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一零章 余波

第七一零章 余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执法殿的设立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牛千木是宰相,在尊上不在王朝时,对王朝的军政有着一票否决的权力。权柄威重,没有几人能对他形成牵制的局面。

    他只要给修士执法堂,魔法师执法堂,星兽执法堂,三家执法堂下达命令,同时行书王相府,既时起,几个执法堂就会用最短的时间合并到一起,搭建起执法殿的权力架构。并很快的把执法殿充实和状大起来。现在啊,他是宰相,仅对尊上一人负责,他的权柄很重,可堪比雷蓝依儿往昔。

    确实有了执法殿这个强大的机构掌握在手中,牛千木坐在宰相的位置上就底气十足了,不但有了管理权,还有调查权和处罚权。可以说,现在的牛千木掌握的权力是空前的强大,只要他愿意,可以扫除掉一切的障碍。

    “王后,用茶!”侍女捧起茶杯到雷蓝依儿面前。雷蓝依儿发呆的样子已经有几个小时了,她身边的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雷蓝依儿这个样子,都担心起来。

    “我没事。你们啊,不用在这里守着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雷蓝依儿把茶杯接在手中,笑着说道。

    “王后,我们该做的就是侍候好王后你啊。”给雷蓝依儿手送茶水的侍女笑道,“王后,有什么愁事不是还有尊上的吗,没必要在这里发愁。”

    雷蓝依儿笑笑,摆摆手,还是让人们退去。还有尊上,尊上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在干什么呢,估计想起家里这两个不省心的娘们恼得心肝疼吧。

    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情绪里,雷蓝依儿觉得自己非常聪明了,猛然间,听闻夫君雷森并没有如她所想把治理全王朝的权柄交付给天机仙音,并赐给她监督之权,而是直明直接的把最大的权柄全部都给了新设立的宰相。一时之间,他们这些属于王室的成员权柄如雷融一般失去,从现在起,盘龙王朝就不在她们的影响之下了。

    一切都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等察觉了却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雷蓝依儿认为天机仙音是因为长期没有掌权而引起的心理失衡,才会做出那等有失水准的事情,所以她想让天机仙音尝一尝权力的味道,从而让她知道管理一个王朝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不担心天机仙音出错,她觉得,凭夫君对她的**信,凭她处理王朝事务的种种优秀的表现,夫君在把权力给天机仙音的同时,一定会同意把临督的权力给她,从而形成一种牵制。

    虽然,她了想到她全身心的去修炼更好,可是她最终想来夫君是需要帮助的,修炼,一心的提升修为,就凭现在连半仙都没有权力去和敌人交手,她就是修为提升的再快,提升到半仙,也是没有用处。想来想去,她认为她最能帮助夫君做的事情就是管理王朝政事了,这是她的优点,是她擅长的,她都有些后悔她怎么会随意就扔下王朝政务不管了。

    雷蓝依儿确实后悔了,她没有去和夫君好好的沟通,把她的想法全盘的告诉夫君,才会引起夫君在失望的情况之下,下决心改变了王朝的政治体制。她知道,她就是反对也无济于事,就是夫君听她的,在宰相设立已经公布的情况之下,夫君也不可能朝令夕改。不然,让整个王朝的人都无从适应了,更是有损夫君的形象。

    不过,雷蓝依儿也从中看出了夫君对天机仙音是真的失望了,有时候,夫妻之间会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而翻脸,一旦恶感种下,不及时的消除掉,十有**会越来越恶化,到最后不可收拾。雷森是尊上,是这个宇宙中唯一的主宰,在这个宇宙中没有人能去违背尊上的意志做事而不受到惩罚。同样在和她们的婚姻生活当中,她们自然而然的就处于下风当中,雷森有什么花心,有再多的女人都没有事情,王朝的人只会替雷森叫好,觉得雷森就该这样,只要是雷森喜欢的女人,雷森都可以喜欢并收在身边。她们中,不管她们做出过什么供献,只要传出她们有一点点不好的风声,等待她们的都是不可想象的下场。这下场不用想都知道,绝对是会被所有人厌弃的,她们会被人们用种种不堪的罪名钉在耻辱柱上。

    她们就是再强大,也承受不起这样的罪名。

    雷森绝对不是一个能受得起要挟的人。这一点雷蓝依儿深深的知道。雷森这人,只要受到一点的威胁,他就会反击,他不是那种能受得起别人脾气的人。应该说,这与雷森的生活经历有关,必竟,雷森的灵魂和身体是两个人的,雷森的灵魂经历的东西让他既是旁观者,也是裁决者,既保持了一份清明,也有着一份的决然。他对这个世界有些怀疑,可以亲手打翻了,也愿意去塑造,他没有那么多的负担和想法。要是他不愿意了,他可以扔下不管,也完全没有负担。雷蓝依儿则不同,她生在这里,对这里有着一份深入到灵魂和骨子里的感情,她愿意为这个宇宙付出点什么,也愿意从这个宇宙中索取更多。

    只是她的索取看似要没有前途了,夫君一个念头,一个决定之下,就把她所有的索取途径给堵上了。雷森让她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在这个王朝,雷森可以把王朝当玩物,可以不在乎所有的人,就是好自认为她能明白一切的超智脑,如果雷森愿意,也可能把她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看待,在一些事情上,如果她处理不当,几乎没有可能达到她想要的结果。她从来都没有想到,雷森把她们的权力夺去的那么干净,连她主持的王子分封都给夺走了。她还想通过分封让大神她们知道,他是无私的——虽然说出去也没有几个人能信,可是他愿意尽可能的做到公平公正。

