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大妖通灵 > 第1253章 人杰!(二)

第1253章 人杰!(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着眼前站立出来的人族先贤,周越的眼中亮起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正是因为人族还有这些敢于奉献之人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周越甚至打算放弃安逸的东流之东渡劫计划,陪同这些人类先贤一同留下作为人族灾后崛起的根基,然而就在他打算开口的时候,周越却发现文玉正面色凝重地望着他和霍重——

    “周道友,霍道友,我人族的未来就托付给你们了。”

    文玉郑重地点了点头,他望向周越和霍重的目光里甚至带上了一丝犹豫和挣扎,但很快这股纠结的情感就被文玉清除,他用坚定地目光望向周越两人,行了一个修士礼道:“请两位作为向导,帮助众道友渡过难关。”

    周越心中一凛,他立刻明白了文玉的意思,文玉这是想让他和霍重做东流之东渡劫者的引路人,同时也负责保护这些修士的安危。

    这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任务,东流之东并非善地,就算五行大劫的威胁相对较小,那些东流之东本土的妖类却也足以对化虚境修士们构成巨大的威胁,更不用说还有龙凤两族态度不明,要引导众人在东流之东活下去可谓是难上加难。

    保护好东流之东的渡劫之人当然也就是保护好人族的未来,若是将人族比作一座房屋,那么凡人和较弱的修士是这座房屋的梁柱,是人族的根基,而炼神境、化虚境的大修士则是房屋的屋顶,他们负责给梁、柱遮风挡雨!

    霍重低下了头,他思索片刻,最终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周越,他既没有先天至宝,对于东流之东的了解也不如周越,不如看看周越如何应对。

    “我明白了。”周越微微颔首,随即有些迟疑地说道:“只是我对于先天至宝的掌控能力还停留在最初阶段,如何能够服众?”

    按照文玉的想法,前往东流之东的人类修士们应该抱团取暖,而周越则作为向导帮助他们,然而这仅仅是理想中的模式,实际上渡劫的细节异常复杂。首先,多人行动之时必须选出一位足以服众的首领,否则团队很快就会因为众人的意见不合而溃散,周越担心的正是他能否让其他渡劫的人类修士信服。

    通常来说,修士之中领头的都是修为最高、战力最强之人,力量赋予了他们天生的领导力,归根结底‘强者为尊’的思想是修行界的主流,而弱者想要掌控团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文玉没有立刻回答,他仔细确认了准备前往东流之东渡劫的修士身份,最终将目光停在一位留着披肩红发的修士身上——

    “孙道友,此次前去东流之东就拜托你帮衬诸位道友了。”文玉冲着红发修士行了一礼,他知道眼前之人无论身份地位、人品品性,还是个人能力都是作为首领的上上之选。

    “定不辱使命!”

    红发修士郑重地回了一礼,随即朝着周越笑了笑,说道:“那么接下来就要仰仗周道友了,我负责服众,道友负责引路,如何?”

    周越心中一动,如此一来红发修士能让其他修士服从,他只要负责影响红发修士一人即可,周越微微颔首道:“原来如此……好,我应下了。还未请教道友名姓?”

    只要红发修士善于听从他人的意见,那么周越的工作量必定会大幅缩减,毕竟他不必再说服所有前往东流之东渡劫的人类修士,

    “孙连星。”红发修士微微一笑,随即传音道:“周道友请放心,路上我会与你交流先天至宝的使用方法,你若是能完全掌握先天至宝我也好卸下重担。”

    周越先是一怔,随即醒悟过来,这位红发修士或许将他误解成热衷权力的修士了,孙连星担心他误会,于是便向他示好以免多生事端。周越也没有多做解释,他并没有告诉孙连星自己对于权力不感兴趣,周越对于先天至宝的操控方法倒是兴趣十足。

    孙连星见周越不置可否,当即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霍重,轻声问道:“霍道友呢?”

    “我没有意见。”

    霍重自然不会反对,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先天至宝是化虚境修士是否有话语权的唯一标准,换他来恐怕真的只能为前往东流之东的人类修士们做个向导了。

    众人明确了渡劫的分工,接下来就是讨论一些细节的时间了,文玉索性撤除了外围保护众人谈话的大阵,因为接下来的内容已经没有保密的必要,倒不如说文玉还希望大荒的
灵域兵魂无弹窗
妖类修士们前来一起讨论。

    ……

    ……

    “这么说他们果真是想要离开此地?”

