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新年快乐!

第四百七十一章 新年快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如龙,不愧于他出生之时家长的期盼,果真如龙,如今已经是神仙境的高手,堪称一家底蕴的存在。

    作为这一次刘家来与张青合作的领头人,刘如龙最近有些烦躁,不是因为这荒凉的修罗道,而是迟迟没有动静的合作。

    到了这个地步,谈更进一步已经是不大可能了,刘如龙如今期盼的就是能够看到刘家壮大,或许有一天还有进步的可能。

    可是自从来的到了这修罗道,一天天的就是等待,要不是前几天听了那位新镇守的壮举,此时他肯定已经忍不住了。

    所以,当有人来告诉他,修罗道的镇守请他一叙时,他的激动就可以理解了。

    询问清楚了情况,刘如龙整理了一下衣裳,又和其他人打了一个招唿,就跟着来人去了。

    酆都的镇守府已经修建完毕,各种奇花异草从各处移植而来,已经有了几分盛景。

    刘如龙丝毫没有观赏这盛景的心情,他心中正在思考着以什么态度面对那位合作者。

    实话,从一个鬼仙境的无名卒,到人仙境的一地将军,再到神仙境的镇守将军,最后是如今这万古罕见的绝代天骄,刘如龙真的不知道该以如何心态来面对这个同阶的强者。

    “算了,大不了俯首罢了。”想来想去,最后刘如龙还是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

    “大人,请。”

    刚刚摆脱了这个烦人的问题,恍惚间刘如龙就听到了带路的侍从彬彬有礼的敬词。

    他抬头一看,原来已经到了地方,顾不得惊讶和懊恼,只能顺着门槛迈步进屋。

    “吱!”

    身后传来房门被掩上的声音,刘如龙知道这个时候想什么也没有用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以最佳的姿态面对这一次的合作者。

    “至少,不能丢了我刘家的面子和利益。”

    这样想着,他抬头一看,就看到两个人影坐在一张矮案两边。

    “请!”

    看着刘家的神仙境到了,张青面带笑容的伸手延请。

    刘如龙机械的走到了矮案前,又机械的坐了下去,虽然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是面对着赫赫声威的天骄存在,他的头颅还是忍不住低了下去。

    “这位是阴司的无常,”张青伸手向刘如龙介绍,然后直接了当的就道:“我们两家的合作恐怕要换一个方式了。”

    “不行!”本有些低垂的头颅勐地的抬了起来,刘如龙也顾不上眼前是谁,直接暴跳起来大声反对。

    身为刘家的核心成员,这一次合作的意义他自然清楚,可以是又一次飞跃式方际遇,要不然刘家也不可能一次性派出近半的高手。

    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此时听到了张青要换一个合作方式,刘如龙才急了眼,他不允许这一次合作失败,尤其是在他自己手中失败。

    对于刘如龙的反应,张青自然明白是为什么,也很理解,所以他没有在乎刘如龙过激的反应,依旧很平静的双手下压,缓缓道:“不要急,只是换一个方式而已。”

    随着张青双手下压,刘如龙只感觉到一股沛然大力不可抵御的压来,硬生生的将他压到了座位上。

    他试图反抗,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和法力,最终还是毫无作用。

    这让他脸色微变,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那张平静的脸庞,渐渐的想起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要是动起手来,恐怕……”背上浮现了一层冷汗,刘如龙也不敢再放肆,而是准备听听到底是怎么一个改变。

    轻易的镇压一个神仙境,如今已经不能让张青心中泛起一丝波澜了,不过接下来还需要刘家的力量支持,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解释。

    “刘道友,请放心,我张青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也不是背弃承诺的人,要是你听了我接下来的解释不满意的话,完全可以按照之前约定的合作。

    当然,我相信你不会这样选择的。”

    听了这解释,刘如龙的担心去了大半,准备听听到底是怎么样的改变可以令自己改变心思。

    “阴司已经决定了,在大离各地选择代理,一道一家代理。

    阴司可以提供神位、捕鬼……诸多便利。

    代理需要保证阴司鬼神的信仰、辅助阴司行使神权……等诸多义务。

    如今除了我修罗道,还有丘云道、五行仙门和七情仙门已经和阴司达成了协议,你们刘家如果有意,可需要尽快了。”

    张青笑意盈盈的看着刘如龙,丝毫不担心他不同意自己的提议,面对这样的机会他就不相信谁会不动心。

    果然,刘如龙瞬间唿吸就沉重了起来,甚至可以看清他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分。

    不过刘如龙此时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问题了,对于张青的话他自然明白其中蕴含的意义。

    到底,刘家为什么要和张青合作,还不是其中有着巨大的利益。再为什么只能与张青合作,还不是没办法和阴司合作。

    而现在,一个机会摆在面前,怎么能不让刘如龙眼红。

    刘如龙一阵激动,只感觉一个馅饼落到了头上,忍不住就问道:“真的?”

    张青轻松道:“自然。”

    “哈哈!”当着两人面,刘如龙已经按耐不住喜悦,大声的笑了起来。

    看着他高兴的模样,张青不忍打断,不过却不得不问:“这还需你回去商议,否则你做不了主,还有最好快,要是晚了就来不及了。”

    兴奋之中的刘如龙被这么一提醒也稍稍冷静了一,一想这样的事情自己确实做不了主,他站起身来就准备回去。不过想想这样的机会难得,还不知道有多少势力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这一去要是晚了怎么办?

