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五百四十五章 脑补

第五百四十五章 脑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青很清楚,毕竟自己不是真正的大离人,所以做事就不可能完全以一个大离地仙的角度来考虑。

    如果换做其他大离的地仙在此,哪怕是拼着受伤也肯定要将高丰元宰了。

    但是张青却不能这么做,哪怕是没有受伤的风险。因为他必须要考虑到燕山派的看法,除非有一天双方翻脸,而且张青有实力对抗燕山派为止。

    至于,掩藏身份,张青不觉得这是一个可能多大的办法。

    不过就算是要走,张青也不打算白白的吃了这个亏,临走之前他一拳轰出,再次给了高丰元一个狠的,相信这一下至少能够让他多难受几天。

    “噗嗤!”

    等到同门的地仙到了身边,高丰元再也忍不住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显然他的情况比看上去还要糟糕很多。

    不过不等他好受几分,就又听到了一声模煳的话语:“我记住你的样子了,下一次不要再让我看到,否则就不是吐一口血这么简单了。”

    本就是有伤在身,又被这么一刺激,高丰元眼皮子一翻,差没有晕过去。

    看着他身形摇晃,几个同门连忙将他扶住,关切的问:“高师兄,没事吧?”

    深吸了几口起,高丰元抬头一看,刚刚大发雷霆的神秘地仙已经不见了,这才回过头来看着几位同门没好气的道:“死不了,不过要是你们再磨蹭一下的话,就可以来给我收尸了。”

    不怪高丰元如此气愤,这一次这几位同门的表现真的是大失水准,差没有将他害死。

    很显然其他人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被高丰元呛了一声也不敢多,只是一个劲的陪着笑。

    虽然气恼同门的反应速度,但是高丰元并没有真的生气,反倒是想到了刚刚哪位强大的地仙,他有些莫名感慨:“没想到一个下界也有这等强者,是我们短视了。”

    这话来的突然,不过倒是勾起了众人的认同感。虽然早就了解了一些天宫世界的事情,不过他们终究还是心存轻视,认为不过如此。

    直到如今,经过一场大战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不仅仅只有天元,还有更多的强大世界存在。

    直到此时,他们才算是收起了轻视之心,真正的以一个对手的身份正视大离。

    因该庆幸,如果他们一直抱着轻视的态度,迟早有一天会吃个大亏。

    不提高丰元几人的结果,张青摆脱了几人过后倒是一时没有了目标,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干些什么,跑回去拼命他没有那个兴致,如果就这么离开不定还有隐患,所以正纠结着。

    就在他纠结的这一段时间,天地不时的响起一阵阵哀鸣,算起来已经有了十几次了,这就代表着同样数量的地仙陨落,这样的数量看成惨烈了,恐怕上千年来,这还是大离出现的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正是因为如此,张青更加的冷静了,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冲上去做炮灰,不过也不用他纠结了,很快一道熟悉的声音
后途笔趣阁
传到了他耳边:“走。”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张青还是立刻就听了出来,这是天仙青锋的声音。

    两人虽然没有见过几次,但是彼此之间倒是颇为契合,所以张青不会听错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青锋突然出现在这里,事情就有些奇妙了,不知道燕山派这一次会不会吃一个大亏。

    不过这个问题不是最重要的了,几人青锋都叫自己走了,张青毫不犹豫的扭身就离开了,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是离得远远的安全。

    归去的路上,张青不时的可以看见有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身边,这些就是一同参加了这一次战斗的战友了。

    不过直到最后,一直到了边城之后,张青发现数量上也去了三分之一,想来不见了的就已经永远的消失了。

    而且仔细打量,张青还能看到不少人狼狈的模样,不比他的轻松,很多人身上伤痕累累,看上去凄惨至极。

    尤其是薛刚,作为第一个出手的大离地仙,不仅仅是被偷袭了一把,随后更是被重照顾的对象,此时浑身上下几道伤口翻卷了过来,惨败的肌肉裸露在外,身上的伤痕更是数不胜数,也就是地仙的底子撑着,换做是一般人此时恐怕已经奔溃了。

    当然,这也从侧面明了他的实力,要是换了一般人前来,恐怕根本就跑不掉,早就在围攻之中陨落了。

    或许是张青的目光在薛刚身上停留了太久的缘故,突然薛刚回过了头,看到了张青的存在。

    有些惊讶,也有恍然,最后却是愤怒,薛刚的表情不可谓不丰富。

    只不过惊讶可以理解,恍然张青也能猜到,这愤怒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也不等张青想清楚,薛刚已经怒气冲冲的闯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扫了张青一顿,才愤怒的低吼:“子,你是不当了逃兵。”

    张青也不是善茬,没有别人一巴掌抽过来他还舔着脸的道理,当即毫不客气的反问:“你难道不是逃兵?否则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张青根本就没有听明白薛刚话语中的意思,不过他的回答让薛刚更加的愤怒,本来他看张青一副清清爽爽的模样就判定张青当了逃兵,否则怎么有一场大战下来一痕迹也没有的?

    所以听了张青的质问他更加的恼火了,声音不自觉的就大了几分:“子,老子和你不一样,老子是血战过的,哪像你这样之间逃回来的。”

    这时,张青才明白了薛刚的意思,感情是以为自己是逃兵。

    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掩盖张青的厌恶,他翘起下巴鄙夷的看着薛刚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逃回来?”

    对于这种盲目的自我脑补出来判断的家伙,真的是非常令人讨厌,尤其是还以为自己坚持的是正确的时候。

    薛刚可一也没有被人厌恶的自觉,反倒是很理所当然的:“你不是直接逃回来的怎么可能一伤都没有?”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