变换一下,改为资助铁路修建,修建京师至盛京的铁路,所有权与朝廷平分。”

    赵文烈听的一楞,却也没多问,飞快的记录下来,心里却是纳闷,这是向朝廷示好?如今这个形势,就算是向朝廷示好,怕是也不会有丝毫作用。

    “廓尔喀、洛敏汤、作木朗(以上三地为尼泊尔)、哲猛雄(锡金)、布鲁克巴(不丹)、阿萨姆、拉达克、缅甸、暹罗、安南等皆为我大清之藩属国,不容任何国家染指。”

    易知足缓声道:“这些藩属国毋庸争议,重点在孟加拉和马六甲海峡。孟加拉如今被太平军控制,可以跟英国谈,在大清与英帝国之间需要一个缓冲地带。至于马六甲海峡,英国人不可能放弃,但咱们也得咬一块下来,三个港口,咱们要一个,淡马锡(新加坡)!”

    待的赵文烈停笔,他接着道:“吕宋群岛、爪哇群岛,本就是中国的藩属国,必须要西班牙、荷兰签订正式条约,无条件的退还。”

    迟疑了一下,赵文烈才道:“吕宋、爪哇,似乎算不的大清的藩属国.......。”

    “明朝的时候,吕宋、爪哇就是咱的藩属国。”

    “要这么算,咱的藩属国可就多了.......会不会引起恐慌?”

    易知足听的一笑,“不用担心,英法对吕宋、爪哇不会力争,西班牙、荷兰没咱拳头大,咱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说着,他话头一转,“当然,也要给他们点好处,马尼拉、葛罗巴、淡马锡三个港口都划为通商口岸!”

    虽然是做出了不小的让步,赵文烈还是觉的这个谈判的难度有点大,略微沉吟,他才道:“在领土方面,做出的让步并不大,英国人怕是难以同意。”

    “英国人开拓殖民地的动机是为了商业、财富、市场,并非为了领土扩张,可以说,他们对海外领土实际上并不是太在意。”易知足缓声道:“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在海外殖民地数不胜数,他们压根不会在乎孟加拉那点地方,马六甲海峡才是他们在意的。”

    赵文烈微微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淡马锡才是争夺的重点,略微沉吟,他才道:“学生着实有些糊涂,元奇出钱出兵辛辛苦苦打这一仗,为何要修建京师至盛京的铁路,而且所有权还与朝廷平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易知足含笑道:“东北要修铁路,这条两京铁路不过是开始,朝廷对东北一直采取封禁的政策,就算迫不得已放开,也必然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修建了铁路,将会以最快的速度促进东北的开放发展。

    指望朝廷修建铁路,压根是不可能的,元奇出银子修建,朝廷也未必允许,采取官督商办的法子,东北又没有基础,让英法以赔款的方式修建这条铁路,是最好的,而且英法也乐意修建这条铁路......。”

    赵文烈疑惑的道:“英法会乐意修建这条铁路?”

    “当然。”易知足磕了磕烟灰,缓声道:“英法之所以敢于选择攻打津京,就说明他们很了解元奇与朝廷的矛盾,他们修建这条铁路,不仅便于加强与朝廷的合作,也利于打开大清的北方市场,再则,加快东北开发对他们也是大有裨益。”

    赵文烈点了点头,他隐隐已经猜到,易知足如此不遗余力的促进东北的开发,是为了断绝满清在东北的这条退路,这条两京铁路对于朝廷来说或许根本就是一个陷阱!略微思忖,他才问道:“香港,大掌柜是何打算?”

    “自然是收回,不过,这个问题让朝廷跟他们谈。”易知足缓声道:“遣人去将肃顺叫来,两京铁路,也必须跟朝廷沟通一下。”

    肃顺来的很快,一见面,易知足就笑道:“送桩大功劳给雨亭兄......。”说着将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放弃英法战争赔款,着英法无偿修建一条京师至盛京的铁路,所有权元奇与朝廷平分?肃顺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怎么都感觉这事有些不真实,他一脸狐疑的看着易知足,“国城兄不是开玩笑?”

    易知足的一笑,“朝廷若是不要,那就修建长沙至江宁的铁路,当然,所有权归元奇,没朝廷什么事,我可以在战利品方面给朝廷一些补偿。”

    这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哪有往外推的?战利品能多补偿多少?一条铁路又价值多少?就算是一半的所有权,两者之间也完全没有可比性,肃顺连忙道:“要,为何不要?”

    易知足缓声道:“给朝廷禀报,得说这是你苦苦
魔血龙魂全文阅读
争取过来的。”

    这里面有问题!肯定有问题!肃顺稍稍琢磨了下,才试探道:“国城兄该不会是看上东北了吧?”

    “元奇若是染指东北,朝廷非得拼命不可。”易知足笑道:“修建这条铁路,是为了尽快促进东北的开发和发展,巩固东北边疆,咱们这次乘着俄国虚弱之机,先占后买勘察加半岛,驱逐东北境内俄人,断掉俄国向东扩张寻找出海口的计划,一旦俄国强盛起来,必然会卷土重来。

    修建这条铁路亦是未雨绸缪,我也没敢指靠朝廷修建东北的铁路,这才借着这个机会,让英法修,不过,目前还没与英法谈,先探问一下朝廷的意见。”

    肃顺试探着道:“这条铁路的所有权能不能都给朝廷?”