    关键时候,刘如龙思考了一番,一咬牙拿出了干坤独断的气势,断然道:“我就可以决定,这些条件我刘家都可以答应,还请阴司派遣使者和我一行。

    还有,多谢张镇守的指,之前答应的条件我刘家都会做到。”


卫娇吧
    不得不,关键时刻刘如龙的表现让人高看一眼,不仅敢独自拍板这样的大事,而且还能决定履行和张青的协议。

    前一条是眼光和魄力,后一条就是道义和胸怀了,这样的人物有机会就可以乘风而起。

    多看了几眼,发现刘如龙既不是开玩笑也没有后悔的意思,张青站了起来,认真的道:“刘道友,你们不会后悔的。”

    “当然,”虽然心中难免忐忑,但是刘如龙表面上信心十足。

    一直沉默无语的无常也站了起来,嘶哑着喉咙道:“还请稍等片刻,派往刘家的使者很快就会到。”

    “这么快!不需要考核一下吗?是不啊草率了一?”这一次轮到刘如龙惊讶了,按照他的理解阴司怎么也要审核一下刘家的资格吧!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决定了。

    对于这个问题,无常看了一眼张青,露出渗人的笑容,:“这资格先到先得,一也不草率,不你们有张判官推荐,就算后续有什么差错,大不了换一家代理就是。”

    本来还兴奋的刘如龙听了无常这么一也冷静了下来,是啊!现在还不到兴奋的时候,这个机会固然值得庆幸,可是要是后续守不住的话,一切有成了梦幻泡影。

    想到自家错失这样的机遇,刘如龙不敢想象在这一次盛宴之中自家会沦落到何等地步。

    “不会的,我刘家一定不会出任何差错。”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还是在对无常保证,刘如龙极其认真的喃喃。

    无常嘴角扯出了一丝冰冷的笑容,这一句可不是计划好的,而是他自己自己的主意。

    对于张青来只是确定一个大致的方向就可以了,但是对于五常来,这一切无不需他亲力亲为,所以有机会他自然就提前敲打一番,这样以后行事就方便了许多。

    没有让刘如龙等待多久,很快新的阴司使者就到了。

    刘如龙也没有心思耽搁,如今时间宝贵,他一抱拳:“多谢!我先告辞。”

    “走好!”张青伸手笑道。

    看着急匆匆离去的刘如龙,两人再次落座,张青拿起一直未动的茶壶,亲手为无常倒上。

    “尝一尝!这可是好不容易收集到的好东西,可惜刘如龙无福享受。”

    无常也不客气,直接举杯豪饮。张青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虽然是阴司鬼神,但是无常无疑是最特别的那个,没有其他鬼神面对自己是我的拘谨,反倒是有一种厚重的气质,令人不禁想知道他的前世如何。

    “尊上,这一次算是走了一步好棋,要是按照你之前的想法,修罗道就是风尖浪头,随时可能倾覆。”

    不知道是茶水的功劳,还是这么久的相处,这一次无常一反常态的了很多。

    张青吃惊之余也有些生气,之前自己有错漏的地方你竟然不吭声,难道是希望我摔个大跟头时再?

    心中恼火,张青也不隐瞒,直接就问了出来:“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就是质问了,配合上张青如今身上日益强盛的气势,虽然是无意之间,要是一般人此时恐怕已经吓得够呛了。

    但是无常依旧淡定从容,似乎没有感觉到一丝压力,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茶水才道:“就算不又能如何,舍了这片基业也连筋骨之伤都算不上,多只是买个教训,不亏。”

    “呵呵!”张青被气笑了,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当即怒问:“身为臣属,谏言拾缺补漏不是你的本份?”

    看到张青暴怒,无常依旧如清风拂面,只当做是寻常:“是本份不错,不过我可没有向尊上效忠。”

    什么?张青气极,还从来没有一个手下对他过这样的话,这样的先例绝不可开,甚至……

    眼中厉色一闪而过,无论无常曾经如何,如今只是一个人仙境鬼神,片刻之间即可打落神位,湮灭神魂。

    似乎是看到了张青不善的目光,放下手中的茶杯,无常直视这充满杀意的目光,道:“尊上不必急,听我完再决定留不留我无常一条命。

    之前并非我妄言,无常即为地府鬼神,自当履行神责,尊上几位地府之主,自然是吾之上。

    但是我行的是神权,履的是神责,尊上为地府之主一日,我即效劳一日。但我尊的乃是这神位,而不是散仙张青,亦不是镇守将军张青。

    一如昔日天庭老君,即为玉帝之臣,但是玉帝安敢使圣人称臣?”

    张青的杀意敛去,无常的话他算是听懂了,无非是尊位不尊人。这虽然依旧让人有些别扭,但是实质上并没有区别,再无常的根本依旧捏在自己手中,难道还怕他翻了天?

    这样想着,心情神色就缓和了下来。不过很快他又意识到不对,这个世界可没有玉帝太上以及圣人的传,无常是怎么知道?

    比之前要激动的多,张青忍不住跳了起来,急切的探身追问:“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太上?怎么知道玉帝?怎么知道……圣人?”

    可以,过去的来就是张青心中的禁忌,他尽量不让自己去触及,甚至努力的提升实力未尝没有不安在其中作祟。

    但是这一切,在无常随意的几个词中被击的粉碎,让他最脆弱害怕的一面被暴露了出来。

    “啊!”过于关心,连一刻都等不及,直接就咆哮着。

    “我……也不知道。”无常顿了一下,伸出手捂着头,迷茫道:“我不记得了,这些不是应该知道的吗?”

    “应该知道?”张青也愣了,这个世界没有传中的天庭,他还假借天庭之名行事过。

    无常不像作假,也没有那个必要,那么事实就是……

    结合之前的一切,那些远古的传,那遗留的蛛丝马迹,以及当初神龙的口音,一切似乎不难猜测。

    无常是的前世,以及他知晓的那些熟悉的名字,真相似乎比想象的沉重。

    张青不知道自己是否该追究下去,虽然那个结果似乎对自己有益,但从感情上却难以接受。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