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二十七章 鏖战津京(十九)

第七百二十七章 鏖战津京(十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乾清宫、西暖阁。

    元奇要出并征伐高丽?咸丰既意外又震惊还夹杂着一丝愤怒,盯着僧格林沁和载钊半晌说不出话来,在大宗藩体系中,与高丽的宗藩关系可谓是最长久最牢固最亲密,堪称是宗藩体系中的典范!

    如今元奇居然要出兵征伐,而且还胁迫朝廷跟着出兵,这是要诚心废掉整个宗藩体系!元奇究竟想做什么?

    见咸丰半晌不吭声,载钊壮着胆子将摘下顶戴放在地上,叩首道:“皇上,如今是海洋争霸时代,西洋各国正积极打造规模庞大的海军,制造新式蒸汽铁甲巨舰,研制威力巨大的火炮。

    高丽扼守黄海,位置险要,且多良港,堪称直隶门户,倭国虽已称臣,但仍是隐患,迟早要出兵征伐令其彻底归附,高丽并入我大清疆域,乃是势在必行,且宜早不宜迟。”

    僧格林沁跟着道:“皇上,元奇新军这些年在边疆频频用兵,原本之藩属国安南、缅甸、廓尔喀、哲猛雄、布鲁克巴、洛敏汤、作木朗已纷纷被并入大清疆域,宗藩体系,已名存实亡。”

    听的两人这番奏对,咸丰已是冷静下来,元奇要出兵征伐高丽,他这个大清天子根本无法阻拦,元奇新军挟大胜之威,征伐高丽,可谓是易如反掌,既是无法阻拦,那就必须出兵协助,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高丽落入元奇之手。

    问题是元奇果真会将高丽交予朝廷治理?会不会是借征伐高丽之机消灭八旗新军和北洋水师?这个念头只是一闪,他就否定了,元奇真要对付八旗新军和北洋水师,用不着如此麻烦,在津京直接开打就是。

    那元奇究竟是什么想法?公忠体国?那纯属开玩笑,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易知足可有指明,征伐高丽,需要朝廷出兵多少?”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心里大喜,这明摆着是同意了,他连忙道:“回皇上,未曾明言,奴才窃以为,易知足根本不在意朝廷出兵多少,要的只是大义名分,既明言打下高丽交予朝廷,便断不会食言。”

    “宣彭蕴章等在京军机觐见。”咸丰缓声吩咐道,不管是什么情况,朝廷出兵协助是肯定的,既然要出兵,自然需要征伐高丽的理由,想到这里,他心里又觉憋屈又觉无奈,元奇要出兵,朝廷还得帮着找征伐的借口,他这个大清天子,不是傀儡,也离傀儡不远了!

    唯一值得慰藉的是,元奇确实没有作乱之心,至少目前是没有的,否则,不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

    天津,海防公所。

    从城内转悠了一圈回来,正在小憩易知足被林美莲叫醒,“大掌柜,赵先生来了。”

    坐起身来,易知足看了看表,见的已过了十二点,正是中午休息时间,想来是赵文烈谈判时遇到无法做主的事情了,当即便道:“请他去书房,打水来,我洗把脸。”

    待他缓步踱进书房,赵文烈起身见礼后便径直禀报道:“大掌柜,英国人对于元奇新军和藏兵已经占领的洛敏汤、作木朗、廓尔喀、哲猛雄、布鲁克巴等地,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对如今仍然处于锡克王国实际控制下的拉达克,却是推诿与他们无关.......。”

    看来英国人对西藏还是不死心,想留个尾巴。易知足心里暗自冷笑,拉达克是西藏同中亚和印度交通、贸易的中心和门户,一直以来都是受驻藏大臣节制的西藏藩属,道光十四年,锡克王国在英国人的支持下悍然入侵并吞并了拉达克。英国人在拉达克的问题上推诿,明摆着是不想放弃进入西藏的这个桥头堡。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锡克王国是什么东西?英国人既说与他们无关,那就直接出兵灭了!藏南龚得树率领的几万元奇新军和藏兵正闲的发慌。”

    听的这话,赵文烈苦笑着道:“如何回复英国人?”

