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处理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处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陈天鹰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你身上不干净,无论你掩饰的多么好,总会有暴露的可能。

    所以面对着燕山派即将的审问,他一都不想去走一遭。更何况让他憋屈的是,明明事情做的天衣无缝,就算是没有达到目的,也同样没有暴露。凭什么因为栽赃就要自己去冒险。

    是的,在他看来,这就是栽赃。任何没有证据的指控都是栽赃。

    如果他自己行的正也不怕,但是关键问题是他行的歪的不得了,这种时候心中的抗拒是多么的强烈?

    所以面对着燕山派高手的要求,他完全顾不上面对的是谁了,将自己的背景抬了出来:“大人,我的父亲是天鹰真君。”

    天鹰真君,燕山派高手有所耳闻,实际上在知道了陈天鹰身份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但是,真君又如何?先不提自己也是真君存在,一个家族出身的真君还不放在他眼中。至于对偌大燕山派来,一个真君就更是算不上什么了。

    既然没有将对方的背景放在眼中,此时听到陈天鹰抬出背景,燕山派高手的心中一阵怒气闪过,这是在瞧不起自己吗?

    他冷哼了一声,语气也没有刚刚的和善:“真君?真君在我燕山派也得老实着。”

    这话不假,他也的确有底气如此,只要陈天鹰确实有问题,真君又如何?

    陈天鹰本来还指望自己父亲的名声有作用,没想到起到的却是反作用,他的脸色一白。

    转念一想,他大致就明白了其中的根源所在,然后逐渐冷静了下来。

    刚刚实在是被气晕了头脑,所以才有些举止失措,现在他开始考虑起得失来。

    只是一瞬间的权衡,他就有了决定,老实的道:“是玩呗孟浪了,这就跟前辈离开。”

    对于燕山派的真君来,当众失去了脸面,才是他发怒的原因。

    如今看到陈天鹰服软,燕山派高手的的脸色好看了很多,顾及到陈天鹰父亲的面子,他稍稍缓和了:“不用担心,如果和你无关,很快就会放你出来的。”

    陈天鹰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他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所以此时他微微躬身,姿态很低的:“多谢前辈,之前晚辈失礼了,还请原谅。”

    燕山派高手脸上最后的一丝不快也消失了,少年人嘛!失态也是可以理解的。当即他衣袖飘飞,随意:“无妨。”

    得到了谅解,陈天鹰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又转身对着张青,眼神极其的认真,慢慢道:“青云子道友,我们之间有所误会,都是因为家兄之故,还请原谅。”

    完他一鞠躬,很诚恳的继续:“不过刚刚之事真的和我无关,只是一的纠纷,还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不知道道友以为然否?”

    张青盯着他看了一会,发现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无一可以挑剔的地方,仿佛真的是诚心诚意的在和自己道歉。

    要是不
崛起军工小说5200
相干的人,肯定会被对方忽悠过去。但是对于张青来,这只会让他心中的警惕大起,原先那个不可能的猜测可能性越大了。

    虽然很想揭开对方伪善的面具看看,但是张青知道这个时候不行了。就连周围的议论声也转移了立场,认为对方是无辜的。这个时候再纠缠下去,无非是让人厌恶罢了。

    既然没有了机会,张青也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人,来日方长,还有的是机会,只不过他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直接冷淡的应了声:“就这么着吧!”

    听了张青的回话,陈天鹰低着的头下脸色一僵,不过转瞬之间又恢复了过来,等到他抬起来后又恢复了原样。

    看着一言不发的陈天鹰,张青还是有些失望的,这样子都能忍下来,实在堪比乌龟。

    燕山派高手看到事情解决了,也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开口道:“这几位朋友,今天的事情是我燕山派不对,现在先为你们换一处住所,后续再给你们一个交代,如何?”

    实话,能够做到这一步,燕山派的处理算是难得了,张青也不是蛮不讲理的那种,所以当即头道:“可以。”

    围观的修士有些遗憾,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燕山派的高手却松了一口气,虽然发生这种事情很无奈,但总算没有闹出更坏的影响,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于是他连忙回头吩咐身边的弟子:“赶紧为几位朋友安全一处住处。”

    吩咐完毕,他一挥手指着陈天鹰又:“还请陈公子走一趟。”

    这种情况,自然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等到陈天鹰同意以后,他流光卷起带着一干人消失在了天际。

    眨眼之间,事态平息,只留下一群失望的围观群众,还有负责收尾的燕山派弟子。

    这个时候,陆续的有远处的修士赶了过来,只不过却是迟了一步。

    不过更多的人还在议论着,即为了拜妖教怪物的出现,也为了燕山派出了这么大事情而惊叹。

    听着周围有些嘈杂的议论,张青还好没有什么表示,倒是留下来的燕山派弟子脸色有些难看。

    重重的喘了几口气,他才算是缓了过来,有无了几分大派弟子的气度,尽量语气平静的来到张青面前,:“道友,还请跟我来吧!”

    张青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自然能够从中听出一些不满来,作为事件的一方当事人,哪怕是没有过错的一方,也必然会引起人家主人的不满,能够做到如今这种程度,都应该夸奖对方一句气度了得了。

    所以他也没有为对方态度的瑕疵生气,而是声道:“好!”

    一直到当事人离去,在场的修士还是有许多徘徊不去。他们一遍一遍的回味着短暂时间里发生的一切,并且向着后来者解释。

    可以想象,在很快南域第一大派发生的袭击事件就会传遍天下,就和华盛顿发生了恐怖袭击的效果差不多。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