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鬼捕

第一百一十八章 鬼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就是车刀啊!”

    “真豪杰,不愧是我们越县走出去的男人。”

    “要是我以后能和车大侠一样就好了。”

    “你?还是不要做美梦了吧!”

    ……

    自从爆出来车刀的存在之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去,就连刚刚发生的阴兵过境的蹊跷事件也暂时被大家遗忘了。

    听着耳边的声音,庙祝偷偷的瞄了一眼里面的那个魁梧身躯,不由得为他偌大的名声而惊讶。

    当然,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丝嫉妒。

    “将所有人拦在这里,我看你等一下怎么收场。”

    心中暗暗诅咒,庙祝只能以此来获得一些心理安慰。

    “咔嚓!”

    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不过声音微小,大多数人都没有听到,但是倚靠在门前的庙祝却正好听到了。

    “什么声音?”他疑惑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让他的嘴巴越张越大,整个人都如同雕塑一样,呆住了。

    “咔嚓……咔嚓!”

    只见一道道裂纹突兀的出现在了大殿内的神像上面,然后迅速的扩±▼长±▼风±▼文±▼学,ww∷w.c∷fwx.n◇et大并且遍布神像全身。

    “哗啦啦!”就如同碎石块一样,本来庄严肃穆的神像转瞬之间就碎成了一块块碎片。

    车刀本来束手站在那里,低垂着头闭着眼睛,突然发生的变故让他一震,然后睁开来眼睛。

    精芒一闪而过,车刀本来平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果然如此,”用没有人能够听的到的声音低语,车刀暗自松了一口气。

    对于他这样的游侠儿来说,名声什么的可是无比重要,所以如果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对于他来说可是难言损失。

    但是他也不是傻子,为什么敢大话唬人?完全是因为作为一个武者,他从某些方面来说比其他人要强大的很多,比如……灵觉。

    在站立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本来威严肃穆的神像突然失去了什么,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普通人感觉不到,但是车刀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

    这种千锤百炼出来的灵觉,就是自己强大的保证,所以车刀才敢做出之前的判断。

    现在,果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更加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了。

    “嗡嗡……”

    现场猛的一静,然后开始有窸窸窣窣的嘈杂声响起,紧接着就是猛烈的爆发。

    “怎么回事?为什么神像会突然塌掉了?”

    “妖魔乱世,妖魔乱世,这是妖魔乱世的先兆啊!”

    ……

    对于神像的诡异倒塌,所有人都惊恐无比,就像是天塌下来了一样。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有着妖魔鬼怪的中千世界,失去了神道的庇护,难道人类要再次回到远古时代的悲催地步?

    恐慌开始蔓延,车刀却满脸喜悦。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像新神展现自己价值的机会。

    “神道更替,”心中几乎是在**,车刀只感觉运气如此眷顾自己,眼前的情形和记忆中看到的关于神道更替的情形一摸一样。

    阴兵开道,神道战争,旧神陨落,新神登位。

    陨落的神灵将失去威能,他的神像黯淡无光,但是绝对不会轰然倒塌。

    出现了这眼前的这一幕,无疑是新神准备树立自己的神像,神灵的目光肯定注视着这里,也是最需要帮手的时候。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这个时候投靠肯定是最好的时机,不过车刀终究只是普通人,他不清楚神灵的世界。

    没有神灵会为此吸纳新的成员,无论他表现的多么出众。因为神位才是最宝贵的资源,登神者却从来不缺乏。

    所以车刀打错了主意,无论他如何表现,都不会有好结果。

    但是为什么说运气有的时候很重要?就像现在一样,这样的情况本来任何时候都不会有变化,但是这一次的新神可是张青的麾下,神位还真有的多,人反而缺了。

    “安静,”淡淡的声音如同在每个人耳边升起,并且将嘈杂的声浪瞬间就压了下去。

    “这是神道更替,无需惊慌。刚刚到阴兵只是新任城隍老爷上任的仪仗,现在也是一样的情况。”车刀回过身来,瞬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然后他才慢慢的解释道。

    新的城隍上任?那么以前的城隍去哪了?为什么神像会破碎?难道不用顾忌上任城隍的面子?难道……

    可怕的
初恋终有晴全文阅读
念头到此而止,哪怕所有人都隐隐有不好的猜测,但是却没有人敢说出来,甚至都不敢去多想。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既然有新的城隍上任,自己的安全自然不会受影响,那么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普通人就是这么的现实,只要不影响自己的利益,那么城隍的死活关自己什么事?

