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十四章 邀请

第二十四章 邀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路人的话虽然离得不近,但是刚刚从车中下来的人显然是听到了,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被解决,他皱起了眉头,招招手对一旁的车夫道:“去,将那个人给我带过来。”

    修行中人耳目灵敏,所以不仅仅是紫阳剑派的修士,哪位许仙生也同样听见了旁人的议论。

    杨家的事情是他亲自经历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难度,古林县城是没有真正的修士的,所以他暗自猜测可能是外来的修士所为。

    当然,对此他还是要解释一下,毕竟眼前的钱师兄可是他千里迢迢的请来的,现在的情形却有些尴尬了,所以他面色迟疑了一下,才略带歉意的道:“钱兄,杨家我去看过了,绝不是我们这样的半吊子可以解决的,城中的几位同道也都是吾门出去的,他们的实力我清楚,所以只可能是路过的修士所为。”

    钱姓修士面色有些不快,说实话这样的事情本来他是不会有兴趣的,更不会没事跑到古林这样偏僻的小地方,要不是当初受过许先生的资助,他怎么会为了乡下的土财主来一趟。

    不过转瞬之间他就将不快压制下去了,虽然如今今非昔比,但是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当初结交与贫贱之时,人家没有嫌弃过自己,如今发达了难道就能够置朋友于不顾?

    所以顿了一下,他就若无其事的笑着宽慰道:“没事,刚好这些日子修为停滞,正好出来散散心,再说了,钱兄你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过我,莫不是瞧不起兄弟了?”

    这自然是笑话,虽然钱先生并不觉得好笑,毕竟让一个骄傲如斯的家伙开玩笑,生硬已经不足以说明情况了。

    但是对方是宽慰自己,许仙生自然知道,所以他也勉强笑答:“怎么会,只不过兄弟如今身份不同了,当以修行为主,我就不好上门打扰,实际上要不是这一次实在是受人恩惠多年,推辞不管良心难安,我怎么也不会去打扰你。”

    这个时候车夫将人带了回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作为当事人,许先生很关心事情的始末,所以人一带到,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杨家的事情是怎么解决的,给我说说。”

    来人一副小商贩的打扮,很显然是本地人,所以对许先生也不陌生,更不用说旁边还站着一个紫阳剑派的高人,所以他就带着几分巴结的神色,将自己知道故事绘声绘色的说了出来:“那一天也是在这附近,那杨家家主来请郝先生去除鬼,当时来了不少人,正好青云子道长当日路过,看到人多就过来看了看。嗨!也是杨家祖先有灵,青云子道长听了杨家的事情,便大发慈悲,当即跟着去了杨家,当时……然后听说当天就将闹腾的恶鬼给除了。我听说最后杨家为了报答,还将城南的宅子送给了道长。”

    说道这里他还颇有些羡慕的意味,许先生没有管他的想法,而是仔细惦量起故事中的真实分量,比如说什么杨家祖先有灵他就不信,毕竟当初的事情就是祖先闹起来的,只不过没有外传罢了。当然,故事之中虽然不乏猜测夸张,但是许先生最后还是判断,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青云子道长应该是真正的修士,而且出手解决了杨家的事情,只不过不知道修为如何罢了。

    这样一来许先生就尴尬了,自己费了好大力气才请人回来救命,你却告诉他事情解决了,这让他怎么办?难道告诉钱师兄,事情没你啥事了,你从哪里来会哪里去。

  
幻花应世全文阅读
至于那个叫做青云子的修士,不提是不是自己得罪的了的,许先生也不觉得对方的仗义出手有什么问题。

    想来想去,许先生还是想不出好的办法,毕竟事情解决了,按理来说钱姓修士就该回去了。不过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身为紫阳剑派的修士,哪里能这样‘怠慢’,看来只有想办法知会杨家一声,让他们赶紧孝敬一下。

    相信杨家也会明白,紫阳剑派的道长来一次不容易,肯定不会拒绝。

    将路人打发走,许先生简单的将意思向钱姓修士说了一下,不出意外的获得了同意。

    对于钱姓修士来说,修炼是一件耗费钱财的事情,所以再多的钱财也不闲少,在这方面他不会假装清高,说的现实一点,如果闹鬼的不是杨家,只是一个普通人家,那么许先生会不会去请他,他会不会来真的是一个问题。

    既然此行的目标被解决,虽然几乎可以肯定会收到一笔钱财,但是毕竟是白跑了一趟,钱姓修士最后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此行算是无功而返了,唯一的指望就是看看能不能会一会青云子道长,同道之间也好交流交流。”l

    对于他的感叹,许先生有些尴尬,不过却对能够与青云子碰面不报希望,虽然杨家送给他一座豪宅。

    所以他在一旁劝道:“钱兄,我看还是不要报太大希望,之前那人也说了,事情结束之后那青云子就不见了,估计是过路散修,我看钱兄你肯定比他强……”

    许先生话音未落,就听到远远的有一道声音清晰的在耳边炸响:“两位道友,贫道就在此处,不知道有何见教?”

    一言既出,说话都两人都面露骇然,不是因为背后议论被人撞破,而是简单的一瞥之间就看到数百米外有一行人迅速靠近,能够在离得这么远听清楚他们说话,还能够将话语清晰的传过来,这份修为,至少钱姓修士也无法企及。

    原来张青一行人也正好到达,凭借着练气功法已经修为的优势,他远远的就听到有人议论自己,之后一看更是有一位身具灵力的修士,所以忍不住开口出声。

    几百米距离对于修士来说,转眼既逝。张青很快就看到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位本土生长的修士,眼光中不免带着好奇和探寻。

    倒是钱姓修士及许先生尴尬的要死,毕竟刚刚还在说对方修为不如自己,转眼间对方就站在了面前,连对方修为都看不清,更糟糕的是,这话还被对方听到了。

    这之间的尴尬担忧就不足以用语言来形容了,最后钱姓修士还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行了一礼道:“前辈,晚辈紫阳剑派修士钱国通,先前冒犯之处请前辈见谅。”

    张青本来就没有为此大动肝火的意思,更何况对方身为修士能够毫不犹豫的站出来顶锅,张青就对其有几分好感,自然不会计较了。

    而且相比之下,张青还是对此地修行界更感兴趣一点,之前还是从杨家祖先灵那里了解了一点,可惜的是对方自己都不

    不清楚几百年来修行界的变化,更不要说告诉张青的了。

    所以只见张青笑眯眯的一挥手,发出了邀请:“道友是刚刚到吧!不如去寒舍落脚,也好彼此交流交流。”

    对视了一眼,虽然不清楚张青的意图,但是目前看来没有什么恶意,所以钱国通一拱手说:“多谢前辈美意,晚辈就却之不恭了。”**.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