    与另一边的人类不同,大荒方的妖类修士们就显得随意了很多,他们在雪山顶部席地而坐,也没有阵法保护,针对之前燕族修士获得的情报开始了讨论。

    一位留着长须的老者抚了抚下巴上花白的胡子,用行将就木似的声音说道:“人类怎么做与我们何干?我不赞同放弃这片土地,此处是我们的祖地……”

    “那请诸位本土妖族的道友留守此地吧?”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瞥了那长须老者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道友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宁死不愿离开,实在是妖类楷模……须剑虎一脉有道友这般人物,着实是一大幸事啊!”

    “咳咳……老夫只是不赞同离开而已,并不是说非要与这片土地共存亡。”长须老者的身体矮了一截,仔细一看却是他将身体蜷了起来,他有些尴尬地说道:“归根结底,我须剑虎一脉本没有领地观念,也不存在守护家乡的说法,不赞同离开此地只是老夫的个人主张而已。”

    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没有理会长须老者的辩解,他瞥了一眼自己身边坐着的同族修士,试探着问道:“燕留?”

    “族兄,我认为我们应该跟随人类一同前往龙凤渡劫的地区。”燕留顿时会意,他果断起身来到了群妖的中央,认真地说道:“人类都是谨慎狡猾之辈,不是有八成的把握他们不会轻易尝试,既然他们胆敢前去龙凤两族的渡劫地,就说明他们有把握不被龙凤敌视。”

    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闻言眼前一亮,催促道:“接着说。”

    “考虑到我们不清楚他们避免被龙凤敌视的具体方法,我建议我们直接进行跟踪,或者提出与他们合作。”燕留沉吟片刻,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应该与他们合作,最好不要贸然跟踪。”

    另一侧原本一直闭目养神的龟族修士祁连天睁开双眼,他瞥了燕留一眼,疑惑地说道:“哦?还有什么说法么?”

    燕留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诸位道友应该知道修行界中占据先机者往往能够取得巨大的优势,若是我们一味地跟踪人类……指不定就会被他们坑害,还不如坦诚一点提出合作的请求。”

    群妖顿时议论纷纷,不过他们很快得到了统一的意见,与人类合作的确要比跟踪人类更加稳妥。

    要知道,这一次大荒面对的麻烦可比以往恐怖得多,平日里被人类留下的陷阱坑害一次算不得什么,但这次若是被人类故意下绊,说不得就要葬送不少大妖的性命。

    “嗯,我也倾向于同人类谈判。”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站起身来到燕留的身边,他伸出手遥遥指向山下的人类联军,说道:“我相信人类联军也有与我们联手的理由。”

    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略微一顿,接着说道:“之前诸位的耳目应该已经探查清楚了,人类此次将要前往的渡劫地并不安全,就连化虚境修士都有可能遭遇危险,那片土地充其量也就比此地安全些许,仅凭人类联军的力量应该不够。”

    “何以见得?”

    猿族的高瘦男子起身,他对于人类抱有天生的敌意,更不用说此人之前还被人族的戈王斩杀过一次,心中对人类早已抗拒到了极点。

    “人类联军在故意散播撤退的消息。”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皱了皱眉,他望向在场所有妖类宗族的首领,说道:“诸位的耳目恐怕也只有元婴境吧?人类联军若是丝毫没有联手的意思,那么不如直接封锁消息一走了之,又何必将此事透露出来?”

    众大妖顿时陷入了沉思,他们也觉得情报来的太简单了一些,就好像人类故意将此事透露出来一般,然而处于对部下的信任,这些妖类修士一直自欺欺人,认为那只是人类联军对于重要情报的封锁能力低下。

    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轻笑一声,淡淡地说道:“他们将龙凤渡劫地的情报透露给我等,无非就是为了影响我等。要么是打算让我等分心跟踪,从而减轻留守人员的压力,要么就是打算同我等联手,一同度过这场旷世大劫。”

    “我的看法是与人类联手,不知诸位如何做想?”眼窝深陷的燕族修士一伸手,他的面前顿时多出了两块用来记名的真气板,他轻哼了一声,朗声道:“请诸位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