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风暴

第一百七十三章 风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虽然下定决心尽快凑出功德来,不过张青还是有气闷,不过这种事情任谁都会感觉到无奈吧!

    “府主,有建候的援军到了。”这个时候,徐忠突然来到了张青身边,汇报道。

    这一下正好,正好来了个出气的,张青直接没好气的:“现在才来,晚了。通通都给我干掉。”

    “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胜利之后张青的心情还是很不好,但是很显然这不是问题的重,重是坚决的执行命令,所以只是稍稍有些诧异,徐忠就应了下来。

    灵境之外,一只数千人的阴兵队伍接近了,领头的是两个气息到达了鬼仙境的神灵。

    他们远远的眺望了一眼,就轻易的发现了聚集在灵境入口的庞大军队。

    同时松了一口气,互相对视了一眼,看来,情况比预料的好,敌人连灵境都没有攻进去。

    “我们冲峰,扰乱他的的阵型,大人肯定会从内往外发起攻击的。”一个神灵如此建议到,多年来的配合,让他坚信自己主君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将是一次妙到巅峰的配合。

    另外一个神灵的表情微微皱了一下,提醒道:“心一,既然大人发出了求援令,明对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虽然口中的谨慎,但也仅仅是谨慎罢了,可以看的出来他也赞同同伴的提议。

    可以,他们的想法都不错,是一个合格的领军人,也不怪建候放心的将他们放出去坐镇一方。

    只不过,一切的前提都要在正确的情况下才有意义,而他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错误的开始会导致一个错误的结果,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在他们固有的认知里,自家虽然算不上多强,但是能够短短时间内就消灭自家的情况也不可能出现。

    所以,基于错误的判断下,他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冲锋!”

    一挥手,数千阴兵就毅然决然的对着数倍于己的敌人发起了冲锋,丝毫没有畏惧的意识,仅仅从这一来看,他们还是有些手段的。

    “杀!”

    刚刚平静下来的场面,随着援军富冲锋再一次火热了起来,面对着直冲而来的敌人,北兜府的阴卒倒是神情冷静,不慌不忙。

    以卵击石,或许的就是眼前的景象,只看到如同脆弱的鸡蛋一般,冲锋的队伍飞速到消失只等。

    一层层,一排排的阴卒如同海浪一样冲击而来,然后如同浪花一样狠狠的拍在了礁石之上,散落为一滴滴水珠。

    这种决死的冲锋,损失大的惊人,很快队伍就薄了好几层。

    “该死的,人呢?”

    仅仅是一会,带队的神灵已经感觉到不对了,为什么没有接应的部队?

    是没有反应过来吗?这个念头刚刚诞生就被掐灭了,随即就是一个不敢想象的可能。

    “不不不,不会的。”摇了摇脑袋,带队的神灵将那个恐怖的念头从脑海中赶了出去,只不过从同伴的眼中他同样的看到一抹惊悸。

    为什么身经百战的建候会没有动静,会放弃一个如此明显的机会?这真的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因为他已经做不到了。

    只不过,这个答案没有人愿
凤鸣在山全文阅读
意相信,所以属于建候一方的援军还在挣扎着。

    “很快,很快大人就会出击,内外夹击之下敌人很快就会崩溃。”心中抱着这样的念头,徒劳的抗争着。

    只不过现实从来不会以某一个人的意志而转移,一直到陆陆续续的几支援军全部投入了战斗之中,他们中遇见绝望了。

    “不会再有什么夹击了,所有富援军啊都来了,此时不出击还待何时?”

    一声声嘶力竭的呼喊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然后紧绷的那根弦崩的一声断了。

    事实上,坚持的信念一旦崩溃,奔溃只会来的飞快。

    刚刚还在敌人优势的围攻下顽强战斗的军队,轰的一声就奔溃了。

    有的人迷茫着,有的人想逃跑,还有人想拼命。

    只是一瞬间本来如同一股绳的军队,立刻分做了几个松散的队伍。

    本来就处于绝对的优势,现在不仅失去了拼命的目标,还内部分裂了,结果就可以想象了。

    刚刚还声势不的队伍,消亡的速度超过任何人的预料。

    “结束了,”张青轻轻一叹,看着已经湮没的援军,然后又振奋起了精神,道:“不过这只是开始罢了。”

    是的,这只是一个开始,张青的目光投向了远处,可以预料的是,一场风暴在酝酿,无数如同饿狼一样的势力即将扑过来。

    不过,这些可吓不到自己,张青自信的笑了起来。

    欲戴王冠,毕承其重。

    既然准备独占这个世界,怎么会没有面对这些的勇气和把握。

    “来吧!都来吧!在血与火之中,见证我的崛起吧!”

    只有铁血的征伐之后,才能真正的掌握这个世界。

    ……

    如同一场风暴,建候陨落的消息瞬间就传遍了平静已久的世界。

    多少年了,神道一直维持着一个稳定的局势,所有人都隐隐的联手抵抗着那个人。

    虽然这种稳定总有一天会被打破,但是没有人希望一切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啪嗒!”

    一本厚厚的书被扔到了地上,看着跪在堂下的信使,一个儒袍中年愤怒的咆哮了起来:“该死,哪里冒出来的家伙,难道是玄帝的人吗?他忍不住要动手了?”

    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中年人的忌惮和愤怒,事实上作为弱势的一方,平衡被打破正是他最不想面对的局面,因为这意味着必须在最不利的情况开战。

    只不过事实已经形成,现在什么都晚了。他急躁的在高台上渡了渡脚步,然后面前坐了下来。

    “该死的,我妈必须要有所动作了,无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来自哪里,要尽快拿下西北四郡,否则没有一希望可以抗衡玄帝。”

    虽然怒火中烧,不过他还是拨开了层层迷雾,看到了最本质的问题。

    当下,他立刻就有了觉得,再次站立起来,沉声道:“该去通知我们的盟友了,危机已经逼近,是灭亡还是君临天下,就看这一次了。”

    “是。”本来拥缩着头一言不敢发的众多下属,这个时候都站了起来,应偌道。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