    “就按我的原话回复。”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他刻意将龚得树部以及新组建的藏兵部署西藏南麓,不仅是为了对英属印度构成军事威胁,也是为了收回西藏周边的所有藩属国,象帕米尔高原这种地广人稀几乎没人居住的地方,必须要乘早定下名分!

    赵文烈前脚出门,林美莲后脚就进来禀报道:“大掌柜,俄国专使普提雅廷求见。”

    普提雅廷跑来天津做什么?易知足有些意外,此番与英法谈判,可没什么好果子,“请他进来。”说着,他站起身来。

    这些年,元奇在大清周边折腾的欢实,但对手几乎都是周边落后小国,即便是强占吕宋、爪哇,也是在欧洲爆发经济危机,爆发大革命的时候,而且西班牙、荷兰都已是日落西山。

    但在驱逐太平军入缅、出兵廓尔喀、攻占马六甲海峡、歼灭英国东印度舰队,攻打加尔各答之后,大清帝国已经引起了英法的重视和敌视,津京这一战,虽然暂时逼迫的英法低头,但也将大清摆在了英法对手的位置上。

    正所谓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一旦英法等**队列装后装枪炮,不定还会爆发战争,对于大清来说,这个时候需要一个盟友,或者说,需要一个国家来牵制欧洲,毫无疑问,俄国是唯一的选择。

    让他纠结的是,他如今正打算扶持漠北蒙古各部,利用漠北蒙古各部向北扩张,夺取阿尔泰山脉以东的地方,再一个就是,利用漠北蒙古彻底的断绝清廷向北的退路。

    清廷所谓的满蒙一体,这确实是事实,但与满族一体的并非是整个蒙古,而只是最早归顺,且身份高贵的——蒙古族黄金家族所在的漠南蒙古!对于漠北和漠西蒙古,清廷都是采取分化瓦解,羁縻怀柔,高压甚至是残暴的多种统治手段。

    漠北蒙古后世独立出去与清廷可以说有很大的关系,这也是易知足想在漠北蒙古身上动脑筋的原因,扶持漠北蒙古,对清廷和漠南蒙古都能起到极大的威慑,
超时空微信sodu
一旦东北开发起来,漠北蒙古强大起来,也就是清廷束手就范的时候。

    对元奇来说,这是大政方针,不能等,他也拖不起。夺取阿尔泰山脉以东的广袤的土地,也不能等,必须乘着俄国虚弱的时候进行,但这无疑会影响与俄国的关系。

    普提雅廷脚步沉稳的走进院子,抬头见的易知足站在门外的台阶上迎接,脸上登时就露出职业性的微笑,也稍稍加快了脚步,还在台阶下他就伸出了手,如今的易知足值得他如此礼敬和热情。

    易知足满面春风的迎上两步与他亲热的握手,普提雅廷由衷的道:“津京一战,不论是海战陆战,都令人叹为观止,恭喜贵国赢得这场战争。”

    听的林美莲翻译,易知足才笑道:“是英法太过轻视,侥幸而已。”

    平心而论,这一战确实是英法轻敌冒进,否则也不会输得如此惨,普提雅廷至始至终密切关注着这一战,自然清楚这是实话,但这一战能赢得如此轻松,却也不纯粹是侥幸,他微笑着道:“阁下太谦虚了,这一战完全称得上经典。”

    这小老头巴巴跑来天津,满口奉承,究竟是憋着什么坏?易知足心里暗忖,嘴上却谦虚道:“若非对方轻敌冒进,急功近利,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哪能谈得上经典。”说着,他抽回手,礼让道:“阁下请——。”

    进屋落座,奉上香茶,普提雅廷才开口道:“听闻贵国新军已经列装新式后装线膛枪炮,使用的枪弹炮弹也是整装铜壳弹,还有威力巨大的手榴弹.......。”

    这小老头是冲着新式武器来的?这事倒没有什么隐瞒的,想隐瞒也隐瞒不了,易知足索性爽快的道:“为了应对这场战争,确实是匆忙列装了一部分新式武器,这次实战检验,效果还算可以。”

