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四二章

第七四二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商人求财,最近王朝发生了好多事,策神觉得可以借机会挣上一笔。制造纪念品,整个王朝似乎没有人比一个王子更有资格了。他是王子,是诸多封地中获封的一人,由他这个当事人推出纪念品其意义自然就不一样了。

    王子有很多,只是大多都没有策神这个条件,策神再一次的觉得,做一个商人是一件最正确的事情,既能挣钱,还能当成一份事业,关键的时候,还能拿这件事当借口,换来自由。别说自由不重要,没看到大神他们都眼红了吗?

    策神把计划做好,去了车间,这是专门生产包装的车间,他动身来这里前已经向生产缎子的厂家下了订单,订了几批红缎,黄缎和紫缎。他相信这一次将会是一次大手笔,各种准备都要打出提前量了。也许,是时候列出一个发展计划来了。

    策神看着光着的包装盒一片片合在一处,伸手拿在手中,木纹表面打磨得十分的光滑,纹理清,还带着一股子木香味儿,这种木香时间久了能渗透到黑茶当中,让黑茶的味道在焦香中透着另外一股子木香的味道,时间越久香味越浓,那黑茶的品质自然也就越高,也越发的有价值起来。这样的包装盒,再配上上好的缎子,再有纪念分封大事的噱头,再限量供应,要是不挣钱,神都不会原谅策神。

    很块,几个裹上红,黄,紫色缎子面的木盒放在策神的桌子上,策神检查了一下,看着这三个包装盒的外观,这就是成品了,有什么碍眼不协调的地方,现在可以修改,要不然,等批量生产时,再觉得不美了,那才叫恶心人。商业活动有时候并不是挣完钱就算了,还得用心,像这样的纪念活动,用心才能配得上纪念品这三个字。收藏不但物要有所值,还要有艺术价值,策神不是艺术家,不过在他眼里,一些艺术设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修改完成后,新的包装盒在策神看来十分完美了,下一步可以就茶饼的形状,茶叶的采选,成茶的品质控制做进一步的规定了。收藏纪念品当然不可能是大批量的制造,只有小批量才能显得更有价值,所以,策神要调整一下生产计划,那些价值较低的茶叶暂时减量,挑选出合格的鲜茶叶做黑茶,剩下的能做粗茶做粗茶,做不了的就是沤肥。

    牛千木接了一分请愿书,拿在手中厚厚的一大摞,正文没有几页,厚厚的一大摞纸都是签名,这王子多了,一个个签下名字,第一次有让人直观的感觉——震撼。

    牛千木掀了掀请愿书,不由得苦笑,这规定又不是他们宰相府制定的,明明是盘龙王,是尊上,是他们的父王制定的规定,这些王子揣明明白装糊涂,把清愿书递到他这里来。这哪里是请愿书,分明就是一份抗议书,想通过他向尊上表明不满和抗议。

    牛千木又不由和感叹,这也就是他们这些超智脑王子敢这么干,真由娘生爹养的王子可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从请愿书上没有看到天机仙音所出和雷蓝依儿家的那位王子的姓名就能看出来。没办法,说这帮超智脑人多势众不在乎也行,说这帮和尊上一起出生入死的家伙了解尊上,知道该怎么向尊上表明自己的态度也行。反正这帮家伙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天机仙音被囚禁,雷蓝依儿带着两位小公主去自己儿子的封地去了,这王都真的就由宰相府来主政了。只是牛千木却是不开心,只感到压力空前的大。

    雷蓝依儿要去武弃星,去大神的封地里去,这方面的报告已经放到他的案头,不用说自然有专门的机构一路上安排,无论是星球执政府,修,魔法,星兽三军,还是完全由普通人组成的地方军都调动起来,明里暗里护着雷蓝依儿的船队安全。只是雷蓝依儿去武充星风大神干什么,雷蓝依儿没有透露出来半个字,牛千木也不好去问,只能暗下里猜测。

