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十八章 月下独舞

第二十八章 月下独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月色将张青的影子拉的老长,刚刚练剑之时的锋芒还在他身上缠绕不去,眼前的景象更是让他如同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全身上下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被人无缘无故的打到家里,还死伤了如此多人,就如同被人狠狠的对着脸上扇了一耳光一样。张青此时心中的怒火几乎喷涌而出,但在这样极端的愤怒情绪下,他却显得更加冷静。

    看着地上的尸体,已经黑袍人的一举一动,张青第一次发现自己,面对着这种情况,竟然能够保持着这种诡异的冷静。

    冷静到不似……活人。

    甚至张青还有心情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尸体,一共十三具,很传奇的一个数字。

    “或许这才是自己的本性?”面对着这种诡异的状态,张青如此想到。

    明明能够感觉到愤怒已经一切情感,但是此时却被一种绝对的‘理智’所支配,失去了平日里的轻浮,却别有一种邪气。

    邪气,这不是一个贬义词,至少对于此时的张青来说。

    此时的张青给人一种寒冷和诡异的感觉,不过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觉得不对,甚至弟子们还觉得很正常,毕竟在他们心中,张大道长是一个了不起的修士,此时这种杀伐果断,霸气十足的张道长很显然符合他们的心理预期。

    炼魔转过头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状态的张青。

    冰冷与邪气,月色下那道持剑的身影给了他无穷的压力,死亡的气息不知不觉的缠绕在他心头,就像……那一次逃脱高级修士围剿一样。

    “或者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蓦然间炼魔已经有了这样的感觉。

    本来还以为是走了****运,现在看来是闯进了鬼门关。心中苦笑了一声,炼魔的脸颊更是忍不住抽动了起来。

    怀着最后一丝期待,炼魔小心翼翼的道:“这位道友,今天是我不对,不过你的门人弟子也没有损失,死去的不过是几个凡人,我愿意补偿,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如何?”

    “凡人啊?”张青感叹了一句,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的道:“我自然不在乎。”

    听了这句,炼魔心中一喜,还以为事情有了转机。不过就接着听到了那个幽冷空灵的声音继续道:“可是你今天却扫了我的脸面,我可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刚刚升起来一丝希望,转瞬之间就再次陷入了绝望,炼魔不甘心,他最后一搏:“我可以补偿,只要我有的。”

    相对于生命,身外之物也没有什么不可抛弃的,炼魔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如同清冷的月华,张青将目光投向了炼魔,竟然笑了,是那种很开心的笑:“好啊!正好我最近修习的一门法术,需要一点材料,就是不知道你舍不舍得?”

    “舍得,当然舍得,不知道道友需要什么”听到张青的话,炼魔赶紧应承下来,此时只要能够化解危机,哪怕是将老底掏干净他也没有半分不舍。

    什么材料?张青突然诡异的笑了,满脸的嘲讽让炼魔心中充满了不安。

    果然,只听得那如同地狱传来的声音突然多了几分戏虐:“你的魂魄,愿不愿意给我?我正好还缺一个练气二层的小鬼。”

    噶!炼魔本来还挂满笑容的脸庞瞬间就僵硬了,魂魄这东西交出去还能活吗?更不要说还拿魂魄来炼鬼了。

    作为心狠手辣的玩命之徒,既然撕破了脸,哪怕明知道必死也不会束手就擒,更何况他并不认为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当下肯定了张青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炼魔立刻换下了笑脸,一脸凶狠的愤愤道:“桀桀!你以为吃定了老祖吗?看到我这几个可爱的小家伙没,给我去死吧!”

    随着他一声令下,几只炼尸瞬间如同疯狗一样的直扑而上,就对着张青而来。

    略微一扫,张青就知道,眼前的几只炼尸已经被暂时提升到了练气一层,而且现在四具炼尸一起上,实力也不可小窥。

    不过张青嘴角突然微微翘起,勾勒出一丝无声的嘲讽。

    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都是不公平的,有着完善功法和法术传承的修士往往比其他同级修士要强大数倍。所以眼前的几只炼尸完全不被张青放在眼中。

