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四百一十章 柒月

第四百一十章 柒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燕山派的修士一挺胸膛,破有些得意的笑着,说:“只要是天元的修士没带外人过来,而且在我燕山派的资料中可信的人物,我都会出面的。

    张青恍然,这样重要的行动,虽然看似选拔很轻松,但是说不定每一个人底细燕山派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了,对于这样的大派来说,想要它吃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燕山派留一手的行为张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冲眼前的家伙道:“现在,带路吧!我要看看齐胡兄到底弄出了些什么玩意。”

    张青的这份淡然显然有些出乎这修士的预料,他还以为会遭到质询呢!不过随机他又惊讶了起来,自己等人最近是在忙活大事,不过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想起来齐胡师兄的特意吩咐,他突然理解了几分,能得师兄看重,果然不是一般人物。

    原来你道是他为什么言语间无丝毫掩瞒,却是齐胡提前吩咐过些什么,否则就算是燕山派早有准备,也不会将这些随随便便的告诉外人。

    心中越发的小心,表现在外就是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听了张青的话他二话不说就带路先行了一步。

    实际上,齐胡等人的谨慎真的是滴水不漏,不说这第一关的甄别有多么隐蔽,就是现在的位置和他们藏身的地点也是有着不短的距离。

    随着两人都深入,大地越发的荒芜,虽然人迹罕至到了极点,不过也是荒凉到了极点。

    这荒凉不仅仅是对于人类,对于妖族之类的也是如此,灵力水平的的下降,资源的匮乏都让这里成为了生灵罕见之地。

    不过有利就有弊,虽然说环境差了一点,但是这安全方面反倒是增强了不止一筹。

    终于,在一处平平无奇的山谷上空,燕山的修士停下了脚步。

    从高处望过去,这里更加的荒凉了,几乎见不到几个活物,就连树木也稀稀疏疏的只有几颗,就算是有人路过也不会注意到这种地方。

    那修士停了下来,看向了张青,目光中还是有些不服气,他也没有动作,反倒是故意道:“张道友,不知道可看出了什么端茬!”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哪怕是修士也无法免俗。

    张青脸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对付的心思他清楚的很,只不过可怜的是,自己收敛了气息对付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否则就不知道有没有信心来挑衅了。

    正好这几次三番的试探让他心头微微烦燥,张青索性好好的落他一个面子。

    没有废话,眼眸中淡淡的青芒亮起来,张青已经朝着底下扫视过去了。

    神位神仙境,而且对于阵法之道也是入门了,虽然之前没有注意,但是的道了提醒的情况下再看,很快就给他看出了一点底细。

    这山谷之中明显是以阵法为掩盖,将真实的情况给掩盖了。

    阵法用的是五行灵阵,采用的是五行运转的架子,然后加以升级调整之后的阵法。

    看的出来布阵的人水准不低,最少比张青这半吊子要强的多。不过一来这修为不足,二来这条件
剑娘吧
有限,三者又不需要破阵,所以这难度就没有几分了。

    打量了一番,张青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那修士,然后落下身来,走到一处坑洼处。

    被他这么看了一眼,燕山的修士心头一股不详就升了起来,再看看那个站位,他脸色就更难看了。

    貌似要被打脸了,心头刚刚升起了这个念头,他就看到了张青轻轻的一抬脚,然后猛然跺了下去。

    “轰!”

    一阵轰鸣声爆起,如同一条小小的地龙翻身了一样,地上隆起了一条小丘,然后数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撞到了一起。

    干扰之下空气一阵扭曲,模糊之间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露出了截然不同都景象。

    匆匆忙忙之间,可以看到一些显得很新的建筑,以及被惊动的修士。

    回过身来,这位燕山派的修士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不是那种生气,反倒是尴尬居多。

    这种被打脸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而且还是自己送上去的。

    就在这时,已经有人出来查看情况了,张青一看还是熟人,之前几人可是一起降临到此界的。

    显然对方也没有忘记张青,看到他出现惊讶了一下道:“张道友!”

    张青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看到出来查看的修士转头对带路的修士道:“柒月,你又在干什么?”

    “哈哈!哈哈!”柒月修士从有人出来就萎了,此时更是不停的打着哈哈,不过眼看着混不过去了,他眼珠子一转就指着张青说:“这一次事情不是我惹出来的,是他,就是他弄的。”

    说完他得意的看了一眼张青,这黑锅小爷可不会背,让你嚣张,这一次看你怎么办?

    只不过事情的发展出乎预料,听了他的辩解出来查看的燕山修士不仅没信,反倒是斥道:“别诬陷别人,除了你还能有谁?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柒月傻眼了,他忘记了一件事,貌似自己的名声不大好,这说实话也没人信了。

    这还有没有天理,明明不是我干的。此时的柒月委屈无限。

    张青也有些尴尬,自己冲动了,他准备开口解释一下。

    不料那燕山的修士比他更快,一看到他想说话就先开口了:“张道友不要替他解释,这小子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好不容易打发他出来了,一回来又是捣乱。”

    得了,张青也不说话了,看这架势就算是自己承认了也没有人信,就可怜可怜这家伙给自己背一次黑锅吧!

    似乎是看懂了张青眼中的含义,柒月张嘴就准备辩驳,可惜转眼就被一巴掌镇压了下去。

    燕山派的修士显然怕他再乱说些什么丢脸,一把压着他就带着大家往山谷中走起,一边走还一边歉意的对张青解释道:“见笑了,我这师弟就是调皮了一点,本性不坏。”

    “嗯嗯!”

    张青能说些什么?只能哼哼了几声,然后怜悯的看了一眼不断挣扎的柒月,这是要有多么调皮才有这样的待遇啊!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