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六百零九章 复杂

第六百零九章 复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行人从白楼城出发,一路上一边讲道一边慢慢悠悠的行进,终于在第三天到了白水村。

    白水村,村如其名,乃是在一条白水之边,村民依水而居,靠着种植水田已经捕鱼为生,这里算不上什么富裕的地方,不过也还算是小康,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或许可以称之为桃花源。

    白水河中有河神,据白水村民说,乃是以有数十年的光景了,河神一直庇佑着白水村,使其不仅仅风调雨顺,而且每次鱼获的收获都不少。

    不过白水村的一切烦恼也是因为河神而生,因为从去年开始,河神开始需要血祭,不是牲畜祭祀,而是人命。

    当然,不是如同神话传说中一般的要求什么童男童女,这位河神大人倒是不挑嘴,只要是人就行了。

    第一年有村子里的老人自愿牺牲,如果没有变故的话,今年也当如此,不过今年事情又有了变化,因为河神要求十人生祭。

    去年只是俩人而已,今年却涨了这么多,这让所有人都惊恐不已,因为谁也无法预料,什么时候河神的胃口会再次变大,或许就在明年。

    “仙人老爷们,不是我们凑不出十人来,只是不知道河神大人的胃口究竟有多大,还请老爷们去和河神大人商量商量,能不能给我们一条活路。”年纪大一点的老农满脸无奈,不过眼中却又有一种洞彻世事的清明。

    或许他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河神,村民和他之间从来都是一场交易罢了。

    年轻一点的农夫更加的愤慨,他完全不顾老农的眼神,直接骂道:“这哪里是什么神,完全就是邪魔,还请仙人老爷们帮忙除魔。”

    万孟侠等人来此就是为了除魔的,村民的哪一点报酬他们倒是看不上,但是一个河神,哪怕是一个野神,他的收获都是然人窥探的。

    “你放心,我们一定除了这妖魔,”一行人中只有万孟侠的侠义之心最重,当即就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好,那就好,”老农眼角湿润,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悲哀,这些年白水村能够这么安稳,这个河神也是原因,今日除去了河神,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能够怎么办。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没有力量改变命运,只能被动的随波逐流,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波涛打来,就是倾覆的下场。

    张青没有说话,他有恻隐之心,也明白这就是残酷的生存发则,但是既然碰到了,他肯定要管上一管。

    神念一动,方圆百里都在他一念之中,可以说魑魅魍魉完全无所遁形。

    “有意思,真的是该死!”张青突然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他默而无语。

    “前辈,我们怎么办?”万孟侠虽然恨不得现在就杀进去,但是却没有动手,而是对着在张青请示。

    张青冷笑,妖魔该杀,有的人也更该死。所以他冷冷的道:“你们看着办,如果遇到危险我自然会出手,等你们这一次斩妖成功,我再给你们一点奖励。”

    众人一听,就更加的来劲了
横炼宗师吧
,这一次斩妖除魔不仅仅的收益貌似更大了。

    一群打着鸡血一样的家伙进入了白水村,很快这个不大的村落就沸腾了起来。

    当然,他们不是因为张青等人的到来,实际上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

    不要忘记了,牛车之上密密麻麻的日用品,这些是老农趁机采购的东西,也是村民所急需的。

    老农没有第一时间安置张青等人,而是开始将购买的东西分给他们的主人,偶尔有些人好奇的看着张青等人,也被旅人的名义敷衍了过去。

    “是外乡人,”不过终究是有人对张青等人有兴趣,一看到这些突然多出来的人,他们就兴奋的聚集到了一起议论起来,然后片刻之后就有两波人分别朝着两个方向而去。

    一个魁梧的大汉来到了村子里最中心的一栋房子,远远的喊了起来:“村长,老张头回来了,还有几个外乡人。”

    “有几个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走了出来,兴奋的问道。

    “五个人!有五个人。”大汉兴奋极了。

    村长也很兴奋,不过片刻之后他又叹了一口气:“唉!可惜只有五个人,要是能够凑够十个人多好。”

    从一开始,寻找仙人来除妖就是一个骗局,至少现在他们不会愿意河神被除掉,因为河神的存在才是村子丰收的保证。

    “不过有五人就不错了,”村长叹息了片刻,又打起了精神道:“走,我们去看看。”

    魁梧大汉闻言应道:“好!”

    另一处,是在靠着水边的一处瓦房之中,这里要比村长家还齐整,甚至占地也颇大。

    一个獐头鼠脑的猥琐汉子急急忙忙的跑进了瓦房,大白天的这里面都有一股森森的凉意,猥琐汉子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庙祝,庙祝大人,老张头回来了。”

    屋子里有一个神台,神台上有一个蛇状的神像,神像下有一个干枯的人影坐着,直让人以为这也是一个雕像。

    听到了声音,人影动了一下,用着一种干枯嘶哑的声音说:“是吗?”

    猥琐的汉子一缩脑袋,有些害怕的说:“是的,还有足足五个外乡人。”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干枯的人影再次说道。

    “嗯!”猥琐汉子头也不回的跑掉了,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要不是有好处的话,他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等到猥琐的汉子离去,干枯的人影站了起来,望着神像良久,突然那张枯树皮一样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怖的笑容:“河神,你的食物来了。”

    村长一方想要外人来代替血祭,岂料还有人想要修士来血祭,所以才有了老张头求助的一事,就是不知道其中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是善?是恶?还是邪?

    一切都是那么复杂,一如人性,这或许就是张青看到的,又或许不是。

    而回到村子门口,张青似乎看到了一切,脸上的笑容意味不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