    “因为,系统大神可是比任何门派要强大啊!”如同叹息一样的感慨从口中飘出,张青手中的剑突然亮起了丝丝光华。

    看着逐渐接近的炼尸,张青冰冷的思绪如同一台精密的电脑,将自己的实力
至尊战神全文阅读
和炼尸的实力做了对比,然后又转瞬间想出了数个进攻的方案。

    所以,这个时候张青动了。利剑无名,剑法青竹。

    当青色的光华闪耀,张青如同一个翩翩起舞的谪仙人,轻盈的迎着炼尸就迎了上去。

    按照青竹剑法的运转法门,张青瞬间就将速度提升到了极点。恐怕同级之中的普通修士完全无妨企及,更不用说几只强行提升上来的炼尸了。

    就如同几只笨拙的狗熊,张青迈着轻盈的舞步就与其擦身而过。

    光,只见到几道青光闪过,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几只炼尸瞬间就止住了身影,变得如同一个个呆立的木桩一般。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此时炼魔刚刚对着自己的炼尸发出攻击的指令,他自己已经转头就跑,竟然完全没有一搏的打算,而是打算直接逃跑。

    张青实在是给了他太大的压力,心中强烈的死亡预感更是从来没有停过。他就是靠着这一天赋躲过了不知道多少次围剿,所以此时自然毫不犹豫的逃跑了。

    身为积年老魔,被追击是常有的是,所以炼魔这一手逃跑的功夫也是熟练,所以此时不过数息时间就已经跑到了门口,眼看着就跑掉了。

    这个时候,炼魔心中的得意无以言表:“任你,多么强大,不还是让我跑了,大不了下一次我不凑上来找你麻烦,你还能拿我有什么办法?”

    心中如此想着,嘴上却不能怂了,所以一边跑他一边开口嘲讽,那嘶哑如鸭叫的嗓门在黑夜中传出了老远:“桀桀!道友,老祖我先走一步,今日‘恩情’老祖必有厚报,哈哈哈……啊!”

    笑声还没有结束,突然就戛然而止,原来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与炼尸之间的联系被截断,这无疑说明了一件事,炼尸已经完了。

    “好在已经跑掉了,辛亏跑的快,”炼魔心中只

    只有庆幸,不过也被吓得不敢多说废话,速度更是加快了一分。

    “不用以后了,今天我就来看看你有什么厚报。”如同九渊地狱传来的最恐怖的魔音,当张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的时候,炼魔整个人都如同僵住了一般。

    感觉到紧贴着背后的锋芒,炼魔满脸苦笑着转过来身来,恐怖的脸更加显得恐怖了。

    “道友,都是我的错,饶过我吧,我愿意做牛做马,我……”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炼魔一点抵抗的意思也没有,双腿一软就准备跪下来,完全没有刚刚的嚣张。

    不过张青的脸上却没有表情,似乎一点都不为所动。理智更是告诉他,这种杀人如麻的家伙怎么可能如此怂包?

    果然,本来低着头双膝缓缓跪下的炼魔突然猛的抬起了头,满脸怨毒的嘶吼道:“去死吧!”

    一团红色的雾气扑面而来,就连空气也似乎被腐蚀的嗤嗤作响。

    “煞气?”学习过两本秘籍,张青已经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了,瞬间他就认出了这似乎记载过的煞气。

    一团黑色的烟雾浮起,正好将煞气挡下。既然提到过煞气,秘籍中自然是有着应对的方法,更何况眼前的不过是血煞中不成气候的一种。

    两团不同颜色的力量在半空中纠缠,很快就彼此互相消耗一空。

    见到自己最后的杀手锏就这样被破了,炼魔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然后就充满了绝望。

    “不……”他还想说些什么,张青的剑就已经往前轻轻一送,结束了他的性命。

    看着失去生命气息的炼魔,张青抖动了一下剑身,将鲜血扫落,叹了一口气道:“本来还想看看你有什么后手,可是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院长,你没事吧!”

    “前辈,炼魔解决了吗?”

    ……

    没过多久众人都赶了出来,纷纷开口问道。

    看着一脸担心的揪着自己衣角的小虎,张青寒冰似的脸庞瞬间融化,笑着道:“自然,你们去将现场收拾一下。还有,将死去的仆人处理好,有亲属的都帮忙安排好。”

    说完,他才手掐起了几个指决,只见一道道灰色的绳索从炼魔身上浮过,然后一个不停挣扎的魂魄就被困了起来。

    毕竟是修士的魂魄,哪怕死后也几乎自行成鬼,就是不知道还有几分神智?

    这般想着,张青就取出一个玉瓶,将炼魔魂魄收入,淡淡的瞥了一眼道:“无故残害如此多同道,死后不得超生,也算是报应了。”**.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