    “元奇出钱出兵打这一仗,好处全给朝廷,元奇图什么?”易知足斜了他一眼,“要所有权?行!拿实实在在的好处来换!”

    听的这话,肃顺反而是放下心来,呵呵笑道:“也就那么一说,这不是小事,我得回京陛见。”

    易知足笑道:“谈判明日才举行,不必如此着急。”

    从海防公所出来,肃顺便径直赶往火车站,两个时辰后就进了宫,咸丰正召见彭蕴章,闻报肃顺求见,马上意识到有急事,当即便吩咐,“让他进来。”

    待的肃顺进来见礼之后,咸丰便径直问道:“天津马家口一战,所奏是否属实?”

    “回皇上。”肃顺连忙道:“奴才所奏,无半字虚言。”

    咸丰有些难以置信的道:“西夷联军竟如此不堪一击?”

    “非是西夷联军不堪一击,而是元奇心战力太过强悍。”肃顺沉声道:“马家口一战,奴才带领一批滞留在天津的北洋水师军官前往战场观摩,亲眼目睹,实是震撼无比,元奇新军之强,首在火炮,其次手榴弹,再次才是步枪,武器之优良远胜于西夷联军。”

    咸丰眉头一跳,“八旗新军与西夷联军,孰优孰劣?”

    “回皇上。”肃顺直言不讳的道:“以奴才之见,八旗新军略有不如。”

    连西夷联军都不如,更遑论元奇新军?咸丰不不由的忧心忡忡,沉吟了一阵,才开口道:“回京所为何事?”

    “回皇上。”肃顺连忙道:“元奇已恢复与欧洲有线电报通讯,西夷联军再次提出谈判,此番应是诚心和谈以结束战争,易知足也有意和谈,准备适当做出让步,将英法联军赔付战争军费改为无偿修建铁路。

    易知足是计划修建长沙至江宁的铁路,以便贯通京师至广州,奴才觉着能延缓贯通最好,是以提出修建京师至盛京的铁路,铁路所有权,朝廷与元奇平分.......。”

    京师至盛京的铁路?咸丰登时皱起了眉头,虽然已解除东北封禁,鼓励移民东北,但他一直是将东北作为满族的退路,对此自然十分敏感?当即问道:“易知足同意?”

    “奴才以开发东北,巩固东北边疆为由,易知足也不好发对,毕竟东北解禁是他提出来的。”肃顺神情自若的道:“奴才窃以为,修建两京铁路,不仅能够极大的促进东北开发,还能与促进与英法的合作......。”

    一直没吭声的彭蕴章沉声道:“皇上,即便要修建京师至盛京的铁路,也不能让元奇染指。”

    “皇上。”肃顺连忙道:“奴才亦曾试探,易知足同意放弃两京铁路所有权,但要朝廷给予实实在在的好处调换,毕竟这一战是以元奇为主。”

    听的这话,咸丰放松了警惕,问道:“英法同意修建这条铁路?”

    “没有。”肃顺道:“易知足的意思,将长沙至江宁的铁路与京师至盛京的铁路都提出来,供英法挑选。”

    对于朝廷来说,两条铁路若要选择,自然选择后者,咸丰当即便道:“尽量游说英法选择两京铁路。”

    “奴才尊旨。”肃顺满心欢喜的应道。

    “皇上。”彭蕴章缓声道:“既是与英法重开谈判,宣宗成皇帝租借出去的香港必须借机收回。”

    肃顺道:“此事易知足提及过,他建议由朝廷钦差大臣正面提出。”

    香港虽然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弹丸之地,但毕竟是英国人从道光手上强行租借的,道光对此郁郁寡欢了很长一段时间,如今既然有机会收回来,咸丰自然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不过,一转念,他就觉的有些不妥,强行收回香港,会不会影响日后朝廷与英国人的关系?如今他可是打算让朝廷密切与英法的关系。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香港是易知足签订《江宁条约》时租借出去的,让他提。”

    次日上午,额尔金、葛罗赶到天津,天津谈判正式展开,经过三日艰苦卓绝的谈判,基本草约已经出来,但有三点,双方僵持不下,一是投降,英法坚持退兵,而不是投降。

    二是淡马锡,英国坚决不肯割让淡马锡,马六甲海峡殖民地的三个港口,英国人一个也不愿意放弃,对于英国人来说,控制马六甲海峡,也就等于是控制东西方贸易,在这一点上非常强硬。

    三是香港,英国人不愿意放弃香港,也不知道是要面子,还是舍不得好不容易才获得的租借机会。

    听完赵文烈的禀报,易知足沉声道:“四国联军投降是这次谈判的基础,若是不投降,谈判就没有必要举行,咱们接下来继续打!这一点没有任何的尚商量余地!

    香港,事关大清主权,必须要收回!若是英国人不肯让步,可以先取消驻军权,然后签订一个租借期限,十年八年的都行,给他们留存一点体面,澳门也会采取同样的方式。

    至于淡马锡,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掌控在英国人手里,咱们不放心,必须双方共管,这已经是咱们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再没有退让的可能!”

    顿了顿,他接着道:“把我的态度告诉他们,给他们两天时间向国内请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