    迅速的将恐慌抛之脑后,大家反而更加关心起未知的神秘来。

    新的城隍也没有让大家失望,很快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本来已经碎成碎片的泥塑,突然如同时间倒流来一样,纷纷的回到了原位,转瞬之间又是一座座威严肃穆的神像再次成型,变得和之前一模一样。

    不,或许不能说是一模一样,还是有区别的,眼尖的庙祝还发现泥塑的神像有着极大的变化,没一座神像的脸庞都发生了改变,就像……就像……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庙祝的心头一股寒意直往上冲,作为庙祝这么多年,他自信不会看错,神像真的变了。

    而且不止这么一个,所有的神像都变了一个样,变得让人不认识了。

    是什么样的城隍上任需要更换所有属神?只要有脑子的想一想就会不寒而栗。

    看着神像,心头的恐惧极度放大庙祝赶紧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只是在头颅低下去的时候,他匆忙间似乎发现,站立在大殿中的车大侠跪了下去。

    车刀确实跪了下去,一个凡人给神灵下跪他不觉得的丢人。

    不过跪下去之后,他反而犹豫了起来。虽然之前已经有了决定,但是让他开口却千难万难。

    想想自己豪侠任气时的潇洒,再想想现在将要做的事情,他不由得犹豫了。

    闭上来眼睛,他的脸上满是挣扎之色。不过脑海中仿佛又浮现了那些场景,狞笑着的邪魔,高高在上的神灵,还有无助的凡人。

    “世间皆蝼蚁,”这就是他这么多年来走南闯北的感悟,猛的睁开来眼睛,他已经有了决定。

    “我……”刚刚吐出一个字,他就突然意识到了不对。

    嘈杂的声音,熟悉的大殿,还有眼前的雕像,这些通通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高大明亮的大殿,一盏盏长明灯飘散着清香,一位位披甲的士兵排成两排,地上更是铺着不知名材料的地砖。

    车刀惊骇的抬起头,发现顺着一阶阶台阶向上,摆着一方案桌,桌子后面坐着一位身穿华服的人影。

    “轰!”脑子中一片混沌,车刀瞬间就意识到了人影的身份。

    虽然无论怎么努力都看不起那人的脸,但是一股威严却直接压了下来。

    “城隍……爷,”车刀只感觉嘴唇一阵干涩,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车刀?”这时,上面的神开口了,声音中听不出什么情绪:“我听到过你的名字,在我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

    凡人,他说自己曾经是一个凡人,只是一句话就让车刀忘记了一切,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我知道你今天来是想干什么,我当初也是这样想的,”高坐在上面的神继续说着:“今天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的表现决定着你的会不会梦想会不会实现。接着吧!”

    混混沌沌之中,车刀就看到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向自己飞过来,他本能性的伸手一抓。

    入手冰凉,没有几分重量,还不等他看一眼,眼前的景象就飞速的模糊起来。

    就在一切即将消失的那一刻,那个神的声音隐隐约约响起:“对了,我不是城隍神,我只是城隍大人手下一个小小的主薄罢了。”

    “嗡!”

    消失的一切又逐渐回来了,刚刚到一切如同梦幻一样,车刀摇了摇头,有些迷糊的道:“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幻觉了?”

    “额~~”话刚刚说完,车刀的声音突然尖锐了起来:“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充满了惊骇,低头一看,原来手中正握着那个神灵丢给自己的东西。

    这是一块漆黑的令牌,一面写着鬼字,一面写着捕字,周边还环绕着无数鬼脸和铁链。

    紧接着就是无数的信息涌入脑海,包括他即将要干的事情。

    城隍灵境,送走了车刀,此时的大殿褪去了伪装的豪华,白公判坐在正中间,摸摸下巴,还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就像做梦一样,”他如此评价自己的经历,傻笑了一阵子,又回过神来:“不过接下来就要努力了,这个只是一记意外的闲棋,一定要在其他人回来之前,做出成绩来。”

    白公判暗下决心准备大展拳脚,那么张青和其他修士又去了那里?**.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