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二十六章 鏖战津京(十八)

第七百二十六章 鏖战津京(十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给两天时间向国内请示?额尔金心里一沉,这等若是下最后通牒,两天时间必须结束谈判,他是真没料到易知足会如此强势,或许,这已经是元奇最后的底线!

    葛罗看了他一眼,道:“要不直接去跟易知足谈谈?”

    “是该直接跟他谈了。”额尔金颌首道,两人都清楚,这次天津谈判,易知足这个一直没有露面的元奇大掌柜才是最重要的谈判对象,到了这个地步,确实是应该直接跟对方洽谈了,不过,他心里有些没底,对方是否会见他们?

    略微沉吟,他才道:“易知足怕是不愿跟咱们谈,最好是找个适合的人带咱们去拜访。”

    “肃顺,肃中堂。”葛罗不假思索的道。

    起风了,下雨了,豆大的雨点打的房屋的瓦顶噼噼啪啪作响,易知足瞧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估摸着这场大雨怕是有一段时间下,赵文烈撑着一把大黑伞快步穿过院子,进的走廊跺着脚,笑道:“北方地区十年九春旱,这场大雨来的及时,缓解了今年的春旱。”

    易知足缓步踱出来道:“我记得,前年去年春夏之交,永定河接连漫溢,各河同时盛涨,永清、固安、广平等州县水灾元奇还赈济来着。”

    “北方各省这几年几乎就没太平过。”赵文烈将雨伞收好,话头一转,“肃中堂领在额尔金、葛罗前来拜访,人在大门外。”

    “看来,他们是不死心。”易知足冷笑道:“既然来了,就让他们进来罢。”

    易知足没去门口迎接,对于额尔金和葛罗,他并不陌生,在澳门和天津谈判的时候打过数次交道,待的肃顺领在两人进了房间,他才起身笑道:“早在澳门之时,我就说过,这场战争,咱们是打了再谈,谈了再打,或者是边谈边打,如今看来,这场战争还有持续的必要。”

    这番话他是直接用英语说的,额尔金这才想起,在澳门谈判时,对方确实说过这话,不过,如今翻出来,却是威胁意味颇重。

    额尔金行了个脱帽礼,这才开口道:“尊敬的阁下,对于这场完全错误的战争,我们不希望继续持续下去。”

    现在才认识到这是一场错误的战争?易知足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伸手请坐,落座后,他径直道:“我想我的态度已经表达的很明确。”

    额尔金道:“这场战争如果持续下去,我想对我们双方来说,都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不管是不是错误,我们都已经做好了战争长期持续的准备。”易知足目光平视着对方,提点着道:“我想,贵国巴麦尊首相不会是想通过这场战争来转移国内的经济危机吧?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不不不。”额尔金连忙纠正道:“如果战争持续下去,只能是为了大不列颠的荣誉,而不会是其他原因。”

    两人舌枪唇战,争锋相对,直接用的英语,葛罗倒是听的懂,但肃顺、赵文烈却有些傻眼,好在林美莲及时跟了进来,轻声翻译。

    “贵国是为荣誉而战,我国是为尊严而战。”易知足声音低沉的道:“那就将这场战争进行到底吧!”

    三言两语就谈崩了,葛罗也有些傻眼,连忙斡旋道:“尊敬的阁下,东西方贸易,不会因为这场战争而断绝,为着以后的贸易着想,为着以后双方的正常邦交,希望阁下给我们稍存体面。”

    说到这里,他略微顿了顿,随即飞快的说道:“我们可以将所有的武器包括战舰在内,缴纳一半,作为主动退兵的代价。”

    缴纳一半?易知足还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葛罗会提出这个建议,看的出来,两人也是被逼迫的狠了,应该是英法两国无法接受投降,否则,也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听的翻译,肃顺、赵文烈也有些发愣,很明显,葛罗这个提议已经是最大限度的让步,如果坚持要求投降,这次谈判又将以破裂收场,想明白这点,两人齐齐望向易知足,看他如何答复。

