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脏水一盆

第二百七十三章 脏水一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结界?”听到张青娓娓道来,燕山派的高手脸色更难看了,既然连结界都弄了出来,那么问题就更加严重了。

    这已经是一起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了,在燕山地界有预谋的袭击燕山派的宾客,这不仅仅是挑衅了,而是裸的打脸。

    所以他的脸上瞬间就变了颜色,锐利的眼光扫过众人,似乎在寻找哪位未知的黑手。

    当然,这只是一个幻想,幕后黑手哪里有那么容易找出来?燕山派高手的举动更多的是震慑罢了。

    而事实证明这很有效果,本来心思各异的众人,被这个凛冽的目光扫过,一个个都低下了头,心中的哪一心思全部消失不见了。

    看到镇压了众人的邪念,燕山派高手重新看向来张青,思索了一下开口了:“你有什么目标吗?对方敢在我燕山派下手,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最重要的是,拜妖教的人不多,你应该有印象的。”

    他完话,眼神紧紧的盯着张青,希望得到一线索。

    这很符合逻辑,毕竟一般的仇敌哪里会冒着如此风险动手,一般人更是不会惹上拜妖教的人。

    张青心中有了些猜测,不过完全没有证据,更何况自己究竟猜测的对不对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心中度量着,他的眼光就不自觉方瞄到了陈天鹰身上,心中一动他嘴角就轻轻的扬了起来。

    不管是不是你干的,也不管你和拜妖教到底有什么关系,反正脏水先泼到你身上再。

    如果事实如此,也不算冤枉你。如果真的冤枉了,冤枉也就冤枉了。谁让你和我有仇呢?张青心中如此想到。

    如此想着,张青就准备开口了。看着他的模样,陈天鹰突然感觉到了不妙,尤其是在那投注在自己身上略带深意的目光,更是让他心头狂跳了起来。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只听到张青毫不犹豫的开口道:“这一次是我们第一次出远门,在整个南域恐怕我们都没有什么敌人,除了……天鹰陈家例外。

    之前陈家大少和我们有冲突,之后这位陈天鹰公子更是找上门来了,我想他们的嫌疑最大,还是唯一嫌疑。”

    张青到一半顿了一下,然后在所有人目光聚集过来以后,直接在陈天鹰难看的脸色中对着他一指。

    脏水,天大的脏水。虽然事情就是自己做的,陈天鹰心中依然忍不住叫起屈来,他自信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肯定是在顺势报复自己,简直就是无耻之极。

    当然,他忘记了自己的举动绝对和光明正大扯不上关系,甚至可以无耻都是对其的赞扬。

    张青话音一落,无数的目光就落在了陈家一行人身上,有疑惑和探寻,甚至还有厌恶。

    当即,无论是什么样的态度,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和陈家众人拉开了距离,导致了他们四周瞬间一空。

    毕竟,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族都不会乐意和拜妖教这种人奸打交道,哪怕只是
九转魔神sodu
一可能,也足以让他们选择远离。

    众人的举动更是让陈天鹰吐血,尤其是这么多异样的眼神带来的巨大压力,简直让他奔溃。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奔溃,否则整个陈家都会有危险。而且事实是,因为某人的一番话,自家辛苦伪装多年的身份不仅多了一丝暴露的危险,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努力经营出来的人脉肯定有所损失,君不见一些交往较密的势力也和自家拉开了距离吗?

    不能让这盆洗不干净的水泼到自己身上,陈天鹰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干巴巴的解释道:“怎么……怎么会?青云子道友,我们之间的误会不至于如此吧?换做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对你动手,你是不是。”

    刚开始还有结巴,不过很快陈天鹰话语就流畅了自己了起来,众人一想也的确如此,谁会为了几句口角如此大动干戈?

    有不是脑子进水了,正常人都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张青看着他一副镇定的模样也有些疑惑,难道真的和他无关?一摇头将这些想法抛开,反正不管是不是你,这个黑锅你得背了。

    所以在其他人看来,就看到张青眼神坚定,断然道:“反正我就和他们有冲突,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能了。”

    张青着,心中默念,事实的确是这样。至于可能是人妖影藏过来报复,这种可能性被他第一时间忘却了。反正他的铁了心要将陈天鹰拉下水。

    其他他不觉得,看向陈天鹰的目光再次疑惑了起来。别你的多有道理,反正你嫌疑最大,大家都得心。

    陈天鹰此时脸庞都快扭曲了,他就没有见过如此睁着眼睛瞎话的家伙,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一定要将对方撕成碎片。

    燕山派的高手有些犹豫了,他不知道谁的是对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遍,最后落在了陈天鹰有些扭曲变形的脸上。

    这样的狰狞,看样子是恨到了极,不像是有几句口角的样子,应该……可能……大概是你干的吧!心中纠结了一会,燕山派高手最后一咬牙:“不管了,先将最大嫌疑的家伙带回去审审看。”

    心中有了决定,他的脸色就坚定了起来,目光也停留在了陈天鹰身上。

    这种不善方目光,让陈天鹰心头乌云密布,有了不好的预感。应该不会吧?

    不过现实的残酷给了他当头一棒,只听到燕山派高手道:“陈公子,还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不,”陈天鹰几乎要跳起来,大声反对道:“为什么?不是我干的,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面对预料之中的反对,燕山派高手脸色如常,反而耐心劝道:“陈公子不要担心,只是例行的问话而已,不会对你造成什么损伤的。”

    话虽然如此,陈天鹰怎么敢去走一趟?虽然他有信心满满全身而退,但是不是还有一丝暴露的可能嘛?他一风险都不想冒。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