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八百二十九章 魅

第八百二十九章 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科隆城如同往常一样,日月照常起落,人们照常生活,一切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x更新最快

    但是,敏感的人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一丝丝异样的氛围正在悄悄扩散。

    作为科隆城如今的统治者,白霄自然明白隐藏在表面之下的危机。

    可以负责任的,如果情况继续这样下去,科隆城迟早有一天会奔溃。

    所以哪怕在等待的时间里白霄有些坐立不安,他不时的抬头看向那一位刺面监督者,看到对方闭着眼睛没有话的意思,他忍不住转了转脖子,眼神装作不经意的从刺面者脸上拂过。

    可惜的是,他自以为隐蔽的目光其实显眼的很,所以无论是张青还是屠勒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好在张青不在乎这些,屠勒则是没有心情在乎这些。

    气氛就这么诡异的停滞着,主客两方显得尴尬无比,这样的氛围白霄当然知道不对劲,但是他几次想要开口话,却最后在莫名的压力下终止了。

    实际上,张青对于白霄的心思清楚的很,只不过他没有心情和他多费口舌,这里只不过是他选择落脚的地方而已,等到解决了那莫名的麻烦,他很快就会离开,所以现在根本不需要多废话。

    但是对于白霄来,这样的氛围真的是煎熬无比,一直让他屁股下面像着火一样。

    因为太过于焦躁,以至于忘记了时间,值到张青突然睁开了眼睛:“时间到了。”

    此时白霄向外看去,才发现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暗了。

    “大人,那我们……现在出发?”白霄有些谨慎的发问,似乎是感觉到这位大人不是很好话。

    “你们准备好就行,我去看看情况,”张青冷漠的撂下一句话,直接就出了门。

    屠勒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紧紧的跟着后面。

    张青没有回头,直接一步一步的踏上了天空。

    武者,虽然战力强大,但是在达到一定境界之前,手段确实有限。

    比如现在,哪怕是身为武尊,张青的罡气也无法支撑他长时间的飞翔。

    不过,短暂的腾空却不是问题,只是灵活性要差上好几分。

    夜晚的科隆城格外的萧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的气氛压抑的缘故。

    张青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角度他十分的熟悉。

    稍微怀念了一下,张青就减缓所有的精力集中到搜寻怪异上面,如果他所料的没有错的话,很快就能够找到凶手。

    目光一遍遍的从整个城池扫过,哪怕是再阴暗的角落也无法逃脱他的注视。

    而且,如果是怪异的话,那么还应当有明显的诡异气息。

    不知福是不是时间不对,张青一直没有发现意外的地方。

    姣白的月光被乌云遮住了,呼呼的风声似乎鬼魅的低语。

    蓦然,一丝黯淡的阴气升腾起来,似乎没有注视到有人监视,大胆的开始在城中晃荡。

    “找到了,”张青眼睛一亮,这明显就是传之中的凶手。

    不过他没有打草惊蛇,还要继续看看这鬼魅的反应。


制作人吧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感觉到一压力,这鬼魅很是轻松的闲逛着,有时想要靠近人家,有时又飘飘忽忽的晃荡远去。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这是鬼魅在无所事事,张青知道这是在挑选食物。

    对,就是食物,对于很多鬼魅来,人类就是它们的食物。

    只不过武者气血旺盛,要不是没有选择,鬼魅一般不会直接袭击这样的人类。

    而很显然,这个世界的人多多少少都学一武,所以如果聚集起来,气血旺盛似火堆。

    这样程度的气血之力当然无法阻挡这个已经有些气候的鬼魅,但是让其厌恶却是不难。

    就像是森林里面都掠食者,在可以尽情的享受食物的情况下,当然要挑选可口的食物下嘴。

    这从张青了解上情况来看,除了少数倒霉的家伙,可以看见大部分死者都是单独一人的普通人。

    烂酒鬼、嫖客、夜归人甚至是打更的更夫,这些都是最多的遇害者。

    对于最近科隆城里发生的怪事,普通人可能察觉的不多,但是这些夜间活动频繁的家伙肯定都听见了一些风声,毕竟死去的或许就是他们的熟人。

    所以今天晚上,还在外面游荡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少到鬼魅一直都找不到猎食的对象。

    站在张青的角度,可以明显的看到鬼魅的血色气息开始沸腾,似乎不多的耐性即将耗尽。

    不过很快,一个倒霉的家伙就进入鬼魅的视线。

    看上去似乎是一个酒鬼,身上穿着凌乱的衣物,似乎不久前还经历了某些不可描述的活动。

    “咯咯!”

    荒凉的夜色下突然传来了女子的笑声,格外的显得恐怖。

    要是换做一个思维正常的人,可能此时已经掉头就跑。

    但是对于一位醉汉来,他只是兴奋的瞪大了迷离的眼睛,醉醺醺的道:“哪里来的娘子,快来陪大爷快活快活。”

    显然,他还以为自己在勾栏酒舍之中,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

    “咯咯咯!”

    女声笑的更清脆了,只不过让人感觉不到妩媚动人,只留下惊恐骇然。

    不过酒鬼肯定听不出其中的差别,只是看见了一抹模糊的红色,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哪里的娘子,这笑的可真奇怪。”

    醉汉摇摇晃晃道睁大了眼睛,终于看见眼前站着的红衣姑娘,只不过那姑娘低着头,阴影之下的面容有着模糊。

    那红衣,红的让人惊心动魄,但是酒鬼精虫上脑一都没有注意到诡异的地方。

    相反酒鬼还伸出了手,直接扑了过去:“娘子,来和也一起乐呵乐呵。”

    “嘻嘻!”

    红衣并没有躲避,只是任凭醉汉抱了上来。

    看到这里,张青应该能够猜到结局了。

    所以他不再隐藏,哪怕是一个人渣,似乎也不应该死在妖异手中。

    “轰!”

    黄色的罡气猛然爆发,与空气发生剧烈的摩擦,抛洒着无数的光华。

    张青一头扎了下去,携带着无可匹敌之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