    易知足沉默了一阵,看向额尔金道:“淡马锡本就属于马六甲苏丹王国,是被贵国强行占领的,我们必须收回。”

    马六甲苏丹王国跟大清没有半毛钱关系,之所以说收回,而不是割让,自然是为了维护应英国人的体面,额尔金看了葛罗一眼,心里颇觉无奈,明摆着的,法国人已经打算结束战争置身事外了,淡马锡也好,香港也罢,跟法国都没有丝毫关系。

    他正自沉吟,葛罗却道:“淡马锡是自由贸易港,贵国若是收回,会否改变这一性质?”

    如此充满善意的问题,易知足哪会迟疑,当即不假思索的道:“当然不会,淡马锡作为自由贸易港,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如此,我们就放心了。”葛罗微笑着道,这态度很明白,淡马锡只要不改变自由贸易港这一点,在英国手还是清国手里,对法国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不等额尔金开口,易知足接着道:“马六甲海峡的南岸所有土地,尽皆归属我国,共同控制海峡,已是不争的事实。”

    听的这话,额尔金豁然开朗,确实如此,既然已经无法垄断马六甲海峡,又何须老是揪住淡马锡不放?略微沉吟,他才沉声道:“我会尽力游说国内,放弃淡马锡,不过,香港的租期,我们希望能够尽量延长。”

    斟酌了一番,易知足才颌首道:“可以!”

    事情敲定,额尔金、葛罗急于去发电报,礼貌性的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告辞,肃顺则以外面下大雨为由留了下来,呷了几口茶,他才试探道:“西夷联军如今已是瓮中之鳖,国城兄何以同意只缴获一半战舰和武器?”

    易知足点了支香烟,慢条斯理的道:“虽然不怕战争持续下去,但能早日结束战争更符合元奇的利益,一半的缴获已经足够了,这种风帆战舰已经面临淘汰,多了也无益。”

    赵文烈接着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小说5200
道:“关于京师至盛京的铁路,英法似乎有些勉强,可能会有反复。”

    “即便英法两国同意,也还有不少细节要洽商。”易知足道:“京师至盛京,七百余公里,虽然现在铁路修建技术日渐成熟,造价已大幅降低,但一公里的造价依然折合三、四万银元,算下来就是三千万银元。

    英法岂肯心甘情愿掏如此一大笔银子?必然要极力削减开支,诸如土地征收、路基土石方工程、雇工等都会着咱们负责,这些你们都要有心理准备谈判时尽力争取。”

    两日后,额尔金、葛罗分别接到国内电报,原则上同意商订的草约,但有众多细节需要商榷敲定,谈判再度展开,这次双方都可谓是锱铢必较,颇费时日。

    易知足将谈判事宜完全丢给赵文烈,随即发电报将燕扬天、冯仁轩、陈洪明、肖明亮、僧格林沁几人都召回天津,乘着闲暇,他抽空接见了天津一众积极响应支持元奇新军、北洋水师抗击西夷联军的士绅商贾。

    ‘天津八大家’之首的天成号韩家这次得了大彩头,易知足亲自登门,给足了韩家脸面,至于给了什么好处,却是无人知晓,但韩家家主韩荫杰拿出一万银元遍赏天成号掌柜伙计以及家中仆从,这事在天津卫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谁都知道韩家必然是得到了天大的好处,出城避祸的缙绅商贾听闻此事,一个个悔得连肠子都青了。

    两日后,燕扬天、冯仁轩、陈洪明、肖明亮、吴云栋、僧格林沁、载钊齐聚海防公所指挥部,易知足扫了众人一眼,缓声道:“津京一战,基本已经落幕,这次机会很难得,海陆齐聚,而且运抵天津的辎重消耗亦不大,总不能又运回上海。”

