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三五章 狂想

第七三五章 狂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别想那么多,你们回去吧。这个忙我们是无法帮的,不过,我听说你们想扩建地下城堡,而且还要把神殿也建在地下。这里,我要警告你们,神殿是神圣的,是象征着我们神族无上神位和荣光的,不管你们把地下城堡怎么建,建在哪里,神殿都心须建在地上,建在日月星辰之下。”高背椅上的神族依然是高高在上,对长老们的请求视而不见。

    长老们死心了,神族是冷漠的,让他们用冒着生命的危险帮助翅目族是不现实的,尽管不现实,可是翅目族的这些长老们还是希望神族能向他们释放一点温情出来,让他们感受到神族的情意。只是,注定是要失望的,神族还是那个样子,你可以想像,想像神族会有温情,但是神族却会用现实击碎你所有的想像,告诉你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他们那么想,是服们太天真,天真的人容易想得太多,太不现实。

    “记住,我们不管你们怎么折腾,只要记住,神殿的建设必须是高标准的,要完全按照我们的要求来做,不能打上一丝一毫的折扣,不然,别怪我们到时候惩罚的无情。你们这些长老,该明心见性了,不要再试图做什么小动作,我们神族能饶你一次,二次,但是不代表我们会永远的饶恕你们,再犯错,有些人可以离开了。”高背椅上的神族眼皮重下来,声音冷酷无情,“各位,千万别自误啊。”

    “大,大人,哪能会呢!”这些长老们马上就紧张了,这是敲打,还是有提醒他们帐还没有算清楚,神族随时可以和他们算上一算,让他们精醒着点。

    “好啦,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这里你们以后没有事情少来,有什么事情汇报就行,不用非要当着我的面说,浪费大家彼此的时间。你们可以走了。”

    “大人,我们告辞。”这些翅目族的长老会,来的快,去得也不慢,神族的大人对他们不假辞色,更没有因由沟通感情的原由留下他们,要和他们沟通。神族态度很透骨了,那就是他们翅目族只是工具,工具要有工具的定位,不要越位想去主导主人的想法和做法。这也让翅目族的长老们再一次认精了铁一般的事实,神族真的是收紧了对他们的奴隶,一点点的收紧,到最终不知不觉的让所有翅目族觉得能被神族统治是他们自己的荣幸,没有神族他们就没有未来,变成一群没有主见的族群。

    出了地下,长老们上了飞车,一个个脸色都变得非常非常的难看起来。飞车飞到天上,在大气层外飞进一艘军舰中去。一进入军舰,所有的长老自动的走动军舰的会议室当中,开了一场紧急的统一思想的会议。会议隐晦的就神族今天的态度做了沟通,每个人都不满,被别人看不起,贬低成一个没有用处的族群,谁都无法欢乐起来。

    没有人承认自己的族群不行,不管他这个族群有什么样的能力,现实是什么,他们都会为自己的族群找出一大群的优点来,并沉迷于其中。

    翅目族的长老们更是这样,虽然他们为翅目族付出是有限的,但是不妨碍他们为自己的族群自豪,尽管这种自豪是没有根据的,可是这必竟是他们的族群,别人可以说,他们却要为自己生存的族群辩护,不想让自己难堪。在他们眼中,神族是很强大,他们翅目族在神族面前是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他们就是想反抗也没有能力。但是,一直被他们,被所有族群认定为最低下的族群,地球族却是被所有人忽视的,就是这么一个族群中却出现了像恶魔这么一个人物,一个人物,拥有无上的神通,谁也捉不住,想来来,想走走。眼下不但把奴役地球的双角人族给干灭族了,还把他们翅目族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这样的人才,他们翅目族要是也来一个,那是不要太爽。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多,那是以前。现在,经过神族冷不冷热不热的招待,坐在会议室内的长老们,这个以前很淡很淡的念头突然之间就疯狂的生长起来,他们想,要是他们翅目族也真有这么一位,像恶魔一下,不死不休的去骚扰神族,神族绝对不会像这次一样对他们不屑一顾的,他们可以伏低,也可以做小,但是绝对不能一直都不能被侮辱对不?神族的侮辱让他们好像醒了一点,发现他们要是这么下去,整个翅目族全都**掉了。永远也没有希望了。如果他们是神族一份子,他们会骄傲,可是他们是翅目族,眼下如火烧。

    “各位,我有一言不吐不快,我们翅目族能不能培养出来像恶魔那样的人物?如果能,怎么培养?我想我们要好好的盘算一下了。”一位长老一坐下就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啊,少说这种事情。”一个年岁稍长,脸带风霜的长老思考的较为多一点,“我们翅目族不是神族的对手,这已经是验证了的,这个时候,我们不是去刺激,由着性子做事情的时候了,我们得注意,不要给神族抓去了辫子。不然,他们算起帐来,我们都得完。”

    “在这艘军舰上还不用这么小心,这艘军舰里外都是我个自己经手造的。我们现在混得很惨噢,堂堂的翅目族的长老们,是这方宇宙最高权力的掌控者,如今却是连个安稳的地方都没有,混得真惨噢。我说,我们都混到这份上了,还讲究什么啊,都这样了,活着和死有什么区别吗?有时候,一口气上来要挣一挣,还不如死了算子,最起码在自己族人心目当中还能落得上一个忠诚于本族,为本族牺牲的大无畏的惨烈形像。那多好,是不是,各位,我也这么想,要是我们真能培养出来一个有着恶魔那样才能,那样神通的族人,神族还敢这么轻慢我等吗?不敢吧,给他们胆子
火影之忍界闪光吧
他也不敢。说到底还是我们族人中没有出什么让他们没有办法,又十分忌惮的人物,要是有,他们敢这么对待我们,除非他们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你!”那位劝阻少说神族,少和神族做对的长老悻悻的一挥手,“真是不知道好歹,我这是帮你们,还落你们这样的怪话。真是的。”

