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激将

第二百三十三章 激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顺着李厉的目光看过去,张青看到的是黄丽这个丫头正在抓着一只豹子死揍。

    当然,还有他两个同伴也没有闲着,都在努力的宣泄着兴奋的情绪。

    很显然,李厉的目光就停留在这几人身上,张青一挑眉头,移步问道:“怎么?有看上的好苗子。”

    “嗯!”李厉如同一惯的冷厉,张青也习惯了,就看到他伸手一指道:“姑凉,不错。”

    张青回过头,正看到凶残的丫头骑在妖豹的身上,拳头如雨滴般的落下,嘴上更是呼呼喝喝的没停。

    “真是一个魔王。”

    张青笑着评价道,观其平日里的表现,这个评价倒是贴切。

    “不蠢,心灵通透,是个好苗子。”

    听了张青的评价,李厉默默的接口道,显然是很看好丫头。

    张青看他认真的样子,就知道他是认真的。不过这也正常,自己不也是如此吗?

    纵观黄丽的行为,或许有任性刁蛮,腹黑作弄,但是却从来不过分,度把握的很好。

    最重要的是,其狡黠却不失真性情,这却是难得。

    也正是看透了一切,张青才对其一直照顾有加,否则真是一个行事嚣张无所顾忌的魔王,真当他是眼瞎吗?

    心灵通透何其难得?更难得的是还不失聪慧。

    人们经常大智若愚,但是何尝不希望大智大慧。

    若愚,不过是心酸无奈的自嘲罢了。

    可以,这样的苗子,任何流派都会趋之若鹜,不单单是李厉眼馋,只不过在场的诸人没有看出来罢了。

    实话,这样的好苗子,张青也有些眼馋,不过还是剑仙一脉更需要这样的弟子。

    “看上了,就收下吧!”

    “嗯!”

    虽然声音一如既往,但是张青还是能从其中听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兴奋。

    这时,家伙们终于是将来袭的妖族全部解决了。虽然实力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是这只是纸面上的实力,所以不少人都挂了彩,更是不复之前的骄傲自满。

    “呼呼!”

    大口的喘着粗气,石柏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还在跳个不停,实在是太刺激了,也太危险了。

    “没想到妖族的实力如此强,还是我们太弱了,”他无心去过多的考虑这个问题,现在他的脑子中除了激战后的疲惫,就只剩下兴奋了:“不过,这样还……真的爽啊!”

    稍稍的喘了一口气,借助着地势高度的优势,石柏顾目远望,发现所有的同伴都结束了战斗,好像没有人出大问题。

    “这就好,”提起的心放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马上就是帝流浆落下的时间了,省的我再跑一趟了。”

    将诸多杂事放下,石柏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会如此巧合?一切就和商量好的一样。

    不过还不等他多想,天空中就出现了变化,滴滴的月华倾洒而下。

    “帝流浆,是帝流浆。”

    隔得远远的,就听到了黄丽那清脆的声音,石柏猛的将脑海之中的念头甩了个
上神碧落最新章节
干净,专注起来。

    帝流浆咋一看有很多,但是实际上分摊到整个万妖界的数量就不见得有多少。

    石柏等人占据的一片地方,就仅仅只有一份帝流浆落了下来。

    于是所有人全部都动身了,直朝着帝流浆的落而去。

    “我的,我的。”

    当石柏到达的时候,正好看到魔王一边大叫着一边扑了上去,不过眼尖的他似乎没有发现帝流浆的存在。

    果然,没过一会,就听到黄丽抓狂的声音:“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被吸收了?该死的树妖。”

    看到魔女有发飙的意思,石柏明智的停下了脚步,如他所料没一会就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响,看样子那个刚刚诞生的树妖性命是不保了。

    一直等到动静平息了一,加上其他队也过来了,石柏从不动声色的继续前行。

    现场惨不忍睹,到处都是飞溅的木屑,还有无数枯枝断叶散落了一地,黄丽正拿着一把剑在树干上拨弄着,看样子是试图将消失的帝流浆找出来。

    不过这样的举动注定是徒劳,翻弄了半天也一无所获,气的姑凉一脚踹到了树干上。

    “嘭!”

    “气死我了,该死的树妖,将姑奶奶的东西吞了。”

    看着正在发火的黄丽,石柏忍不住腹诽:“什么你的东西,又没有刻上你的名字。”

    不过一切都淹没在了魔王的淫威之下,自然没有人敢吭声的。

    不过起来也不怪魔王发火,毕竟忙活了一天,现在很多人身上还带着伤,最重要的却一无所获,实在是让人窝火和……迷茫。

    良久,中原有人声的出了心声:“要不我们回去吧!”

    其实不止他一个人打了退堂鼓,磨难和困难让很多初出茅庐的学员心中忐忑不安。

    石柏听到了这话,有些皱眉,他现在倒是不大想回去了,毕竟不隐隐透露出来的诡异,单单只是磨炼就很难得。

    不过还是要看组织者的意思,他将目光投向来魔王身上。

    出乎预料的,刚刚还表现的狂暴无比的魔王,难得的没有发火。反而是一脸怪异的绕着话着走了一圈,才道:“怎么,怕了?一个大男人……呵呵!还是学院出来的,竟然怕了几只妖,哈!”

    她是语气怪异,让人一听就忍不住捧腹,但是这绝对不包括被他评价的对象。

    再了,作为一个大男人,被一个长得极其精致的姑凉如此质疑,不论那漂亮的外表下是多么顽皮,总是让人难以忍受。

    只见话者脸色涨的通红,双手不停的挥舞,大声解释道:“我不是怕,真的,我只是觉得不值得罢了,受了伤还什么都没有收获,太亏了。”

    “是吗?”黄丽此时的脸上是疑惑的表情,似乎不大相信对方的解释。

    不相信这怎么行,话者一看她的模样,立刻又是一阵赌咒发誓,保证自己真的不是怂了。

    看到勉勉强强认同的姑凉,那人在心中狠狠的下了决心,接下来一定要好好的表现,洗刷在自己身上的‘耻辱’。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