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零七章 本章不要定月,谢谢。

第七零七章 本章不要定月,谢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王子不太舒服的哼了一声,“还有谁,是蓝依儿母后的儿子。 更新最快那个家伙现在可开心了,如愿没有去和大神他们一起做流浪者,觉得自己很伟大!”

    天机仙音沉吟了一下,安慰儿子道:“你不用担心,你蓝依儿母后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估计是怕我没有精力操持。母后我是普通人,不像你蓝依儿母后那样是超智脑,什么事情在脑子里一进,所有的结果就都同来了。我现在去看看你蓝依儿母后。”

    “母后,我和你一起去,我去给蓝依儿母后问安!”

    天机仙音欣慰的笑笑,自己的儿子很优秀,知道进退,儿子不像大神他们那样,眨眼间就知晓利害,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优秀了。如果没有大神他们存在就好了。那样就是她儿子和雷蓝依儿的儿子去争王位。就没有这么多的烦恼了。

    对于什么仙域,天机仙音相信雷森能找到,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若是找到,仙域那么凶险,让自己的儿子去仙域,不是她愿意的,她更愿意儿子留在这里,以光明堂皇的理由留下,替他的父王管理王朝,避免雷森在仙界招架不住,惹翻了不能惹的人,从而祸及身边的人。天机仙音承认自私了些,但是人类不是一直都自私吗?多一个她不多。

    天下的爷娘都一样,都是最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天下最棒的,不管他做过什么坏事,有什么样的心机,在父母的眼中都是最好的。

    雷蓝依儿听到下人汇报,天机仙音前来见好,正正经经的让人通报。雷蓝依儿皱了一下眉头,扬了扬手,让她进来吧,在待客厅等我。告诉诉她,我手中还有事要处理,紧急的,等一会再去见他们。如果能等他们就等,如果不能等,那也随便。雷蓝依儿天天机仙音的关系再也恢复不到以前那般的水平了。她也没有再去想过怎么维护修复两人之间的友好关系,只是听懂的人自然明白,听不懂的,也就随意了。

    天机仙音听到回话,雷蓝依儿竟然让她等待,完全就是摆出一副我是正牌的王后,你不是的态度。这让她几乎要发作了,见过欺负人,没有见过你雷蓝依儿这样欺负人的。天机仙音自认没有得罪过雷蓝依儿,以前大家相安无事时,天机仙音是多么的支持雷蓝依儿的样子。就是她天机仙音这次做的再不好,那也能由夫君来惩罚罚,他雷蓝依儿还没有权力。

    抬棺

    昨天是我回来后抬的第四口棺。不到一年的时间,很熟的老人送走了四位。

    第一口棺,腿刚有好转迹像,挖墓穴时腿不敢使力。引棺出院,上路时只觉得棺材越来越重,后面竟然身体乱晃。在初冬时,身体本来畏冷,恨不得衣服内裹个火炉才好,在那个时候也是汗冒如浆,一身燠热。

    第二口棺是邻庄的,由于是本族本姓的大叔做知客,带着孝子找上门来,便应了下来。农村的规矩在人老的事情上很大。也许是人死为大,也许是对死的敬畏,不管你和对方有多少的不对付,孝子在知客的带领下,一个头磕在地上你也得把所有的不快都掩藏起来,不得推却的去抬棺。否则无论平时风评多好,只此一条就会传几个村庄,像是一个污,得好久清洗不掉,就是死了,其后代去磕头找人抬棺,记得此事的人也会在抬其棺的时候把这件事情拿出来,出一番话来,让整个抬棺的气氛为之一变,心中难免会生出一种异样的。

    抬棺的人是真正送死者上路的人,从生前的老宅老屋里正堂当门引棺出院,到院门前的路上绑棺架,还有一路流汗,视阳宅到阴居之地的路途长短,一路歇息停放,一路上吆吆喝喝,其间公开里的的私下间的的,可以作为盖棺定论的一种证据。抬棺的又大都是一个村生在其后的人,有老有少,对其的不满与感激会出于言口,形于形状。奇怪的是,无论是好话还是歹言,各各唱,其他人都不会反对,这也许是真正的盖棺定论的一种吧,大家都会把真言真话了,对着死人不瞎话,大家都相信对方的是真的。这个时候也许对死者才是最真诚的,也是死者一生一天之内听到最多真话的时候吧,如果其能听到的话。

    但据我抬了四口棺所观察,好话总是多过歹言,很多的人如我,是沉默的。也一如整个中国的现状与传统,沉默的总是大多数!