    只是,她想到的完全都没有了用处。雷森想到的比她还有远,雷森想到的是惩罚,是不满,是对她们两位王后,两位守着王宫的
重生之巨擘时代帖吧
女人不满,是她们没有把自己所生的孩子教育好,教育明白,才会出现两个王子在面对大神时高人一等,引出一系列的不满来。

    “唉!”雷蓝依儿轻叹一声,闻着茶香,索性不去想事情,把思绪放心在头上的宇宙之中,人也懒了下来。

    “母后,母后!”小女儿欢笑着扑向雷蓝依儿,雷蓝依儿笑着把茶杯轻轻的放在椅手旁边,拍着手儿把小女儿抱起来。

    她所生的儿子站在外面看着她和小公主,眉头皱着,似乎有很大的愁心事一样。雷蓝依儿连看也不看自己儿子一眼,孩子的不懂事,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只有体尝过才会记得住。也许在这个宇宙当中,能给他们教训的人不多,整个天下也只有雷森一人,其他人都没有那个资格,他们犯了任何错误,只有雷森能让他们记住什么错能犯,什么错不能犯。

    所以,她希望这次的事情能让儿子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雷森是他的父亲,以往都是那么的爱着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一次大发雷霆之怒,对他们的错误大加惩罚,而从目前来看,还没有完全放下的可能。

    一个人犯了错不可怕,可怕是不知道吸取教训,不知道去改变自己。

    王子在一旁看了一会,见母后对自己视而不见,便小心的凑上前去,“母后?”

    “嗯,你有事吗?没有事就回去吧,这么大的人了,这么大的个子,还给我添乱,让你的父王不开心,你也是能耐真大了,大到出乎我的想像……”雷蓝依儿嘴角扯了扯,低头对小女儿道:“女儿啊,你可不要向你的哥哥学,他让你父王不满意了,你父王现在很生你哥哥的气,你长大了,可不准这样啊,要不然,你父王会很失望的。”

    小女儿娇笑道:“母后,不会,父王对我最好了,我对父王也好,等我长大了,一定会让父王每天看着我都开心,开开心心的。哥哥坏,让父王打哥哥!”

    王子的脸一下子就皱在一处,自己的妹妹怎么会这个样子,都说好了,过来在母后面前说好话的,怎么到母后面前就变了腔调。这可怎么好!

    “母,母后!我,我是有点小事,要是母后不忙,我想向母后汇报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好啊,讲吧。我可不能不让你讲话,不然你会不服,你会认为所有人都不听你的,你很厉害,你这么厉害的人,要是出了错,那也是旁人的原因,这个原因目前来看就在我的身上,要是我能支持你们,就不会出错,对不对。好啊,你讲!”

    雷蓝依儿这么说着,脸上却是笑容满面,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

    “母后,我听说了,父王让牛前辈做宰相主掌王朝一切大事,以后这王朝就没有母后和天机母后的事情了。我认为,父王这么做有些不近人情。这个王朝是我们家的,凭什么让外姓人来把持朝纲,这要是有个什么意外,王朝还姓雷吗?”

    “你也不小了,抬头看看天吧,小心雷打下来,劈死人!”

    王子吓的一缩脖子,猛然间想起来,自己的父王可是掌控着天道机变的,这个宇宙所有人,所有事都在天道的运转当中,没有人能超脱得出来。像他完全在这个宇宙出生,更是不可能脱离天道的规则。好像他刚才提到的父王会杀人——要是有人说父王的坏话,天道之机变就会感应得到,直接降下雷劫,清除掉。

    天机仙音见儿子一副吓出魂魄的样子,有些不满了,和大神他们比起来,自己所生的儿子除了给自己添气之外,几乎一无是处。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如果想说,那我就先把话说明白了,在你母后这里,你什么话都可以说,但是你也要知道,在我这里,你也只是说说,要是想让我去影响你的父王,就不用想了,我是不会在你父王面前替你说一句话的。要是有这样法的话,你说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免得到时候自个失望。”

    “我,我……”王子有些沮丧,“父王怎么能这么做呢,我是他儿子,就是他再看重大神他们,也要一碗水端平吧,分封的封地要差不多才是。”

    雷蓝依儿笑了一声,“儿子啊,你犯过的错就算了?”

    王子把脖子一梗,“我也没说就算了,不就是在言语上对大神有不敬之处吗?大神是当哥的,他就应该对这样的事情大度一笑,要不然,他当哥就不合格。”

    雷蓝依儿抱着小女儿起身,“这么说,我也不反对,大神他们那边抱成一团的,他们中比你小的有好几万呢,你要是这种想法,就去和他们讲明了,做哥的要包容,既然你要求大神这样包容你,你将来也要包容比你小的弟弟们,如果你和他们讲明了,我会很高兴。你去吧,我想,最少策神会马上就会用难听的语言来对付你,然后要你原谅!”

    “这,这怎么能一样呢,我和他们不一样,母后!”王子着急起来。

    雷蓝依儿猛然喝了一声,“你给我闭嘴!不一样,有什么不样?”

    雷蓝依儿狠狠的盯着自己的儿子低声吼道:“要说不一样,你和他们是不一样,血脉上,你没有他们纯净,你的血脉不纯,他们是你父王血脉的百分百的复制,你能比的得了!血脉上比不了,没有血脉上的依凭,他还拿什么和他们比?比智慧?比智慧你就是头猪,和他们哪一个比起来,你连头猪都赶不上!还得意洋洋,不一样,觉得你这个王子比他们高贵,我再一次的告诉你们,大神他们每一个都比你高贵,他们每个人都能做事,也愿意做事,你会什么,你会做什么,你和我说说!”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