    听的这话,肖明亮暗暗兴奋,陈洪明也隐隐猜到易知足的意图,其他几人却是有些名莫名其妙,僧格林沁和载钊则是有点紧张,两人都担心易知足攻打京师。

    略微停顿了一下,易知足转身拉开墙上的帷幕,露出一幅巨大的高丽地图,“卧榻之侧岂人他酣睡,相对于津京而言,高丽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尽管高丽一直都是大清藩属国的典范,但再好的藩属国也是藩属国。

    以前留存高丽这个藩属国,是为了作为与倭国的缓冲地带,防御东北的需要,如今倭国已经成为大清的藩属国,高丽这个藩属国已经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鉴于如今西洋各国的海军强大,为了津京的安全,高丽必须并入大清疆域,以收如臂使指之效!”

    僧格林沁、载钊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回过神来,僧格林沁才道:“无端出兵藩属国,非是小事,此事可奏报皇上?”

    “奏报皇上?”易知足哂笑道:“皇上会允准出兵高丽?”

    僧格林沁沉默了一阵,才道:“本王可不敢不奉旨而私自出兵高丽。”

    听的这话,载钊也连忙道:“是啊,不奉旨,北洋水师官兵也不可能出征高丽。”

    “那你们就进京奏报。”易知足缓声道:“若是朝廷不出兵,元奇自己打,然后建省遣官治理,若是朝廷征伐,则交由朝廷治理。”

    “此话当真?”僧格林沁欣喜的追问道,这等于是逼迫朝廷非出兵不可。

    “比真金白银还真!”易知足调侃道:“元奇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不都是为朝廷开疆拓土?此番征伐高丽,也不过是顺手为之。”

    “好!”僧格林沁看了载钊一眼,站起身道:“本王这就回京!”

    “在下随僧王一同进京。”载钊道,他知道这事北洋水师必须要参与的。

    易知足点了点头,“快去快回,等候二位佳音。”

    待的僧格林沁、载钊离开,肖明亮才试探着道:“校长,咱们真为朝廷做嫁衣?”

    “要学会有大局观念。”易知足点了支烟,缓声道:“在对外的时候,元奇与朝廷的利益是一致的,如今元奇游离于朝廷之外,很多事情可以肆无忌惮,甚至是绑架朝廷。”

    “大掌柜。”冯仁轩轻声道:“高丽毕竟是大清藩属国,不罪而伐,会否引起其他藩属国恐慌?”

    “朝廷要出兵征伐高丽,就是莫须有的罪名也能拟出十几条,这事无须担心。”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况且,咱们征伐吞并的藩属国也不少了,再则,元奇新军的规模也跟上来了,就是所有的藩属国都恐慌也不怕,大不了逐一征伐就是。

    以前,陆路交通不便,通讯艰难,海途艰险,海军不兴,这才允许如此多藩属国存在,如今已可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着铁路、电报、航海的发展,再辽阔的疆域都如臂使指,进行有效治理,那些个藩属国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咱们现在所做的,是为大清强势崛起奠定基础,是为后世子孙谋福利,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这些个藩属国,就没一个好东西,从目前的世界局势来看,眼下是最佳吞并周边藩属国的时机。进行民族融合,推行文化认同,有效巩固统治,都是需要时间的,宜早不宜迟。”

    “属下受教。”冯仁轩朗声道。

    “征伐高丽之心,元奇早已有之,在征伐倭国之后就开始收集高丽的情报。”易知足说着从案头取过一叠资料,“大家都看看,然后商议一下,制定一个征伐高丽的计划,待的彻底了结四国联军,就出兵高丽。”

    “属下等遵命。”众人连忙起立轰然应道。

    易知足伸手虚按了下,“你们先看资料,先行商议讨论。”说着,他背着双手踱了出去,实则征伐高丽,并非是他心血来潮,早在制定津京会战计划的时候,他就做了两手打算,津京打的顺手,就乘势征伐高丽。

    他必须赶在19世纪末世界殖民体系形成之前,先将亚洲的篱笆扎紧,必须赶在世界民族解放运动风潮之前,彻底的同化对于中国至关重要的一些藩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