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三九章 起夭

第七三九章 起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只是,神族首领更是知道,这种种起因全在神族身上,神族要是没有吞并信宇宙那件事,吞并之后又把地球上的族群列为最低等,最低劣的族群对待的话,那么恶魔出现也不会仇恨神族,一心要和神族敌对,变成你死我活的存在。试想,一个人在仇恨中,在愤怒中成长起来,这样的人一旦有能力,肯定会疯狂的报复,难以阻挡。相反,如果恶魔不是有这样的成长背景,哪怕他是天才,一个没有动力,没有仇恨为生存环境,没有报仇为最大的执念,哪怕他是天才,就是弑神者,神族也能早一点发现,在其没有能力对神族造成危害的时间把其杀掉,根本没有机会危胁到神族。前有因后有果,神族种下的前因,此时恶魔出现,给神族带来巨大的麻烦,不过是后果而已。

    这是神族当时在制定宇宙等级,族群等级时犯下的错误,把一个族群的仇恨延续下来,明知道这个族群有一支很有能耐的人逃脱了,还故意不去理会,蛮横无理作出让仇恨生发延续的动作,这种错误在几千年以后突然发作,给神族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危胁。据说,高层已经调查当初把地球族群列为低等族群那些人了。调查他们当初把信宇宙当成最低等的宇宙,把信宇宙一个还没有来得及走出本星球的族群列出最低劣的族群是出于什么理由,什么心理,有没有把神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其实神族有点权力的人都知道,这一次不过是一次洗牌的开始,谁都相信那些人的一定会面临一个血淋淋的结果,没人敢出来讲情,也没有人敢再轻忽对异族的统治。这必竟是给整个神族带来仇恨的屠杀的决定,结果已经出现,很坏,以后还有可能更坏,随着恶魔的成长与强大,也许会坏到让神族难以承受。所以惩罚必须是一部分人付出性命的代价,否则难以对已经死在恶魔手中的神族族员交待,也难以在整个神族当中洗一洗陈旧的气息。

    年轻的翅目族长老坐在自己的专属的军舰内,军舰武装齐备,一飞出神族所在的星球,就支出一根根炮管,像一只静无声息飞行的刺猬一般。军舰内,长老阴寒着一张脸,一副欲求不满,郁郁郁寡欢的样子。年轻的翅目族长老知道神族首领不待见他,也知道凭自己在翅目族长老中的地位和份量不足以让神族首领信任和信服,他单独来见神族的首领,并大胆的把变异病毒出现的事实讲出来,明着说是汇报,实质上就是质疑,想让神族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更改一下原则,把保护翅目族的安全当成一件事来,不要不当回事,翅目族还对神族有用,还能给神族提供信仰之力,要是死光了,这信仰之力可就没有了。他知道他会受到屈辱,甚至被加害至死,他有主方面的心理准备,可是神族的首领没有杀死他,侮辱他一通,把他放回来了。他有准备,可是当屈辱真的来了,他原来做好准备的心理好笑起来,不足起来,不敢据理力争,他也怕死啊!军舰快速的在星际中飞行,此时的长老感受到了心脏撕裂似的痛疼。他没有种,怕死。翅目族整个族群也没有了种,统统怕死。就如同像神族首领说的那样,没有了骨头。没有骨头的人没有自尊,还想要别人尊重自己,真的十分可笑。

    回到长老会所在的地下指挥部,那些人等着年轻的长老,见年轻的长老平安回来,都松了口气,他们担心神族首领大怒,暴起杀人。年轻的长老回来了,他们也就放心了,似乎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坏。

    “怎么样,神族首领如何回应?”年老的长老问道。

    年轻的长老苦笑一下,“他没有杀我,只是侮辱了我一通。他警告我,我们这些长老如果再不听从命令,乱想乱说的话,他不介意和我们这些人新帐旧由一起清算。他说我们这些人大都是罪不可恕,本来是要杀头的。杀我们一个人的头还不足以赎罪,我们背后的势力和家族都要杀掉。他这么说,让我告诉你们……”

    诸长老刚刚放松的心情马上就坏到无可复加的地步,他们还是触怒了对方,对方这是不满,警告他们后退,再敢不知趣的上前一步,高举的屠刀就会落下,砍下一地头颅。

    老长老雪白的眉毛抖了抖,干笑几声,翅膀张起,翅膀上一双眼睛张开又闭上,“是啊,我们这帮人两头不得好。自己人自己人认为我们无能,还怕死,死握着权力不放,由主张鼓动全民抗神族的领袖变成了对神族低头讨好,反过头来对付自己人的叛徒,无耻至极。敌人敌人也不待见,神族认为是我们这些不安份的人鼓动族人暴动,不自量力的想要推翻神族的统治,结果,神族一巴掌打下来,把我们打得只剩下几口气,眼见着喘不上来就会灭亡,在神族一些人眼中,我们是罪人。还有恶魔那边,恶魔根本就没有和我们和解的可能,到现在的地步,我们已经和恶魔没有和解的资本了,只能硬斗到低,没有退路。各位啊,这足以说明,我们翅目族真的陷入危机中了,我们不得不注意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死寂和绝望,最终所有人都知趣的转移了话题,不再去讨论这个让他们害怕的事件。死亡不是他们能接受的事实,也许该做神族最忠实的奴仆了,在自己族人的恶魔没有培养之前还是低调一些好,做神族最称心如意的奴仆,不要有自己的意志。

