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十五章 黑袍人

第二十五章 黑袍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郝兄、李兄还有陈兄?”许先生的语气有些迟疑的道:“你们这是跟随青云子前辈修行了?”

    整个古林县城只有这么几个阴阳先生,几人之间都很熟悉,所以看到站在张青身后的几人,许先生一眼就认出了这几个老熟人。

    而之所以他表现的这么迟疑,完全是因为郝云中都从系统商店里兑换了道袍穿在身上,而且成为了修士后气质大变,所以让他一时间不敢确认。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这系统出品必属精品。虽然郝云中等人买不起价格昂贵的属性装,但是用银子买几件普通道袍还是可以的。

    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几件精致的道袍穿在身上,再加上从内到外透露出的自信,这哪个熟人见了也不敢贸然相认。

    “郝兄高义,竟然真的请来了钱师兄这等高手,”郝云中对着许先生就是一阵夸赞,不管怎么说对方真的去请人了,这其间的难度他也知道,如果换做自己他自衬做不到。

    钱师兄?这个称呼让许先生有些恍惚,要知道修道之人,哪怕是不入门的修道之人,对于规矩也是看的相当重的。别看他和钱国通一口一个兄弟,但这是两人特殊的交情,若是普通修炼者来了,轻则叫一声前辈,重则更是要称呼上师,所以在他看来,郝云中的举动孟浪到了极点。

    看着跟着张青身后的几人,再看看极其相似的服侍,许先生似乎明白了什么:“郝云中等人肯定是拜入了青云子前辈门下,不过这也不是其无礼的理由,难道真的是昏了头,以为有了靠山就不在乎一位修士的脸面了?”

    凭借着往日的了解,许先生判断他好像不是这样的人,不过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似乎能看到钱国通发怒的样子了。

    听到有人这样称呼自己,钱国通第一时间就是如同许先生那样的判断,因此就有些愤怒,如果事实真是如此,他就算不顾及前辈颜面也要教训对方一顿,维护一下修士的尊严,他也相信青云子前辈不会庇护对方。

    不过当他习惯性的用灵力一扫,立刻就傻眼了,对方除了一个小孩,个个都身具灵力,这也就意味着对方一行都是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的。

    于是这一下他脸上的表情就精彩了,前一刻还带着真准备爆发的愤怒,不料转瞬就变成了惊愕和尴尬,最后勉强憋出了一个笑容,语气有些古怪道:“道友过奖了,在诸位道友尤其是青云子前辈面前,我可算不上什么高手。”

    道友,诸位。这几个熟悉的字此时似乎用错了地方,从钱国通嘴里吐出来更是让正等着看戏的许先生惊讶不已,不过他还是没有想到郝云中等人竟然会成为修士,还以为钱国通是看在前辈的面子上才没有追究的。

    而钱国通说完之后也觉得自己表现的有些过度,所以立刻又接着解释说:“让诸位见笑了,实在是钱某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诸多同道,实在是惊讶过度了。”

    看他如此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倒是让众人都高看了他一眼。郝云中这时候也如梦初醒,到了个歉自我介绍说:“不怪道友,也是我们失礼了。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天庭白猿山别院弟子郝云中,给道友见礼了。”

    说完他就拱了拱手,礼数摆的极正,让人无话可说。

    修道之人,彼此相遇,只要没什么仇恨,彼此之间互相介绍一下实属正常。

    所以在郝云中介绍完了之后,其他人也纷纷见礼。

    “天庭白猿别院王浦,见过道友。”

    “天庭白猿别院李明生,见过道友。”

    “天庭白猿别院陈道一,见过道友。”

    一行人彼此介绍,搞得钱国通也手忙脚乱的
风起大宋小说5200
还礼。是实话,成为紫阳剑派的正式弟子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非本门的修士。

    张青看到彼此见礼,只有什么都不懂的小虎还趴在白鹤背上,暗道弟子不懂事,只好由自己这个做师父的出马了。

    一把将小虎从鹤身上拉了下来,张青对着好一旁的钱国通解释道:“这个是我刚刚收的嫡传弟子王虎。小虎,还不行礼?”

    前一句是对钱国通解释,这后一句却是对着小虎说的。

    好在小虎够聪明,虽然从来没见过这个阵仗,但是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拱手道:“见过道友。”

    看到自己的脸面保住了,张青松了一口气,才有心情笑着对众人说:“走吧,先去寒舍,在这里可是被大家当做猴子看了。”

    经过张青这么一说,众人才发现,因为紫阳剑派的名声再加上最近声名赫赫的青云子道长的存在,所以此时周围已经远远的围上了一大群人,虽然没有什么人敢靠近,但是看他们兴奋的样子,可不是就像是看猴戏吗?

    大家不好跟这么多人计较,也只好按照张青说的转移阵地,钱国通更是弃马车不乘,跟着众人身后走了回去。

    一路上上许先生还是有些晕晕乎乎,经过几人的简单交谈,他算是不的不接受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那就是是曾经和自己一样的几位,如今有了质的变化,将自己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除了得知真相有些失魂落魄的许先生,钱国通倒是显得很兴奋。

    虽然此行捞外快的机会没了,但是能够碰到这么多同道,尤其是张青随口说了几句御鬼密典上的技巧,更是让他惊喜不已。

    要知道虽然紫阳剑派是以剑为主修手段,但是面对其他的修行知识依然不避讳,尤其是在整个简国修行界落后冤死的情况下,任何与修行有关的知识都是无价的。

    所以当短短的一段路走完,钱国通甚至恨不得将我们的青云子道长供起来,到时候就能天天请教修炼上的问题了。

    倒是我们的青云子道长有些焦头烂额,要知道除了御鬼密典的灌输,我们的张大道长肚子里有多少货他自己清楚,所以一回到家里,他就立刻借口设宴接待客人,转而闭口不提修炼的事情。

    钱国通转着弯试探了几次,发现前辈真的是不想多说,所以只好暂时按耐下了冲动。毕竟这种修炼知识,哪个不是藏着掖着?能够得到一点指点已经是万幸了,他也不会贪得无厌。

    宴会进行的如何暂且不提,此时的古林县城外,几名身着黑色连体斗篷的人走了过来。

    正是正午,又是秋老虎最热的时候,此时还穿着黑色斗篷,无疑怪异到极点,尤

    其是这些神秘人走路都一板一眼,似乎……僵硬的很。

    “刚刚的情况你是没看到,紫阳剑派的高人和青云子道长就在这里碰上的,然后他们就一见如故,谈了好久,最后青云子道长更是邀请紫阳剑派的高人去了他家里。”

    隐约传来的炫耀声让斗篷人中的一个稍微瞪了一下,然后整个斗篷人队就不动声色的跟着说话的人身后进了城。

    张二是一个常年混日子的二赖子,平日里游手好闲到处混饭吃,这不刚刚听说了青云子道长和紫阳剑派高人的事情,他就跑到城门附近溜了一圈,就准备回去借此混几顿饭吃。

    一边盘算着怎么骗骗那些喜欢听故事的冤大头,张二轻松的吹着口哨往街上晃荡。

    这是,一声嘶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伙计,问你个问题。”

    还以为是肥羊上门了,张二回头一看,就见到一双深邃的眼睛,然后就陷入了迷糊之中。**.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