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六九章

第七六九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雷蓝依儿站住了,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几处新建不久的院落,扭过头来,对星球执政长笑道,“就到这里吧,我们回去。”

    星球执政长诧异,“王后不见什么人吗?”

    “不见了,想见的人都不在了,见到的人都不认识,也不是想见到的人。我来看看就行了,没有必要再去见他们的人了。走啦。”雷蓝依儿毫不犹豫的回头,护卫军马上前后调换,护卫着雷蓝依儿离开。

    星球执政长仔细看了一下雷蓝依儿看到的建筑,记在心里面,紧走几步赶上去,随着雷蓝依儿返回飞车车队停下的地方。

    一行人来了又走,用的时间不长,这把小镇上的民众搞得一头雾水,这些人是来干嘛的,考查的吗,不像。不是考查的,这些人来干嘛,难道是本镇有人犯了事儿,上面下来调查,可是,这帮人也没有和镇上的民众接触啊。这是在搞什么事啊。

    这里的人看到这里面有几人比较眼熟,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是谁?他们的意识里来人是个人物,但不一定是大人物。只是,这些人凶巴巴的要干什么,一时之间让镇上的民众困惑了。他们有感觉,小镇上马上就会有大事发生。

    “我知道了,她是谁了?”一个镇上的年轻民众一拍大腿兴奋的喊了起来。

    “谁?你小子别一惊一乍的,谁,说说吧?”

    “那个出言拦住那些军人的是咱们的星球执政长,他来了,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年轻人大喊道,“还有……”

    “行了,别嚷了,执政长来咱们这里没有什么,也没有必有在咱们这帮普通民众跟前摆大架子,还用军队当护卫,看到没,都跳上房子上去了,拿出枪对准咱们,这是把咱们当暴民对待,这样的执政长亏我以前还认为他是有能力,注重自己官声的人。呸,传说就是传说,传说都是骗人的,下次谁再和我说他是好官,老子反脸。”一个中年人气愤的喊道。

    中年人的话引起共鸣,于是一帮人开始大声谩骂起来,都是冲着星球执政长去的,星球执政长带着护卫,这谱摆得也太大了点,还把民众当成敌人看待。我呸,就他那小命,没有几个人稀罕的,太不把他们这些民众当回事了,这样的执政长要来有什么用。

    “不,不是……”年轻人见话被截去了,乡亲们已经愤怒起来,突然有些后悔起来,自己说认出了星球执政长干嘛,直接说另一个人的身份多好,把那个人的身份说出来,这些人谁敢说出什么不好的字眼来,是他聪明太过了。

    “不是,不是,你们停停,你们听我说,还有一个人,咱们的执政长是陪着那个人过来的,那个人才是主角,大家听我说。”得,年轻人还是卖弄了一下聪明明,没有把话直接挑明,想用这种说话的方式引起大家的重视。

    “那个人也不是好人,摆那么大的架子,一看就不是个好女人,谁知道那女人是不是脏的,是哪个大官的外室。妈……”

    “轰!”天空中炸响,一道雷电从无云的虚空中打了下来,火红色的雷电连成一线,线的另一头就打在了那个出言不逊的人头上。

    众人吓了一跳,这天好好的,怎么会有雷电?还打人。我去,被雷打中的那个人是个女人,现在整个人都在哭叫,身体从上到下都起了火。

    民众很快的离女人远一点,有人脱了衣服,挥起来就朝女人身上扑打,“救,救,救人!大家都别站着,救人,救人,快点!打水去……”

    年轻人脸色苍白,他知道要是他直接把话说明白了,不会有这样惨烈的事情发生。他现在什么话也不敢再说了,大家都是镇上出生,镇上长大的人,互相认识,他需了小心机,却害了自己的熟人,要是被传扬开去,他就是对方的仇人了。

    年轻人向后退去,敢出言辱骂王后,天上降雷惩罚这不是怪事。同时,年轻人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来人确实是星球执政长和王后,星球执政长是陪着王后来的。那些军人是保护王后的,和星球执政长没有关系。只是,王后来他们镇子上干什么?

    要是和小伙说王后来这里没有目的,只是随便过来,小伙子可不信。王后那么大的人物,虽然不管事了,但是时间也不是随意能浪费的。他们这里可没有什么值得王后留意的地方,一不是风景胜地,二不是有什么具有纪念意义的地方。王后来这里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小伙子有一肚子的猜测想说,但是这个时候,他不敢再说什么了,脑依一缩,挤出人群去,站在外围看着众人对那个口中污言移语的女人施救。

    有人提来了桶水,从女人的头上倒了下去,但是没有用,那红色的火焰该怎么烧还是怎么烧,水能灭火,这样的道理在红色的火上没有用。

    “这就是劫雷吗?”小伙子喃喃的自语,扭头看向王后最后驻足的地方。然后就不再关心场上的人了,迈步朝那边走去。

    站在王后曾经站过的地方,年轻人模仿着王后的动作朝前看,他看到了那两座新建的房子。眼睛不由的一亮。王后叫雷蓝依儿,很明显的,雷是尊上的姓,是夫姓,那么,王后真实的名称就该叫蓝依儿了。而这两所房子的主人都姓蓝。这,这是个大发现……

    年轻人激动的浑身打起摆子起来,怎么控制了控制不住了。要是他猜测是真的,那么小镇可真要出名了。姓蓝,王后姓蓝,怎么没有人提前想出来。

    身后的人在大喊,“死了,死了,不动了,不动了!别浇水了,灰都冲没了。”

    那个女人死了,年轻人在这一刻觉得那个女人死得实在是太便宜了,就这么让她死掉了实在是对不起王后了。他相信要是镇上的人知道那女人是骂王后而死的,绝对不会有人同情那
战国修罗传帖吧
个女人,如果这些人进一步的知道王后就是他们这个镇子上的人,那么,那个女人死后别说留灰了,绝对会有人拿着吹风机过来,对着女人地留在地上的脏灰一阵狂吹,让那女人死后,骨灰也要不得安生。尘归尘土归土,算是便宜了那么女人。

    有人走到年轻人身后,“你怎么在这里?”

