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罗浮再现

第四百七十八章 罗浮再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庞博还在慷慨高歌,描绘着他所推销的美妙未来,似乎张青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选择与他合作。

    但是张青就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一个丑的独戏,那种眼神让庞博感觉到别扭,最后他自己就停了下来。

    避开了那眼神,庞博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这个乡下将军敢拒绝自己?

    这一次,他的推测完全正确,就在他停下了聒噪,张青冰冷的声音传来:“我拒绝。”

    庞博勐地抬起头,不敢置信。虽然早就有所猜测,但是……但是你怎么敢拒绝?

    一个只坐镇五城的将军,虽然有些实力,不过怎么敢拒绝,拒绝来自庞家的善意。对,就是善意。这苛刻的条件,在庞博看来,就是善意。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带来的是庞家的意志?对,就是这样的,只要自己清楚,他一定就会屈服。”

    被拒绝之后,先是不敢置信,而后他又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除了身后的庞家,庞博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拿眼前这个人没有半办法。幸好,还有庞家。

    自信又回来了,庞博又高傲的笑着,对着张青挥舞道:“不要拒绝,我要告诉你,我的意思就是庞家的意思,我们庞家……”

    庞博正准备对这个土包子描绘一下庞家的辉煌史,但是张青已经消耗完了所有的耐心,勐然间爆发了。

    “滚!我对你,对什么狗屁庞家不感兴趣。”

    庞博愕然,他没想到搬出了庞家却没有半用处,反而被直接驱逐了。

    不过反应过来,紧接着酒啊一种羞辱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涨红了脸,歇斯里底的吼道:“你知不知道庞家意味着什么,知不知道……”

    “滚!你能站在这里和我话就已经给庞家面子了,再不滚我就杀了你。”

    这一次张青直接一挥手将庞博击飞,杀意更是冻结了血液。

    庞博满脸惊恐,他感觉到自己面对这个男人竟然毫无反抗之力,再联想起之前的传闻,他终于害怕了,接着头也不回的跑了。

    跑的远远的,才敢回头大吼了一声:“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庞家也不会放过你的。”

    “跳梁丑,”揉了揉脑袋,张青并没有将这个的插曲放在心上,毕竟随着阴司大热,同样的麻烦自然少不了,接下来找上门的还有更多。

    庞博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镇守府,凭借着他神仙境的实力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只不过刚刚的狼狈和丑态依旧让他极端的羞怒只不过想起那透骨的杀意,他有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根本升不起再去找麻烦的念头。

    既然没有那个胆量挑衅,最后剩下的就只有口头上威风一把了,四下无人庞博也不用顾忌其他,直接外强中干骂道:“哼!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虽然自认为被羞辱了一番,不过庞博也知道自己此时也拿张青没有办法,所以这更多的是自我安慰,不料就在这自我安慰后面,就听到有人鼓掌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
道:“的好。”

    虽然刚刚表现的狼狈了,但是毕竟是神仙境的存在,庞博警醒异常,很快警戒了起来。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人拍着巴掌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如果张青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赫然是一个熟悉的人沈明。

    作为罗浮仙门的余孽,沈明可以和张青早就接触过几次了,只不过自从血海九幽老祖手中出来之后,无论是陈天鹰还是沈明暂时都没有了动静,直到此时。

    其实不能怪他们,为了安全起见隐藏下来徐徐图之没有错,毕竟跟血海扯上了关系,一旦被发现那就是被追杀到死的结果。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沈明此时依旧在潜伏,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的计划遇到了张青也不得不改变。

    虽然张青没有针对他们做什么,甚至连他们的存在也不知道,但是实力的进步带来的影响自然而然的就扩散开来了。

    沈明也是无奈,按照不时打听到的消息,如果他们再潜伏下去,恐怕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完成九幽老祖的任务了,到时候下场如何可以想象。

    无奈之下,取消了潜伏状态,沈明不得不亲自出手了。

    古妖道一向是罗浮宗一贯的势力范围,连带着新成立的修罗道也少不了罗浮的痕迹,沈明就是借此直接监视起了镇守府,庞博就是他的第一个收获。

    当然,他也不指望收服庞博这样的存在,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大家互通有无彼此合作一番却是正好。

    怀着这样的心思,迎着庞博警惕的目光,沈明笑着解释了起来。

    没过一会,两人勉强达成了共识,为了安全起见迅速消失在了酆都之中。

    只不过就连沈明也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两消失不久,墙角处的光线扭曲了一下,一块稍显阴暗的黑斑突然消失不见了。

    酆都,作为鬼神之城,阴阳汇聚之地,又有什么可以避开阴司的耳目?

    镇守府内,坐在公堂之上,当一把判官的兴致已经消失不见,刚刚发生在酆都角落的一幕倒是如同亲见,张青难免有些疲倦。

    “跳梁丑,跳梁丑,可是这多了也太烦人了。”

    虽然单独的一个两个的存在张青无所谓,但是如果暗地里有这么多窥视的目光,甚至可能联合起来,张青就不得不重视了。

    “无常,你怎么办?”蓦然,张青似乎对着空气问道。

    话音落地,无常的身影显现,他一如既往的冷酷,闻言毫不犹豫的抬起手,然后狠狠的切下去,冰冷道:“杀!”

    对付这种情况,的确没有其他好办法了,与其花费巨大的精力去改变别人的敌意。不如直接从根源上解决了更加简单。

    犹豫了一会,张青放下了手,看着无常,开口道:“那好吧!这件事你去办吧!”

    “是。”

    无常没有犹豫,直接行礼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