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六百零五章 小惩

第六百零五章 小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突破到人仙境不都是很困难吗?这和我们门派的功法应该没有关系。”

    听了万孟侠的问题,张青忍不住发笑,虽然说晋升人仙主要靠的是修仙者本人,但是不可否认一本上乘的功法的作用相当强大,而且这几乎就是整个修炼生涯中功法作用最大的一次了。

    所以,万孟侠的问题在张青看来就有些好笑了。张青已经意思到了,现在说这么多根本没有用处,因为万孟侠根本就难以理解。

    既然如此,他也懒得再多费口舌了,而是直接耍赖了:“算了,说了你也听不懂,还是接下来你自己领会吧!反正以我的实力,真要是害你,也用不着这样的手段。”

    张青的做法,无疑是仗着实力镇压下去了,不过对于这个解释,反倒是更加容易让人接受。

    对于强者,人们总是更容易服从,这是最现实不过的事情了。

    万孟侠虽然耿直的很,但是也不是笨蛋,所以他也没有纠缠下去。

    牛车吱吱呀呀的晃荡着,一行人又沉默了下来,毕竟只是临时组队的陌生人,还谈不上信任与默契。

    白水村的距离相当远,在这个仙侠的世界,地域实在是太广阔了,以至于哪怕牛车的速度堪比摩托,也不可能一天就抵达白水村这样偏僻的地方。

    牛车在一处凸起的山洼处停了下来,年长的老农来到面前,敬畏的说:“各位大人们,我们就在这里歇脚吧!等明天早上再赶着上路。”

    张青也不知道白水村在哪里,他此时的时间很充裕,所以无所谓。

    其他人更没有意见了,所以都下车活动活动了。

    老农手脚麻利的从牛车上下来了一些简陋的工具,很快在山洼的避风处开辟了一处小小的营地。

    看的出来,这里是来往的商人歇脚的地方,所以留下了不少痕迹,以至于搭建一个临时的营地也简单了很多。

    老农支起了一排帐篷,众人又坐到了一处石头围起飞火炕之前,静静的准备等到夜晚的到来。

    “大人们,小老儿去拾点柴火,用来晚上取暖。”老农点头哈腰的,显得极其的恭敬。

    对于这些修士来说,夜晚取暖并不是什么必要的事情,不过能够舒服一点谁也没有意见,就连万孟侠也不觉得接受普通人的供奉有什么不对。

    不过张青眼神一闪,突然指着那两个一起的修士道:“你们两个去弄点柴火,顺便猎几只猎物来。”

    张青一点也不客气,就像是使唤自己的仆人一样,那两人先是一愣,不过反应过来后也没有敢废话。

    说实话,被点名的那一刻谭立泽有些不快,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于是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讨好的说:“好,晚辈去弄几只猎物来孝敬前辈。”

    倒是老农很惊惶,生怕得罪了这些仙家:“大人,还是小老儿去吧,怎么敢劳烦大人动手。”

    张青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谭立泽,谭立泽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当即一摆手主动道:“没事,我们兄弟去就行了。”

    说完他一拉身后兄弟,
足球小子攻略吧
头也不回的就去了。

    万孟侠有些不好意思,主动站起来道:“前辈,要不我也去吧!”

    “呵呵!”张青笑着摇了摇葫芦,没有搭理他。

    万孟侠还真的是耿直的过分,倒是他旁边的师妹用力的将他拽了下来:“笨蛋师兄,这是前辈在惩罚他们两个,你乱说什么。”

    不仅女修看了出来,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中年修士也看了出来,或许谭立泽也了解了几分。

    “什么?”万孟侠还是一头雾水。

    不过这一次已经没有人给他解释了,所以他只能苦恼的抓着头。

    “对了,你们是受雇的?”张青突然想起来自己只是听到了只言片语,所以此时当然要多问一句。

    万孟侠正准备回答,突然他法师妹眼珠子一转,抢先开口说:“是的,前辈,我们是受雇去白水村除妖的。我叫付玉婷,和师兄都是雷符门的核心弟子。”

    这女修,或者说付玉婷,她显然是在不动声色的再次强调自己的来历,为的是什么自然再明白不过来。

    张青肯定是不在乎这些的,所以他的目光转向了沉默的中年修士。

    察觉到了张青的目光,中年修士浑身一僵,然后用极其嘶哑的声音说:“我叫王向东,是一名散修。”

    看的出来,一行人中就数王向东的经验最丰富,虽然看上去气息驳杂了一点,但是真正的战力却还不一定。

    看到张青无动于衷,付玉婷再次换了一个主意,问道:“前辈,您是从哪里来的?”

    “我啊!”张青仰头喝了一口,故作深沉的模样,等到付玉婷兴奋的期待着,张青才慢悠悠的说:“不告诉你们。”

    众人无语,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付玉婷显然没有那么容易放弃,于是不断的套着张青的话。

    张青一边随口应付着,一边却是分神注意着谭立泽兄弟两人。

    “咚!”

    谭姓的兄弟两人中的弟弟一脚揣在了树上,愤愤的说:“哥,青云那个不知道哪来的家伙肯定是在为难我们,凭什么要我们出来干活,他们就在那里坐在吗?”

    谭立泽吃了一惊,害怕的朝着营地的方向望了一眼,回过头来压低着声音愤怒的骂道:“你疯了吗?要是被听到了,倒时候麻烦就大了。”

    弟弟闻言也是一惊,不过他害怕丢了面子,依旧梗着脖子说:“我说的没有错。”

    自己弟弟的性格谭立泽很清楚,所以愤怒过后他叹了一口气道:“唉!立福你还没有看出来吗?这是那位前辈在故意警告我们。”

    谭立福浑身一抖,他知道谭立泽的意思,肯定是说两人之前的目光导致了那位生气,所以才被指使了。

    别看他脾气暴躁,说起来他还是很胆小的,一想到自己引起了张青的注意,他一声都不敢吭了。

    “没事,前辈既然将我们分派来干活,只要我们老老实实的就没有问题。”谭立泽安慰着说。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