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十七章 吾手中剑,杀不得人吗

第二十七章 吾手中剑,杀不得人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鬼缚术,”看到自己的虎鬼不是对方的对手,郝云中连忙使出了刚刚学会不久的法术。

    作为记载在御鬼密典里面的辅助控场法术,鬼缚术威力算不上大,但是作用绝对不小,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只见随着郝云中的话音刚落,转瞬之间就看到无数的黑雾从地下涌出,幻化出来无数黑色手臂模样的东西。

    这些幻化出来的黑色手臂就如同是真人的手臂一样,转眼之间就顺着几具怪物的身体爬了上去。

    “呜呜……”被鬼缚术幻化的鬼手缠住了,几个怪物发出低沉的呜咽声,然后放弃了对虎鬼的攻击,纷纷使劲猛的挣扎起来。

    “嘭!”鬼缚术虽然不错,可是郝云中的实力却比不上这几个似人非人的怪物,所以几个怪物一使力,所有的的鬼手都化为黑雾消失了。

    不过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陆续赶到,看到正在战斗的郝云中纷纷出手相助。

    虎狼豹熊,四人的鬼**各不相同,实力也只是练气一层中垫底的货色,对付四个怪物不过勉强支撑,好在几人还在一旁释放法术支援,一时间也打的有来有往。

    “铿!”寻着打斗声赶来,看到混战成一团的场景,钱国通也顾不上仔细询问,拔出剑就上前帮忙。

    可惜的是,虽然他成为修士的时间要久一点,但是现在的实力也比郝云中等人强不到哪里去,所以五人合力也不过和对方打了一个平手。

    所以等到黑袍人听到声音赶来,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几具炼尸正被数名修士拦住进退不得的场景。

    场中一把长剑挥舞的是紫阳剑派的弟子,那么多出来来的几个有事哪里来的?黑袍人半天都没想清楚,不过这并不重要。

    他此时正贪婪的望着操纵着鬼物的郝云中等人,毕竟相比于紫阳剑派的剑术,这种操控鬼物的法术更加符合他的心思,所以在看到对方仅仅是几个练气一层的修士,他就准备擒下对方,好好的拷问一下这个法术。

    “桀桀!”想到即将到手的法术,黑袍人怪笑了几声,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铃铛,就拿在手上摇了起来。

    “叮叮叮!叮叮叮!……”一阵阵铃铛的声音传播开来,初始的时候还不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只觉得心浮气躁,头疼欲裂。

    而与之相反的是,那几个不知名的怪物却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身上开始散发着一股股红色的气息,动作更是狂暴凶猛了起来。

    “是练魔,你是炼魔。”这个时候,看到这些异常明显的特征,钱国通终于想起了师门告知的秘辛,眼前的人赫然正是臭名昭著的炼魔。

    炼魔,一个神秘的修士,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一出现在简国修行界,就是以击杀修士炼制尸魔而闻名。

    其实类似的炼尸的法术在修行界并不少见,击杀修士用来炼尸的事情更是时不时就有所传闻,除了受害者的亲友,也不会有人因此去找他麻烦。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他也不会闯出偌大的名声。使其成名的是,他频繁的对各大宗门弟子下手,而且基本上都能够得手,更是以练气一层的实力屡次逃脱各门派高手追捕,最后竟然硬是带着几具炼尸到处游荡,堪称低级修士的噩梦。

    在认出来的第一时间,钱国通差点忍不住逃跑了,毕竟他骄傲归骄傲,但并不意味着他会无缘无故去送死。

    不过好在最后时刻他想起了我们的张大道长的存在,这才按耐住了恐惧继续坚持。

    “桀桀!”看到有人认出了自己,黑袍人很是兴奋的笑了起来,得意的说:“没想到小子还挺有眼力劲,不过竟然认出了老祖,为什么不束手就擒?”

    说着话,炼魔却没有放松,手中的铃铛摇的更快速了,机会已经到了大家忍耐的极限。

    “戾!”就在此时,一声穿透力极强的鹤鸣声响了起来。

    鹤性高洁,鹤鸣声更是各种魔音的克星,所以伴随着鹤鸣声响起,炼魔手中的铃铛声为之一顿,却是暂时失去了作用。

    自己的手段被破,炼魔却没有丝毫愤怒的意思,相反看到了云中仙鹤后双眼都快冒出光来。

    “灵兽?今天是什么日子?不仅仅有这么多好材料,竟然还有一只难得灵兽等着老祖来抓。哈哈哈!”

