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七百三十四章 邀战(六)

第七百三十四章 邀战(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科隆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听到张青问话连忙回答:“那个斐乐的人找过来了。”

    “没出息,”诺曼没好气的瞪了科隆一眼,完全不记得自己刚刚同样慌乱的样子了:“就是那什么狗屁斐乐过来又能怎么样?”

    被张青一番开导,诺曼已经克服了心中的恐惧,事实上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当看清楚了其中的关系,所谓的斐乐威慑力也就那样。

    不过在科隆看来副队长那是霸气无比,斐乐可是老牌斗气散华的强者,又有几个人敢无视他的存在,还能说出狗屁二字?

    享受着科隆的仰望,诺曼心情良好,故作矜持的说:“不要急,队长也是斗气散华,我们没有必要怕他们,更何况我们占着理。”

    不得不说一句,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影响真的很大,只是短短的时间,诺曼就改掉了很多流浪佣兵时期的习惯,现在看上去老道彪悍了许多。

    “好了,不要再吹了,干净将使者带进来。”张青看到两人大有继续下去的意思,赶紧打断了两人的废话。

    经过这么一打岔,科隆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经过张青提醒他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使者被自己忘记了。

    想到刚刚自己慌乱的表现,科隆有些尴尬,只好连忙退了出去。

    “这个家伙,”张青将科隆的表现看着眼里,不得不说还是稍显稚嫩。

    倒是诺曼一改以前的观感,忍不住赞道:“这么多人里面,就这个小家伙最机灵,说不定以后有前途。”

    听了诺曼的话张青发笑,他还是记得当初诺曼厌烦科隆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怎么改了看法?你不是最讨厌他吗?”

    “哈哈!哈哈!”诺曼打了个哈欠,丝毫不觉得尴尬:“此一时彼一时,有什么不对吗?”

    帐篷外面,雷夫很郁闷,他来的时候可是抱着就义的心思,什么十八般酷刑他都想过,但是唯独没有想到会被人撇下来。

    这种极其不受重视的感觉让雷夫感觉到很受伤,不过好在没有一会之前跑掉的家伙又跑了回来。

    这一次那个家伙没有了刚才的毛糙,反而一脸居高临下的俯视感,审视的眼神令雷夫很不舒服。

    科隆有点矫枉过正的感觉,刚刚还怕的要死,现在却胆大到让人吃惊,他的态度漫不经心,几乎是斜着眼睛说:“你就是斐乐的使者?叫什么名字?”

    科隆的态度让雷夫感觉到憋屈,自从混到如今的地位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待遇了。

    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雷夫不得不忍了下来,只是嗡声说:“雷夫,我家大人让我来面见浮屠大人。”

    “哦!”科隆眼珠子转了一圈,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雷夫有些不耐烦了:“我现在可以去见浮屠大人了吗?”

    “可以,”科隆突然诡秘的一笑,伸手说:“不过进去之前要交出武器和搜身,以防你图谋不轨。”

    这一套还是科隆在戏剧之中看来的,那些关于各国王室的宫廷戏剧就
超级修炼系统sodu
是这么演的。

    雷夫终于忍无可忍了,他感觉眼前的小子完全是在故意刁难自己。

    “不要太过分了,以浮屠大人的实力难道还怕我行刺?”雷夫一手按在剑柄上,贵族觐见国王一般也不需要除剑,尤其是对于持剑贵族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科隆眉头一挑,他只是想要学着戏剧上演的来,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只是隔着一面帐篷,外面发生的一切张青听得清清楚楚,他终于也忍不了科隆的胡闹,赶紧的开口说:“好了,让他进来。”

    “呼!”科隆松了一口气,张青的开口算是为他解了围,不过他还是强装镇定的说:“既然队长开口了,今天就让你进去吧!”

    雷夫看着一脸你运气好的科隆,他终于看明白了,这家伙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都愣头青。

    和一个愣头青再多的气也没有地方去撒,所以雷夫干脆不理他,直接掀开帐篷走了进去。

    “唉!”科隆一伸手,还想说几句场面话,但是那个叫雷夫的家伙已经消失了,最后他只能跺脚说:“算你运气好。”

    他也只敢嘴皮子逞强,真的让他进去和张青理论,他却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雷夫走进了帐篷,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桌案后面的张青。

    “锋芒毕露,”这就是雷夫的第一感觉,也完全符合他的预期。

    虽然还有诺曼的存在,但是他一时间就肯定了张青的身份,这就是他这一次要见的浮屠。

    “浮屠大人,”雷夫恭敬了行了一礼,哪怕对方没有任何贵族身份,这仅仅是对于强者的尊敬。

    “不知道使者这一次来是做什么?”张青身上的气势鼎盛,本来懒洋洋的模样突然凌厉起来:“莫非是来赔罪的?”

    张青要表现的就是一个剑道纯粹的剑士,所以他选择了以力压人。

    一看到张青的表现,雷夫心中就暗暗叫苦:“这一趟差事……不好做。”

    想起那个惹事的二世祖雷夫就恨得牙痒痒,不过现在他只能选择维护他。

    所以雷夫面容肃穆,丝毫不让:“要让大人失望了,我家大人说了,战士之间哪里有对错,只有胜负。

    您胜了,一切都是您说的算。您败了,自然是……我家大人说了算。”

    雷夫凛然不惧,直视张青似欲择人而嗜的眼神。

    张青虽然尽力控制了自己的气势,但是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受得了的,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雷夫就满头大汗,脊背也微微弯曲。

    “不错,”就在雷夫即将奔溃的时候张青突然目光一变,刚刚的气势消失无踪:“算是一个战士,你家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所以现在将战帖拿出来吧!”

    雷夫没有想到事情解决的如此顺利,他赶紧拿出了战帖,只不过贴身放置的战帖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这让雷夫有些讪讪,不过张青却没有在意,一拿到手就打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