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一百零八章 百鬼阵

第一百零八章 百鬼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快步的向前走了几步,身子不自觉的低了一点,徐忠来到张青面前恭敬的道:“属下见过大人。”

    对于这个即能干事,态度也恭敬的部下,张青还是很满意的,所以看到他跑过来,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

    “不错,练气五层了,”打量了一下,张青轻易的就可以看出徐忠如今的修为,于是随口夸奖了一句。

    听到张青的夸奖,徐忠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更加灿烂了,他连忙点头道:“都是托大人的福,属下才有今天。”

    “马屁精,”看到他那副点头哈腰的样子,很显然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惯的,不过也只能在心中暗暗鄙视一番。

    甚至有人略微偏了偏头,将目光从徐忠身上移开来,很显然是不大看得上这种行为。

    徐忠也能够感受到这些目光,实际上他已经习惯了。对于其他修士那种莫名奇妙的高傲,他同样是看不起。

    作为一个贫民出身的散修,他比很多人都放的开,反正都已经在人家手下干活了,干嘛还拿捏着架子,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要是仅仅如此他还称你一声风骨,但是很多人也未必比自己好到哪里去,碰上的府主大人还不是连腰都直不起来,凭什么鄙视自己?

    所以完全无视了这些各种意味的目光,徐忠依然我行我素,而事实上他也获得了张青更多的青眼。

    白公判就一直站在张青身后,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人群聚集到这里来,无数飞天遁地的存在都来拜见张青。

    猛的,他醒悟了,拥有这样实力的心情,确实有资格说之前那些话。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甚至能够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机会,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机会,作为隐修的一员,他知道,真正能够成功的人实在太少了,而张青这么一个既有实力又有野心的家伙,无疑是他绝佳的机会。

    不提白公判满脑子如何抓住机会,张青已经忙碌起来了,随着最后一波人马的到位,总共2145人的军队已经集结完毕。

    除此之外还有最近突破的数位练气六层的修士,以及大大小小的执武官,接下来只要再准备准备就可以前去报仇,顺便……夺下越县。

    不需要什么战争动员和鼓舞士气,张青抓紧时间让军队熟悉一下军阵,然后拿出特意准备好的功法,让每个人都拿到了一本。

    “《罪孽金轮》、《度人经》还有纳邪珠,”看着手中的一道怨力炼化功法,一道采集怨力的护身功法以及一件收集愿力的法器,李厉疑惑的看向了张青。

    亲身体会了一下愿力的威力和作用对象,张青自然不会不有所防备,虽然无法将李厉手中的豪华套餐配给每个人,但是最起码能够保证哪怕是最底层的阴卒,也能够学会一门避免怨力的法门。

    看到李厉等人的疑惑,张青简单的解释了一遍,然后便打发他们去参加阵法的演练去了。

    关于到底用什么阵法作为军阵,张青也是考虑了很久的,像之前用过的星辰大阵,虽然威力不差,但是毕竟不是战场杀阵,意思总是差了点。

    “百鬼阵,”张青指着正在演练阵法的阴兵,对着白公判解释说:“虽然威力排不上号,但是无疑是最适合的我们的阵法。”

    顺着张青的手看过去,只见众多阴兵稀稀疏疏的站在空地上,每个阴兵的身边总是有一两个虚影,不仔细分辨都分辨不出真假来。

    除此之外,阴兵们彼此之间的灵力波动着,似乎有着莫名的规律。

    时而有数人或者数十人的灵力波动契合了,然后更多的虚影就从他们身上分离出来,还有一副副虚幻般的铠甲若隐若现。

  
开挂闯异界sodu
虽然看不出他们的实力有什么变化,甚至连一点气息的起伏都没有。但是只要看看那迷惑力十足的虚影,还有那不可能是装饰用的虚幻铠甲,白公判就明白了这个所谓百鬼阵的作用。

    战争不同于单打独斗,威力固然重要,但是它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条件。

    所以别看百鬼阵其貌不扬,但是真正到了战场之上,他的作用就会显现出来。

    就这样,经过一次次简单的演练,所有人基本上都熟悉了百鬼阵,虽然很难做到所有人都同步成阵,但是目前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更多的就要看熟练和默契了,”张青很明白这就是极限了,要想更进一步,花费的世界就太多了。

    “该出发了,”张青眼中危险的光芒闪烁,他可不是一个不记仇的家伙。

    勾斗世界,越县。

    数天前的战斗已经渐渐远去,只留下破损的县衙还在那里哀嚎。

    白公判是一个不错的县令,不论他的目的是什么,至少百姓们在他手中受到了实惠。

    白县令失踪的事刚刚流传,罢黜邪神的事迹也开始发酵。

    当日里被误伤的人不少,但是幸存者依然有。

    在这个神圣显化的世界,百姓的脑洞依然很大。

    东门口茶馆,三三两两的茶客聚在一起,彼此之间交头接耳,声音都压的低低的,就和地下党街头一样。

    “听说了没,白县令就是因为除虎头山邪神,才被报复的。”左右看来看,一个微胖的锦衣男子,神秘兮兮的对着同桌的几人道。

    说的的小心翼翼,听的人也同样谨慎。很显然白县令的消息不仅仅他一个人知道,听他说完,立刻就有人应和:“是的啊!我在县衙当班的侄子说,当天无数的黑影啊!听说都是一些魑魅魍魉,受到那些邪神驱使的。”

    “县衙确实是惨,我去看了,那院墙都被打烂了,就跟那碎石牙子一样,到处都是。”这是事后跑过去看过的,不过同样的人不少,他一说立刻在座的人都连连点头,很显然是都亲眼去见识过。

    “依我看啊,说不定就是本地神邸干的,否则为什么会有邪神能进城?”突然而来的抱怨让议论一止。

    虽然没有人觉得会是本地神邸干的,但是胸中却未尝没有怨气,一地城隍本来就应该保一地平安,现在竟然让堂堂县令在城中被掠走,这怎么能让人不怨气横生。

    “慎言,慎言,”还是锦衣的胖子开口制止了话题,他这一次是真正的谨慎了,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注意,他才再次道:“邪神势大,城隍大人能够保一县之平安,就已经不错了,就是白大人的事真的是可惜了。”

    “呵呵,是啊!”刚刚开口的人也觉得自己失言了,毕竟神邸的威严还是深入人心的,他连忙掩饰道:“是我想多了,那天乌云蔽日,还有鬼哭狼嚎之声,鬼影丛丛的,怎么看也不是正神的气象。”

    “嗬……嗬……”正说着,他就看到对面的锦衣胖子突然脸色大变,喉中不停的发出嗬嗬的声音。

    胖子的手指还指着说话者,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愤之极说不出来一般。

    “哎!我知道错了,老兄你不用这样吧!”胖子是虔诚的信徒,所以他赶忙认错。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看到胖子的举动,其他几名同伴一样脸色变了起来,似乎都在责怪自己。

    这个时候他的脸上也挂不住了,大家都是熟人,谁也不怕谁,为了几句话犯的着如此变脸吗?

    就在他准备质问的时候,突然听到周围的声音大了起来,一直嗬嗬个不停的锦衣胖子终于开口了。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