    王后都出动了。他这个宰相上任以来光呆在升龙星了,看样子自己也要把视察的事情马上安排下去了。政治不简单啊,处处要做,还要做的正确,牛千木想到。

    但愿王后不会做出什么和尊上心意不合的事情来。牛千木心中泛起一股子无力来,要是雷蓝依儿也做出让尊上不开心的事情来,尊上发怒,真不知道到时候该如何收手了。说起来,还是尊上的女人少了,要是多了,他可以不在乎。这少了,目前只有一位,要是尊上想要换一个人来做,都暂时没有办法去做。王室后宫不能悬空,要是悬了空,不用说,别人都会说是他这个宰相无能,居然没有安排好王上的生活。

    牛千木担心的是,雷蓝依儿放弃了让自己亲生儿子继承大位的可能,转过头来生出去扶持一个听她话的人来继承。现在,尊上的意思已经有些显露了,显然的,那个叫策神的最小的王子入了尊上的法眼,是目前唯一一个要考察的对像,要是尊上考察过了,要立策神,而策神却是顶撞过雷蓝依儿的人,雷蓝依儿不喜,转头要去立大神或者其他的王子的话,王室可是又要面临一次的分裂了。王室很大,但是经不过折腾啊。别人家折腾起来,没有大事,这是雷森的家,雷森可是没有好脾气,要是把他折腾的烦了,弄不好,他就会发火,他一发火,控制不住,可是会死人的。

    逍遥王来宰相府了,一脸的不开心的样子。牛千木陪着逍遥王喝茶,他知道逍遥王的想法,王室出了那么多的事情,雷森居然没有想起来去和逍遥王说一声。有什么事自己直接就处理了。这可是大事,大事面前,他这个尊上名义上的生父一点处理的权力都没有。这对逍遥王来说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但是在尊上面前却又没有办法。

    说逍遥王没有办法,那是因为
痞子家丁在汉宋笔趣阁
他理不直气不壮的,雷霆王朝没有了,雷氏族人除了他和少数的人外都被雷森囚禁在老祖潜修的星球上了。他就是想说什么,也没有嘴。这盘龙王朝,一不是从他手中继承下去的,二是他个人在盘龙王朝建立的过程中几乎没有出过什么力,正所谓理不直气不壮的,想要在雷森面前说两句大话也直不起腰杆来。

    “你现在是宰相了,当年你在修行界的身份比我高。虽然因为某些原因,那时的我们关系是敌对的,但是你必竟是我儿子的人,他那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逍遥王盯着牛千木,有些恼怒的问道。

    牛千木笑笑,“逍遥王啊,以前的事情不提也罢,必竟雷霆王朝不存在了不是吗?现在是盘龙王朝,以前的恩怨就算了吧。我做了宰相其实并不是我想做的,实在是尊上身边没有他可相信的人,才便宜了我,我相信尊上要是找到合适的人,我这个宰相很快就会让贤。呵呵,我别的本事没有,只会按照尊上的意志办事,所做的也不过是执行尊上的命令罢了。逍遥王,他的事情他不发话,我可不敢乱说,我可是他的仆人。”

    逍遥王哼了一声,颇为不满,“那你和我说说天机仙音的事情吧?犯了错是要罚,但是不是还有王子在吗,罚了他的生母,以后让他怎么看待雷森!”

    牛千木笑着看逍遥王,“王爷啊,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现在已成定局,说什么都晚了。也许王爷会质问我当初为什么不去讲情,王爷啊,当时尊上怒在头上,连蓝依儿王后也在,蓝依儿王后讲情都没有用,你说我做仆人的还敢讲情吗?是,王爷会说要忠于职事,尊上做的不对的我应该冒死的话,可是王爷,在那个时候,我可不确定我讲情会不会加重尊上的怒火,从而加重对仙音王后的惩处,这个险,我不敢冒。”

    “那怕什么,有些话你该说的还是要说,不说就是不忠!”