    “蓝天啸!”年轻人一看到和他说话的人,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你是不是要回家?”

    “是啊,回去,不回去来这里干什么。真是的,你说现在这些当官的,出来说出来,咱老百姓吧,也不是不欢迎他们,只是你也没有必要摆出这么大的谱吧,这叫什么,这叫划分阶级,和咱老百姓对立,自绝于我们。我看,要是我手里面有选票,我绝对会把那个执政长给选掉,什么玩意,作威作福的,看把他能的。”

    年轻人脸一变,向后退了两步,“你,你先站在那里别过来?”

    “干什么啊,你疯了吧你。我站在这里干什么,你今天表现的有些失常啊?”

    等了一会,没有动静,年轻人看看天,天上一丝云也没有,也没有什么“轰”的声音响起来,在他看来,像蓝天啸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来,受到的惩罚要比死去的女人重在对和,怎么会就这么轻轻的就揭了过去,天上连个屁都没有放一个。

    “呃,怪不得人人都想当国戚,这就是了,连天罚都得让上几分。”年轻人一拍额头,恍然大悟似的叫道,脸上却有带着很大的表情,大大的两个字,眼红。

    “说什么怪话呢。今天死人了,我得回去一趟,换身衣服去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都是熟人,出了这当子意外的事情,太让人心痛了。”

    “喂,你说是意外?你怎么觉得那是意外呢,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很诡异吗?抬头看看吧,这天上哪有一丝云,凭空就打下一道红色的闪电来,怎么可能?还有,哥们,你见过红得这么正的闪电吗?你要是见过,我算是熟了你了,但是我没有见过。你想想,这像什么?”

    “像什么?”蓝天啸还是没有明白年轻人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明白,天天说个话藏着一半,你讨不讨厌,说实在的,我都不想理你。”

    “啥?”年轻人尴尬了,蓝天啸怎么能这么说,他可是好心好意的,怎么到蓝天啸身前就落不到好了。说话藏一半,那是他多年养成的优良的习惯好不好?除了没心肝的人外,只有是有智慧的人,知道该如何规避风险,都不会把话像没有头脑的人那样,一见面就把心里所想全都撂了。老祖宗说的,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那是金玉良言啊。

    但是年轻人却是没有敢生什么气,一把抓住蓝天啸,“等等,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对你们蓝家很重要,可能改变你们整个蓝家。你们蓝家这几年慢慢的发达,两家都有了钱,还把以前的老屋推倒改建,都有可能和我接下来要和你主的等方面有关。你听不听?”

    蓝天啸拍掉年轻人的手,“我没有兴趣。我告诉你啊,我们蓝家虽然人丁不兴,但是我们蓝家的运气不错,和地方军有了交集,做了一些地方军的小生意,这才发达起来。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别眼红,没有用。也不用怀疑,我们蓝家根本就没有走什么歪门邪道,我们规规矩矩的经商,正正经经的营生,没有犯法。”

    年轻人陪笑道:“看你,看你!啥样子,我什么时候说你们蓝家走歪门邪道了。你们蓝家以前可是很破落的,想去走歪门你们也得有那个资本,没有资本,那些怀疑你们的人是眼红,你去和眼红的人计较,讲道理,讲得通吗?是不是?我跟你说,我可没有那么想过,我以前觉得那是你们家的运气不错,能和地方军挂上钩,作上了军方的生意。虽然利润不大,但胜在稳定,不用担心市场。那是你们运气好。现在呢,我发现,好像不是那个样子。蓝天啸,你想想,你们家以前和军方有什么关系,怎么人家偏偏就上门送好处给你了?都说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原因?”

    蓝天啸眼睛猛的瞪了起来,直视着年轻人,“什么原因,你知道?”

    年轻人吓了一跳,蓝天啸的眼神可是不怎么善良,“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一个猜测,听不听随你,不想听我就不说,好像我是你仇人是的?”

    蓝天啸眼睛垂下来,从衣服里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根扔给年轻人,自己也点上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我不知道你猜到什么了,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们蓝家真的没有什么门路,那军方只让我们蓝家做,别人不让。我大伯和我父亲也小心的试探过,刚开始人家还好声好气的和我们讲,后来直接就警告我们,要是不想做,可以停掉。你说我们能怎么办,做军方的生意对我们蓝家来说很重要,我们不可能丢掉……”

    年轻人把烟玩弄了一下,这才点起来,打断蓝天啸的话说道:“我可没有借你们蓝家的光的意思,我家虽然不是大富之家,可是我家也不算差,有自己的山地,在市里还有一个小的菜店,要不是我妈让我回来看看家里的屋子,我都不怎么想回来。你那机遇对我来说不重要,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你没有必要和我解释。”

    蓝天啸苦笑,“各人有各人的造化。没办法,这个地方我也快不想回来了,你知道的,种种意外,到目前,我们蓝家离开这里的人不少,没有人愿意回来,我们家是整个家族指定的守护祖坟的,我们不能随便离开。我又是现在两家唯一的男丁,现在就是想离开也离开不了了。我也不想在这里,这不是命吗?”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