    有几个不甘的长老心中泛起一片悲哀,想想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是他们一些人的野心忖致了翅目族如今的下场。如果没有他们筹备动员,早早的就埋下反抗神族的棋子,打着一些光明正大的旗号,自己的族人也不会大批大批的死亡。这些人的死亡并没有换来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族人反而更加的麻木了,神族和自己的族人都拿他们当族人,这怎么不让他们灰心丧气,他们也知道
网游重生之毒奶神坑无弹窗
羞耻啊,一个怕死的人,一个出卖本族的利益的人,注定了,他们权力再大,也不会得到本族人的认同了。一切都是报应啊。

    雷森找不到有效对付翅目族的方法,只好暂时不去想,把心态努力放平了,没有事情就修炼,修炼完了,就带着炮弹和发射架去翅目族的宇宙,随机捡一个星球,捡一个堡垒,出其不意的发出两发病毒炮弹,也不管战果如何,转头就走。

    大神在封地里感觉到自己在坐牢一般,一系列的封地政策让他难受得要死。不能离开封地,离开封地必须向宰相府申请,宰相府不允许,不准离开。至于星球和星球之外茫茫的宇宙,那就更不用想了。大神的什么物质分解回收大业也就些夭折了。

    “大哥,大哥在吗?”大神在湖边躺椅上翻了个身,拿起腕脑,无精打采的哼道:“狂神啊,我在,你有什么事?”

    “大哥,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说把我们扔在封地里算是怎么回事,不让出封地,每日每夜的只能在自己的封地里打转转,我快要疯了!”狂神有点疯癫。

    “唔!就这些啊!”大神一点感觉都没有,心说,你快要疯了,我已经疯了好不好。

    另一个声音响起来,“大哥,我加入进来了,那啥,你就不能带头去和宰相说说,这样对我们不公平啊,我们以前在军方虽然限制重重,可是我们活动范围比这大多了啊,最超码出个星球,在一定的星域活动没有问题。这样做会把我们弄废掉。我们可是王子,一大帮的超智脑,我们的价值不是体现在每天和土地打交道上的。”

    大神眉毛一拧,“战神,你什么意思啊,现在和我提军队自在,是不是怪大哥我当初擅自做主让你们从军方退出,才有今天的报应,是不是?”

    战神干笑,“大,大哥,你看你敏感了是不是?大哥,你太敏感了,弟弟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那不可能。不管大哥做什么决定,弟弟一定会和大哥共进退的。只是,大哥啊,要是长期这样下去,我估计,我们可就真的是坐吃等死啊,这可不怎么好。想想都可怕。”

    大神叹了口气,“那能怎么办,大家都一样,我们这些王子没有例外的。”

    “谁,谁说的?大哥,你不会不知道,我们中最小的那个现在就逍遥在外,对我们种种的限制对他都没有用,他现在在他那个星球上,想干嘛干嘛呢?”

    大神猛地坐起来,“你们是说策神?策神没有在封地?”

    “没有,他就封后就跑回去了,对我们的限制对他屁用没有。还没有见到对他的惩罚。大哥,你说上面说的那些限制是不是仅仅一说啊,说说后就没有用了。只是吓我们的。”

    “战神,你别急,我现在就联系策神,问部他是怎么回事。对了,你们要是感兴趣,一会随我一起去问他。注意语气,我们的小老弟可是很有主见的,别惹他不开心。”

    “大哥,我知道,我们都很喜欢小老弟,最小的吗的,需要我们这些做哥哥的保护,和谁计较都行,和他计较不行,丢面子还跌份。”战神干笑几声。

    大神眉头皱了皱,心中有些不舒服,“那就先这样,我这就联系策神,问问他是怎么回事。你们啊,过一会进来,一起聊聊。”

    大神犹豫了片刻,把事情仔细的捋了一遍后,明白一些事情后,用腕脑联系上策神,“小老弟,我是你大哥,大神,好久没有在一起聊天了,你干嘛呢?”

    腕脑中传来策神爽快的笑声,“大哥啊,我现在在茶园呢,正准备把一批茶饼送往星球驻军。茶园的生意不错,我这还算好啦!大哥,有什么事,你说话。”

    “我啊……你在茶园,你没有在封地吗?难道你在你封地里弄了一块茶园,我记得你可是在盘龙星,种植普通茶是不是太浪费了。多种植些灵药灵果啥的才好吧。”大神故作不知,一封关心的口吻。

    那边的策神仅仅一顿,马上笑起来,“大哥,咱们是兄弟,别和我绕圈子,有什么话直说,这样绕来绕去就没有劲了,你是不是问我在没有在封地,我告诉你,没在。”

    大神笑一声,夸了策神一句,“小弟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就是问你在不在封地。你说你不在,为什么不在啊,咱们的父王可是给咱立子那么多的规矩。”

    策神笑了,“我不是有生意吗,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就一个物质分解的生意,还没有完全做起来。是我像宰相申请的,正好那时候父王在,宰相和父王怎么讲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接下来就允许我能出去了。父王还是讲道理的,怕我的事业丢掉。大哥,你要是也有心,就和宰相谈谈,什么规定啊,总是有洞子可钻的。”

    “你是这么想的?噢,狂神和战神也进来了,一起聊。策神,你现在的生意真的很好吗?”大神轻轻的换了个话题。

    “还行,还行,接下来,挣了些钱,但是差不多都丢在星际传送阵上了,那玩意实在是烧钱,我都坐不起。现在有什么星际出行,全是星际客船,没办法,咱还是穷啊。”

    “你叫穷?策神,我们中好像就你最富有吧,在我们面前你还好意思叫穷,你做星际传送阵,还能现付,我们都是亮出身份,直接挂帐的,丢死人了。不行,我得去找牛宰相,找他把传送回来了费用给报了。”狂神对策神叫穷不爽,随后就想起找牛千木的理由的。似乎拿用钱做幌子去找牛千木宰相沟通一下是个不错的主意。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