    “那我们就聊聊恶魔的事情吧,这种想法我也想过,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和我一样想过这样的事情。没有错,要是恶魔出现于本族,有那等可以在极短极短的时间出现在不同的星球上的本事,我们也不用这样低声下气,受尽屈辱了。我本人对个人的荣辱没有看重,我看重的是我们翅目族还有没有一个未来,我们这些人,在这次战争中失去了民心,也没有了不畏死的决心,我们已经废掉了,可是我们也从突然出现的恶魔身上看到了另一种可能,如果,如果有一种方法能培养出恶魔那样的后人的话,我们翅目族或许还有未来,不然,指望着我们这些人,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还能做什么?”

    “我可不怕死。别这么说!当初调酒师那么好的一个人,还不是你们不愿意接受,处处排挤人家,迫于民愤,不得不把调酒师弄成长老中的一员,可是打心底,你们就没有打算接受过他,也不想他成为长老中真正的一员,甚至还给他张罗一出政治联姻,想把更多的人拉到我们阵营中来。各位,我不是说这样做有什么错,调酒师出了那等事情,我这个后来出面照拂的人也有责任。他竟然对我们翅目族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宁愿投靠恶魔,宁愿自杀,让恶魔带着他的灵魂去别的空间,投胎成为别的种族。这件事情各位要好好的反思一下了,我们这个长老会如果一直固步自封,死气沉沉的,也就永远都没有活力,最终只会在我们这帮老人手中玩完,大家到那个时候纵是一一千张嘴,也说不清,辩不明了,我们那时就是整个翅目族的罪人,如果我们翅目族还能延续下去的话,我们这些人将会被一辈又一辈的后人吊骂,永世不得翻身。想想吧,各位。别在我面前拿怕死说话。”

    提到调酒师,会议室内一片安静,过了良久,原来和调酒师熟悉的一位长老叹了口气说道:“也不知道恶魔把调酒师带到别的地方,调酒师和他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已经转世投胎,重新做人了。要是重新做人了,我真的希望他能幸福。他一个调酒师,也许为曾经是翅目族感到骄傲过,可是更有可能恨过是翅目族。别说是他,就是我有时候突然间也会憎恶自己翅目族的身份,屈辱的活着真的不如刚烈一死。我不如调酒师,更不如他的那位身子不干净,有着黑历史的女人。你们继续,我支持研究一下我们族能不能出现恶魔那样的后人,怎么出,如何出,只要有可能,我都支持。”

    说话的表明了态度,其他未开口的也都表明态度,态度居然出奇的一致,都支持研究如何培养出和恶魔一样的后人,这件事当成全族最机要的事情来做,任何人不得泄露出去。同时,本族各种资源都要朝着这个方面侧重。

    他们想得简单了,雷森这位恶魔可是唯一的,要是真的能随随便便就能研究出如何培养出和雷森恶魔有着一样本事的人来,这个天下可真就乱了。

    当然,他们也假惺惺的怀念了一下调酒师,调酒师死后,长老会出面很快就给压下去了,也用尽了手段,尽量弱化了调酒师存在的影响,更是经过一系列的运作,不但没有把调酒师投靠恶魔,宁愿死去灵魂转世投胎成为恶魔族人中的一员,也不愿意再为翅目族的未来而奋斗的事实揭露出来,还封给了调酒师一系列的称号。十分的难得。

    以前是不怎么提,那是忌讳,现在时间的关系,有些忌讳松动了,相反的,他们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想了解一下是不是真的让调酒师转世投胎了,是不是真的就成了恶魔一样的人。要是,有没有恶魔一样的本事和神通,能不能随意往来各个宇宙,只要他愿意,能随时发动致命的一击。他们突然间就想念调酒师了。

    很吊诡,他们竟然会想念调酒师,一个被他们欺负过的人。一个不受重视,在他们眼中只有那么一点点利有价值的人,他们现在竟然觉得那个人很重要,突然之间,一个没有份量的人有了份量,他们也觉得很正常,调酒师该有这样的待遇。

    会议室内,一项项猜想被提出来,在座的长老都是经验极度丰富的人物,他们提出来的猜想与其说是培养方案,不如说是实验方法。但是在其他人看来,这是很正常的,恶魔是怎么出现的,是偶然还是必然,是普遍还是唯一,他们不知道。他们只能按照他们自己的思路去想去做,去实验。他们要开展一项新的事情,给他们翅目族搏取一个光明的未来。

    翅目族还有未来吗?雷森打出几发病毒炮弹后,看着武装飞车,破空而来的军舰和飞船,笑了笑,他不会把未来给翅目族留下来的,翅目族只有绝望,不可能有什么未来,有他在,他也不会允许翅目族有什么未来。在他的注视下,翅目族活着都是奢望,更不要谈什么未来了。在死亡面前,谈未来的人是可耻的,不是疯子,就是弱智。

    他要把翅目族的未来给封死,让翅目族彻底的从宇宙中除名。以后有人提起翅目族只是一段文字,一段亿万个宇宙中的一个种族,就如同一条种族之河,翅目族只掀起几朵浪花,就被打下去,打到河底去,与泥沙俱在。这就是翅目族该有的下场。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