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拒绝

第六百三十六章 拒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庭的动作很大,但是又很轻微,除了雷符门是张青光明正大的前往,大部分地仙门派都只是暗地里潜入的。

    只不过这一次不仅仅是张青一个人出动,就连白虎以及王岳也分别而动。

    为了稳妥起见,除了三人亲自出马,连地仙境的天神也没有一个单独出动。

    所以很快的,一小部分地仙门派就与天庭签订了神人契约。

    当然,没有所谓的誓死不从者,毕竟这个契约没有一丝约束力,没有谁会傻到真的为了这个拼命。

    但是,也没有几个人有异心的,因为神人契约带来的是绝大的利益,没有一个人会拒绝,至于说头上多了一个上级,对于这些并不是站在此界顶端的地仙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能完全防止消息的泄露,不过一部分按照契约加入天庭的修士完全在系统的掌握之中,剩下的或许有三三两两的泄露者,但是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引起多大的波澜。

    于是,在其他人还在四处挑事时,天下间已经不知不觉的有一股暗流在涌动了。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推移,或许有一些大派得知了天庭的动作,但是一来一些地仙门派在他们眼中并没有多少分量,二来天庭的强势也是很多人不愿意招惹的。

    就在这样无人关注的情况之下,不知不觉之中天尊战力的神灵却是多了起来。

    真正的天尊数量不断的在增加,或许偶然有那么几人陨落,但是却有更多的诞生。

    徐庆,乃是此界的散修,不过无数年的游荡,愣是被他闯荡出了一个名堂。

    只不过多少年过去了,他也习惯了独自一人有游荡的习惯,所以也没有开宗立派,就这么悠闲的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不过,随着无数天外地仙的降临,争夺天运的消息再也掩藏不住,徐庆心中又火热了起来。

    不过他没有贸然的行动,虽然地仙境的实力很了不起,但是却也不是绝对的安全,所以他选择了继续流荡,顺便找寻封位天尊的办法。

    这就是散修的悲哀,哪怕他一路摸爬滚打到了地仙境,但是比起传承完善的宗门地仙,终究是少了几分底蕴,以至于一时无处下手。

    好在他也不是没有收获,在目睹了数名天尊崛起,又冒死获得一些天尊陨落之后留下是遗产,他终于是摸到了一条道路。

    以他地仙的根基,很轻松占下来一片地盘,然后建立起教派,又经历了无数磨难,终于成就了天尊之位。

    这一步,让他从无数地仙中脱颖而出,虽然算不上最顶尖的那小撮高手,但也绝对是一流的强者。

    不说霸占一州,至少占上一片地盘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他本身所在的南州没有什么大派存在,天下间有数的天尊更没有一个和他挨着的所以在突破后的第一时间,他就派人朝着四周而去,希望先收服了周围的门派,继续宣扬他的教义,然后从天道哪里得到更多的加持。

    当然,徐庆这个所谓的教派,在真正的高手眼中
生还游戏笔趣阁
连看的懒得看一眼,就如同曾经的剑尊一般,如何不大破大立,就几乎没有了前途。

    不过还不清楚这一点的徐庆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就等着收服了周围的势力大展拳脚。

    很快就有派出去的使者赶了回来,徐庆心急的召见了。

    每一个使者都是徐庆自己安排下去的,所以他只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他派到一个不远处谭家的使者。

    关于谭家,因为是近邻的缘故,徐庆也了解一点。几十年前谭家还是一个小家族,破败到几乎维持不下去的地步。但是后来谭家出了两位兄弟地仙,以至于占据了好大的地盘。

    最近忙,听说谭家又在扩展地盘,要不是成就了天尊,他现在已经在担心谭家的侵袭了。

    不过现在嘛!徐庆笑了出来:“谭家还是需要安抚的,在投靠了我之后,倒是能够重要谭家兄弟。”

    徐庆美滋滋的想着,毕竟谭家兄弟的战力不俗,他也不能完全无视。

    如此想着,徐庆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成为了天尊,一切似乎都美好起来了。

    这不能怪他得意忘形,毕竟天尊与地仙的差距还是很大上,大到不是一个两个地仙可以弥补的。至于说可能的拒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谭家两兄弟并没有成为天尊,怎么可能拒绝他?

    “教主!”被派出去的使者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的遐想,然后有些犹豫的小声说:“谭家……谭家拒绝了,他们说……”

    “很好,谭家的兄弟两个还是很识相嘛!我一定要好好奖励……”徐庆点头笑着说道,不知道是不是使者的声音太小他没有听见,还是说他下意识的没有想到会被反对,不过他没一会就反应了过来:“你说什么?他们拒……绝了?”

    徐庆的脸上表情很是惊愕,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使者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咽了口口水说:“是是……的。”

    “啪!”

    一张黄木桌子被徐庆一巴掌拍成了碎片,他的脸色更是狰狞的可怕,起身来回渡着步子,嘴上不停的在说:“怎么敢?他们怎么敢?你说他们怎么敢?说!”

    可怜的使者差点被天尊的气势压垮,自然更不可能说出什么话来。

    徐庆本也没有指望一个使者能够给出答案,不过来回走了几圈,又怒骂了几声,他又突然想起来了使者刚刚有什么话没有说完,他又回到了使者面前,问道:“你说,他们还说了什么?”

    徐庆发怒的样子实在可怕,使者吓得浑身都抖了起来,如同筛糠一样的道:“教主……我们见到谭立泽,但是那谭立福却说……却说……”

    使者犹豫了记下,一句话却没有敢说出口来。

    徐庆已经预料到了这不会是什么好话,但是他还是催促道:“说,我不会怪你的。”

    或许是徐庆的保证还有几分分量,所以使者咽了咽吐沫,准备将谭立福的话复述一遍。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