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酒品和人品

第二百六十五章 酒品和人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到张青的称赞,老人很高兴,仿佛最心爱的东西得到了认同一般:“有眼光,别看竹叶青比不上那些名酒珍贵,但是这味道却不是所谓的名品可以比拟的,老头子我喝了这么多年酒,最难忘的还是这个。”

    兴致一上来了,老人也顾不上言语之中的哪一自矜了,连老头子这个自称也出来了。

    对此,张青是不置可否,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竹叶青虽然不错,但却未必是最好的。

    当然,这话不用出来。张青只是蒙头不吭声的独酌。

    看到张青独自霸占着酒壶,老人家却没有一不高兴,相反他的兴致更加的高涨了,只见他一边笑骂着,一边招呼起店家:“哈哈!你这子怎么能独享如此美味。店家,快给我拿酒来,老规矩。”

    老人的声音不,引得周围的人全部的纷纷侧目,不过他却是一也不在乎,店家更是二话没,反倒是直接搬着酒坛子上来了。

    可以看的出来,老人真的是很爱此酒,店家和他也很熟悉,只见几名修为在筑基期的伙计搬着几坛子酒上来,掌柜的更是亲自前来。

    “石老,”掌柜的笑颜以对,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作假:“您可是好久没来了,还是老规矩?”

    老人连眼皮子都没有太一下,直接就:“老规矩。”

    张青有些好奇,不知道老规矩是什么情况?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什么是老规矩了,只见石老将腰间的竹筒往桌子上一放,拧开了盖子。

    这竹筒,起来很多人或许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实际上就是一个粗大的竹子,被裁下了一节,抛空中心的结节,做出的一种饮水的器具。

    自然、美观和淡雅,虽然只是平淡无奇的竹筒,但是此时却别有一番风味。

    尤其是石老这个竹筒,实在是与众不同,就和刚刚砍伐的新鲜竹子一样,青翠鲜艳。

    不过很快,很多被吸引了注意的人就发现了,这不仅仅只是外观如此,里面更是别有乾坤。

    店家拎上来的酒坛,是用了乾坤手法的,别看不大,却很能撞下不少酒水,虽然受限于成本,但是几大坛子依然能够装下不少酒水。

    不成江成海吧,至少装下一池塘的酒水那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就是如此之多的酒水,却愣是没灌满这的竹筒。

    这时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但是出来哗啦啦的灌水声,竹筒却丝毫没有半灌满的意思。

    有人就忍不住惊叹了:“这是一件空间法宝吧?看样子品质还不低。”

    当然,更多人的眼中路出的都是贪婪,这样的宝贝,是谁都想要。

    不过很快,就有燕山本地的修士给他们科普了。

    “哈哈!当然,石老可是这里的常客,或者三五天,或者一两年,他总是会来这里趟,他那竹筒谁不知道是宝贝?听有一次将这酒家的酒全部灌了进去,都没有灌满。”

    “哦!”“啊!”


明朝老司机sodu


    听到有人如此解释,更是引起了一阵惊叹,要知道这仙家酒肆可不比寻常,他们储备的酒水可是一个天量,多的恐怕倾尽一江一河才能与之相较,而能够装下这么多东西的竹筒,实在是宝贝啊!

    “哎!如此宝贝,却是拿来装酒,真的是……真的是暴殄天物。”这是不爱酒的。

    “要是我有这样的宝贝……”这是在yy的。

    “难道……就没有人……”这是心中有想法的。

    不过无论如何去想,大家都忍不住去念叨,难道就没有人动心吗?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所有人的想法,刚刚爆料的人又开口了:“各位,千万不要有不好的想法,宝贝虽好,却要有命拿才是。”

    听到他这么一,大家都来了心情,有人就问道:“难道,还有什么法吗?”

    感受到投注过来的目光,爆料人一脸的得意,顿了一下才神秘兮兮的道:“那是当然,我告诉你们,上一个有这想法的是一位真君,这名号我就不便多了,不过听他被石老搬来一座石山镇压了十年。”

    十年!镇压!真君!

    这几个词汇组合到了一起,真的是令大家震惊不已。同时也将某些人心中的的打回去了,因为宝物能者居之,而能够镇压真君的石老,就是这个强者。

    对于周围的议论声,石老听到了,他却无所谓,店家听到了,他早就知晓,张青也听到了,所以他愣了一下。

    也只是愣了一下,没有装作若无其事视若无睹,也没有立刻卑颜屈膝,更没有举止失措慌里慌张。

    他举起了酒壶,抿了一口,对着石老示意道:“没想到您老还是一个高人,失敬失敬!”

    嘴巴上着失敬,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到出来他并没有想象之中的拘谨,还是那样的潇洒。

    这就不能不让人高看一眼了,看看周围那些紧张起来的修士,再看看直面石老依然故态如我的张青,你不得不承认,这份气度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就连一旁的店家,也忍不住惊异的看了一眼张青,别看他现在镇定自若,但是想当初他自己面对石老是什么样子,他自己清楚。

    “哈哈!”众人之中唯独就只有石老脸色如常,像是早就料到一样,大笑道:“老头子我一直认为,酒品即人品,看你子饮酒,我就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如此心性以后真君可期。”

    这个评价就高了,真君是一个坎,能够称君于修士界,可以想象其中的难度了。

    有人不服,有人若有所思,只有张青微微一笑:“真君嘛?那可不是我的终。”

    不过这话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他可不会出来,当下他一抬手,道:“管那吗多干什么?来,共饮,今日只有酒中君子,没有什么真君不真君的。”

    这一次,就连一直平淡中带着几分疏远,仿佛高居九霄的石老也愣住了,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张青,仿佛要将其看透一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