    普提雅廷这几日通过各种渠道想弄一批元奇新军的新式装备,却始终没有办法,唯一的收获是高价收购的几枚子弹壳和变形的弹头,略微沉吟,他厚着脸皮道:“阁下能否向我国出售一批新式后装线膛枪炮以及弹药,价格好商量。”

    易知足听的心里暗笑,却是正色道:“恕我直言,以贵国现有的工业水平,根本无法仿制这种新式枪炮和子弹,贵国当务之急是进行改革,废除落后的农奴制度,促进工业发展,提高机械制造水平,改变落后的交通运输现状,积蓄实力,欧洲很快会爆发大的战争,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欧洲很快会爆发大的战争?”普提雅廷敏锐的抓住这句话追问道。

    易知足这话自然不是信口胡说,因为普法战争就是在1870年爆发,微微点了点头,他语气笃定的道:“十五年之内,普鲁士和法兰西之间必有一场大战,其他国家是否会卷入,就很难说了。”

    京师流传有不少有关易知足的传闻,在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前数年就准确的预测俄土战争爆发,英法会卷入战争,并且在西北预做安排,在俄国战败后及时出兵西北,就是其中一个传闻。

    在京师的俄国使团对这类传闻不屑一顾,但普提雅廷对这传闻可说是深信不疑,从在上海第一次与易知足打交道开始,到在伊犁与元奇军火贸易,到元奇购买阿拉斯加和勘察加半岛,这都是他亲自经手的,在看到收集的那条传闻的情报时,他就肯定,那绝对是真实的!

    此刻在听到对方预测普鲁士和法兰西在十五年之内必有一场大战,他虽不敢轻信,却也不敢不信,略微沉吟,他才问道:“对于英法入侵,阁下也是早就预料到了?”

    易知足听的一笑,“我若是说,这场战争根本就是元奇一手挑起的,阁下信不信?”

    听的翻译,普提雅廷不由的一楞,仔细梳理了一下这两三年来元奇的所作所为,他惊讶的发现,这场战争或许还真是元奇一手挑起的,难道说从驱逐太平军入缅开始,元奇就开始在蓄意的挑起这场战争!

    想到这里,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真要如此,这位元奇大掌柜就太恐怖了!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易知足仿佛没听见似的,漫声道:“贵国皇帝陛下英明神武,必然能为贵国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我很希望,贵我两国能够保持长期友好的亲密关系,这符合我们两国的根本利益,利于促进两国的共同发展。”

    这话听起来象是套话,但普提雅廷却欣喜不已,这话透露出易知足对亚历山大二世极有信心,隐隐有希望两国结盟的意思,如今的清国可不是二三十年前的清国,正焕发出强大的活力,若是能够结盟,对俄国来说,必然是一个强大的助益!

    他连忙表态道:“我国皇帝陛下十分乐意与贵国缔结长期友好的亲密关系,对于阁下提出的有关欧亚大铁路的设想十分赞赏,如今国内正召集相关人员对这一设想进行讨论。”

    说着,他话头一转,“欧亚大铁路即便经过论证能够实施,也是一个十分宏伟的工程,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而我国当前的情形阁下也十分清楚,急需扩展与贵国的贸易。”

    要扩大贸易?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这没问题,鉴于贵国路途遥远,我们会适当的采取一系列的优惠政策,以保证贵国商人的利润。”

    听的这话,普提雅廷不由的大喜过望,连声道谢,他不过是试探着想改善两国的关系,没想到易知足居然会承诺给俄国商人优惠政策,看的出来,对方这是诚心改善两国的关系,这让他心情大好。

    他这次赶来天津,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改善两国的关系,近两年,清俄相继在东北和西北交战,虽然规模不大,但毕竟是处于敌对关系,而且两国贸易也因为战争中断,眼见的元奇新军的战力如此强悍,即便国内心有不甘,也必须尽快结束两国的敌对状态,否则对俄国来说,绝对是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