    炼魔嚣张的完,就再次从怀着掏出一张红褐色的符篆,在旁人没有注
肆虐在武侠帖吧
意到的时候脸部抽动了一下,心痛的自语道:“这次可是将老底都掏出来了,幸好有这么多好货色弥补损失,否则就太亏了。”

    说着他瞥了一眼云中仙鹤,脸上的痛惜之色稍稍缓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贪婪。

    将红褐色的符篆取出,炼魔一招手,将几具炼尸招了回来,对着退到一起警戒的众人不屑的笑了一下,略带得意的解释说:“这可是老祖用了数个练气一层修士的精血书写的符篆,一般情况可舍不得用,不过为了你们用掉一张却也值得。”

    说完炼魔看着众人,希望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表情,这也是他解释的原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那些天之骄子们恐惧惊慌的表情,已经成为了他一种恶趣味般爱好。

    可惜的是,炼魔从众人脸上看到了惊,不过也只是惊讶罢了。至于恐惧惊慌则是一点没有,没有看到想要的表情,炼魔有些怒了。

    “呵呵!”冷笑了两声,炼魔看着一干镇定的家伙,冰冷的声音飘荡在院子里:“无知小辈们,等一下就有你们哭的时候。”

    看到炼魔进来杀死了这么多府上的仆人,钱国通或许还摄于他的恶名不敢多说,但是其他人可不知道他的名声,尤其是脾气火爆的陈道一,当即看到他大放厥词就怒气冲冲的反驳:“老匹夫,你个不人不鬼的家伙,感到我们的地盘放肆,等到院长过来一定要你好看。”

    “院长?”炼魔手中一顿,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可不相信还有高手在这里,所以用嘲讽的语气道:“不要在我面前虚张声势了,老祖我可不是吓大的,这种小把戏可没什么用。”

    是的,这就是小把戏,至少在炼魔眼中这是小把戏。虽然今天的一切有些出乎预料,不过他仍然不相信这种地方有什么高手,至少按照常理来说。

    按照常理来说,今天这里也不会有这么多修士。这个近在眼前的教训炼魔肯定忘记了,或者说他不认为违背常理的事情会接连发

    生。

    可是有一句话什这么说的: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今天张青也想告诉他:常理也是用来打破的。

    就在他嘲讽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时,张青已经到了现场,并且听到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眼前的一切,张青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在听到对方还敢大放狂言,当下就语气森森的说:“是吗?不知道阁下今天来我这里是干什么?难道是觉得我手中剑杀不得人吗?”

    杀不得人吗?此话一出,全场的温度都似乎降低了好几度,所有人都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一股寒意从心底直冲而起。

    如果说其他人感觉到的是寒意,炼魔此时就如同堕入了寒冰地域一般,要知道在张青开口之前,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院子里多了一个人。

    来者的实力明显在自己之上,如果对方要偷袭自己挡的住吗?

    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炼魔就不寒而栗。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了退路,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是来闲逛的吧!而且还顺手就宰了对方数十人。

    多年磨练出来经验,让他在这种危险时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只见他手如同闪电一样伸进了怀里,拿出了几张与之前一样的符篆,并且迅速的贴在了炼尸身上。

    炼魔突破至练气二层多年,按理来说应该是练气二层老牌的强者了,不过因为他所得的传承残缺,所以除了炼尸竟然没有任何手段。

    而在传承缺失的情况下祭炼炼尸也困难无比,以至于如今手上只有四具练气一层顶峰的炼尸。

    不过毕竟杀人越货这么多次,还有多年的经验摆在那里,炼魔逐渐也琢磨出了一点门道,现在他使用的就是如此。

    这是被其命名为血魔符篆的一种符法,作用就是将手下的炼尸暂时提升到练气二层,也一直是其最后的底牌。

    因为血魔符篆的材料珍贵,所以炼魔平日里从不轻用。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上珍贵不珍贵了,重要的是能够将小命保住就不错了。

    血魔符篆一贴到炼尸身上,一阵红芒就从中没入炼尸体内,一股血腥味随之快速的弥漫在庭院之中,炼尸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暴涨,并且很快就突破了练气一层的极限,达到了练气二层。

    这个时候炼魔心中才有了一点底气,才敢将转过身来,将目光看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