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系统练气士 > 第九百零一章 苦战

第九百零一章 苦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类,”千手蜈蚣精面露喜色:“你竟然敢回来?”

    其实每一个人都和他一样奇怪,这种情况还有人敢回来?

    张青面无惧色,迎着众多打量的眼神反问:“我有什么不敢回来?”

    众人一时无语,是啊!有什么不敢回来?

    倒是千手蜈蚣精第一个反应过来,冷笑道:“好,这就是你们人类说的英雄气概吗?不过我倒是听说英雄就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千手蜈蚣精言语之中的恶意**裸的无有掩饰,显然是要将张青留下。

    不过,这样程度的威胁对于张青来说真的只是如同清风拂面,毫无意义。

    甚至,他还有心情调笑:“是吗?正好我看着里青山绿水,正是绝佳的葬身之地,妖尊要是有这份实力,不如等一下就将吾埋身于此?”

    张青的表情显得很轻松,似乎不是在危险的战场之上,反而更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这样潇洒的态度,倒是出乎众人的意料,就连一脸怨恨的千手蜈蚣精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

    “好,是个人物,你这样的人类我倒是很少见到,”千手蜈蚣精慎重的说:“你放心,虽然我会杀了你,但是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这里……就是你的埋骨地。”

    千手蜈蚣精说的很认真,他真的是这样想的。

    对于妖族来说,强者自然受到敬重,哪怕是敌人。

    只不过张青一点也不享受这种敬重,他只知道非我族类,所以脸色一遍拒绝了:“谢谢了,不过就是不知道今天你们留不留的下我。”

    看见张青如此不识趣,千手蜈蚣精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两人几句话的功夫,其他人已经等不及了,听到千手蜈蚣精如此说,熊妖直接就昂首长啸:“吼!人类,给我死来。”

    妖族的武尊之间关系绝对算不上融洽,但是唇完齿寒的道理他们也明白,所以面对张青,那是必杀的对象。

    熊妖一身蛮力,他没有什么天赋神通,但是仅此就可以在武尊之中立足,不弱于任何一个人,所以此时第一个靠近了张青。

    “来的好,”张青也不怕,比起肉身的强横,他自恃不弱于人。

    两人的罡气全部都呈现出土黄色,虽然黯淡无华,但是却手威力非凡。

    众人只看到两个石块一样的家伙狠狠的撞到了一起,暴射而出的罡气余波,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不过结果众人都看的很清楚,更大的那一个直接倒飞了回去。

    熊妖在空中翻滚了几十圈,及时的从失控中清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叫了起来:“点子扎手,兄弟们并肩子上。”

    之前没有交手不清楚,但是两人一接触他已经明白了双方的差距,所以也没有逞能的意思,直接就求援起来。

    千手蜈蚣精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但是内心里已经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
重生之宗门崛起无弹窗
半年前他还和张青和屠勒动过手,那个时候虽然被压制的很惨,但是那是以一对二,那个时候张青的实力和他还是有一点差距的。

    但是,现在半年的时间转瞬一过,仅仅是这么一次出手,张青表现出来的战力已经超过他了。

    这其实也是正常的事情,张青的年纪很年轻,年轻代表着底蕴不足,也代表着进步飞快。

    在突破到武尊境界之后,张青的罡气水平就在急剧提高,这个期间他还有其他的进步,所以说实力是一天一个样也为过。

    士别三日刮目相待,更何况是张青这样的人?

    千手蜈蚣精还没有来得及从震惊中回过神,狼妖和熊妖已经围上了张青。

    鹿妖尊倒是没有靠近,但是却远远的开始准备起法术,原来他竟然是武修大世界一个少见的术修。

    论起这单体战力,术修当然比不上武修,但是现在有人在前面顶着,他的实力却可以成倍的发挥,甚至比其他人更加具有威胁。

    不过张青的表现也是神勇,一方面硬扛着两妖尊的围攻,一方面还能不时的朝着鹿妖尊冲击,整个人的战力显露无疑。

    千手蜈蚣精眼中厉色已经冒出数寸外,张青表现的越出色,他就越放不下心:“该死,如果让这等天才成长起来,我妖族岂不是更加没有翻身之力?”

    妖族式微,人族强势,所以他无法坐视这样强大的人族天才崛起,而且还是极度仇恨妖族的天才,否则以后等到他成长起来,在他的影响和直接动手下,不知道有多少妖族会陷入绝境。

    千手蜈蚣精越想越是心凉,不过虽然他拿人族的天才辈出没有办法,但是却可以解决眼前的这个家伙:“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否则日后遗患无穷。”

    显然,比起其他几个年轻的妖族,千手蜈蚣精显得老谋深算的多。

    心中如此想着,他当然不会干看着,身子一动就准备逼近。

    不过,要知道屠勒可是一直盯着他看,眼见他有动手的意思,立刻横移到千手蜈蚣精面前:“你的对手是我。”

    屠勒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迟疑,至少拖住对方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千手蜈蚣精看到了挡在自己身前的老家伙,对于屠勒他的忌惮就没有多少了。

    两人之前交手过一次,所以屠勒的底细他也知道几分,所以看见屠勒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这是一个肯定比他逊色的多的对手,而且年纪够大,几乎没有进步的空间了。

    一个垫底的武尊,千手蜈蚣精自衬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就是拖延一些时间都勉强。

    不过,虽然没有多强,单单是推延时间已经很麻烦了,千手蜈蚣精想到这里眉头一皱,不客气的道:“让开,我可以饶你一命。”

    屠勒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望着千手蜈蚣精,就像是在看一个木偶。

    屠勒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千手蜈蚣精忍不住怒了:“敬酒不吃吃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