    扯远了!第二口棺相应的墓穴很难挖,死的是位女长辈,要和早走的当家丈夫并骨下葬。她当家的坟是在庄后,离村很近,但是土地粘住板结,铁锹使劲蹬下去也只能是大半锹,不得满锹。从早上六七钟开挖,近二十个人挖到十才成。

    第二口棺抬时约是第一口棺后的十天不到。不过下葬是愉快的,从东家的堂屋引棺出来,上棺架,比两个大指还粗的尼龙棺绳,上抬杆,找搭伙,所有的人总是吆吆喝喝,声调在女眷哭哭啼啼的声音里,在鞭炮声里,在唢呐的音乐声里,在围观如堵的谈论声里,被精气神的十分高亢。每个抬棺的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拿杠子的拿杠子,绑棺架的绑棺架,系抬杆的系抬杆!

    这个时候,抬棺二十四个男人高声的叫着,绑棺绳是一个很技术的活,棺头棺尾俱绑一道,要把棺架和棺材牢牢的绑在一起,使劲拉,在棺盖上交换绳头再拉。如此,交换几次,每次都要使大劲,都要配合得当,一时不得,总是会大声叫起来,“拉(音lao)!拉!咋不拉啊?快!”“使劲!使劲,日来!你干啥呢,使劲!”“死了没有,死了大家正好都在,埋了这个去抬你!不用再找人了!”……

    绑好棺架担杆,把四个杆的铁钩挂进担杆的铁环里,棺头左右各一个,棺尾左右也是
大圣,我要嫁给你sodu
。每个杆上又有三个铁环,系着绳环。把粗杠子伸进绳环里,大约靠中,要使大家都使上劲才行,这要反复的调绳环几次。调得不好,总有其他人过来大声嚷嚷,指挥着你。完毕,二十四个人自动的站开,前十二,后十二,棺两侧俱是十二,一共十二根杠子,每杠两人,一前一后。这其间耳边总会听到不同的人急声催促,“管没?管没?”“粘没?粘没?”有人在应,“别(本地方言同‘白’音)慌了(同‘老’音)哩!别慌了哩!还没好哩!”还有人应,“慌个熊慌!没弄好哩!”

    很快,一切调好,“好了(音老)!”有人喊,“都好老没?”

    每一侧都有人应,“好老!”如果没好,会没好,大家再一齐乱喊着等。

    “抬起来啊!”

    “好!”这一声应得往往都没有那么齐,杂杂沓沓的,如果应齐了,估计要专业训练一番。

    这时,又乱了,站在棺头的人乱喊,“前面先起,前面先起!后面哩,白慌老哩!”

    后面的十二个人一起弯腰蹲腿,齐瞅着前面,一边乱乱的喊着,“管没?管没?”一边注意着棺材的动静,见棺头向上一起,马上就有人喊了,“走喽!”便一起起身,直腰直腿的向前走。

    这个时候,跪在棺前的孝子马上起身,转过身,扛着招魂幡在前面引路,旁边陪同的捧着死者的像片,还有火葬场送的黄的白的菊花一起陪着,他们在前面细细的低低的话,没有人哭,不过不明显。在其前面还有更的死者后代或晚辈举着纸马,纸人,花圈。纸马里都要塞一个白馍馍,原因没有人告诉我,暗自揣测,大约是纸马吃饱了,好做死者阴间的脚力。黄泉路难走哇!如果死的是个女的,纸马换成纸轿,忽忽闪闪的被架着走送丧的队伍前面。

