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九十九章 笑话

第九十九章 笑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木桐县,取出了寄存在山村的仪仗,白县令的队伍急急忙忙的就上路了。

    张青跟着他后面坐进了一架姑且称作牛车的车架内,对一切都好奇的紧。

    当然,好奇的不是鸣锣开道的威风,那一套他在大楚世界已经体验过了。

    他好奇的是几乎无处不在的神灵,这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体验。无论走到哪里,几乎都有大大小小不同的神光笼罩,虽然这种强度的神光只能称得上是一捅就破。

    似乎是感觉到了张青的目光所在,白公判先是疑惑了一瞬,然后才恍然道:“差点忘记了你能看到那些存在。”

    说完他还叹了口气,感叹道:“通神之修虽然道路艰难,但是比起我们隐修要好的多,哪怕是凡人之身依然可以使用许多神通。”

    可以很明显的听的出来,白公判的语气中充满了羡慕。

    这引起了好奇,在张青眼中,白公判虽然只是凡人之躯,但是很明显也是修士的一种,只不过是以成神为目标的修士罢了。而且他身上笼罩的黄色光芒,哪怕是潜伏起来了,也隐隐的能感受到其中的威力。

    所以对于白公判的话,他有些好奇的道:“怎么?之前乃不是也罢黜了一个神灵神位吗?怎么还羡慕起这种小把戏?”

    “小把戏?”白公判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望了张青一眼,发现他好像是真的不知道,才有些苦涩的说:“别看我刚刚威风了,但是那是因为聚集了民愿的缘故,说到底还是那个邪神自寻死路,除非是拼命,否则我可拿他没什么办法。”

    听到白公判说起此界修士的隐秘,张青立刻来了兴趣:“除了这一招,你就不会其他的什么神通了吗?比如说看到这些漫天神灵,或者法术什么的?”

    说起这个,白公判就是一脸幽怨,就如同一个深闺怨妇一般,用极其幽怨的声音道:“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们隐修为什么一直被你们瞧不起,虽然我们危险要小的多,不过真正成神的又有几个?更不用说成神之前的种种神通了。”

    说着说着,白公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睁大了眼睛,惊疑的问道:“你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

    其实以白公判的聪明,应该早就发现张青的异常的,可是惯性思维可不管你聪明不聪明,直接就把你圈了进去。

    其实反应过来,仔细推敲一下,就会发现张青身上很多不和常理的地方,尤其是他对于这个世界认知的匮乏。

    当然,你硬要张青扯什么一直在山里长大,跟的都是师父学习,然后师父死了自己出来混的借口。只能说你是真傻。

    其实这种套路正常人都不会被骗,你只要看看张青身上整整齐齐的衣物,你说你和其他人没有接触,你是在骗谁?

    估计你这么说了,别人不会想到你是异界来客,而是呵呵两声以为你在忽悠他。

    不过这只是普通人的猜测模式,不能当做白公判这种人的反应,实际上他也不会关心这些。

    他关心的是张青似乎对于通神之修和隐修都不了解。

    虽然不排除张青是自学成才的可能,但是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整个人类社会,通神之修或许很少,隐修却不少。

    以张青表现出来的修为,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成就的,你说你一直没有和其他人接触就算我信了,那么你连见到神光这种常见的东西都好奇的话,那么问题就大了。

    白公判自然不会想到异界来客的可能,他想到的是另一种可能。

    高深的修为,莫测的神通,对人类社会一无所知,这几点联系起来,白公判额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而能够潜入到
哈利波特之符文之秘小说5200
自己身边,还进入了人类的地盘,尚且一点马脚都不露出来,白公判越想越恐怖。

    “冷静,冷静,”想到了那个可能,白公判暗暗的警告自己:“如果是真想我猜的那样的话……”

    张青看他惊问之后,就脸色大变的看着自己,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难道这个世界已经接触过其他世界,对方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张青有些郁闷,要是这样的话,征服起一个开放的世界可是难上许多。

    “要不要动手?”两个人心中同时冒出了这个想法。

    不同的是,张青的意志不坚决,因为既然这个世界开放的话,很对事情完全可以和平解决,不需要武力,更何况自己只是打听一下消息罢了。

    与之相反的是,白公判紧张过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干了,”一咬牙,白公判就决定了下来,无论那种东西修为如何,敢进入自己的地盘,他都有信心解决掉,而且如果成功的话,利益也丰厚的不像话。

    张青敏锐的察觉到了白公判的变化,然后就看到他以一种自己眼中可笑的速度,从腰间掏出一个印章,对着自己脸上盖过来。

    “妖孽,别跑”一声爆喝,白公判就准备利用愿力封住张青的行动。

    张青就看到他身上的红色光芒随着他的动作一阵波动,然后……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虽然没有察觉到危险,但是张青哪里会坐在那里让对方攻击,一层淡淡的青光出现在面前,将那归宿的攻击挡了下来。

    “啪!”印章盖到青色屏障上,却没有一点作用,甚至没有丝毫反应。

    “呱呱呱!”

    张青自动在心中脑补出了乌鸦飞过的样子,而后就看到白公判一脸疑惑到一脸尴尬的快速转变。

    “镇妖!”发现没有动静的第一时间,白公判一声冷喝,调动着愿力往张青身上刷过,可是只是略一接触,就像是没有发现目标一样,红光很快就退了回去,然后一动不动的不听使唤了。

    张青略微明白了,看白公判的举动,似乎愿力的攻击性是看对象的,比如说妖。

    再联系一下罢黜山神的时候,就不难想象的到,愿力既民愿,他的威力只会在民愿憎恨的对象身上起作用。

    实际山也是如此,对于邪神,白公判可以利用怨恨他的那部分民愿和愿力本身对邪神的憎恨对付。

    就算是大妖,他也可以利用愿力对妖天然的怨恨来对付,庞大的愿力也是他对付大妖的底气。

    而怨恨的来源,就是百姓常年累月的积累,哪怕是一个没有出现在人类世界的妖,靠着这份笼统的概念,白公判也能调集一部分愿力对付。当然,这也受限于个人调集愿力的程度。

    不过以镇妖的名义掉来的愿力,对付张青这个正宗的人类时,自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然后白公判就尴尬了,看着张青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差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个……我……那个……”

    张青没有因为白公判的举动而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他也看出来了对方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当然,最重要的是以白公判的实力很难威胁到自己,张青才会这样宽容,否则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态度了。

    “白县令,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以为我不是人族?”虽然没有怪罪的意思,但是张青也免不了借机调侃一下。

    终究是应变过人,白公判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微笑着自嘲说:“天天自诩为聪明人,没想到今天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