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九十五章 哭声

第九十五章 哭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刚刚从神道初建的忙碌之中缓过来一点的简国,又再次忙碌了起来。

    各地的佐使官摸索着熟悉起自己的职责,执武官更是看着领到手的练气一层的新兵蛋子苦笑不已。

    不过无论有多么困难,在张青给的巨大压力之下,所有人还是都得老老实实的熟悉着一切。

    就在这些人忙碌的时候,张青只是确认了整个简国神道的运转顺利之后,就开始了新的征程。

    云台照例放在了白猿山,张青一步踏入,出现在眼前的却仅仅只有一小片可选的范围。

    不同于大楚世界,云台可以到达任意一处,这个中千世界的屏障无疑强大的多,以至于云台的能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张青没有犹豫,直接就朝着某个地方选择了传送。

    光线的突然转化让张青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陌生的压力。

    每个世界的规则都有所不同,张青若有所思的抬起了头,看到了无数的灵光。

    系统:“玩家请注意,进入陌生世界,世界规则发生变化,信息收集中。”

    虽然随身的系统没有灵智,有的时候显得死板了一点,不过关键时候还是只有他靠的住。

    听到系统的声音,张青干脆就不忙着行动,而是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首先是灵力水平,活跃的灵力甚至超过了白猿福地,虽然白猿福地因为处于莽荒之地灵气水平很差,但那也是大千世界的灵地啊!

    其次就是植被的茂盛,似乎自己是在荒芜人烟的深山老林之中。

    系统:信息收集完毕,玩家请注意,此方世界为神道侧世界,极其适合诞生神灵类存在,众生愿力会得到大幅度强化,请玩家小心。

    神道侧?愿力?张青歪了歪头思考到,看样子世界还是有不同的类型啊!为什么之前去大楚世界的时候系统没有提示,是大楚世界不值一提还是还是系统当时没有恢复这些功能?

    张青正准备问问系统,却突然听到隐隐有哭声传来。

    “这种荒山老林怎么会有人迹?难不成自己是遇鬼了?”张青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过陆陆续续有越来越大的哭声传来,似乎还夹杂着不少的脚步声。

    是真的有人,张青很快就确认了这一点,然后他的神色猛然一动:“正好人生地不熟的,去看看情况,说不定还能问出些什么。”

    想到就做,张青仗着一身修为,直接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

    “呜呜呜!呜呜呜!”一声声低咽声不断传来,似乎有人压抑不住心中的悲痛,不停的中哭泣。

    这不是一个人的声音,或者说哭的绝对不止一个人。

    张青很快就来到了哭声的上方,施了个小小的障眼法。

    低头往下一看,张青就看到一群说不上少的人正中山林中穿行。

    当头的是几名山民猎户打扮的人,他们正低着头拿着斧头刀子之类的东西开路。

    紧跟在他们后面的,就是一群看上去很精干的壮小伙子,从他们打满的补丁的衣服上来看,都是些普通人。

    这群精装青年后面的人群就复杂了,有上了年纪,但是看上去是些老猎户的老人,有统一打扮似乎是官兵衙役之类的官府人士。

    当然,正中间就是几个哭泣的百姓似的普通人,也正是他们的声音将张青引了过来。

    哭泣的这几人极其周围的几人,完全不同于其他人。他们中有低声哭泣的老弱妇孺,还有站在一旁的几个衣着明显华丽很多的家伙。

    这么一群人跑到这种地方来,真的是莫名其妙。看看周围树木的生长情况,恐怕除了一些猎人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过来一趟。

    张青心中的疑惑几乎突破天际了,他根本就
明星抽奖系统吧
想不通眼前是什么情况。

    “呼呼呼!”就在这时,底下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人似乎到了极限,他大口的喘着粗气,用手晃动着衣袖试图扇起凉风。口中更是有些虚脱的问道:“哎!前面的,这还有多久的路?”

    看的出来这有些发胖的中年人人地位不低,很快就有人掉头回答:“朱大人,快了快了,前面就是。”

    “老是前面前面,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很显然这样的对答不是第一次来,那个朱大人抱怨的意思很足,满脸更是无奈之色。

    胖胖的中年人叫做朱无极,乃是本地的官员,做的就是典籍官。

    作为本地成长起来的官员,他一步步的从一个书房小吏,生生的熬到了整个县第二显赫的位置,也算是个人物了。

    对于县太爷的宝座,朱无极除了在梦中从来没有想过,因为哪怕在本地根基深厚,但是这种权利极大又极其重要的位置轮不上他这个没什么出身的家伙。

    所以捞捞钱财,混混日子,朱无极每天的日子过得很愉快。

    没什么上进心,其实有也没什么用。朱无极绝对一辈子就会这么悠哉悠哉的过去了,哪里想到突然来了个这么勤勉的县太爷。

    这是真的勤勉,朱无极以他无数年的见经历保证,这县太爷一上任,就忙着这个忙着那个,反正是百姓所求他都亲自上阵。

    于是身为本地人的朱无极就遭殃了,每次有什么事这位县太爷就会拉着他一起,理由就是他熟悉情况。

    不过看在县太爷的份上,他咬牙也就忍了,却不料摊上了今天的差事。

    不知道哪个将事情捅到了县太爷头上,又正好有猎户迷路进了虎头山丢了性命,于是朱无极就被县太爷拉了过来。

    你要问干嘛?朱无极简直就要奔溃,这虎头山的邪门谁不知道,那么多高人县官都在这里折了戟,你还来干嘛?

    反正这里邪门大家都知道,也没人过来,一年都出不了一次事,就忽略过去不行吗?

    想到这里的危险,朱无极再次哭丧着一张脸,对旁边比他要年轻的多的县太爷祈求道:“大人,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反正多的是人带路,要不留两个人在这里陪我,等一下我再赶过去?”

    年轻的县太爷瞥了他一眼,似乎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一样,让朱无极心中不住的发虚。就在样对视了良久,县太爷的嘴中才吐出生硬的两个字:“不行。”

    朱无极脸上的表情再次垮了下来,他实在是不想跟过去。不过县太爷的威名又让他不敢不听,一时间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行,不能再走下去了,否则真的要将小命丢掉了。”对于这里的危险,朱无极太清楚了,他可不是那些泥腿子,所以在心中衡量了一下,性命的重要性可比县太爷重要多了。

    一咬牙,朱无极脸上的表情狰狞无比,他终于下来决心:“怕什么怕?大不了不干了,反正捞的钱够我舒舒服服过几辈子了,但是如果将小命丢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决心一下,朱无极就准备翻脸,谁爱去谁去,反正他是不去那个危险的地方了。

    不过还不等他开口,县太爷的声音就悠悠的传了过来:“这里是虎头山的范围了吧?之前死去的猎人都是在这里将命丢掉的吧?”

    此言一出,朱无极脸色大变,他刚刚光顾着怎么推脱,竟然忘记了看路,所以此时他一抬头,看见似乎是进入了记忆中虎头山的范围了。

    “是的,大人,这里就是虎头山了。”声音再次传来,朱无极发现原来县太爷问的是一旁的衙役。

    不过不等他多想,就又听到那个年轻的县太爷开口了:“朱大人,你不是要修息吗?要不要我留几个人陪你一起?”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