    牛千木古怪的笑笑,“不是还有王子的吗?王爷,整件事情起因不止一事,我说这话王爷应该赞同吧,但最主要的还是王子之间因为争储争正统而引起的,仙音王后一而再的触怒尊上不过是权力心过重罢了,要是尊上怒火极炽,认为惩罚仙音王后一人不重,转过头重重惩罚王子,王爷觉得好不好?”

    逍遥王想了想,叹了口气,“我是在王室长大的,也在权力相争中活到现在的。我对争权夺利那一套最是讨厌,我不希望我的儿孙还要经历那一套。”

    牛千木笑道:“那是,王爷想的也是尊上想的,所以尊上才会暴怒,重重的惩罚仙音王后,更不惜折损实力族灭了整个天机家族,这是尊上在立规矩,以后的盘龙王朝就有了规矩,盘龙王朝是不会允许外戚干政的,这一条就是不明文规定,只要盘龙王朝立朝一天,这个规定会一直被忠实的执行下去。相信尊上的威信没有人敢去触及。还有啊,王爷有什么话可以和尊上直接沟通,真的,有些话王爷就是和我说了,我也不能去说于尊上听,你们是家事,我一个下人不敢乱入啊。王爷,喝茶!”

    逍遥王皱着眉头,一副不满的样子,“就是你当了宰相,也该去我那里看看我吧。那个天机老儿虽然可恶,在他活着的时候还会记得起去看我,你以前也是,现在好了,他死了,死的罪有应得,你呢,做了宰相,却是没有人肯来陪我说说话了。”

    牛千木轻笑道:“王爷说笑了,我这不是忙吗,真的没有时间。不过,这也是我的大意,以后有时间一定去王爷那里多和王爷聊聊天。在下给王爷一个建议,要是王爷修炼之余,可以出去走走,那么多的王子现在都在封地里,王爷有时间可以和他们多来往一下,王爷你有那么多的王孙,平时多来往加深情感也是应有之议嘛!”

    逍遥王喝了一口茶,品了一下茶香,“这个建议还好,我会去看看他们。只是这人数也确实是太多了,十多万,一个一个的走下来,想想就是一件吓人不轻的事情。”

    牛千木乐了,“那也没有办法。这些王子可都是有来历立过大功的。像大神他们最早的那一些王子,功劳在整个王朝可是没有几人人能比得过他们的。还有啊,他们可都是尊上百分百的血脉,不带一点外来的血脉混杂,这可是很难得的。这血脉啊,是有讲究的,对普通人来说没有什么,可是对于我们修行人来说,深知其中包含了什么,第一代的血脉最纯粹,因为那是本源,第二代就会因为母系血脉而杂乱,难得清纯,第三代更要杂乱一些,第四代再乱,第五代……到了几代之后,这血脉要想精纯起来可就难了。血脉精纯不起来,一些本来血脉中该有的天赋就难以出现了,这可是损失……呵呵,我这只是聊聊常识。”

    牛千木忽然不说了,逍遥王却是若有所思。喝了一遍茶水后,逍遥王再三的要求牛千木没事时一定要去逍遥王府看他,牛千木答应了,答应他闲时便去。

    牛千木一点也不闲,处理完手头上的公务后,把苏宏叫过来,交待了一些话,要他看好宰相府,自己便带着马英玖及一众随从出发了,开始了他第一次的视察之旅。

    策神意外的得到通知,牛宰相要来星球视察,会到策神的产业视察。星球执政府很紧张,生怕出错,又怕自己这方在接待上出错子惹来牛千木的不满,便希望策神能和他们一起出面迎接牛千木。策神哪里肯,按理说,这牛千木是他父王的仆人,签过约的,他就是小主人。让小主人去迎接自己仆人,他愿意,那仆人敢说愿意吗?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