    女眷开始加大哭丧的嗓门,“我滴个爹(此处念搭)啊!我滴个搭啊!”“我滴个大爹(这是才是爹音)啊!我滴个大爹啊!”“我滴个舅啊!我滴个舅啊!”如果是个女的,哭词变换个称唿就行了。此处往往是没有眼泪流出,中文里有个词叫干嚎,是之谓也。

    在哭声里,往往是知客在见到棺材起来,向前移动时,大声喊道:“放炮!放炮!炮哩咧!我日来!”一定是炮的走神了,把知客弄急了,才爆一句脏口来。好不容易鞭炮炸起来,往往是棺材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了。

    死者生前未曾风光,死后是人生最风光的光景了。八抬大轿,意思是八个轿夫抬轿。至如今,村里请人偶会也会听到,“到时候来啊,别让我用八抬大轿去请你!”想来,那八抬大轿应该是最隆重的礼仪了,但也只是八个轿夫。送人最后一程,从生之屋到死之穴,却是整整二十四个齐齐整整的男人,用高高低低的肩膀,用坚定有力的步伐,用最精神的喝声抬着其的棺材,如轿一样!那种风光除却影视里皇帝御辇是日常,就是王候将相,一品公卿想必也享受不到吧?

    走一段就把棺材放下来,抬棺的要歇一歇,孝子返身向着棺头跪下,把魂幡靠在肩膀上和旁边陪同的人话。有人在棺前燃起火纸,如有风来,飞灰随风起,打着旋儿扑到一边去了。等抬棺的歇息好了,吆喝着抬起棺,孝子才起来转身,继续扛着幡在前引路。

    如此,出了村庄,那些女眷的哭声便听不到了。送丧的队伍专门有火纸的,遇路口,过拐弯都会着一些火纸放下,大约是在引路,又是在向前来迎迓死者或者是围观看热闹的鬼们送些纸钱,在这里又有买路讨好的意味了。

    一路上歇了几歇,到了地里,把棺材调整到和墓穴走向一致,大家吆喝起来,加快脚步,跑着,最后一路,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把棺材抬到墓穴边上。这是什么理儿,没有人与我分清楚。

    接着便是抽杠子,卸杆,解大杆,松棺绳,把当作棺架的两根又粗又长的檩棍从棺底两侧移到棺上,由竖变横,重新绑起来,棺头棺尾再次站人,用手臂捧着檩棍把棺材抬起来,慢慢的移向墓穴,在“慢着!慢着!”“白慌恁狠!”“再走!”“再走!”“好!”等一阵乱喊乱叫后,终于把棺材正对着墓穴了,横着的两根檀棍就架在挖墓穴时堆在两侧的土堆上,把棺材半悬在墓穴里。

    这个时候就要再把棺绳解开,由有经验的人把住四个角,边相互吆喝相互唿应边放绳,一直把棺材放塌实了,这才把两根檩棍抽出,扔到一边,接着把棺绳从墓穴里,从棺下抽出。这时人闪开去,阴阳先生拿白线吊出中线来,再让人用杠子别动棺材,左右调整,调到最好,铺上塑料布,再放写了奇怪的字的青瓦片,用荆条绷成的弓,以及用高梁杆做成的三支箭,放在棺头的棺盖上,弓放在下面,三支箭弓上,箭头分开,直冲着棺头的方向,上面压了写了字的瓦片,指挥人用两锨土盖上,再拿出五谷来,在棺材上噼噼啪啪的洒几把,剩下的分给死者的孝子们,此用意我只是听人讲过,但不敢肯定,不能胡了。

    然后就是封土,封了大半,便交给死者后代及亲属们,由他们把棺土最后填好,这时抬棺的任务才算完成。整个过程,没有女性参予。

    第三口棺也是邻庄的,是春节前的事情。我的腿一直没有好。一直到昨天,抬了第四口棺。

    半夜间,码了这些字,竟然用了三个时,效率何其差唉!正常时,每时码字两千五到三千之间。这样的练习性的文字果然是耗人!

    听到鸡鸣,天气日暖,只希望腿能彻底的好起来!能跑步才好!

    已经快一年没有跑步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