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鹰陈家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鹰陈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看守人好好的给这个仙二代上了一课。

    年轻的修士被骂了,当即色变张嘴就准备骂回去,可是随行的人不是他这样没有脑子的蠢货。刚刚是来不及反应,这一次及时的拉住了他。

    不知道了些什么,年轻人的怒火被强幸压了下来,整个过程传送人没有抬一下头,藐视的意外不言而喻。

    就是这种举动,更是让年轻人气爆了,不过又发作不得。

    不过,在场的可不止他们一伙,所以他就注意到了看戏的众人。

    一伙人数不少,不像是好惹的,倒是张青三人看上去形单影只,看上去不像什么厉害角色。

    眼珠子一通乱转,他有了注意,正好可以发泄一下怒火。

    “混蛋,看什么看,心少爷我挖了你们那双狗眼。”

    听到他的怒骂,张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怎么就火烧到自己身上来了。不过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就听到徐忠骂了起来:“哪里来的傻_狗,没是瞎喷啥子?”

    “你……”连续的碰钉子,年轻仙二代气傻了,他用手指着徐忠道:“来人,给我杀了他。”

    当即,紧跟着他的随从们一个个眼神不善,看样子是想要动手。

    徐忠一都不害怕,简直是笑话,一群虾米既然敢跟自己动手,不是找死是什么?

    不过还不等他们打起来,看守人站了起来,抬头冷冷的扫了年轻二代一伙人一眼,冷冰冰的:“要打滚出去打,这里可不是你们撒泼的地方。”

    虽然语气不善,但是明显可以看出来对方在替张青一方话,毕竟仗势欺人的二代一伙实在是令他厌恶。

    也正是他的出头,熄灭了张青动手的,微微的对徐忠摇了摇头,在这里动手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哼!”

    听从了张青的暗示,但是徐忠依然有些愤愤不平,就像一个人面对向自己挑衅的蝼蚁,没能捏死的感觉实在太差了。

    青年仙二代这一次还没有什么,或许他的下属倒是觉得张青等人貌似底气十足,上前一步问道:“我家少爷是天鹰陈家的大少爷,不知道几位来自何门何派?”

    这就是摸底来吗?张青有些好笑,是不是看到自己没什么后台,就要找机会收拾了。

    对于这种世家恶少的做派,张青厌恶至极,所以他没有亮明实力解决纠纷,反而故意道:“天绝学院,听过没有?”

    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一个刚刚成立数年的势力,名声还传不到哪里去。

    所以自称天影陈家的修士思索了一阵,最后冷笑道:“什么破学院,听都听过,还敢到我陈家面前撒野,奉劝各位一句,最好早赔礼认错,否则发生了什么……呵呵!”

    如果之前还有几分顾及,这一次陈家的修士完全就是撕破脸了。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人。

    对于这种双眼瞎了的狗腿子,张青根本就懒得搭理,就连刚刚气呼呼的徐忠,也冷笑了一声,没
逍遥山水笔趣阁
有话。

    在陈家修士看来,两人的表现,再加上一直闭目的李厉,就如同怕了自己一样,所以他脸现得色,最少不停:“不知道那个乡下疙瘩跑出来的乡巴佬,也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完,他讨好似的回过头,对着陈家大少谄媚道:“少爷,不要和这些蠢物生气,以后找个机会收拾了就是。”

    自认为显了顿微风,陈家大少的头都要抬道了天上:“燕山派不知道怎么办事的,什么阿猫阿狗都邀请了,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或许是自信心膨胀,亦或是想表现一下,陈家大少故作沉稳的评了一句,燕山派在他口中也不过尔尔。

    所有人目瞪口呆,本以为这就是个嚣张跋扈的世家纨绔子,没想到竟然还是一个没长脑子的家伙。

    燕山派是什么地位?是整个南域的一哥也不为过,他们做事是谁都可以指责的吗?更何况是这种嚣张的评,简直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中。

    就连陈家的修士也被自家少爷下傻了,赶紧火烧火燎的跳了起来,紧张的:“少爷,慎言、慎言。”

    望着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陈家大少很显然也是知道自己错话了,还算是没有蠢到家,他立刻就闭嘴不言了。

    另一波和张青几人没有多什么,纯粹是看一个傻子。

    倒是看守者直起了腰,一字一句道:“燕山派内门弟子王勤,天影陈家的威风我们燕山派会记住的。”

    谁能想到,传送阵看守人正好是燕山派的?所以此时陈家众人才叫傻眼了。

    或许在一城一地之间,陈家可以称王称霸,但是放到南域就不算什么了,可以想象要是惹得南域老大的不满,都不用燕山派自己出手,只要放出个风声,估计愿意将其铲除的人能绕城三圈不止。

    所以一干陈家的修士全部吓得脸色发白,关键时刻也顾不上什么少主不少主的了,为首的陈家修士一咬牙,出手那个口无遮拦的少爷擒住了。

    “照看好少爷。”

    吩咐了一句,他就对着燕山派的弟子王勤弯下了腰,诚恳的道:“请道兄见谅,我家少爷少不更事,加上娇惯过度,以至于口不择言,其实并无冒犯贵派的意思,改日待我禀报了家主,再行上门赔罪。”

    完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又解下自己的储物袋,伸了过去:“敬意,权做陪礼,改日我陈家还有重谢。”

    礼数和面子都做到了极致,不得不虽然嚣张了,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世家,处事之道依然值得借鉴。

    一个普通的修士,有这种决断,而且能做到能屈能伸,实在是让张青刮目想看。

    这一番表现下来,让燕山修士王勤的脸色好看了许多,最重要的是手中的储物袋,这可是一个不的收入。

    “以后注意,外面可不是你们陈家,多的是你们惹不起的人。”

    拿人手软,王勤语气虽然不善,但是却没有就这此事不放,明显有放过的意思。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