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一百一十二章生死

第一百一十二章生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敌人,敌人在哪里?

    这是一干阴兵心中此时最大的疑惑,但是左右四方都查看来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没人?或者敌人不仅有幻影还会隐形?”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阴兵们更加谨慎了,他们小心翼翼的背靠背站在了一起。

    “嗖!”突然,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所有阴兵心中一惊:“有敌人,那个方向……”

    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周围的温度仿佛都降低了几度,但是敌人的踪影却依然没有发现。

    “不,不是没有发现,”阴兵的心头狂跳,眼角的余光中,那些幻影再次举枪刺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他手中的剑身转了回来,挡在了长枪前面。

    “叮当!”

    “呼!”轻吐了一口气,他有些庆幸,最终还是反应过来了。

    不过很快他又全身都绷紧了,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

    缭绕这着阴力的长枪,如同毒龙钻一样插进了几个毫无防备的阴兵身体之中。

    “爆!”只听到一声低呼,阴兵就看到敌人搅动着手中的长枪,然后一阵灰黑色的灵力猛的从长枪的爆发开来。

    “啊!”

    灵力的巨大伤害,瞬间就将受伤的阴兵身上撕开了一道大伤口。

    一些实力强悍的阴兵,勉强能够重新凝聚出身体,然后快步向后退去。

    更多的阴兵却只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或者是实力不济,或者是受伤太重,在哀嚎之声中,他们的的身躯崩溃,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太阴险了,这些敌人实在是太阴险了。他们竟然躲在幻影之中一动不动,第一次的攻击也只是在划水。以至于自己等人一点防备也没有,还在那里可笑的寻找着他们的踪迹。”阴兵的心中暗自后悔,后悔自己的大意。

    至于死去的同伴,哀伤或许有一点,但是见惯了生死,这种时候也无所谓了。

    回头看了一下,加上自己剩下的阴兵只有四人了,而没有受伤的就只有一个,接下来他们能发挥多少实力还是一个问号。

    但是步步紧逼的敌人不会给自己逃跑的机会,更何况这里明显是对方的主场。

    “杀!”想明白了,阴兵的喉咙中发出了一声低吼,这就是他的选择。

    “杀!杀!杀!”不仅仅是他,其他阴兵也不傻,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怎么会不明白此时的处境。

    退避向后唯有一死,奋勇向前为搏一生。这才是真正的战士,无论什么时候,永不放弃,搏一条生路。

    经验很重要,虽然刚刚被一群新兵耍了一次。但是此时,当阴兵们准备搏命的时候,猛然爆发出的实力依然让人不敢小窥。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越县阴兵和北兜阴卒的差别就在这里,个人技艺精湛的阴兵,用的多是趁手的短兵器,而经验不足的阴卒,靠的确实长兵器列阵而战。

    所以趁着阴卒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越县阴兵顺利的进身后,就如同猛虎入羊群,眨眼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战果。

    手中的长剑挥舞,轻轻的从横放的长枪下穿过,避开了甲胄所在,很顺利的将剑刺入了对方的身体,只有轻微的阻碍。

    “菜鸟,”从剑身上传来了阻力的时候,阴兵就知道自己找到了对方,手上一抖,一股子阴力已经顺势传了过去。

    一柄长枪从斜里处刺过来,急忙见难以判断真假,不过阴兵还是抽身回撤。

    “这个时候应该没有精力操控幻象,所以是真的。”心中做出了判断,阴兵一点都没有留恋,干净利落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果然,等到退出来对方的攻击范围,阴兵只是瞄了一眼,就发现是真人。

    虽然做出了做明智的选择,阴兵还是有些遗憾,他的目光在受伤的阴卒身上停留了一下。

    “可惜了,如果再多一点时间,完全可以杀了他。”

    不过现在可不是嗜杀的时候,将这个念头赶出脑外,他突然向左迈步走去。

    那里有几个阴卒的身影,不过阴兵能够看的出来,除了一个是真人外,其他的都是幻影。

    这时,又是一声惨叫,那熟悉的声音让他不用回头,就知道同伴又死了一个。

    “这是第三个了,也就是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阴兵暗衬道,然后他的眼神坚定了起来:“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如果跑不掉的话,就会遭到围攻了。”

    虽然短短的时间阴卒在他手中两死一伤,但是他也没有信心能够在围攻中活下来,所以眼前的这个就是最
道门生笔趣阁
后的机会。

    “哒!哒!哒!”

