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暂退

第六百三十八章 暂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井底之蛙,盲目自大。”徐庆不屑的鄙夷。

    在徐庆眼中,谭立泽兄弟两人就是那种突然交了好运的暴发户,虽然一时有了几分实力,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半点可以骄傲的。

    相比于游历了大半天下的自己,徐庆自问完全有资本瞧不起谭氏兄弟,尤其是眼前这极度愚蠢的一幕。

    哪怕再愚昧无知的修士,也应该明白地仙和天尊之间的差距,而两个地仙却不要命的挑衅天尊,这该是多么愚蠢的举动。

    这一刻,徐庆心中的怒火甚至都消减了许多,毕竟一个和这种鼠目寸光的人,实在犯不上生气。

    “这一次,我认真了。”怀着极度的优越感,徐庆随意的出手了。

    徐庆看谭立福如同看一只井底之蛙,但是谭立福看徐庆却如同看一只猎物。狡猾的猎人善于伪装,于是轻易的骗过了猎物,当猎物张开獠牙的时候,猎枪已经对准了他。

    不知不觉之间,谭立泽兄弟两人移动了位置,互相点了点头哈腰然后……风云突变。

    在那一瞬间,神光洞彻天地,神威浩瀚无垠,强大的气势如同海洋,刹那间波涛怒卷。

    “什么?”徐庆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不是真的,一定是障眼法,”徐庆不相信,虽然他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障眼法能够骗过自己。

    于是他疯狂的出手,海量的法力汹涌而出,天空之中雷霆狂暴。

    “假的,看我一击即破!”

    怀着绝对的信心,徐庆狂暴的将自己的力量倾泄而出,这是已经超出了地仙极限的力量,或许地仙可以稍微抵挡一二,但是终将淹没在力量的波涛之中。

    狂暴的雷霆覆盖了眼前可以看见的空间,这是徐庆自己也从来没有爆发过的强大力量,之前他只是在远远的看到过其他天尊出手的景象。

    “如今,我也是天尊。”这样的力量,让徐庆自豪,也让他相信谭氏兄弟不会有半分活路。

    于是,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雷霆歇息,天空又恢复了原样。

    “已经化为了飞灰吗?”徐庆自信的笑了起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情况又恢复到了他的掌控之中。

    但是,等到碍眼的雷霆散去,两道人影依旧好好的站在原处。

    谭氏兄弟两人,连衣服都没有破一点,显然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他们两人并不是致命的攻击。

    “这么可能?”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惊呼,刚刚的雷霆谁都见识了,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能够坚持一秒钟,就算是地仙可以多撑几秒,照样应该灰飞烟灭。

    徐庆问出了同样的问题,事实上他才是最惊讶上那一个,因为他明白自己的攻击有多么可怕,换在之前的他自己连三息都撑不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无论他如何不愿意也地位承认,谭氏兄弟或许已经有了天尊级的战力,哪怕他们还不是天尊。

    徐庆的见识只止步于略多地步,他不知道有一种靠着自己的力量就能达到天尊境这种半步天仙的存在,更不懂天尊只不过是一种加持后的战力,否则他可能会理解谭氏
万世玄帝txt下载
兄弟三状态。

    谭立泽很是痴迷的感知着体内强大的力量,哪怕是如他一般理智的人,也难免有一瞬间的神摇魂晕,再次看向徐庆,他的脸上露出了如同徐庆脸上一摸一样的嘲讽:“事实证明,你才是那个井底之蛙。”

    谭立泽的指控让徐庆愤怒,但是他却无话可说,因为现在出错的是他。

    “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回事?”徐庆眼神坚定,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多么的冒昧。

    源自未知的渴望,正是智慧生命强大的根源,求知的**值得肯定,但是很抱歉的是,谭立泽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相比于谭立泽的温和,谭立福就要暴躁的多,他毫不犹豫的将徐庆之前的嘲讽反击了回去:“你不需要知道,井底之蛙。”

    徐庆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虽然并不知道眼前的两人是怎么获得的天尊战力,但是他却没有放弃。

    几乎只是转眼之间,徐庆已经想到了主意,他再次露出了兴奋之色,得意的说:“今天我认栽了,但是你们也不要得意,很快全天下人都知道你们的秘密,到时候自然有人来收拾你们。”

    事实上,虽然今天必然无功而返,但是徐庆却依旧可以从容离去,到时间再将谭氏兄弟的消息散播出去,他相信会有无数的地仙找上门来。

    毕竟,天尊战力的**实在是难以抵抗。到时候蜂拥而至的地仙,哪怕是两位天尊也无法抗衡。

    所以,输了今天,却赢了明天,徐庆真的没有多少失落。长久的生命早就让他明白,只有笑道最后那个人才是笑的最开心的。

    听到徐庆这么一说,谭立福脸上立刻露出了焦急的神色,更是忍不住出声威胁起来:“你敢?你要是敢出去乱说,信不信我宰了你?”

    谭立福越是焦急,徐庆就越是得意,似乎之前的郁闷也消失殆尽了。

    “哈哈哈!我等着你,不过现在你们应该考虑怎么应付即将找上门的家伙吧!”徐庆大笑了三声,然后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虽然并没有正式交手,但是他知道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否则不过是多被羞辱一番罢了。

    “你……”谭立福立刻就准备去追,如此嚣张的家伙他可不能忍。

    不过谭立泽立刻拦下了他,沉声道:“不要追了。”

    “不行,”谭立福头一昂,一点也不怕自己哥哥道:“要是被他到处去说,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看着振振有词的弟弟,谭立泽头上一根筋跳个不停,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肯定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不过现在他压下了怒火,冷静的解释说:“不需要了,就算他说出去也来不及了,你没有发现吗?我们天庭的事情已经瞒不下去了。”

    听到谭立泽如此解释,谭立福这才稍微冷静了一点,想了想自己的见闻,抬起头道:“是的吗?”

    “当然,”谭立泽强忍着怒气道。

    意识到自己可能又犯错了,谭立福摸了摸脑袋,笑着说:“那就先放过他。”

    “我也先放过你,”谭立泽看着他这幅模样,恶狠狠的在心中对自己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