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四四章

第七四四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还有,告诉王子茶园里的人,只要有王子的信息请他们速速报告上来,把王子的联系方式,近况一一通报上来。这个时候谁也不能再添乱了。”星球执政长深吸一口气,都这个时候了,牛宰相马上就要到了,这么大的事情,上下配合一下怎么了?就说你是王子,不配合也就罢了,添什么乱呢!

    星球执政长不高兴了,他不高兴,策神更不高兴,听着星际流浪者挺高大上的,带着一股浪漫的气息,真的到自己去做了,才发现想捡中有价值的空中碎片跟中奖差不多。忙了半天,掐指一算,好嘛,收支基本打平,虽说不能说赔了,但这要是说赚了,策神都能气得跳起脚来打人。这种生意不好干啊。策神想到当初父王雷森就是从这种行业里做出来的,心中由衷的升起一股子佩服劲儿,真不容易。

    策神忍不住对父王过往的历史关注起来,试着联系一下狂神,联系上了,见狂神现在也是闲得无聊了,便拉着狂神听狂神讲当时他和父王雷磊在一块的历史。狂神找着聊天的对像,打开话匣子,来了一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通过狂神的讲述,策神了解了,狂神有一段时间在父王的眼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孩子。好吧,人人都有一段黑历史。

    牛千木接到执法殿秘报,王子策神和星球执政府闹翻了,直接跑人了,不准备再接待他这个宰相了。牛千木仔细的看完了秘报,笑道:“这个王子还真是有个性,不苟且,只有一分颜面给星球执政府,要是星球执政府做得不好,接下来,王子就会边一分颜面也不给了吧?扯去了颜面,理和义都不在星球执政府这一边。不过,到时候倒是要坏掉一部分人的前程了。”牛千木把秘报合上,传令下去,不用理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个时候,牛千木倒是要配合策神一下,看策神如何处理这种事情。

    然而,星球执政长却是没有看透,他只是隐约的感受到有些诡异,还同有朝深处去想。在盘龙王朝,政治生态很简单,不似王朝成立以前的政体那样,人人小心自危,做事小心,说话小心,一不小心就会犯错,被对手抓住穷追猛打。

    星球执政长在联系不上策神王子后,觉得不能再拖下去,马上下令取消宰相府视察策神王子茶园的事,急令挑选几个和策神王子茶园差不多的产业备用。另一方面,星球执政长向牛千木报了一个报告,就突发事件做了一个解释,言辞中多有隐晦之意。

    牛千木看了星球执政长的报告,想到这人也确实是有本事,只是政治上的敏感度不足才会犯这样白痴的毛病,策神是王子,名义是还是他牛千木的主人,在欢迎队伍里把王子当随从人员,还不是主要人员,这明显是轻侮了策神,策神忍着没有掀桌子已经很给面子了,结果这星球执政长还先告了状,让他这个当仆人的去处罚小主人,荒谬不经。

    牛千木还是决定保一保这个星球执政长。他和雷蓝依儿王后联系上,上一次策神搞那个王子大聚会时,星球执政长深得雷蓝依儿的信任,在牛千木从雷蓝依儿手中接过一些重要大员考评中,这个执政长的考评不错。一个入了雷蓝依儿眼中的大员,这面子牛千木还是要给雷蓝依儿留着,不然,将来有人拿这个给自己来一个骄横之名,自己也没有地方说理去。

    雷蓝依儿没有想到策神和星球执政长还会有这一出。她不由得苦笑起来,她同样想到,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别人同样会认为这是他雷蓝依儿在借机会报复和收拾策神这个小王子。别人这么想也无可厚非,策神上次没有给他留面子,直接就怼了她,那星球执政长又是她看重的人,是她在掌权的时候亲签的任命书,自己信任的,亲手提拔的重要人物为难和自己有着冲突的王子,这没有说话也有说话了。没有看到牛千木都不敢处理吗,直接把事情推到她这里来了,让她处理,连宰相都让着她,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好吧,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牛宰相,这样的事情你可以自己处理,我理解,究竟还是要给我几份颜面让我自己来收拾。那个执政长能力是有,就是政治敏感度不够,也许是策神在他们星球太低调,说是王子,却同有王子应有的威势吧。好了,我去的醒他一下。要是不行,你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必竟权力已经完全交接,不是我该管的了。”

    牛千木笑道:“王后,这是我考虑不周了,下次不会再犯。我这也是执政经验不足,怕犯了错误,想让王后提点一下吗。王后不要介意,呵呵。”

    星球执政长接到雷蓝依儿的通联犯了一个愣怔,马上就激动不已,王后在他眼中那真是一个大政治家,高瞻远瞩,不但有理论,更有执行力,一个任务下来,不但把目标给你定好了,连完成目标的各个阶段的任务也给了出来,只要你按照王后所说的去做,在尽可的范围内不犯错,小小的发挥一下自己的能力,就有可能完成任务。做政治的不管是不是有成为一名政治家的理想,但是对政治家都有一种面对偶像一样的心理。雷蓝依儿王后就是这些星球执政长的偶像,短短几年,这些政治人员都被雷蓝依儿给折服了。

    “王,王后!”星球执政长激动的语不成句,结巴着问道。

    “是我。我是雷蓝依儿,我不是听你汇报的,也不是来指示你工作的,我现在只是一个王后,一个不干政的王后。我现在呢,以一个做母亲的身份提醒你,你做过了,王子不是你能指派的,那牛宰相权力再大,地位再高,也是王子家的仆人。让主人去迎接仆人,你这是想害牛宰相呢,还是有什么政治目的……”