    他的脚步突然加快了,趁着阴卒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头就往外面撞了过去。

    这个时候,远处的阴卒才发现了不对,本来严密的包围圈,赫然出现了缺口。

    除了一名真正的阴卒,那个方向就只有几个呆板的幻影在那里徘徊着。

    “拦下他!”有阴卒大声的提醒,如果让这个杀伤了数名同伴的敌人跑掉,那就太憋屈了。

    其实不用提醒,这个方向的阴卒早就反应过来了。

    他打起精神,一直紧紧的盯着疾步走来的阴兵。

    “嘎吱……”因为太过用力,手掌与枪杆之间发出来阵阵摩擦音。

    风声从耳边吹过,阴兵的速度很快,眯起了眼睛,一直光华内敛的剑身上有黑色的流光中流转。

    这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小技巧,可以短暂的增加伤害和速度。

    没有功法和术法完全不怕,那也是前人创造出来的东西,对于阴兵来说,一般的法门还没有自己摸索出来的顺手。

    小腿微曲,挡在路上的北兜阴卒,面对着全力袭来的阴兵,不敢有丝毫放松。

    “喝!”枪如蛟龙出海,一抹寒光点亮,对着阴兵猛的戳了过去。

    修为比你高,准备比你足,阴卒想不出自己会失败的理由。

    “叮!”

    清脆的声音很短暂,短暂到似乎让人忽略的地步。

    阴卒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他看到迎面而来的阴兵高高跃起,然后那把闪烁着幽芒的长剑递出,剑尖正好点在了枪头上。

    就好像是自己送过去给对方借力一样,枪身上的巨大力量和附着的阴力完全没有作用。

    明明修为差了一截,而且长枪还是蓄力而发,但是此时从对方的剑身上依然传来了一股巨力,不仅仅将长枪刺击的势头给压力下来,而且还使得长枪猛的往下一坠。

    “叮!”

    借着剑身上传来的反冲力,阴兵高高的从对方头上越过。

    因为枪身坠地,北兜阴卒整个人重心是衡,打了提高踉跄,所以完全来不及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逃离。

    阴兵脚尖轻点,轻盈的飞奔离去,他已经看到了这场战争的结局,所以留下来不如去拼一拼。

    “该死,”其他的阴卒这时候聚集到了一起,愤愤的骂出声来。

    虽然借机阴了对方一把,但是自己的损失也不轻,甚至还放跑了一个,可以说与失败无异了。

    不过这个时候再说这些也没有用了,彼此对视了一眼,阴卒的头目做出了决定:“受伤的回去,其他人跟我一起,一定要将这口气出了。”

    简单的分配之后,所有人按照计划的,再次没入了黑暗之中。

    战斗还在继续,这样的场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虽然有着阵法之利,修为上还占了上风,但是局势已经很明显了。

    靠着丰富的经验,越县的阴兵表现的十分出色,虽然无论怎么看都爱劣势,但是真正的战损比他们反而占据了些微的优势。

    不时的就有一队队北兜阴兵被消灭,或者被打残。当然,越县阴兵也不好过,在这处处不利的幻觉中,一直在不停的损失着人手。

    “府主,让我去吧!”看到不断损失的阴卒,一旁的李厉皱了皱眉头,他上前一步,想要出手减少损失。

    “不,”张青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提议,看着不断消亡的阴卒,冷酷的让人害怕:“对方没出手,我们就不要管。”

    “可是这些阴卒可是还不容易积攒起来,如果损失了怎么办?”李厉有些着急,看着本来属于自己这边的力量不断消失,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一群羊数量再多也不是一群狼的对手,这样的损失不算什么。”张青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然后又将注意力投向来战场之中。

    这一下子李厉沉默了,其他跃跃欲试的人也安稳了下来。

    所有人都明白了张青的意思,借着狼与羊的名义,他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一个残酷而冰冷的决定。

    就像养蛊一样,无数的蛊虫死去,剩下来的自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同样的道理,只要舍得伤亡,剩下的自然都是精锐的士兵。

    很残酷,但是很现实。张青要的不是废物一样阴卒,而是能够帮助自己开疆扩土,应付危险的手下。

    所以看着不断消亡的阴卒,张青的脸上没有一点波动。

    要么生,要么死。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