卫世者全文阅读
   星球执政长马上就不好了,急急的解释,“王后,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没有。我只是沉得王子既然在我们星球上,宰相来了,他不出面不合适……”

    “听我说,我不听你解释,你要是想害牛宰相,牛宰相手掌执法殿会让你把话吐个干干净净,要是有其他的政治目的,那就好好想想,这个王朝是谁的,就是没有人能发现你想做什么,那就抬头看看天,只要你敢不忠,这个宇宙饶得过谁?好自为之吧。”

    “我,我没有,我没有啊!”星球执政长吓出了一身冷汗,大脑轰的一下想起好多事情来,可不是吗,不管尊上有多少位后代,那都是尊上的后代,一个个都是王子公主,都是有着天然的高贵的身份,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随意安排的。再一想,牛宰相做为尊上的第一近卫,那既是年到尊上无限信任的人,也是尊上最忠诚的仆人,这些王子一个个都是宰相的小主人,让小主人去迎接仆人,还是随从,不是主要位置,这不但是没有把王子当回事,严重一点说,这是没有把王室的尊严放在眼中。更严重的是,为了这事,就是他个人的功劳,个人的能力再重,整个王朝也没有人敢和他站在一处,就他做的是对的。

    蔑视王权,说起来很好听,显得有骨气,有气节。在盘龙王朝这屁用都没有。一般的尊上你蔑视也就蔑视了,大不了不受**不受重用罢了,这是盘龙王朝,整个宇宙都是一体,不但是各星球的人事物都归尊上管制,就是这里宇宙最高的规则也是围着尊上在运转,蔑视王室,就是在没有把尊上放在眼中的意思,就是没有人监督,那天道机变在运转中也会把你所做所想都记下来,清算的时候,你躲都躲不过,欺暗室不欺神明!尊上就是盘龙王朝的神明,还是唯一的神明,没有人敢轻慢尊上。

    他一个小小的星球执政长,敢去支使王子。这是得长了多大的胆子,对王室有多大的仇恨啊。这一下子被雷蓝依儿点明了,牛宰相那里记没有记恨还不好说,雷蓝依儿这个做母后的已经告诉了他,雷蓝依儿好像不满了。

    星球执政长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一脸苍白的把早先发给策神的通知拿到手中看了一遍,越发觉得自己过了,一个小孩子那也是王子。也怪那个小孩子,在年岁上让人轻视了。现在星球执政长都认为自己这是被策神给坑了,一个低调的人,是平常人还好,你说你一个王子,你低调什么啊,不吭不声的,闷着着做你自己的事情,整天就想着采茶制茶,销售茶。用得着这样吧,你不高调,别人就认为你没有实力。你不高调,你这是用低调为铲,在为星球所有的人挖坑啊。

    其实也不怪星球执政长,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让星球执政长及其手下做出了错误的判断,那就是所有的王子都在自己的封地上遵守着王室的规定不能乱走乱动,只有一个策神还像个孤魂野鬼一般在他们星球上呆着,让人不得不想,是不是王室对这个策神不重视,任其自生自灭了,连王室的规矩都放弃对他的效用了?这样一怀疑,经不住深想,越想越觉得这其中有着政治暗示在里面,一定是王室放弃了这个王子。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这个星球上的人就大胆起来,敢于对策神指手划脚,让策神去听他们话,才敢下那么的通知。

    星球执政长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叫来自己的亲信,急吼吼的问亲信,有没有联系上策神王子。亲信答,没!星球执政长急了,抬手就给了亲信一个耳光,第一次严重的失态,“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我要你们干什么,不能干,马上给我滚蛋,我让能干的人来。滚,马上滚,不给我找到策神王子,你们就滚!”

    亲信第一次挨打,自己都愣了,别星球执政长大骂了一顿以后,也不敢还嘴和辩解,低着头退出来,马上吩咐下去,调动星球一切的力量,寻找策神王子。

    策神这边一边听着狂神胡侃,一边看着收集分解后的物质,要把熔炉再一次的改造,熔炉越强大,对分解物质,熔造物质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更会对接下来的飞船改造有着重大的推动作用。他对狂神感慨,这物质分解回收可真难,想弄出一些成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狂神连声赞同,“那是,这回知道父王当年是多么的不容易了吧?”

    运输船在太空中飞行,策神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专心的做物质分解与回收的事情。他可不知道现在星球执政长已经急了眼了,有很多的人在找他。

    星球执政长让人去找策神,自己这边也没有闲着,和牛千木手下沟通,要在腕脑里亲自向牛宰相做一次工作汇报。牛千木知道星球执政长要汇报什么,想想,便答应了。

    “宰相,我错了,我这脑袋一根筋,想着如何让宰相满意,忽视了一些本质上的东西,宰相你处理我吧。”星球执政长一上来就把姿态摆到最低处。让牛宰相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牛宰相,我已经下令马上找到策神小王子,一找到,我就会向他请罪。是我大意了,没有想那么多。我会请求王子的原谅。”

    牛宰相干笑两声,“那好啊,你就去找策神王子吧。随便提醒你一句,等你做了宰相再来决定一个宰相是不是要视察某个地方。一天没有坐到宰相,就不要替宰相做主了。那样很不好,要不然,我这个宰相也太闲了,一点事做也没有。是不是啊?”

    星球执政长擦着冷汗,从内到外的冷,“是,是,是我不该这么做,我认罚,我认罚!”、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